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百八十八章唐寅真跡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據,其中又以中國為甚,現在整個東海地區,已經是劍拔弩張,處於一觸即發的危機當中。 這種緊張氣氛,卻不是韓孔雀想要看到的,戰爭誰都不想喲埃所以要想解決這種局面,就要實行下一步計劃渾水摸魚。...

「十萬?這是真的嗎?我問了很多人,他們最多出三百,真是奸商,連小孩子都騙。」剛開始的驚喜,接下來的憤恨,明玉的心情大起大落,讓韓孔雀看的嘆為觀止。

韓孔雀道:「你這幅畫差不多有三平尺多點,每平尺按照三萬元的價格,應該對得起這幅畫的作者了,現在我最多也就出到這跟價格了,如果你想賣,就要讓你的家長來,你自己賣畫我是不會收的。」

「知道,知道,剛才那一家人不是全都來了嗎?我這就給我爸媽打電話,讓他們快點來。」明玉興奮的道。

不理會明玉,韓孔雀又開始仔細觀察這副畫,韓孔雀也不是爛好人,他之所以會花十萬元買這幅畫,他也是有計較的。

十萬看著不少,但如果這真是一副名畫,那他絕對賺了。

韓孔雀雖然不知道這副畫是誰畫的,但他能夠輕易認出這幅畫應該是一副古畫。

不管是字跡還是畫風,韓孔雀都不信現代人能夠畫到這種程度。

更何況,這副畫所用的紙,應該是手工宣紙,真正的好的手工宣,紙壽命千年,幾百年也不發黃破碎。

倒是現在用機器生產的宣紙,因為加入了化學原料,又沒有去掉酸性物質,壽命只有幾十年,時間一長就發黃,變脆,很容易壞。

用這種紙來作畫,一般都是對自己很有自信,或者是一些名家,要不然絕對浪費這種紙了,當然如果用來製作贗品來牟利,那又另說。

不過,現在這幅畫絕對是精品,就算是現代人臨摹的,也算是一副高仿,當然。臨摹要有臨摹的對象,而誰又會去臨摹一副九九消寒圖?

所以臨摹的高仿這種情況,韓孔雀直接就沒想,如果真的是臨摹的高仿,作者是絕對不會不留下款識的,就算是假的款識也是會留下一個的,畢竟只有與這樣才能賣出高價。

這幅畫紙質保持的很好。潔白光亮,並沒有變黃髮脆,韓孔雀很輕易就認出,這是生宣當中的「羅紋紙」。

生宣是宣紙的一種,是沒有經過處理,而用礬加工后的生宣即為熟宣。生宣是沒有經過加工的,吸水性和沁水性都強,易產生豐富的墨韻變化。

以之行潑墨法、積墨法,能收水暈墨章、渾厚華滋的藝術效果,寫意山水多用它,生宣作畫雖多墨趣,但落筆即定。水墨滲沁迅速,不易掌握。

但明代用這種生宣作畫的大家還真是不少,最出名的當然是沈周和文徵明。

生宣的優點是可使水墨氣息變化無窮,更適合文士寄情抒意。

特別在正德、嘉靖之後,像徐渭之輩,潑墨大寫意之風興起,竭盡生宣之功能,這樣一幅畫。韓孔雀花十萬買下來是絕對不虧的,

做出了決定,韓孔雀小心點把圖收了起來,收圖的時候,韓孔雀再次感嘆,這幅畫的來歷肯定不簡單,不管是畫的質量還是裝裱。還是保存,顯然都是極其用心的。

韓孔雀相信,只要弄明白了這幅畫的來歷,這幅畫的價值肯定會大幅增高。

通過這些。韓孔雀能夠斷定,這幅畫應該是明代一位畫家畫的,當然,就是這幅畫不是名家畫作,韓孔雀花十萬買下一副無名氏精品古畫,也是絕對不賠錢的。

韓孔雀沒想到一時好心,還會有這種收穫,這讓韓孔雀心情頓時大好,看來還是好人有好報。

明玉在給人打電話,韓孔雀也不理會,他也沒有什麼好乾的,就直接打開了電腦,看看新聞,玩玩遊戲。

把遊戲掛上機,讓人物自動升級,韓孔雀瀏覽起新聞來,最近幾天他要注意了,打草驚蛇計劃已經進入了關鍵時刻,如果錯失了機會,他的損失可就大了。

看著關於美國船隻擱淺在中日近海的新聞,韓孔雀發現,美國人的動作還是很快的,只是幾天的時間,他們已經用巨型貨輪運來了不少土石方,填出來一座小型島嶼。

那邊的一片暗礁區域,已經被他們差不多填充完畢,要知道那可是方圓幾百米的一處暗礁群,這一片水下大大小小的暗礁不少,可就這麼一片暗礁適合填海造陸,所以美國人才會填充的這麼快。

到了這個時候,中日兩方已經發現事情的不妙,所以那兩艘海監船,已經捨棄了那條航道,把韓孔雀先前搜索的另外兩片海域佔據了。

韓孔雀在網上不斷搜索相關新聞,國內風平浪靜,什麼動靜都沒有,反而是日本那邊,不時有消息爆出。

看到了美國人的動作,中方沒有做出什麼反應,而日本就不同了,他們國土狹小,而人口眾多,對土地的渴望,是中國人不可想象的狂熱。

現在有了這麼一種方法,可以讓他們輕易擴展自己的領土和海域,頓時整個日本都轟動了,並且快速做出了行動。

日本人熱火朝天的向著被他們佔據的那片礁石區運輸土石方,希望能夠像美國人那樣,快速填充起一座島嶼。

而美國人在發現了日本人的動作之後,直接把駐守在沖繩的一支航母編隊派遣到了那片海域。

到了這個時候,世界上所有國家都發現了這邊的異常。

韓孔雀選擇的這片海域很關鍵,這裡距離魔都只有四百多公里,距離日本鹿兒島也不過四百多公里,距離日本重要港口那霸,也不過四百多公里。

這麼一處地方,如果被美國人控制了,那日本和中國,甚至是韓國、朝鮮、俄羅斯都要寢食難安。

雖然現在美國人可以在日本和韓國駐軍,但那畢竟是駐守在別國的領土上,而現在,美國人在東海,即將有一塊屬於自己的土地,這可以是自己擁有完全主權的國土。

如果美國人能夠在這裡站住腳,他們能夠輕易威脅整個中國全境,能夠威脅俄羅斯遠東地區大部分城市,就不要說日韓朝三個小國了。

這麼重要的一處地方。中日雙方自然不會讓美國人佔據,其中又以中國為甚,現在整個東海地區,已經是劍拔弩張,處於一觸即發的危機當中。

這種緊張氣氛,卻不是韓孔雀想要看到的,戰爭誰都不想喲埃所以要想解決這種局面,就要實行下一步計劃渾水摸魚。

韓孔雀分析完了當前的局勢,摸著自己的下巴:「他們應該快來了吧?」

「快了,我已經告訴他們這裡的詳細地址了。」明玉以為韓孔雀是跟自己說話,所以快速的回答道。

韓孔雀一看明玉的小模樣,一下就笑了:「賣了十萬塊錢就真的那麼高興?」

「那當然了。有了錢,我就讓我媽去住院。」明玉道。

韓孔雀道:「那我就先準備準備。」

韓孔雀打了內部電話,讓白衣準備合同,同時把小木馬的轉讓合同拿過來。

「老闆,有人找你,說是大客戶。」白衣推門進來,同時帶進來了不少人。

韓孔雀驚訝的道:「江林?江公子怎麼有空大駕光臨?」

江林道:「你這公司弄出來了那麼大的成績。我們怎麼可能不來看看?」說著,他轉過身道:「都進來看看吧!這位就是傳說中的韓孔雀先生。」

「老闆,又有人來找你。」正想跟江林寒暄一下,並順便認識一下他帶來的人,剛出去的白衣再次進來了。

明玉看到來人,立即高興的跳了起來:「爸媽,我在這裡。」

「咦,你這裡還有客人?」江林驚訝的道。

韓孔雀道:「明玉。你跟你爸媽說清楚了沒有?如果說清楚了,我們就不用再多說,你們簽了合同就可以去財務拿錢了。」

「說清楚了,說清楚了,爸,趕緊過來簽合同。」明玉高興的道。

韓孔雀拿起白衣送過來的合同,把九九消寒圖的詳細特徵填在了合同上。讓明玉的父母看了一遍,確認他們確實想賣出這幅字畫,韓孔雀才讓他們簽字。

簽了字,自然有白衣領著他們出去領錢。

「大哥哥。晚上我給你打電話,你叫出大姐姐,我請客。」明玉最後離開時,還沒有忘了韓孔雀。

韓孔雀笑道:「如果你能把大姐姐叫出來,那就讓我請客。」

「好,一言為定。」明玉笑著走了。

韓孔雀笑著搖了搖頭,走回辦公室。

「收了什麼好東西?九九消寒圖?我怎麼沒聽說過?是哪位名家的作品?」韓孔雀一回來,江林立即道。

韓孔雀還沒有來得及回答,就有人打斷了江林的追問:「行了,韓兄弟就算告訴了你,你又能記住多少?自己就是個棒槌,還凈裝文化人。」

說話的是一個氣質冷冽的年輕人,他稜角鋒芒,板寸頭,這樣的氣質,一看就是當兵的。

這時一個打扮入時,一連文質彬彬的年輕人道:「我也很感興趣,反正你那事情在這裡也沒法說,我看我們還是研究一下這幅畫吧!,怎麼樣,韓兄弟打開讓我們瞧瞧?」

江林此時道:「小韓,這位是程軍,這位是劉鳴玉,我們公司的大股東,這次專門來見見你。」

韓孔雀知道,這是那打撈公司的幕後老闆,現在他知道的已經有江林、龍鱗、陳嘉義、葉家的葉天、加上現在的程軍和劉鳴玉,六大股東他只有葉天沒有見過了。

看到劉鳴玉渴望的眼神,江林解釋道:「我們當中也就是劉鳴玉的有點鑒賞能力,也是在他的提一下,我們才組建了打撈公司。」

韓孔雀笑道:「不是什麼名畫,你們看看就知道了。」

說著,韓孔雀在自己的辦公桌上打開了那副九九消寒圖。

「這是一幅九九消寒圖?」劉鳴玉果然有點本事,一眼就看出這幅畫是什麼。

而程軍顯然就什麼都不懂了,不過不懂歸不懂,眼力卻是極其厲害:「好畫,這些梅花看著好像是在迎風飄動。」

江林也咋舌道:「小韓你這運氣也太逆天了,這幅畫雖然不知道是誰的作品,但從畫工來看,絕對是精品。」

劉鳴玉認真的看著畫道:「不是這梅花在動,而是這梅枝在動。」

聽到這裡韓孔雀心中一動。他再次把視線聚集在了那幅畫上,果然,經過了劉鳴玉的提醒,韓孔雀發現,這九支梅花之所以活靈活現,好像在隨風飄動一樣,這不是梅花的關係。而是那九根樹枝的關係。

韓孔雀雖然對書畫有一定的鑒賞能力,但他其實跟程軍沒有什麼區別,都屬於外行,也就是說,他們都從來沒有畫過畫。

而劉鳴玉不同,他從小接觸字畫。對中國水墨畫更是很有研究,他不像韓孔雀和程軍一樣,第一眼就被那各有風姿的梅花吸引,而是依靠專業,一下抓住了重點,看出那九根梅枝的特別。

這幅畫的重點在梅花,其次是九根梅枝。而那層層疊疊的山石和隱在山間的樹木,則全都是用的淡墨,所以這些雖然畫工很不錯,但也只能是背景。

所以外行看熱鬧,他們往往一眼就會被畫中的梅花吸引,從而錯過了很是特別的梅枝。

要知道這幅畫最重要的就是那九根梅枝,因為這是消寒圖,所以在這幅畫的背景之下。作者最開始著重畫出的肯定是那九根梅枝,有了這九根梅枝,後面的八十一朵梅花才會在後來的時間中一一填補上去。

「小韓,我很喜歡這幅畫,不如把這幅畫讓給我?」劉鳴玉收回目光,立即對準了韓孔雀。

韓孔雀細細的觀看著用特殊方法勾勒出來的幾根乾枯的梅枝,這種畫樹枝的方法很是特別。怎麼說呢!就算韓孔雀是外行,他也能夠看出,說梅枝是被畫出來的,還不如說是被寫出來的。而這種枯筆淡墨的作畫手法,韓孔雀想不知道都很難。

這幅畫在畫法上屬小寫意,一路運腕靈便,以書法入畫,以寫代描,筆力雄強,造型優美,全畫筆墨疏簡精當,行筆挺秀洒脫,形象饒有韻度,從中可以窺見作者在書畫方面的根基是多麼的雄厚。

這樣的畫法,最出名的就是明代唐寅,這種構圖用的是折枝法,枝幹由右下方彎曲,多姿地向上伸展,以枯筆濃墨畫之,使梅枝的枝幹更顯蒼老挺拔。

知道了折枝法,那自然就會想到積墨法,這九根樹枝上的梅花,有些也是以積墨法畫出,一朵朵梅花棲於枝頭,好像正在迎風怒放,樹枝似乎都在應節微動,從而顯現出自然界生命律動的和諧美。

此時韓孔雀已經恍然大悟,怪不得那畫上的一副字他怎麼看怎麼眼熟,因為那就是唐寅真跡。

根據字和畫的特點,這幅畫應該是唐寅真跡。

在寫意技法和花鳥畫的境界方面,能夠達到這種程度的,明清時期還真沒有人超過唐伯虎。

而其中唐寅花鳥畫的代表作《枯槎鴝鵒圖》,跟這幅畫的畫法很相似,都是用折枝法畫的樹枝,用積墨法畫出枝幹上的八哥或者是梅花。

可以說這幅九九消寒圖,唐伯虎用的心思比《枯槎鴝鵒圖》更多,這幅畫也表現出來了作者更多的功力。

這副九九消寒圖,不管是山、樹、樹枝還是梅花,都要比《枯槎鴝鵒圖》更複雜,也更能顯示作者的功底。

韓孔雀不知道劉鳴玉看出來了什麼,但這麼一幅畫,如果讓韓孔雀出手,那自然是要付出極大代價的。

「不知道劉哥能出多少?」韓孔雀似笑非笑的道。

唐伯虎的畫自然不便宜,曾經一副不到兩平尺的山水畫就拍賣到四百多萬,平均每平尺兩百萬,當然這是大幅畫作的價格,小幅的價格肯定沒有這麼貴,一般在每平尺幾十萬上下。

韓孔雀這副九九梅花消寒圖,是70X46厘米,這麼大有多少平尺平尺,差一點就要三平尺,如果按照兩百萬一平尺計算,那就是六百萬。

而一副名家名畫,可不是這麼計算價格的,以韓孔雀的見識,他自然知道,這幅畫雖然是一副消寒圖,但其價值絕對不比《枯槎鴝鵒圖》要低。

要知道《枯槎鴝鵒圖》是唐伯虎的代表作之一,現在館藏在魔都博物館,這麼一副名畫,是有錢也買不到的。

「你出個價,只要合適我就要了。」劉鳴玉毫不拖泥帶水,而且算計的也很精。

韓孔雀搖了搖頭道:「這幅畫我也很喜歡,所以」

韓孔雀沒有說下去,但意思卻很明白,沒有足夠的代價,他是不可能賣出這副畫的,畢竟他是真的很喜歡。

當然這麼一副畫,他辦公室里的這些人都很喜歡,不管是懂畫的劉鳴玉,還是不懂畫的程軍和江林,他們看著這幅畫也很喜歡,好的東西它就是好,不管懂不懂,都能讓人喜歡。

「一百萬,有錢難買心頭好,碰到一副自己喜歡的精品水墨畫不容易,雖然這幅畫沒有落款,但憑畫工,我認為值一百萬。」劉鳴玉道。

劉鳴玉直接出價,但他也點出來了,這幅畫畢竟沒有落款,並不能證明是哪位名人的字畫,所以這個價格已經是天價了,希望韓孔雀不要坐地起價。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