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百八十六章秦歌賣馬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上面有一首詩,是什麼來?明玉背的很熟。」 明玉道:「試數窗間九九圖,餘寒消盡暖回初。梅花點無餘白,看到今朝是杏株。」 韓孔雀一聽,無語了,那根本就是一副梅花消寒圖,也就是九九梅花...

依雲在外面賣,雖然達不到五十元一瓶,但二十元一瓶還是有的,不過在娛樂場所,人家賣一瓶五十元還真是不算黑,甚至可以說是明碼標價。.

如果消費不起,就像柳絮那樣先問價,后消費就是了,現在很明顯那三個女孩沒有理。

跟韓孔雀猜測的很正確,那服務員沒有因為女孩的態度而有所改變,而是用始終平靜的話語道:「依雲天然水,外面賣二十,我們這裡賣五十,明碼標價童叟無欺,如果你們不信,可以問問那邊的客人,他們喝的都是依雲。」

那女孩不用去問,也不用去看,她們也知道依雲的價格,更知道這裡的價格,現在看到她們隨便喝的幾瓶飲料就值三百,立時沒有了辦法。

」我們沒帶錢。「先前那個被佔便宜的女孩道。

服務員一指她們手裡的手機:「打電話讓人送來,謝謝。」

服務員提供了方法,可三個女孩互相看了看,誰都沒有打電話,這樣的事情肯定不能跟家裡要錢,而要是跟同學朋友要錢,也有點掉面子。

服務員也不著急,也不盯著她們,人家該幹什麼幹什麼,只要這三個女孩不走,他們也不可能怎麼著人家。

「都怪你,我說不來,你非拉我來,這種人渣肯定靠不祝」

「我綁著你來的啊?現在說這個有什麼用,我來打電話。」

「你給誰打啊?」

「總不可能給家裡打,我找同學幫忙。」

很快。三個女孩全部打了一邊電話,這時他們傻眼了,其中一個道:「怎麼辦,那三個垃圾肯定威脅我們的同學了。」

「這次死定了,要是讓我爸知道我來這裡,肯定要打死我。」

「知道你爸會打死你,你還敢出來瘋?」另一個女孩看不慣了。

「好了都怨我,要不是我,你們也不可能來這裡,要不然我給家裡打電話。」

「你算了。就你家裡困難。要不是」

「你別說了,誰知道那三個傢伙那麼垃圾,明玉,你不要太相信人。雖然他們三個家裡有錢。但他們並不能幫到你。求人不如求己。」

「就是,要不然我們三個一塊出來打工,每個月怎麼也能賺幾千塊。這樣也能湊一部分錢給你媽治玻」

「我們能幹什麼?除了發傳單就是貼小廣告。」那個叫明月的小女孩沮喪的道。

「那也不能墮落到陪那些紈瘋啊1

韓孔雀跟柳絮離那幾個女孩不遠,所以她們的談話全部被他們兩個聽了個清楚,柳絮道:「她們三個到是不壞,不如我們幫她們一下?」

「好,那就幫,但我們怎麼幫?幫她們付賬?」韓孔雀笑著問道。

柳絮道:「借給她們錢,要不然讓她們養成了佔便宜的習慣,以後還會吃虧。」

韓孔雀掏出錢包,從裡面拿出來了三百元,遞給柳絮:「算我借給你的,你記得還給我就是了。」

看著柳絮瞪著自己,韓孔雀很無辜的道:「我信不過那三個小屁孩,所以我只能選擇相信你了,如果她們不還錢我怎麼辦?我看到了,你也沒有帶錢包出來。」

柳絮噗嗤一下笑出聲來:「服了你了,我會記得還你的。」

說著柳絮起身,走到了那邊,直接拿起桌子上的一部手機,打通了自己的電話,記下來了電話號碼,才把手中的錢放在了桌子上。

看著那正準備搶回自己手機的女孩,柳絮揚了揚手中的手機道:「我把你的電話號碼記下來了,記得有錢了聯繫我。」

說完把三百元錢塞到了女孩的手裡,做完了,柳絮瀟洒的回到了韓孔雀身邊。

「佩服,佩服,這種方法你都想得到。」韓孔雀拱手作揖道。

柳絮得意的道:「收拾這種小孩子我有的是辦法。」

「記下號碼就能要挾人家了?人家要是走出去就不承認了你怎麼辦?」韓孔雀故意抬杠道。

柳絮無奈的道:「我只能選擇相信她們的人品了,不過,你帶了很多現金啊1

剛才韓孔雀打開錢包,柳絮看到韓孔雀的錢包里有厚厚的一沓錢。

韓孔雀道:「我沒告訴過你嗎?我有一個業餘愛好,收藏,玩收藏的,喜歡把所有家底都帶在身上,玩意要是遇到了好東西,也好在第一時間收到手。」

「那麼點錢就是你全部家當了?那你還是好好保管好,萬一要是出現點意外,那你可就破產了。」柳絮才不信韓孔雀的胡說八道。

「大姐姐,剛才謝謝你。」韓孔雀正想說點什麼,就看到剛才那三個女孩走了過來,正在向柳絮道謝。

「咦?你們還沒有走?天已經晚了,明天你們不用上學?」柳絮道。

「哇!這是藍月亮哎!這種酒要一百二一杯呢!大姐姐真有錢。」一個短馬尾的女生走過來就驚訝的說道。

「多少?你說這一杯酒要多少錢?」柳絮被女生的話嚇到了。

女生奇怪的道:「一百二啊!你不會到現在都沒問價格?真是有錢人,來這種地方居然不問價格的。」

看著三個笑嘻嘻的女孩,柳絮又看了一眼韓孔雀:「你知道?」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會那麼貴,要不然我們再喝百利甜酒?」韓孔雀道。

「不喝酒了,我們說會話1柳絮道。

韓孔雀道:「那我們要個果盤,西瓜橙子什麼的都給來一點,這東西不貴。」

剛才湊過來的幾個小女孩,此時已經開始猛翻白眼了。是不貴,這是相比貴的東西,一個西瓜果盤三十元,在外面能夠買一個大西瓜了。

要了一份果盤,韓孔雀和柳絮正打算吃,可看到圍著他們的三個女孩,柳絮忍不住了:「你們一塊吃點?」

「謝謝姐姐。」說著三個女孩全部坐下了,並且很自覺的每人拿了一塊西瓜吃起來。

有了這麼三個厚臉皮的女孩,韓孔雀和柳絮也沒法聊天,他們就隨意的跟三個女孩說了一會兒話。

柳絮好奇的道:「你們怎麼不回家?」

一個叫李慧的女孩道:「那三個渣男正在外面等著看我們的熱鬧呢!好像離開了他們。我們就沒法在這裡玩了一樣。我們怎麼也要在這裡多待一會,讓他們看看,我們自己在這裡玩的更開心。」

跟這三個女孩聊了一會,韓孔雀發現她們還算不錯。沒有社會上的女孩那一身的毛玻很純真。要不然也不可能被三個別有用心的男孩騙到這裡。

韓孔雀給她們點了幾杯水果賓治,這是一種用飲料和果汁混合而成的雞尾酒,是完全無酒jig的。很適合不能喝酒的人或者是小女孩喝。

幾個人混熟了,也互相有了點了解,一個叫明玉的女孩問道:「大哥,你真的鑒定師?」

韓孔雀道:「怎麼?這個還用騙人嗎?不過你們是怎麼知道的?」

「我們說好你們聽得到,你們說話我們當然也能聽到了。」那個叫李慧的彪悍女孩道。

明玉道:「我們家有一幅畫,我一直想請人鑒定一下,可我爸爸媽媽不願意花錢,你能不能幫幫忙,給我們看看。」

韓孔雀笑了,怪不得她們拿到錢了也沒走,反而湊了過來,原來是有目的的。

韓孔雀道:「如果是朋友,可以不收錢,但我們是朋友嗎?」

「認識了不就是朋友了嗎?」柳絮白了韓孔雀一眼,繼續道:「我也想看看你到底是什麼水平。」

韓孔雀笑道:「那我就接受考驗,不知道你們家裡的畫的什麼樣的。」

「畫的很好看。」明玉道。

韓孔雀道:「既然畫的很好看,那怎麼你的家人不想讓人鑒定一下呢?萬一是副名畫,你們家不是發財了嗎?」

明玉只是訕訕的笑,卻不在說話,旁邊那個叫葉紫的小姑娘道:「他們家那幅畫很多人都說不值錢。」

「什麼不值錢?畫的那麼好看的一幅畫怎麼會不值錢?」明玉不樂意了。

「要是值錢,你乾脆賣了給你媽媽治病好了。」葉紫道。

「明玉,你媽媽有病?」柳絮關心的道。

葉紫道:「明玉她媽媽是糖尿玻」

「糖尿病?這個病如果好好治療還是能夠治好的。」韓孔雀說道。

柳絮道:「很不容易治療。」

韓孔雀跟柳絮正好是兩種說法,正所謂學醫三年天下是病可治,行醫三年天下無病可治。

韓孔雀手裡有漢朝宮廷御方,這讓他認為糖尿病能治,而行醫三年的柳絮,卻知道,糖尿病雖然一時半會不能危及人的生命,卻是真的不好治。

「她們家沒錢,所以不管好不好治,她們都沒法治,明玉現在就把希望寄托在了她家那幅畫上了,非說是祖傳的,她ii告訴她要好好保管,說是關鍵時刻可以救命的。」葉紫道。

本來韓孔雀沒有認真,被不少人認為是不值錢的東西,可能就是一副普通的畫,而現在,他卻有了點興趣,畢竟老人不可能騙自己的親孫女。

「那到底是副什麼畫?上面有什麼特點?」韓孔雀問道。

葉紫道:「上面有一首詩,是什麼來?明玉背的很熟。」

明玉道:「試數窗間九九圖,餘寒消盡暖回初。梅花點無餘白,看到今朝是杏株。」

韓孔雀一聽,無語了,那根本就是一副梅花消寒圖,也就是九九梅花消寒圖。

這樣的東西,古時候北方的大家大戶,幾乎每年都要畫這麼一副,這樣的畫,除非是非常有名的名人留下來的,否則還真是一錢不值。

九九消寒圖是中國北方的一項民俗,與數九的民俗密切相關。

一般是在白紙上繪製九枝寒梅。每枝九朵,一枝對應一九,一朵對應一天,每天根據天氣實況用特定的顏填充一朵梅花。

在寒梅圖的一側常常寫有「試看圖中梅黑黑,自然窗外草青青」,這種圖畫版的九九消寒圖又被稱作「雅圖」。

如果明玉家的畫是這種消寒圖的畫,還真是沒有什麼價值。

韓孔雀看到明玉那可憐的小樣子,心中一軟道:「今天太晚了,不如你明天拿到我公司里,我仔細給你看看。如果有價值。就賣給我好了。」

韓孔雀是打定了主意,不管值不值錢,都會收購下來,雖然跟這三個小姑娘接觸的時間短。但以韓孔雀的閱歷。自然看出她們都是正經人家的孩子。接受的教育都很好,要不然她們也不會為了被別人摸了幾下就跟人家翻臉。

韓孔雀好人做到底,給三個女生找了輛計程車。付了錢,才把她們送走。

他自己則另外找了輛出租,親自把柳絮送回了家。

一夜無話,第二天,韓星準時來到韓孔雀的家門口,接上了他之後,來到了公司。

剛走進公司,就感覺公司里的氣氛不同尋常。

韓孔雀看向韓星:「公司里怎麼了?」

韓星也摸不著頭腦:「我不知道啊,昨天並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

「嘿嘿b,原來你喜歡嫩草。」這時不知從哪裡飄過的白曉亦賊笑了幾聲,立即消失了。

「嫩草?」韓孔雀想不明白也不再多想,他走向了自己的辦公室。

剛進門,韓孔雀就被嚇了一跳:「你怎麼來了?」

明玉紅著臉道:「我請假了,你不是說讓我來你們公司的嗎?」

韓孔雀無語,這也太著急了?

韓孔雀還沒有坐下,外面又有人敲門。

「請進。」隨著韓孔雀的聲音,外面稀里嘩啦進來四五個人。

韓孔雀一看,秦歌夫婦,一個抱著小孩的老人,還有另外一對年紀比較大的男女。

羅雲手裡抱著那批小葉紫檀製作的木馬,一看這種情況,韓孔雀就知道,這是打算賣給他那匹木馬了,這立即讓他高興起來。

不是他不想先招待明玉,實在是明玉的那副九九消寒圖根本沒有什麼價值。

「明玉,你先坐一會,我先處理一下這個事情。」韓孔雀把明玉安排到了一邊的沙發上。

「價格想好了么?」等所有人都坐下,韓孔雀才對羅雲道。

「想好了,就按照老闆的價格算1秦歌夫婦還沒說話,羅雲身邊那男的搶先回答道。

韓孔雀笑了笑,對羅雲道:「這三位是?」

羅雲明顯有點緊張:「這是我媽媽,這兩位是我表哥和表嫂,今天這事對我們來說是大事,所以他們也是關心我們,所以就跟著來了。」

能夠撿漏是所有人的夢想,原來羅雲看電視上的尋寶節目,他總是羨慕別人,別人不是祖傳就是撿漏,反正都有一件幾十萬,甚至是上百萬的寶貝。

在面對生活的壓力時,這種希望天上掉餡餅的白日夢,就更是經常做了。

可這樣的事情可遇不可求,但老天總算是開眼,這次真讓秦歌遇到了,沒想為了給兒子買個結實點的木馬,這樣為了省錢,買了個二手貨,居然撿漏了。

這樣的好運降臨到了他們的頭上,讓羅雲一家欣喜若狂。

羅雲就一個寡母,從初中把他供到大學,現在大學畢業了,能夠掙錢了,卻又多了老婆孩子需要養活,現在不要說孝順父母了,反而是母親再次負擔起一個小孩的撫養問題。

幸虧秦歌xig格很好,而且很孝順,這讓羅雲再苦再累也心甘情願。

這也讓老人很欣慰,在跟朋友親戚聊天時,總是跨秦歌是福星,沒想到這次真是天官賜福,好運再次降臨在了秦歌頭上。

價值最低百萬的一隻金馬,就這樣毫無徵兆的砸在了他們的腦袋上。

有了韓孔雀的保證,這隻木馬最少值百萬,他們回家一商量,還是找找熟人,問問專業人士,看看這隻木馬最高能夠賣多少。

既然韓孔雀都能出到一百萬了,那肯定是還有上漲的餘地。

結果,想法是美好的,現實是骨感的,而且骨感的有點殘酷,他們打聽了一圈,而且請了一位專業鑒定師,花了三千塊做了鑒定,結果,每噸兩百萬是最高價,或者是一立方一百萬。

這樣以計算,他們這隻小木馬最高也只能賣十來萬,跟韓孔雀出的一百萬天差地遠,這讓他們變得無比失落。

他們不甘心,既然韓孔雀能夠出一百萬,那這隻小木馬就一定有其價值百萬的理由,但他們找了幾個古玩店,其出的價格最高一位也不過八十萬,而且那老頭還賭咒發誓,這條古玩街上肯定沒有人出的價格比他更高了。

確實,古玩街上沒有一個人出的價格比他高,但韓孔雀的一百萬,卻像一根刺一樣,扎在他們的心頭,難道韓孔雀想做冤大頭?

最後,羅雲下了決定,不找人打聽了,貴賤都賣給韓孔雀,問了這麼多人,就是韓孔雀出價最公道,而且他做的鑒定也最準確,小葉紫檀滿金星老料,工藝最少有四百年歷史了。

他們已經為這幾句話花費了近一萬元,他們找了三個鑒定師,欠下了無數人情,就鑒定出來了一個他們早就知道的結果。。

p:感謝風§邪兄弟的五星評價,感謝無聊來看hu、財神歸來、y洋、兄弟的打賞。

感謝夜漩蒼紫、遊戲小工、幻の雪、靜夜讀、中鋼炮、湘靈兒、財神歸來、隨你便坑、龍騎、專註才是王道、揚厲子、u62146214、四大戒、楓囧、gr_y等兄弟的月票支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