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百八十五章依雲(求雙倍月票)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懷疑很正常。」 柳絮十分無奈,她總不能說她家的那些姐姐看不上他吧? 柳絮的父母都是老師,暑假忙著在外面開班給學生補課,所以沒顧得上柳絮,現在學生全都開學了,柳絮又成了他們重點監控的對象...

「好,今天我們就喝雞尾酒吧?你沒喝過吧?」韓孔雀問道。

柳絮眉頭一挑道:「你喝過?」

「我也沒喝過,這不是想讓你嘗嘗嘛1韓孔雀道。

柳絮道:「那就用低度酒或者是紅酒給調一杯好了。」

韓孔雀也是一挑眉道:「看來你也做了功課啊1

「那是當然,要不然什麼都不知道多丟臉啊1柳絮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韓孔雀看著柳絮這小兒女態,感覺她實在是有意思,這麼漂亮的一個女孩子,卻又是那麼的直爽,這樣的美女還真是少見。

「我的功課做得不太足,不如你給詳細介紹一下?」韓孔雀笑問道。

「看著就是了,我們全說了,他做什麼?」看著調酒師的動作,柳絮道。

韓孔雀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這柳絮也有迷糊的時候。

她不知道普通的雞尾酒大概在30-50塊左右一杯。

如果是特殊的雞尾酒,比如花樣多,或者酒量多及樣式新穎的,可能在60-100左右,這可比他們先前喝的百利貴多了。

「你看那邊的那瓶酒,是芝華士,很貴的,一瓶要上千元,還有上次我們來這裡時,那個有錢的大叔請客說的尊尼獲加,藍牌的也要一千多一瓶。」柳絮指著吧台後面的酒櫃,對韓孔雀介紹道。

看來柳絮是只打聽這些名酒的價格了,反而沒有了解調製的雞尾酒的價格。

韓孔雀當然也知道這裡的酒是什麼價格。這些東西只要被他看一遍或者是聽一遍,他就能夠重複的背下來,所以現在他對這酒吧里的酒類,已經算是很了解了。

此時那調酒師得了柳絮的吩咐,已經開始調酒,他用葡萄酒作為基酒,再配以果汁、咖啡、紅石榴糖漿等其他輔助材料,加以攪拌或搖晃調出一杯雞尾酒。

「只是夏日風情。希望兩位喜歡。」調酒師動作優雅的把兩杯酒同時端到了兩個人的面前。

韓孔雀看著紅紅綠綠的酒,知道,就是因為這種顏色,所以才會叫夏日風情。

「雞尾酒能美容養顏,冰鎮解渴,你嘗嘗看。」韓孔雀雖然跟柳絮接觸的時間不長,但也知道她好像喜歡甜的東西。像上次的百利柳絮就很喜歡,如果不是價格的問題,她肯定會點百利來喝。

現在這杯夏日風情,酒精度不高,又帶著甜味,想來也會合柳絮的胃口。

柳絮喝了一口。她的雙眸立即一咪,這樣的動作神情,讓柳絮變得更加可愛,當然,她身邊的韓孔雀是看的最清楚的。

「你不要只看著我喝,你也嘗嘗,很不錯。」柳絮道。

韓孔雀低頭喝了一口。是不錯,感覺又甜又涼,酒味也不是太沖,很適合不經常飲酒的人喝。

「是很不錯,這外國酒很適合這樣喝,我們國內的烈酒,要是沒有菜來佐酒,可沒法入口。」韓孔雀笑道。

「說的是。看來你很羨慕外國人?外國人的飲食習慣可讓人不敢恭維,你不見外國人,人到中年都一個個大腹便便的?那是因為他們吃的甜太多,快餐、乳酪,甜酒、這些東西吃多了都是要讓人發胖的。」柳絮道。

「嘿嘿,對這個沒有研究,看來醫生就是好。知道能夠吃什麼,不能吃什麼,那柳醫生就說說,黃唇魚為什麼那麼貴。吃那玩意到底有什麼好處。」韓孔雀問道。

柳絮撇了韓孔雀一眼道:「這還不是你們男人追捧出來的?要是你們不炒作,那東西能值這麼多錢?」

「這個還分男人女人?我可是知道這黃唇魚的魚鰾是專治產後血崩的。」韓孔雀道。

「是,黃唇魚的魚鰾可以入葯,對產後血崩有奇效,可黃唇魚的魚鰾還有扶正固本、滋補肝腎,大補真元、強身健體的藥效,它能夠治療肝腎陰虛、頭暈目眩、腰膝酸軟、遺精、消渴。

除了這些主要功能,現代醫學還研究出來,黃唇魚鰾可用於治療結核、風濕性心臟並再生障礙性貧血、脈管炎、神經衰弱、婦女經虧等症,且對防治過敏性出血紫斑並腎虧腰痛、食道癌也有一定的療效。

治療的這些病症當中,你說用來治療什麼的最多?你不會以為是女人吃的黃唇魚鰾多吧?難道男人吃了黃唇魚鰾還能治療產後血崩?

所以,受到男人追捧的東西才是好東西,就是因為這個原因,黃唇魚鰾的價格節節上漲,到了現在這種讓人驚嘆的價格。」

韓孔雀聽的一頭瀑布汗,誰知道這玩意居然還能補腎,要知道它有這種功能,韓孔雀就不向柳絮追問了。

現在柳絮看韓孔雀的眼神都有點不對了,這讓韓孔雀有點不好意思。

「我只聽說黃唇魚鰾能夠治療產後血崩,而且不是我們家用,而是我一個哥哥的媽媽,她就是產後血崩,導致的身體虛弱。」韓孔雀無力的解釋著。

「黃唇魚魚膠的特殊功效是滋補肝腎功能,藥效堪比人蔘,它能有效治療產後血崩,不過是止血能力強,這產後病體虛弱,用黃唇魚鰾來補太過浪費了。」柳絮搖了搖頭道。

「能夠治病就不算浪費。」韓孔雀道。

「黃唇魚膘是名貴的中醫補品,目前市面上500克重的干膘,也就是白花膠,售價在12萬元以上。」柳絮道。

「十二萬?這麼便宜?」韓孔雀吃驚的道,這幾天他每天都聽到黃唇魚的魚鰾做出來的魚膠有多麼貴,怎麼到了柳絮口裡卻不值錢了?

「二十萬還便宜?」柳絮也吃驚了,這韓孔雀是什麼腦袋?想法怎麼跟正常人豁然有異呢!

「不是,我聽說黃唇魚是很貴的啊1韓孔雀道。

「什麼東西都有貴有賤,黃唇魚也不例外,黃唇魚雖體似黃魚,但魚鰾形狀特殊,呈圓筒型,前端寬平,由兩側各伸出一把細長。約與鰾等長的側管,俗稱鬍鬚,向後深入體壁肌肉層內。

其魚鰾上部粘有肥厚的膠原蛋白,以金黃色,鮮艷有光澤和鼓狀波紋為上品。

魚越大,生長的年歲越長,晒乾得到的魚鰾就越大。價格就越高。

如果是金黃色的魚鰾,可不是普通花白膠能夠相比的,黃唇魚的魚鰾根據質量不同,價格相差更大。

所以要是買這樣的東西,要找專業人士幫忙才行,要不然很容易上當受騙。」柳絮解釋道。

「這麼複雜?幸虧我不用買。我這次出海在淺水區逮到了一條,正打算處理一下,處理好了直接送給我一個大哥。」韓孔雀道。

「我上大學時選修的是中醫,雖然也拿了結業證,但畢竟不是專業的,如果你真要處理黃唇魚鰾,我給你介紹個老中醫吧1柳絮道。

韓孔雀高興的道:「可以。我真好跟他學一點中醫泡製學的東西。」

柳絮詫異的道:「你學這個幹什麼?」

「我弄到了一張古方,看上面的介紹還有點作用,不過上面炮製藥材的手法很麻煩,所以我想學習一下,試著配置幾幅中藥,看看藥性是不是真像配方上說的那麼好。」韓孔雀實話實說。

柳絮看了他一眼道:「葯可不能隨便亂吃,西醫還要做臨床試驗好幾年呢,你這剛配出來的中藥就敢讓人吃?」

「當然是先做做藥力檢測。確定不能對人體造成危害了,在給人吃。」韓孔雀道。

柳絮道:「你小心一點就是了,現在弄出醫療糾紛是很難處理的。」

「恩?你喝完了?再來一杯?」韓孔雀看著柳絮空空如野的酒杯道。

「算了,這裡的消費太高,喝一杯意思一下就行了。」柳絮拒絕道。

韓孔雀道:「說好了我請客,你就不要為我的錢包擔心了。」

「要知道死要面子可是要活受罪的,上一次我請了你一次。在醫院食堂吃了一個多星期饅頭鹹菜條。」柳絮笑著道。

「至於么?你家離醫院並不遠,怎麼不回家吃?」韓孔雀一邊說一邊示意不遠處的調酒師,再給他們調兩杯。

「一個是不方便回家吃,病人隨時都會尋找醫生。在一個就是回家太煩了,你知道的。」柳絮道。

「現在不是有我這個擋箭牌了嗎?難道我做的不太稱職被懷疑了?」韓孔雀道。

柳絮無奈的道:「你說呢!一星期都不見一次,我姐懷疑很正常。」

柳絮十分無奈,她總不能說她家的那些姐姐看不上他吧?

柳絮的父母都是老師,暑假忙著在外面開班給學生補課,所以沒顧得上柳絮,現在學生全都開學了,柳絮又成了他們重點監控的對象。

而且她三個姐姐的觀點,絕對是受到她父母的認同的。

她們都想讓柳絮找個條件好的,也就是現代所說的三有青年,有房有車有存款。

這些條件好像韓孔雀都不太夠,雖然跟韓孔雀不算太熟,但柳絮多聰明啊!該知道的全都知道了。

韓孔雀租的房子,而且還是一間地下室,這個是她三姐打聽出來的。

韓孔雀所在的公司是一家小的不能再小的諮詢公司,而且公司名字叫八卦,這樣的公司明天還能不能開門還兩說,這是柳絮的大姐夫幫忙了解到的。

至於韓孔雀有沒有存款,這就更容易了解了,租房子住,在小公司上班,沒有一個好工作哪來的存款?

這些是兩個人相親之後,家人通過一些關係得到的所有信息,不過柳絮雖然沒有說什麼,可她總覺得韓孔雀不簡單。

雖然男人在女人面前總是會裝闊,但這韓孔雀給柳絮的感覺不同,他好像真的不太在乎錢,就像這家酒吧里的招牌,韓孔雀居然也敢窺視。

「這是藍色的月亮,希望兩位喜歡。」這時調酒師打斷了柳絮的臆想。

「好漂亮,這是怎麼做的?」柳絮看著酒杯中漂亮的色彩,渲染的如同紫寶石一樣,立即驚叫出聲。

「用干杜松子酒、香草紫羅蘭利口酒、檸檬汁調製的,希望你們喜歡,這種酒的酒語很浪漫:一輪閃爍在夜空中的浪漫藍月亮,希望你們有一個美好的夜晚。」調酒師道。

韓孔雀看著這款雞尾酒。色彩呈明快的淡紫色,極具視覺衝擊效果。

香草紫羅蘭利口酒是由烈酒萃取甜紫羅蘭花瓣的紫色和香味,加入甜味后精製而成。

「藍月亮」雞尾酒的香味和色彩營造出一種懾人心魄的妖艷之美,入口時,甘甜的紫羅蘭花香和檸檬酸味讓人口齒生香。

藍月亮有「可遠觀不可褻玩」之意,更襯託了女性的妖嬈之美,在遙望陰晴圓缺的神秘月亮而浮想聯翩的夜晚飲用最佳。

看著柳絮那明艷照人的臉頰。韓孔雀感覺自己做的這一切都很值得。

他可真是做了功課,這藍月亮雞尾酒,他在網上查了很長時間才找到,這種酒不只是好喝,而且十分漂亮。

他相信柳絮是喜歡的,果然。柳絮的表現讓韓孔雀滿意。

接下來,兩個人慢慢的品酒,不時會述說一下自己的工作生活,也許是因為兩個人都沒有所求與對方,所以兩個人每次在一起都很放鬆,這也讓他們的相處總是很融洽。

沒有嬌柔做作,沒有互相防備。這可以讓兩個人敞開心扉,說一些平時看不過眼,但又沒法對人述說的事情。

這樣發泄了一下,兩人感覺更加輕鬆,相處的氣氛也更好。

「你看,那邊那些小孩才多大,就來這種地方。」互相熟悉了,柳絮也開始跟韓孔雀交頭接耳。互相咬耳朵了,而且做出來的動作一點也不顯生澀,十分自然。

韓孔雀輕輕的偏了偏頭,側過臉對著柳絮,他的實現正好看向了柳絮指的方向。

也許是剛剛做完了劇烈運動,幾個十幾歲的青少年,滿頭大汗的從遠處走過來。

「來跳舞的吧1韓孔雀推測他們剛剛從地下舞廳上來。要不然不可能這麼滿頭大汗的。

柳絮道:「他們的家人也不擔心。」

「沒你想象的那麼亂,你沒下去過一次吧?要不我們下去玩一會?」韓孔雀跟柳絮來了兩次,卻一次也沒有進入地下的舞廳,韓孔雀還真是有點好奇。為什麼那麼多男男女女的都希望泡酒吧,泡舞廳。

「不要了,太吵,我們還是在這裡說會話吧1柳絮搖頭拒絕了,雖然沒去過,並不意味著她不知道舞廳里的情況。

剛拒絕了韓孔雀的邀請,柳絮就立即感覺到了自己的明智。

剛才走進酒吧的幾個少年,好像很累了,坐下之後就要了不少飲料,每人都喝了不少,特別是那幾個男的,簡直拿啤酒當水喝。

這喝了酒,那青年的動作就有點不規矩了,一個男青年對著自己身邊的一個女孩就開始上下其手。

終於,旁邊的女孩忍不住了:「你幹什麼?」

女孩的一聲大叫,讓周圍正在低聲說話的人,全都把視線聚集到了那邊。

看到那麼多人盯著自己,而自己的一隻手還在那女孩的重要部位上,頓時感覺丟人了的男孩憤怒了:「你有病啊?叫什麼?」

「你幹什麼?把你的手拿下來。」另一邊的一個女孩,一下把那男孩的手打了下來。

那男孩身邊的一個男孩不願意了:「你們玩不起就不要出來玩,裝什麼清高,裝清高就不要跟著我們出來。」

「不玩就不玩,要知道你們是這副德行,抬我來我都不來。」女孩雖然一頭柔順的長發,不過性格卻十分強硬。

「好啊!既然不跟著我們玩,那我們也就對不起了,服務員,這邊買單。」一個男孩站起身,拿出幾張鈔票仍在了一個本來就站在旁邊的服務員手裡。

「先生,這些錢不夠。」發生了爭吵,服務員第一時間就過來了,就是害怕讓人趁亂佔便宜不付帳。

男孩冷笑道:「我們消費的是啤酒,她們喝的是飲料,既然不願意跟我們玩,我們也不用浪費錢。」

說完三個男孩扔下三個女孩跑了。

看到這種情況,柳絮直接罵開了:「真是垃圾。」

而韓孔雀也看的目瞪口呆,這樣也行?

被仍在那裡的三個女孩,穿的都很清涼,怎麼看也不像是帶了錢出來的,因為她們沒有拿包,三個人手裡都只是攥著一部手機。

果然,韓孔雀猜測的很正確,被仍在這裡的三個女孩傻眼了,本來是跟著男孩出來玩的,她們根本不用花錢,沒想到現在被人晾在這裡了。

「小姐,一共六瓶飲料,總共三百元。」服務員直接把賬單遞給了其中一個女孩。

那個女孩嚇得驚叫一聲,賬單直接落在了地上,另一個女孩拿起賬單:「什麼飲料這麼貴?你想宰人啊?」

柳絮也看著那服務員,恨不得上去踹他一腳,她低聲道:「那服務員也太可惡了,那是什麼飲料?我看著不都是礦泉水嗎?什麼礦泉水要五十元一瓶。」

韓孔雀的眼神很好,他看到了那瓶子上的兩個小字:依雲。

自從韓孔雀弄出來了一個活性水,他就對一些高價天然水上了心,而這依雲就是其中一個。

這種水雖然這不是最貴的,但價格也絕對不便宜。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