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百八十三章工藝(求月票)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卻被他們兄弟用來投機。 這樣一來,有可能砸他們飯碗的青銅器研究所,自然是侯家兄弟防備的第一位。 再說到了侯明東兄弟這一輩,他們的手藝並沒有傳承下來,他們兄弟就是靠前人的遺澤來混日子。<...

「老爺子好本事,自從我重新裝修之後,還沒人能夠看出這房子的特點。」韓孔雀佩服的道。

劉韶山笑著道:「我也沒看出什麼來,只不過你那個防盜門十分特別罷了。」

「呃1韓孔雀無語,原來破綻出在防盜門上了,也是,防盜門是特製的,只要看出來了這一點,那整座房子肯定也不簡單。

像劉韶山這樣的老人,往往對土木工程都有很深的造詣。

如果沒有這麼點水平,他們又怎麼可能找到古人的墓穴?

沒有這種本事,自然也就沒法進行考古發掘了,找都找不到,又怎麼能夠發掘?

「劉哥,你在幹什麼?」韓孔雀把劉韶山讓進了房間,胖劉卻並沒有跟進來,等他進來時,手裡卻搬著不少東西。

胖劉放下東西,擦了一把汗道:「我們家老爺子送給你的,你等一會,我車上還有。」

說完,沒等韓孔雀做出反應,立即又跑了出去。

韓孔雀看著胖劉的身影:「劉伯伯這是幹什麼?」

劉韶山笑著道:「我聽劉岩說你喜歡這些東西,我那裡別人送的很多,正好給你,你不用多說,我第一次上門總不能空手而來。」

韓孔雀道:「這像什麼樣子,我應該給您老買東西,現在又怎麼能收您的東西?」

「你也看到了,都是些煙酒,我又用不到,給你你就收著,長者賜不可辭嘛1劉韶山笑呵呵的坐在沙發上,等胖劉再次進來,又想出去,韓孔雀坐不住了。

韓孔雀苦笑道:「還有啊?劉伯伯,以我跟劉哥的關係,您實在沒必要這樣。您老有什麼需要晚輩乾的,直接說就好了。」

「肯定不會讓你為難,你放心,我都一把年紀了,肯定不會做討人厭的事情,小韓啊!我知道你有一套刀幣,你也知道。我是研究古代青銅器的,不知道能不能借給我研究幾天?」劉韶山笑著道。

韓孔雀其實在胖劉搬東西進來時就有猜想,畢竟禮下於人必有所求,而劉韶山能夠求他什麼?

除了他手裡的那套刀幣,他也沒有什麼東西,能夠讓劉韶山看的上眼的了。

看到了韓孔雀臉上為難的神色。劉韶山露出一絲狡猾的笑容:「放心,你那套真幣我不會借的,就算你願意借,我還得多想想呢!

那麼多刀幣,萬一出現點意外,我就沒法對你交代,所以我想借的是你那套贗品。我那是青銅器研究所,只想研究一下青銅器的製造工藝,這樣,反而是你那套高仿,更有研究價值。」

侯家秘傳了幾百年的手藝,還是很出名的,小時候劉韶山當學徒工的時候,就聽說過侯家的傳說。人家雖然沒有國家支持,但在製造青銅器上的技藝,卻是他們望其項背的。

這樣的工藝,卻被侯家嚴防死守,沒有一絲泄密,劉韶山原來也想研究一下侯家的作品,可侯家的作品根本就流不到市場上。

原來侯家的長輩很自律。根本不會用這種手藝來牟利,所以外人想看一看他們家的手藝是很難的,到了後來,手藝傳承到了侯明東兄弟一輩。卻被他們兄弟用來投機。

這樣一來,有可能砸他們飯碗的青銅器研究所,自然是侯家兄弟防備的第一位。

再說到了侯明東兄弟這一輩,他們的手藝並沒有傳承下來,他們兄弟就是靠前人的遺澤來混日子。

由於手裡根本沒有幾件高仿,所以他們每次出手都很小心,所以一直到現在,劉韶山都沒有滿足希望。

這次聽說侯家兄弟吃了韓孔雀的虧,劉韶山立即就心動了,不過就在他要行動的時候,韓孔雀卻出海了,等他回來,劉韶山做好了準備,才上門。

看到明顯鬆了一口氣的韓孔雀,劉韶山笑的更加得意,他故意沒有說清楚,等韓孔雀認為他是想借那套真品的時候,他再說界贗品,這樣韓孔雀會很願意接受。

「放心,雖然那是高仿,但我也不會隨意對待的,每一枚刀幣都會拍照等級造冊,如果損失一枚,你劉伯都沒有臉來見你。」劉韶山道。

「劉伯你都這麼說了,晚輩還能說什麼?刀幣都在箱子里,我給你送過去?」韓孔雀看著堆在牆角的十四個箱子道。

劉韶山一聽韓孔雀同意,立即笑的見眉不見眼:「不用不用,劉岩早有準備,他說以你們的關係,肯定不會讓我空手而歸,所以他那些研究所里的師兄弟全部被我帶來了,我這就讓他們過來處理。」

看著劉岩打電話叫人,韓孔雀再次苦笑,這都是早就準備好了的啊!

胖劉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后,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怪不得你就這麼放心的把東西放在這裡,原來這地下室還不簡單啊1

「就是堅固點,其他就沒什麼了。」這房子上面的建築原來翻修過,可唯有地下室沒動過,主要是修建的太堅固了。

「小韓你不要生氣,我們家老爺子就是這麼跟個脾氣,如果他想要借那條真品,我肯定不會厚著臉皮上門的。」

胖劉看著自己家老爺子,正在樂呵呵的看著那些研究員,給刀幣拍照后重新登記入箱,胖劉有點不好意思的對韓孔雀解釋著。

「沒事,這套贗品也是我白得的,讓它們去你家老爺子的研究所,發揮一點作用也不錯,再說,你們給我送了這麼多東西,如果我不借,那不是太不近人情了嗎?」

韓孔雀看著堆在客廳里的煙酒,這些東西比地上那十四箱刀幣都要佔地方,可以想見,劉家老爺子是真的費盡心機了。

「這些東西是我們家儲藏室里一半的東西了,要不是外面那輛小貨太小,我家老爺子還想把整個儲藏室全都搬來呢1胖劉擦了擦臉道,這裡的煙酒有一小半是他搬進來的。

「行了,送了這麼多東西,我怎麼也得對得起這些煙酒,告訴你家老爺子。東西放在那裡讓他慢慢研究,等什麼時候他研究透徹了,研究完了,再還我就是了。」

韓孔雀也樂得大方,反正這東西在他手裡,也就是堆在這裡,沒準進了劉家老爺子的實驗室。他們還能幫著他做做保養。

「還是你夠意思,不過,我也不白占你的便宜,我免費奉送你一個消息,今天古玩街上出現了一塊滿金星小葉紫檀,聽說個頭不校現在已經有人出價兩百萬一方了,如果你有心想要,我就給你具體打聽一下賣家的信息。」胖劉神神秘秘的道。

這時一直坐著一個角落裡靜靜的看電視的韓星道:「那是我們公司的人。」

「什麼意思?」胖劉轉過頭對著韓星道。

韓星道:「那小葉紫檀是我們老闆先發現的,是我們公司的一個職員,意外買到手的,現在正在古玩街上打聽價格。」

「這不會是打聽準確了價格,想要賣給小韓你吧?」胖劉驚訝的道。

韓孔雀一挑眉並沒有說話。不過無言勝有言,胖劉還是理解了韓孔雀的意思。

「你的運氣還真好,這樣的好事也能讓你遇到,不過,你也不怕古玩街里的那些大鱷給你截胡了。」胖劉滿臉嫉妒的道。

韓孔雀笑道:「古玩街里的那些老奸商,能夠出多高的價格?」

「這還真沒準,如果遇到了真心喜愛的,沒準還就有忍不住出血的。」胖劉道。

韓孔雀笑道:「我們這條古玩街還是小了。如果這是在首都,我還真要擔心一下,畢竟那裡做木雕或者木工活的大師還是不少的。

但我們魔都,相比首都底蘊就差遠了,沒有那麼一份手藝,那東西就沒有人敢高價收購到手。」

韓孔雀相信那匹小木馬的來歷,古玩街上肯定有人能認出來。但超過百萬收購那麼一匹明代小木馬的人肯定不多。

「老闆,你快看。」這是韓星再次開口。

「咦?只是我們回來時遇到的那條倒霉的打撈船?」胖劉看向電視,電視畫面上正照著一艘巨大的輪船,這不是那艘衝進礁石區擱淺的那條倒霉蛋還是有誰。

韓孔雀也轉過頭仔細看。電視上只是簡單的提了一下,說明有一艘外國輪船,擱淺在了日本和中國中間的海域。

別人看到了這則新聞,最多也就是關注一下,而韓孔雀卻知道,這是陳嘉義他們再次發力了。

從剛才那一閃而過的畫面之中,韓孔雀已經看到,那家美國公司果然不惜人力物力,開始在那片礁石區填海造陸。

雖然他們的說法是為了拖出那條擱淺的打撈船,但韓孔雀卻知道,如果只是單純的把那條船拖出來,並不用這麼耗費錢財來做這些。

既然他們耗費巨大的代價填海造陸,韓孔雀還真不信他們在拖出那條船來后,會直接放棄這塊被他們人工製造出來的小型島嶼。

那裡可是有著大小三塊暗礁區,雖然那邊的水不算淺,但也絕對算不上是深水海域,那麼一片地方,如果能夠合理開發,填海造陸的那點小錢,很快就會十倍百倍的被賺回來。

有了這樣的利益,送到了嘴裡的肥肉,肯定沒有人會捨得吐出來,這樣一來,日本和中國肯定要急眼了。

「小韓,我怎麼看你笑的這麼陰險呢?你這是在算計誰呢?」胖劉看到笑的那麼陰險的韓孔雀,忍不住道。

韓孔雀漏齒一笑道:「怎麼可能?你看我多面善?」

在幾個人的說笑聲中,劉韶山清點完了所有刀幣,他笑容滿面的走過來:「小韓,我們清點完了,給你留一份照片,到時對照著還你。」

韓孔雀笑道:「又不是什麼好東西,就算出錯了也沒什麼。」

「話不是這麼說,雖然這些是贗品,但也是高仿,還是很有研究價值的,我們好借好還再借不難嘛1劉韶山道。

韓孔雀無語,現在他也只能是陪著劉韶山老爺子笑了,收了人家那麼多東西,不有所表示實在說不過去。

「劉教授好。」看到劉韶山調侃韓孔雀,韓星道。

「咦?你認識我?」劉韶山問道。

「劉教授。我在學校里時聽過您幾次關於青銅器的課程。」韓星道。

劉韶山道:「你是魔都大學考古系畢業的?」

「恩,今年剛剛畢業。」韓星道。

「現在做什麼?你跟小韓是兄弟?」劉韶山道。

韓星道:「不是,這是我老闆。」

韓孔雀笑著道:「韓星現在是我們公司聘請的考古顧問。」

「考古?我聽劉岩說你的公司是一家信息公司吧?」劉韶山道。

胖劉道:「爸,小韓的公司就是專門收集一些古代沉船資料的公司,人家是專業尋寶的。」

韓孔雀看了一眼胖劉,他到現在還沒有告訴他家老爺子他們出海的事情,這還真是難得。

既然來這裡的目的達到了。劉韶山很快就想走,知道他叮囑了幾次,讓韓星有空到他的研究所玩之後,劉韶山才跟胖劉離開。

「老爺子,你也真是,只是一些贗品。你非得借出來研究,要知道人情越用越薄,為了這麼點事情求小韓實在是不上算。」胖劉走出門就開始埋怨自己的老爸。

「你懂什麼?這種工藝,是一般人能做的出來的?原來沒見過,我還有點不信,現在親眼見到了,才知道這種工藝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厲害。

這種工藝跟現代的那些仿古工藝品是沒法比的。如果你能夠研究明白了這種製造工藝,以後可就不愁吃喝了。

就像仿造的宣德爐一樣,你認為仿品就不值錢嗎?現在市場上的宣德爐,幾千塊的有,幾萬塊的也有,幾十萬的也有,這些都是仿的,但仿的好也是有人願意收藏的。」

「再怎麼真也是仿的。再怎麼貴也不如真的貴。」胖劉一句話把自家老爺子滔滔不絕的論斷堵住了。

劉韶山悻悻的道:「這話倒也正確,不過你認為,以你跟韓孔雀的關係,我們能夠從他手裡借出那套真品嗎?」

胖劉想了想道:「應該能夠借出來,小韓的人品還算不錯,不過就算他能夠借給我們,我們也不能開這種口。畢竟先前有人借過,他並沒有答應。」

「這不就是了,以你們的交情,你雖然能夠借出來。但是這麼做肯定傷感情,但我就不同了,一回生二回熟,以後我跟韓孔雀熟悉了,我再提要求,他就有了心理準備,沒準以後他那套真品,也能夠放在我的實驗室里讓我們隨意研究一下。」劉韶山得意的道。

胖劉瞪著自己的老子道:「你這是在這裡打埋伏呢?不愧是老奸巨猾一大家。」

「這是智慧,你懂什麼?」

兩個人離開之後,韓孔雀給韓星拿出來了他那本韓氏家譜,讓韓星看了一會,又指點他以後要讀什麼書,才能對自己學習鑒定有用。

當韓星絕的有所得之後,就再也坐不住了,韓孔雀笑著把韓星送走。

由於家裡多了兩個人,所以中午韓孔雀又燉上了一條黃花魚,特別招待孫家兩兄弟。

這第一次招待來客,酒菜自然會很豐盛,但以後就不會那樣了,所以韓孔雀也只是弄了一個菜,又出去買了不少饅頭,從附近超市買了幾箱飲料和一提酒。

等韓孔雀回家的時候,韓榮耀和孫家兄弟已經回來了。

「來,飯菜我已經準備好了,我們開始吃飯。」韓孔雀看到收拾好的碗筷,有點詫異,他不知道什麼時候韓榮耀居然學會做這個了。

「大哥,您實在是不用這麼破費,我們都知道魔都的物價高,您炒個青菜我們吃就行了。」看著熱氣騰騰,並且冒著濃郁香味的一大盆魚,孫大雷十分不好意思的道。

他們農村一個月能夠吃兩次魚,就是家庭條件很好的人家了,而一般人家,一年吃兩三次魚也正常。

平常人家吃的魚,也就是最便宜的鯉魚鰱魚什麼的,這樣的魚不過六七塊錢一斤,一條魚也不過三斤沉,就是這麼一條二十來元的魚,也沒有幾家能夠一個月吃上兩次。

可他們來到韓孔雀這裡,這兩天就吃了兩次了,雖然他們不知道吃的是什麼魚,但那麼好吃的魚,加上魔都的物價,這東西肯定便宜不了。

「沒事,我出海了一個星期,帶回來了不少魚,以後你們要是回來碰不上我,你們自己從冰箱里拿出來做著吃就好。」韓孔雀道。

他從公司帶回來了兩箱,一箱給了陳青,另一箱昨天吃了一些,但剩下的還是不少,現在這種東西他多得是,所以讓孫大雷他們吃了他也不心疼。

「大哥?這些不是你買的?那我可要放開吃了,本來我還沒有放開肚子吃,這我可放心了。」一聽自己大哥買的海鮮沒花錢,最高興的居然是韓榮耀。

「你這小子,你什麼時候對我這麼客氣了?這還真是讓我有點不適應。」韓孔雀笑著道。

韓榮耀道:「我雖然不太懂事,但也知道這些海鮮很貴,這東西要是放開了吃,我自己就能吃下一千多塊錢的,那還不得把你吃窮了啊?」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