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百八十章明小葉紫檀木馬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一些金屬質感的亮點,這樣的亮點,在整個木馬錶面到處都是,看起來十分漂亮,如果韓孔雀看的不錯,這應該就是滿金星。 如果這真是老料的小葉紫檀,這就對了,現在的人們普遍認為新料小葉紫檀無金星,只有老...

感謝該取個老婆了兄弟的一萬幣打賞,本書第七個舵主誕生。感謝gsdfhdsghf兄弟的催更票。感謝怡殤之戀、無聊來看SHu、Iam日der三位兄弟的打賞。

感謝風中、jiji2000、柿子不哭、陶2、SK0716、總在學習、HoHIn、孤月之風、四眼-輝、戴主義、為誰點絳唇、twtw、eleizi、開心珞巴、imi色ry、謝時友軍、阿颯、bboy2004、極滅、陳bobo、龍飛、龍在楚天、蔣鎮立、wjb705040、染血的白雲、愛的慾望、可愛的老虎、中***人、鉅宏、神道說、地主啊119、靚仔我亮、好人啊阿887412、shaoyisheng、jsjywjp1、ykkj、一沙、真主啊拉、pby、yaya_lu78、由z甲、錯就錯了、andychang、minyang、賴皮周周、qiqishishi、霜飛天、fengye521、豬老嗑、大漁、書友100722102040894、dukefu、湘靈兒、凝靜、冷凍的冰塊、541273、有發有天、zcy8568800、該取個老婆了、飛飛蟲子、pp小杆子、奇芳、書友100310161751332、開心珞巴、笑九里等眾位兄弟的月票支持,終歸還是沒有進入前十啊!

以上字數免費。

韓孔雀不再說關於龍計劃的事情,而是又跟陳青說了一下關於連鎖店的宣傳計劃,這些計劃韓孔雀已經制定好,但寒氣快卻不想參與,雖然陳青想要韓孔雀參與連鎖店的經營,但韓孔雀還是堅決的推辭了。

本來這個產業就是韓孔雀弄出來的,如果經營還要靠韓孔雀巨細無遺的幫忙,那陳青兩口子還有什麼用?

升米恩斗米仇,如果不給陳青一家表現的機會,那他們心裡總是會有一根刺的。

第二天八點半,韓星準時過來接上韓榮耀來到公司。

剛剛走進公司,韓孔雀就看到所有職員已經全部來了,看來昨天工資獎金福利全部到位,讓所有職員都熱情高漲。

「今天都很早啊1韓孔雀看了看錶,九點上班,現在才八點四十,所有人就全部都來了。

「來早了好打掃一下衛生。」白曉亦正用抹布在擦桌子,其他人擦窗子的擦窗子,拖地的拖地。

韓孔雀看了看這偌大的辦公區,確實需要一個專業的清潔工:「白總,找個清潔工吧!你們在公司可不是用來干這個的。」

「讓讓,讓讓,小心上面有水。」韓孔雀看到兩個女人抬著一個東西從衛生間里走了出來。

其中一個是張以蕊,另一個是昨天下午叫老公來幫著拿海鮮的秦歌。

「你們這是抬得什麼東西?」韓孔雀問道。

張以蕊一看是韓孔雀,立即有點不好意思的道:「老闆,現在還沒到點吧?」

秦歌此時也不好意思的道:「這是今天我在舊貨市場買的一個小木馬,我們家寶寶喜歡,今天早晨我來公司之前,先去了一趟舊貨市場,所以就把木馬帶到公司來了。」

「木馬?很漂亮啊!但是用得著去舊貨市場買嗎?好像商場里什麼樣的都有。」韓孔雀看著這匹木馬,感覺有點不太對。

張以蕊道:「這個不同,你看,這個小孩子是可以騎在上面騎著玩的,現在商場里賣的都是塑料做的,不能動的。」

韓孔雀一看,確實,這匹小木馬跟現在的木馬不同,這是用實木打造的,木馬的四條腿鑲嵌在了兩個弧形的木條上,像個蹺蹺板,只要騎在小馬上,一前一後小馬就會晃蕩,這可比普通的塑料馬強多了。

「咦,這木馬的形態和顏色都很好,這是從哪買的?」本來韓孔雀看一眼就想走,可只是這一眼,就讓他停下來腳步,他終於想到了這匹小木馬為什麼給他一種異樣的感覺了。

「很漂亮是吧?剛才白曉亦還嫌棄,白曉亦你不要動,讓誰玩也不讓你玩。」張以蕊一下把白曉亦伸過來的手打到了一邊。

白曉亦不忿的道:「剛才這個東西烏漆麻黑的?如果你們早就洗乾淨了,我能嫌棄嗎?」

「把你那個紙巾給我看看。」韓孔雀沒有理會白曉亦和張以蕊,而是直接對秦歌道。

秦歌說理拿著一張紙巾,這是剛才擦拭木馬上的水分的。

「這是從木馬上擦拭下來的?」韓孔雀看著紙巾上的紅色,有點吃驚。

秦歌道:「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這木馬怎麼也擦不幹凈,越擦顏色掉的越多,看來賤錢無好貨。」

「知道賤錢無好貨,你還去舊貨市場買?」白曉亦道。

秦歌道:「市場上這種木馬差不多全是用竹子做的,那樣的能結實?前幾天我老公狠了狠心花了三百塊給兒子買了一個,沒用一天就散架了。

這樣用實木做的,如果自己做,不說木料油漆,只是人工就不便宜,所以還是舊貨市場好,這樣的老傢具什麼的,既結實又便宜,正好適合我們這樣的窮人,這小馬雖然有點不足,但回家刷點油漆就好了。」

韓孔雀沒有聽他們胡說,他突然道:「很重吧?放下來我看看。」

韓孔雀不由分說的把木馬從兩個女人手裡奪了過來。

確實很重,這麼一隻七十公分高,九十公分長的小木馬,拿在手裡很有分量,這也就怪不得要兩個女人抬著了。

這匹小木馬看著很黑,但韓孔雀還是能夠看出來,這不是黑,而是紫黑,紫的厲害了,看起來就好像是黑色的一樣。

被秦歌她兩個清洗的十分乾淨的木馬,其木紋看的清清楚楚,這種木紋形成了一點一點如同牛毛一般的紋路,這樣的表現,只有一種木料具有,那就是小葉紫檀。

小葉紫檀由於生長極為緩慢,所以密度相當高,木紋形成了一點一點如同牛毛一般的紋路,人們將這種特有的紋路稱為「牛毛紋」,只要你仔細觀察就一定能找到牛毛紋。

小葉紫檀顏色,顧名思義,一般為紫色,但是小葉紫檀顏色是會根據時間而變化的,年久的小葉紫檀顏色比較深,為紫黑色。

用酒精棉球輕輕擦在小葉紫檀的木料上,要是新料,酒精棉球會呈紫紅色,要是你把小葉紫檀新料的木末弄一點點放在酒裡面,屑末會出現一道道血紅色的絲條。

要是出現鐵鏽紅色,那就是小葉紫檀的老料了,新料是沒有鐵鏽的紅色的,是比較鮮的紅色。

在檀木大家族中,只有紫檀和黑檀是含有色素成分的,所以可以通過在白卡紙的划痕,和酒精擦拭痕來加以鑒別是很容易的。

若沒有痕說明該物品根本就不是紫檀,若痕為紫色說明該件物品為非洲紫檀,若痕為紅色說明該件物品是小葉紫檀,而且是老料的小葉紫檀。

韓孔雀對照紫檀木的紋理特徵,仔細察顏觀色,這些完全就是小葉紫檀的表現。

韓孔雀接過木馬時,已經掂過其重量,這隻木馬的手感很好,很壓手,說明木質緊密,密度高。

借著擦拭的痕,韓孔雀聞了聞木馬的氣味,有淡淡的微香,一些沒有擦乾淨的水珠,為紫紅色,上面有熒光。

除了這些特點,這整個小木馬的表面,還有一些金屬質感的亮點,這樣的亮點,在整個木馬錶面到處都是,看起來十分漂亮,如果韓孔雀看的不錯,這應該就是滿金星。

如果這真是老料的小葉紫檀,這就對了,現在的人們普遍認為新料小葉紫檀無金星,只有老料才會有金星。

「金星」實際上就是指紫檀料加工橫切面上,脈管內的有機物沉澱,由於生長環境因素和時間因素,有機物和礦物質不斷沉澱形成的有金屬質感的亮點。

用這樣的老料小葉紫檀做出來的東西,都很漂亮,尤其是佛珠手鏈,每個珠子經切割和打磨后,呈現球面,球面上即可呈現黃色點狀金星,與紫檀料底色,色彩對比明顯,甚是好看。

而這匹木馬,如果韓孔雀沒有看錯的話,這是用整棵小葉紫檀的樹墩雕刻而成的,因為木馬的四隻小腿,還有那略帶弧度的蹺蹺板,如果仔細看,還是能看出樹根的形狀,現在樹根跟上面的主體完美連接,這隻能說明,這是用帶著樹根的樹墩整體雕刻成型的。

用小葉紫檀的樹墩雕刻的這麼一隻木馬,其主人的身份絕對不簡單。

這樣的東西,就算是用紫檀木的下腳料做成木馬,也不會是普通人家。

普通人家就算下腳料也不會用的這麼奢侈。

用滿金星的小葉紫檀雕刻木馬,這得是多麼敗家才能做得出來?

如果不是敗家,就是當時小葉紫檀不值錢,或者主人有更多好料,所以才會看不上這麼一塊下腳料,不管是哪一點,都說明其主人非富即貴。

可韓孔雀翻遍了整隻木馬,都沒有在它身上發現任何標記,當然,就更沒有款識來表明它的身份了。

不過從這隻小馬的形態來看,馬的造型肥壯,闊胸豐臀,氣宇軒昂,一派唐馬風範。

但從另外一些特點來看,又絕對不屬於唐馬,馬體的勾勒,鬃尾、肌肉、骨骼等不同部位的質感,都表現得較為充分,這些都有點明代商喜畫中馬的特點。

商喜是明朝早期宮廷畫家,商喜的馬作,功力較深,但造型及技法均不出前人法度,這也正好符合這匹木馬的形態。

從這裡來看這木馬雕刻的時間,應該在明以後,雖然韓孔雀不能準確把握這隻木馬的製造年代,但從用料,做工,這隻木馬很可能是明代的,因為也只有那個年代,才有可能這麼浪費小葉紫檀。

而在明代,有這種手筆,還能接觸到宮廷畫師商喜的畫作,並且具有高超木工手藝的人,都指向了一個那時的名人,木匠皇帝朱由校。

也只有他才又在這種條件,用整個的小葉紫檀大料來做這種小玩意,而且也只有他會這麼浪費,如果是一般大臣之家,也不可能這麼奢侈。

當然,商人之家有財力,但是他們是不敢這麼做的,畢竟小葉紫檀屬於明代皇家專用的或是進貢給官場重要人物使用的,不是普通平民之家能夠逾越的。

再說紫檀木這個玩意,什麼時代都不是能夠想找就能找到一副大料的,所以,就算是有人想要逾規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韓孔雀仔細的撫摸著這匹木馬,感受著小葉紫檀的紋路,整個木馬,他是越看越喜歡,這樣一來,他的表情就有點耐人尋味了。

「老闆,」正當韓孔雀陶醉在小葉紫檀那淡淡的香味之中,看著木馬錶面一顆顆金星,好像要發出璀璨金光的時候,一陣陣從遙遠處傳來的呼喊聲,把他驚醒了。

「怎麼了?你們圍在這裡幹什麼?」韓孔雀反應過來,立即瞪著周圍的所有人道。

白曉亦道:「你這動作也忒誇張了點。」

「就是,老闆你不會想要抱著這批小馬親它一口吧?」

「我看老闆是想要咬它一口。」

「這也太猥瑣了。」

剛才韓孔雀的動作確實引人遐思,剛開始還正常點,他只不過是搶了人家的木馬,不過搶了也就搶了,畢竟他是老闆,讓老闆看看玩玩也沒什麼。

可接下來就不是那麼回事了,韓孔雀先是極其猥瑣的撫摸這匹木馬,接著就是趴在木馬上不斷的亂嗅,接著更加讓人膛目結舌,所有人都看到,韓孔雀居然接連不斷的添了幾下那木馬的屁股。

當然,這是韓孔雀沒注意,如果有可能,他是不會添那個部位的。

韓孔雀不管其他人看他的眼神,他盯著秦歌道:「這東西是你的?花多少錢買的?」

秦歌道:「韓總喜歡就送給您了,我並沒有花多少錢。」

既然韓孔雀那麼喜歡,而且喜歡到了要舔一舔的境界,現在秦歌看著這匹小木馬已經有點小噁心,所以乾脆送給自己的老闆得了。

「送給我?你確定?要知道這裡的所有員工可都聽著呢!以後要是後悔了,可就沒法再要回去了。」韓孔雀笑著道。

秦歌笑的有點勉強:「老闆喜歡就好,我本來也只是給我兒子買來玩的,不值錢,老闆喜歡就拿去好了。」

韓孔雀瞪著這個女人,沒文化真可怕啊!

「你家裡還有什麼人?」韓孔雀問道。

秦歌不知所措,反而是在一邊的白曉亦等人看出來了點門道,她羨慕的看了一眼秦歌道:「秦歌夫妻兩個有一個一歲大點的兒子,還有一個母親跟著他們一塊生活。」

「那行,白曉亦你有他丈夫的電話吧?打個電話讓他來,如果他媽媽有空,可以一塊過來,就說我有事情需要他們幫忙。」韓孔雀交代了幾句后,直接抱起那小木馬走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這東西還真是不輕,雖然看著個頭不大,但重量卻在三十公斤以上。

看著韓孔雀笑眯眯的抱著小木馬走了,白曉亦拉過看傻了眼的韓星道:「韓星,那個是不是好東西?」

韓星雖然沒有仔細看,但韓孔雀已經表現的那麼明顯了,而且韓孔雀做的那些動作他都看到了,那根本就是在檢測是不是小葉紫檀。

「如果我沒有看錯,那應該是用小葉紫檀滿金星大料雕刻的一匹木馬。」韓星道。

「小葉紫檀?這東西很貴吧?」

「對這東西很貴,我看過電視,上面一對用紫檀木雕刻的茶碗,賣了三十多萬呢1

「滿金星是什麼?」

雖然不知道滿金星是什麼,但這裡的人大多數都知道小葉紫檀的,這東西現在被追捧到了天上,只要跟這四個字牽扯上關係的,就沒有便宜的。

「韓星,你說那匹小木馬能夠值多少錢?」白曉亦始終能夠抓住問題的重點。

韓星苦笑:「這個還真不好說,雖然材料很好,但用來製作木馬顯然是浪費了,如果製作大型雕件,那價格就更不好說了。

但不管怎麼說,價格都不可能低了,還有,如果用來製作手串或者是筆筒的話,這麼一個木馬,製作出來的筆筒最少也能賣三五十萬。」

「這麼大的個頭才賣這麼點錢?」白曉亦十分失望的道。

韓星道:「所以我說很難說,有些筆筒一個就能夠賣到三十萬,但那是看雕工的和一些背後的故事的,藝術品這東西沒法說,如果遇到喜歡的,多少錢都會買,如果遇到不喜歡的,人家一分錢都可能不要。」

看著有點失落的秦歌,白曉亦瞪了一眼韓星道:「你不會是想巴結老闆,故意壓低了木馬的價格吧?我聽說紫檀木是論克來賣的。」

韓星喊冤的道:「小葉紫檀還沒有你想象的那麼貴,還沒有到論克來賣的地步,基本上原材料價格是按照噸或者公斤來算。

一般的原材料價格市場上大約在70-150萬一噸,但是那種賣法是賣的原材料,就是一堆材料不管好壞,一個價格,如果是挑選,價格就高上很多,單棵料,如果要選料,價格不會低於150萬一噸。

另外,如果材料材質好,價格更貴,比如滿金星料,即使是小料,按照斤算估計也在2000一斤,低一點的也要1500一斤。

但是一般的料,小料價格在500-700一斤均有可能,還有就是看料的完整姓和成材姓,比如傢具料,會更貴些,如果不成形,只能做手串珠子的,價格會低不少。

目前市面上有也就300-400一斤的料,總之,看料的情況,如果料金星多,水波,豆瓣,癭瘤等特徵多,密度大,油姓大價格都會有差異。」

「哎呀,就算是按照兩千一斤,那隻小馬才多少斤?就算一百斤不才二十萬?就這麼點錢難到還用得著驚動秦歌的家人?」白曉亦是了解秦歌的家庭狀況的。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