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七十八章蟹黃餅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4-04-30 00:48  |  字數:3466字

陳蕊的動作很快,加上韓孔雀等人的幫忙,她只要控制火候和放調料就好,這樣這頓飯做的就更快了。

只是一個小時,各種海鮮就鮮亮出鍋。

紅燒帶魚、清蒸梭子蟹,水煮龍蝦,碟魚頭,除了這些,還有一些花噶和琵琶蝦魷魚什麼的。

處理這些海鮮,對長在海邊的陳蕊完全沒有一點難度,這讓剛來魔都的孫氏兩兄弟,吃的差點連舌頭都吞下了。

由於他們有五個人,韓孔雀直接讓陳蕊做了五隻龍蝦,所以每人都能分到一隻。

看到幾個大男人狼吞虎咽的樣子,陳蕊笑了。

「大嫂笑什麼?」韓榮耀問道。

陳蕊笑道:「這龍蝦就那麼好吃?」

孫大雷道:「這玩意一隻就值六七百,當然好吃了,我還是第一次吃到這麼大的龍蝦。」

聽到孫大雷的話,陳蕊笑道更甜了。

「你有話就好好說,我們都知道你家老爺子是漁民,所以就不要嘲笑我們這種內陸土包子了。」陳青笑著道。

陳蕊笑夠了才道:「龍蝦實在名氣太大,好像龍蝦是海鮮的卓越代表了,而吃過龍蝦好像成了一件能吹噓的事了,不過,如果有人跟我吹噓吃過龍蝦,我就會忍不住笑出來的。」

「這東西一斤要六百多呢!平常誰吃得起這玩意。」韓榮耀非常不解的道。

陳蕊繼續笑道:「在我讀初中之前,我們村打來龍蝦都是不吃的,我還清楚地記得,有一天晚上,我老爸提來幾個大龍蝦,都是在船上養著的,活蹦亂跳,每個都有幾斤重,老媽見了就說:『龍蝦也能吃嗎?不要吃不要吃。扔了扔了去。』你們說我聽人吹噓說,他在哪裡哪裡吃過龍蝦,我能不笑嗎?」

韓孔雀也聽的十分無語,他只知道小龍蝦是不好吃的,也沒有多少肉,可他也從來沒有聽說過,幾斤重的龍蝦。原來居然也是被仍的貨。

孫小明此時好奇的道:「那個時候你們吃什麼?難道出海打漁只要魚不要蝦?螃蟹呢?螃蟹也是很貴的啊!難道你們也不吃?」

陳蕊解釋道:「那時候,除了梭子蟹,別的蟹被稱作花蟹,一般也是不吃的,後來慢慢也吃龍蝦了,但是滋味也實在一般。比不上竹節蝦,對蝦不說,連白殼蝦或者滑皮蝦也比不上。

我剛才看了,那泡沫箱里也有些其他種類的蝦,不過太雜,由於時間的關係,所以就沒做。等以後有空了,我給你們做了嘗一下,看看到底比不比的上龍蝦。」

「那海鮮里什麼最好吃?那值六百萬的黃唇魚?」韓榮耀忍不住道。

陳蕊道:「黃唇魚並不好吃,所有體型很大的魚類,魚肉的口感都不算好,黃唇魚也不例外,在海鮮里,我最愛吃的是螃蟹。曾經一口氣吃過一臉盆,結果腸胃不舒服了好幾天。」

「一臉盆?那是多少螃蟹?」陳青也忍不住了。

在魔都打工了七年多,梭子蟹的價格,他又怎麼可能不知道,一次吃了一臉盆,要是放到現在,得賣多少錢啊!

陳蕊吃了一口平魚。才道:「那時候東海的梭子蟹到處都是,膏肥肉壯,漁船出海,常是幾籮筐幾籮筐地豐收。

要知道那個時候可都是小漁船。那時的船上根本沒有冷凍設備,如果馬上要回村了,漁船會把一筐活蹦亂跳的螃蟹做成蟹饅頭,拿回村裡分了,讓家人也嘗鮮。

你們都沒有聽說過蟹饅頭吧?蟹饅頭的做法是這樣的:把活蟹播了殼,去掉裡面的腮和泥沙,然後在蟹的背上直接撒上鹽,頂多再加點姜,然後一大鍋一大鍋地烤,熟了以後,揭開看,呵,那個香啊!

雪白的蟹肉都鼓起來了,撐滿了殼,活象饅頭,一扳兩半,那肉,呵,柔軟,但是又是一絲絲的彈性,好吃得沒法形容。」

陳蕊說的眾人直流口水,韓孔雀也忍不住道:「這次我弄來了很多梭子蟹,不如等你有空給我們做蟹饅頭吃?」

「你撈了多少?要是有多的,不如我給你做蟹黃餅吃。」陳蕊拿過陳青剝開的一隻螃蟹看著裡面的蟹膏道。

韓孔雀問道:「蟹黃餅比蟹饅頭還要好吃?」

陳蕊道:「沒法比,蟹饅頭是簡單的處理,而蟹黃餅就要麻煩的多了,不過慢工出細活,肯定是蟹黃餅更好吃。」

「那我也要吃,反正我大哥有的是螃蟹,那就多做一點,讓我們在做的都嘗嘗。」韓榮耀也是聽得不斷咽口水。

「行啊,只要螃蟹夠多,我一定給你們做,我已經有不少年沒有嘗過蟹黃餅了。」陳蕊道。

韓孔雀看著陳蕊,卻聽出了一些別的意思:「這蟹黃餅不容易做?」

陳蕊笑道:「只要有錢,就什麼都容易做,秋冬之際的蟹肥,而且是都帶膏的,其中極品的梭子蟹的膏是紅色的,硬,稠而且成團地緊貼在蟹殼的兩角,膏是整個蟹的精華,有紅膏沒紅膏,價錢可能相差一倍還多。

當年蟹多的時候,做了蟹饅頭後,那蟹殼自然是不能扔,那時的漁民把蟹殼裡的紅膏,用筷子剔到飯盒或者是其他的容器中。

幾百個又大又肥的蟹,它們的膏也就能裝滿一個飯盒,往那盛滿紅膏的飯盒裡加點鹽,蒸了以後,稠的紅膏就完全結實了,再拿到太陽下晒乾,這就是傳說中的蟹黃餅了。」

不用說別的,幾百個又大又肥的梭子蟹,這就要幾百斤螃蟹,幾百斤螃蟹就做一個飯盒的蟹黃餅,這東西現在的人,還有多少人吃得起?

韓孔雀等人完全可以想見它的珍貴和美味。

看著所有人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