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百七十八章蟹黃餅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弟兩個來魔都打算幹什麼?」吃完了飯,除了陳蕊去收拾碗筷,其他人坐在沙發上聊天,韓孔雀問孫家兩兄弟道。 孫大雷道:「我原來在家裡是干裝修的,我堂弟小明原來在乾山做建築設計,現在家裡的活不好乾了,...

陳蕊的動作很快,加上韓孔雀等人的幫忙,她只要控制火候和放調料就好,這樣這頓飯做的就更快了。

只是一個小時,各種海鮮就鮮亮出鍋。

紅燒帶魚、清蒸梭子蟹,水煮龍蝦,碟魚頭,除了這些,還有一些花噶和琵琶蝦魷魚什麼的。

處理這些海鮮,對長在海邊的陳蕊完全沒有一點難度,這讓剛來魔都的孫氏兩兄弟,吃的差點連舌頭都吞下了。

由於他們有五個人,韓孔雀直接讓陳蕊做了五隻龍蝦,所以每人都能分到一隻。

看到幾個大男人狼吞虎咽的樣子,陳蕊笑了。

「大嫂笑什麼?」韓榮耀問道。

陳蕊笑道:「這龍蝦就那麼好吃?」

孫大雷道:「這玩意一隻就值六七百,當然好吃了,我還是第一次吃到這麼大的龍蝦。」

聽到孫大雷的話,陳蕊笑道更甜了。

「你有話就好好說,我們都知道你家老爺子是漁民,所以就不要嘲笑我們這種內陸土包子了。」陳青笑著道。

陳蕊笑夠了才道:「龍蝦實在名氣太大,好像龍蝦是海鮮的卓越代表了,而吃過龍蝦好像成了一件能吹噓的事了,不過,如果有人跟我吹噓吃過龍蝦,我就會忍不住笑出來的。」

「這東西一斤要六百多呢!平常誰吃得起這玩意。」韓榮耀非常不解的道。

陳蕊繼續笑道:「在我讀初中之前,我們村打來龍蝦都是不吃的,我還清楚地記得,有一天晚上,我老爸提來幾個大龍蝦,都是在船上養著的,活蹦亂跳,每個都有幾斤重,老媽見了就說:『龍蝦也能吃嗎?不要吃不要吃。扔了扔了去。』你們說我聽人吹噓說,他在哪裡哪裡吃過龍蝦,我能不笑嗎?」

韓孔雀也聽的十分無語,他只知道小龍蝦是不好吃的,也沒有多少肉,可他也從來沒有聽說過,幾斤重的龍蝦。原來居然也是被仍的貨。

孫小明此時好奇的道:「那個時候你們吃什麼?難道出海打漁只要魚不要蝦?螃蟹呢?螃蟹也是很貴的啊!難道你們也不吃?」

陳蕊解釋道:「那時候,除了梭子蟹,別的蟹被稱作花蟹,一般也是不吃的,後來慢慢也吃龍蝦了,但是滋味也實在一般。比不上竹節蝦,對蝦不說,連白殼蝦或者滑皮蝦也比不上。

我剛才看了,那泡沫箱里也有些其他種類的蝦,不過太雜,由於時間的關係,所以就沒做。等以後有空了,我給你們做了嘗一下,看看到底比不比的上龍蝦。」

「那海鮮里什麼最好吃?那值六百萬的黃唇魚?」韓榮耀忍不住道。

陳蕊道:「黃唇魚並不好吃,所有體型很大的魚類,魚肉的口感都不算好,黃唇魚也不例外,在海鮮里,我最愛吃的是螃蟹。曾經一口氣吃過一臉盆,結果腸胃不舒服了好幾天。」

「一臉盆?那是多少螃蟹?」陳青也忍不住了。

在魔都打工了七年多,梭子蟹的價格,他又怎麼可能不知道,一次吃了一臉盆,要是放到現在,得賣多少錢啊!

陳蕊吃了一口平魚。才道:「那時候東海的梭子蟹到處都是,膏肥肉壯,漁船出海,常是幾籮筐幾籮筐地豐收。

要知道那個時候可都是小漁船。那時的船上根本沒有冷凍設備,如果馬上要回村了,漁船會把一筐活蹦亂跳的螃蟹做成蟹饅頭,拿回村裡分了,讓家人也嘗鮮。

你們都沒有聽說過蟹饅頭吧?蟹饅頭的做法是這樣的:把活蟹播了殼,去掉裡面的腮和泥沙,然後在蟹的背上直接撒上鹽,頂多再加點姜,然後一大鍋一大鍋地烤,熟了以後,揭開看,呵,那個香啊!

雪白的蟹肉都鼓起來了,撐滿了殼,活象饅頭,一扳兩半,那肉,呵,柔軟,但是又是一絲絲的彈性,好吃得沒法形容。」

陳蕊說的眾人直流口水,韓孔雀也忍不住道:「這次我弄來了很多梭子蟹,不如等你有空給我們做蟹饅頭吃?」

「你撈了多少?要是有多的,不如我給你做蟹黃餅吃。」陳蕊拿過陳青剝開的一隻螃蟹看著裡面的蟹膏道。

韓孔雀問道:「蟹黃餅比蟹饅頭還要好吃?」

陳蕊道:「沒法比,蟹饅頭是簡單的處理,而蟹黃餅就要麻煩的多了,不過慢工出細活,肯定是蟹黃餅更好吃。」

「那我也要吃,反正我大哥有的是螃蟹,那就多做一點,讓我們在做的都嘗嘗。」韓榮耀也是聽得不斷咽口水。

「行啊,只要螃蟹夠多,我一定給你們做,我已經有不少年沒有嘗過蟹黃餅了。」陳蕊道。

韓孔雀看著陳蕊,卻聽出了一些別的意思:「這蟹黃餅不容易做?」

陳蕊笑道:「只要有錢,就什麼都容易做,秋冬之際的蟹肥,而且是都帶膏的,其中極品的梭子蟹的膏是紅色的,硬,稠而且成團地緊貼在蟹殼的兩角,膏是整個蟹的精華,有紅膏沒紅膏,價錢可能相差一倍還多。

當年蟹多的時候,做了蟹饅頭后,那蟹殼自然是不能扔,那時的漁民把蟹殼裡的紅膏,用筷子剔到飯盒或者是其他的容器中。

幾百個又大又肥的蟹,它們的膏也就能裝滿一個飯盒,往那盛滿紅膏的飯盒裡加點鹽,蒸了以後,稠的紅膏就完全結實了,再拿到太陽下晒乾,這就是傳說中的蟹黃餅了。」

不用說別的,幾百個又大又肥的梭子蟹,這就要幾百斤螃蟹,幾百斤螃蟹就做一個飯盒的蟹黃餅,這東西現在的人,還有多少人吃得起?

韓孔雀等人完全可以想見它的珍貴和美味。

看著所有人震撼的看著她,陳蕊笑著道:「實際上我小時候也只吃過幾次蟹黃餅,從硬硬的蟹黃餅中咬下一角,滿嘴的鮮香啊!

實際上是因為它太鮮了,那時候我們都是拿來做湯羹的,只要切下小小的一個角,往滿大鍋的白菜之類的東西里一放,那麼整鍋的菜都會有異色和異香。

只是因為我饞,常常偷偷切下一塊來解饞,滿嘴的余香啊!從那以後吃什麼海鮮估計都沒味了。」

「一聽就是好東西啊,不過幾百斤的螃蟹,就為了那麼點蟹黃餅,價值幾萬塊啊,這東西還真不是普通人能夠吃得起的。」陳青道。

「嫂子,你以後就再也沒有吃到過?」韓榮耀道。

陳蕊笑道:「不要說吃到,後來隨著漁場里的魚類減少,蟹黃餅我再也沒有見過一次,後來我去城隍廟吃大名鼎鼎的蟹黃湯包,我找了半天,從包子里找出眼虱大的一塊蟹黃來,那還只是河蟹的黃,就這樣,還有很多人說好吃,哎!孔雀你還要讓我做嗎?」

「這東西一定要吃一次,雖然梭子蟹我處理了不少,但留下的也足夠我們吃了,我們抽個時間做一次,幾百隻螃蟹我還是能夠弄來的。」韓孔雀毫不猶豫的道。

他可不想當守財奴,蟹黃餅一聽就是好東西,這樣的好東西,韓孔雀自然不想放棄,要知道韓孔雀可是十分好吃的,要不然他也不會不辭辛苦的自己親自用海帶做味精了。

眾人聽陳蕊說著各種美味的海鮮,胃口更是大開,很快一桌子海鮮就只剩下了點湯。

其中也有一點不和諧的因素,韓榮耀跟其他人不同,這小子的筷子四處出擊,不止是對著自己跟前的盤子攻擊,其他地方的,就算離他再遠,他也伸過筷子卻夾。

這樣還算了,他吃東西還亂翻,專挑自己喜歡的部位吃,這樣用他那雙筷子亂翻的魚肉,別人再吃就有點下不了筷子了。

「你懂不懂規矩?這是在自己家,丟人也丟到自己人頭上,你要是在外面吃飯也這樣?一點餐桌禮儀都不懂。」韓孔雀看的滿頭黑線,最後只得出言教訓韓榮耀。

這雖然是小事,但絕對考驗一個人的家教,吃東西專夾盤子中對著自己方向的一邊,不亂翻,這是起碼的規矩。

韓孔雀教訓了韓榮耀一次,才讓這小子消停了下來,畢竟這裡可沒有人慣著他。

「你們兄弟兩個來魔都打算幹什麼?」吃完了飯,除了陳蕊去收拾碗筷,其他人坐在沙發上聊天,韓孔雀問孫家兩兄弟道。

孫大雷道:「我原來在家裡是干裝修的,我堂弟小明原來在乾山做建築設計,現在家裡的活不好乾了,這不,我們兩兄弟來魔都看看,看看有沒有機會。」

「做裝修?你們兄弟兩個來的晚了點,我們公司的裝修業務已經外包出去了,人家差不多已經做完了,這樣吧,如果你們能夠等幾天,下個月十號之前,我們又有一家店要裝修,我給你們留著。」陳青道。

鴻樓食府的分店裝修很簡單,樣式全部是按照現在流行的樣式裝修的,其主要風格就是玻璃。

能夠用玻璃的地方全部用玻璃,這樣顯得乾淨又明亮。

這樣的裝修特點,只要是給裝修隊都會幹,所以陳青也不怕孫大雷兄弟兩個幹不了。

「這個完全沒問題,不過,陳哥,韓哥,這次跟著我們兄弟出來的有十來個鄉親,讓他們閑著也不是辦法,我聽榮耀說你們在魔都混的都不錯,不知道能不能給我們介紹點活先做著?」孫大雷有點難為情的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