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百七十章陷阱(求月票)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水炮?那玩意是嚇唬人的,面對我們這種大船,水炮有用嗎?不過海監船上的艦員配備有短突擊步槍、手槍等單兵武器,對付我們足夠了。」陳嘉義道。 「根據《水下文化遺產保護公約》規定,對於專屬經濟區和公海...

月底了,求一下月票。

白衣想了一下道:「原則上是可以的,《水下文化遺產保護公約》是目前世界上惟一針對水下文物的國際性協議,也是國際社會治理無序的沉船打撈市場的有力措施。

但是該公約至今尚未生效,一些沉船打撈大國如美國、英國還遊離於公約之外,也就是說,人家根本不承認你這個所謂保護條約。

只要是在公海,只要是他們發現了,人家想怎麼打撈就怎麼打撈,你更不拿人家一點辦法都沒有。」

「那國內的規定呢?」韓孔雀再次問道。

白衣道:「領海內的沉船打撈,由各國國內法界定,而領海之外海域的沉船打撈,則屬於國際法的管制範圍,這些海域主要包括各國的專屬經濟區和國際海域中的公海兩個部分。

很多打撈公司聲稱,國際海域不屬於任何國家所有,因此對其中的沉船進行打撈,任何國家都管不著,實際並非如此。

根據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和2001年《水下文化遺產保護公約》,國際海域的財產應屬於全人類共有或公有,抑或可認定為「全人類共同繼承財產」,只有國際社會或相關國家才有權管理和處置這些海底的遺留物。

因此,國際社會和各有關國家都有權對違法的打撈行為進行管理,但是目前在這些海域,各國執法的分割狀態,以及國際執法力度的薄弱,給了非法打撈者不少可乘之機。」

白衣沒有說,其實韓孔雀也是非法打撈者之一。

很快,打撈船就遇到了那三艘船,並且也如韓孔雀他們猜測的那樣,他們被兩艘海監船攔了下來,並且要求登船檢查。

「怎麼辦?」韓星道。

韓孔雀道:「涼拌,白衣你去應付他們,反正我們什麼也沒找到到。自然也不需要承認任何東西。」

韓孔雀顯然沒有說明白,雖然他們沒有尋找到任何東西,但他們卻有意無意的讓人起了誤會,要不然人家也不會閑的蛋疼,來這裡找他麻煩。

兩艘海監船選的位置很好,這裡是這片海域最重要也是最危險的一片區域,跟韓孔雀預測的一號海域的地形差不多。地下密布著大量暗礁。

韓孔雀他們航行的路線,是穿過這片暗礁群的唯一航道,很顯然,兩艘海監船很熟悉這片海域,所以人家直接在這裡等著他們,而且一等一個準。

刺耳的警報聲。把船上的所遇都全都驚動了,所有人全都走到了甲板上。

陳嘉義看著韓孔雀道:「這是國內600總噸級,806型海監船。」

「看著不大嘛1韓孔雀無所謂的道。

陳嘉義道:「試航排水量500噸,航速大於23節,續航力可達1400海里,自持力15晝夜,看到了嗎?船艏設有一座四管14.5毫米機槍。尾部設有一套滑道式工作艇收放系統,配備一艘高速工作艇,具有自扶正功能,噴水推進,航速大於40節。」

「那麼說我們跑不過他們了?」韓孔雀笑著道。

陳嘉義也笑道:「我們當然跑不過他們,這艘船上的裝備可是十分先進的,最起碼比我們這艘破船要先進的多。

這艘船配備了一體化駕控台,導航雷達、cSJI型電視監視系統、移動衛星電視接收系統、電子海圖等先進裝備。我們是絕對跑不了的。」

韓孔雀看著正在跟兩隻海監船交涉的白衣,道:「船上還裝備有水炮吧?」

「水炮?那玩意是嚇唬人的,面對我們這種大船,水炮有用嗎?不過海監船上的艦員配備有短突擊步槍、手槍等單兵武器,對付我們足夠了。」陳嘉義道。

「根據《水下文化遺產保護公約》規定,對於專屬經濟區和公海的沉船,屬於文物來源國,所以我們對大日丸號沉船具有主權,你們的打撈行為是違法的。」一個彆扭的聲調想起。

這是一個矮個子軍官。看衣著就知道,這是一名日本海警。

而另一邊的肯定是中國海監人員,現在兩方全都登陸了韓孔雀他們的打撈船,不過。兩方此時卻爆發了矛盾。

一名中國海監人員道:「你剛才沒有說全,根據《水下文化遺產保護公約》,水下沉船還屬於文化上的發源地國,歷史或考古上的來源國,可辨識的物主所屬國,而大日丸號郵輪上的貨物全部是中國的,所以船可以是你們的,但裡面的貨物卻屬於中方。」

「no,no,no,你們應該注意到,公約關注點在於,敦促各國對其所發現或管制的水下文物,進行切實有效的保護,但整個法律並沒有規定沉船以及船上寶物的歸屬問題。

所以不止是你們中日兩國對這艘船擁有主權,我們美國人民如果發現了,也是可以打撈的。」在日本人的隊伍中,一個高大的白人,用漢語道。

日本人不說話,看來還是害怕怕美國主子,當然和稀泥的可能更大。

那名中國軍官道:「各國有權利沒收非法打撈的水下遺產,搶劫古代沉船,及海底考古遺址的行徑為非法,各國也有權利根據文物被損害程度,對違法者給予制裁。」

「對不起,警察先生,你說的是各國有權對在其領海非法打撈的水下遺產進行制裁,我們是在誰的領海非法打撈了?」白衣此時插口道。

「大日丸號屬於我們大日本帝國,這是毋庸置疑的。」

「船上的貨物屬於中國,我希望你們接受調查。」

「這些,我們美國人不管,現在我們希望你們能夠放開航道,讓我們過去。」那名白人看著腳底下的這艘小船,心裡卻火熱起來。

一艘載重四千噸的郵輪,其裝載的貨物,根本不可能是一艘千噸的小船能夠運走的,而且看這艘打撈船的吃水程度,最多裝兩三百噸貨物就頂天了。

所以美國人根本不管韓孔雀這艘打撈船上到底撈起了什麼東西,他們現在對沉船里的其他貨物更敢興趣。

韓孔雀尋找的這艘處在公海的沉船,原則上是中國和日本的,而美國人的公司,也是可以來打撈的。

「輪船上的貨物屬於中國,我們不希望造成衝突,所以這片海域現在禁止任何船隻通行。」中國海警鄭重警告美國人。

日本人的小眼睛不斷亂轉,以中國人的打撈能力,大日丸號如果真的裝載了大量白銀,那現在一定在這艘船艙里,所以日本人對美國人去打撈大日丸號並沒有太過關心。

而美國人是抱著撿垃圾的心態來的,一艘排水量四千噸的郵輪,沉默在水下百多米的深度,對他們這艘起重船來說,實在是太過小兒科了,他們很輕易的就能撈起來。

就算船上什麼都沒有了,他們只是賣廢鋼鐵也大有賺頭。

「不要廢話,進去搜查,有反抗的可以逮捕。」日本軍官雖然個子不大,但聲調可不校

韓孔雀冷笑的看著他們,卻什麼都沒有說,他現在的目標並不是這些小日本,不過只要有人落入了他們的陷阱,小日本以後的日子肯定不會好過。

韓孔雀這次出海根本就沒有太多打算,他根本連一名保安人員都沒有配備,所以他還真就沒有什麼好怕的。

中日雙方互不相容,兩方全都衝進了船艙,這讓韓孔雀眼中寒光閃爍,日本人對付自己也就算了,現在居然國內也有人,這麼堅定的打擊自己。

陳嘉義自然看到了韓孔雀的表情:「你這次打草驚蛇計劃實在是太及時了,如果我們貿然實行龍計劃,沒準就會跟現在一樣,你放心,這次行動的費用完全算在公司里,不會讓你一個人承擔。」

「沒必要,反正我又沒虧。」韓孔雀擺了擺手道。

龍鱗道:「我們是有對手的,最近我們的風頭太勁了,所以招人忌了。」

陳嘉義對著船艙道:「那些人也太小看我們了。」

隨著中日雙方的人員重新走出船艙,陳嘉義只是冷笑,這些人沒有什麼發現,自然也不能賴在他們船上。

現在他們再也沒有任何理由限制韓孔雀他們的船隻通行,沒有辦法之下,他們只能讓開航道。

隨著中日海監船的移動,另一邊的輪船也開始移動,陳嘉義冷笑道:「看,那美國人有動作了,看來他們的情報能力還在我們的預料之外。」

韓孔雀道:「這就要怪你們了,誰讓你們打漁的動作那麼具有迷惑性,要知道天上的眼睛可是始終注視著我們,不了解的,看到你們的動作,還以為是在打撈沉船呢1

「演戲演全套嘛!要不是這樣,這些牛鬼蛇神怎麼會自己蹦出來?」陳嘉義道。

龍鱗道:「打草驚蛇第一步可以開始行動了吧?」

「可以了,要不然我們的龍計劃開始之後,也將要面對這樣的局面,如果那片海域暴露了,可就真的沒有我們什麼事了。」陳嘉義道。

「你們的行動有把握吧?」此時韓孔雀卻有點擔心了。

中日兩國的海監船他不擔心,而那美國人的打撈船,卻並不受陳嘉義他們的控制,如果想讓他們完成他們的設想,好像並不是那麼容易。

「看美國人的船開始動了。」龍鱗道。

韓孔雀有點擔心的看著美國人的打撈船:「宋敏,你準備的那些東西管用吧?」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