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百六十八章黃唇魚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現在有的甚至以每斤3萬元的價格成交。」 龍鱗道:「魚越大越貴,其中價格的差異。與魚的大孝新鮮程度有關,不能一概而論。」 陳嘉義嘿嘿笑著對龍鱗道:「黃唇魚的鮮膠,就是同等重量的黃金價格也...

感謝騎鯊魚砍鱉和書音之友兩位兄弟的五星評價。感謝騎鯊魚砍鱉、雙子白色、毒你萬遍、兄弟的打賞,毒你萬遍是老兄弟了,歡迎你的回歸。

感謝鄴殍泠、來愛吧、七月虛擬、zsx1000、文雨一、lingcu等兄弟的月票支持。

收集了那麼多東西,韓孔雀也實驗出來了,對一些體型小的東西,只是利用玄元控水旗的控水神通,在不打暈它們的情況下,韓孔雀就能輕鬆把這些東西收起來。

如果是大型動物,那就要讓它們不能抗拒,這樣才能把這些東西用水包裹起來,收進玄元控水旗。

韓孔雀在海底肆意搜刮,直到在玄元控水旗之中形成完整的食物鏈,韓孔雀才打算收手。

這次出來的時間長了點,還是快點回去的好。

想到這裡,韓孔雀催動身邊的水裡,立即以時速上百公里的速度,向著打撈船的方向竄去。

只是幾分鐘,就來到了打撈船旁邊,在一個船員看不到的位置,韓孔雀露出水面,並且放出了一條體長在兩米的黃唇魚。

黃唇魚一出現,立即就被韓孔雀打暈了。

不過這次韓孔雀卻用了兩拳,第一拳他用原來的勁道,卻意外並沒有影響到黃唇魚。

等韓孔雀反應過來,加大了力量,才再次把這條變得無比生猛的黃唇魚打暈。

韓孔雀知道,這肯定是玄元控水旗的作用,被吸收入玄元控水旗中的海水,已經不是普通的海水,而是變成了活性水。

受到活性水滋養的黃唇魚,變得更加具有活力,生命力也更加強悍了。

「兄弟,幫幫忙。」剛打暈黃唇魚,韓孔雀就看到一名船員走了過來。他立即開口求助。

「韓董?」那名船員當然認識韓孔雀。

「我逮了一條大魚,弄條漁網來把它弄上去。」韓孔雀道。

「好來,您等一會兒。」船員很快就弄來了漁網,並且放下來一條繩梯。

等黃唇魚和韓孔雀同時上了船,那條黃唇魚已經被解放了出來。

「這是黃唇魚?」

「活的?」

「快送進水池裡,這是活的。」

「這得有多沉?」

「兩米多長吧?」

「足夠兩米,這得二百斤沉吧?」

這些船員都是常年飄在海上的。輕易就認出了這條黃唇魚。

隨著一陣陣議論聲,越來越多的船員圍攏了過來,這些船員很多原來都是漁民,就算不是漁民在他們上船之後,也對海鮮有了足夠的了解,所以他們對大名鼎鼎的黃唇魚自然是不陌生。

看著在打撈船專用水池之中開始恢復的黃唇魚。一名船員道:「韓董,你這條魚一斤至少賣一萬1

「何止一萬,交給我,我幫你賣一萬五。」

「一萬五?你在騙傻子呢?最少兩萬。」

「韓董,我認識一個大老闆,價錢好說。」

「韓董,我給你聯繫一個大老闆吧。價格最少在每斤兩萬二。」

「行了,你們這些小子不想幹了?居然敢挖我的牆角。」這時聽到消息的龍鱗和陳嘉義,他們全都回到了打撈船,畢竟這艘船算是他們的,船上發生了什麼事情,第一時間知道的肯定有他們。

說話的是龍鱗,他對這些船員的動作可是很氣憤的:「你們是怎麼回事?還聯繫大老闆?不會聯繫我啊?我不是大老闆啊?你們這些人是誰的線人?不想幹了立馬給我滾蛋。」

看著龍鱗怒發如狂,韓孔雀立時傻眼。龍鱗這小子什麼時候這麼霸氣了?

在跟龍鱗接觸的這些日子,龍鱗就是一個溫和的鄰家小弟,現在,他卻霸氣側漏。

「韓哥,你不知道,這些小子都是別人的線人,你說他們不是找不自在嗎?我們家可是國內最大的海鮮批發商。見到了黃唇魚不想給我牽線搭橋,居然想著吃裡扒外。」龍鱗憤憤的道。

看著龍鱗那樣子,陳嘉義對一頭霧水的韓孔雀解釋了一下。

原來在國內的很多漁港,雖然黃唇魚可能一年見不到一次。但那裡卻遍布著無數的「線人」。

他們平時只是普普通通的魚販或者是漁民,一旦聽到有人捕到名貴海產,就熱心地幫忙聯繫買家,從中收勸中介費」。

這些人平時就在碼頭或者是海上活動,一見到有珍稀海產,立即蜂擁而來,圍著捕到大魚的「幸運兒」推薦自己。

每次這些人了解到「幸運兒」的心理價位后,他們開始充當中介,利用自己的人脈網路給各地跑海鮮生意的老闆打電話,有福、建、廣、東的,最多的是浙、江溫、州的。

幾分鐘之內,即可了解是否出手。

這時,浙粵等地的豪商,紛紛從各地乘飛機趕來,有的帶著充滿現金的銀行卡,有的用密碼箱或大袋子裝著一沓沓的百元大鈔,對珍稀海產現場競價,價高者得。

幾年前,黃、岐一漁民弄到一條黃唇魚,其中一充當中介的魚販,打了一個電話給一個溫、州老闆,就拿到了5萬元的「中介費」。

後來,有的搞海產批發的魚販先把黃唇魚買下來,再轉賣給外地大客商,有的轉手可賺數十萬元,當然,有如此實力的魚販很少。

本來,像龍鱗家這樣的大商家,都是有自己的收購團隊的,他們不止是在漁港收貨,很多時候都是出海收購那些漁民的魚貨。

可現在的漁民也不傻,普通的魚貨他們還能在海上交易,可遇到珍惜魚類,他們卻全部選擇帶回漁港交易,這就給了那些線人機會,這些當然影響了像龍家這樣的大商家的利益。

「黃唇魚的價格真的那麼貴?」韓孔雀道。

龍鱗道:「比他們說的還要貴,這主要看個頭和新鮮不新鮮,像你這條活魚,根本是可遇不可求的。」

陳嘉義此時也盯著那黃唇魚道:「十幾二十年前,黃唇魚已比較昂貴,屬於高檔魚類。上世紀90年代,一斤魚從幾十元、近百元漲到數百元、一兩千元。

在五六年前,黃唇魚每斤大約在五六千元左右,近幾年價格更是飛漲,從突破萬元到突破兩萬元並沒用多少時間,現在有的甚至以每斤3萬元的價格成交。」

龍鱗道:「魚越大越貴,其中價格的差異。與魚的大孝新鮮程度有關,不能一概而論。」

陳嘉義嘿嘿笑著對龍鱗道:「黃唇魚的鮮膠,就是同等重量的黃金價格也難望其項背,黃唇魚在廣、東一帶俗名黃金魚,所言非虛,你要是想把韓兄弟這條魚弄到手。恐怕要付出點代價。」

「只要韓哥想賣,出價就是了,我肯定不會還價的。」龍鱗十分聰明的道,他知道,韓孔雀不可能為了一條魚坑他。

陳嘉義道:「我聽說廣、東那邊一個漁民也曾捕獲一條重達49公斤的黃唇魚,隨後被一酒店以近六十萬元收購,酒店烹食了魚肉。留下價值200萬元的魚鰾不肯賣,所以黃唇魚之所以金貴,並不是它的味道鮮美,而是因為魚膘等有高昂的藥用價值,在有用的人眼裡,這就是無價之寶。」

龍鱗有點喪氣的道:「是啊,在幾十年前,福、建浙江沿海時常會捕到黃唇魚。那裡的很多老漁民很多都吃過黃唇魚,其實黃唇魚口感一般,其肉呈瓣狀,較粗糙,還不如大黃魚鮮美。」

現在黃唇魚賣出天價,除了是因為其魚膘藥用價值很高之外,也有炒作的關係。

粵浙一帶。有錢人多,日漸稀少的黃唇魚算是遇上了「知音」,它的那點藥用功效能夠用到的人很稀少,黃唇魚只是暗合了有錢人兩大願景:一是顯擺。一是健康。

因此,黃唇魚肯定還會「瘋狂」下去。

如果有一天,有人發明養殖技術,一網打下去全是黃唇魚,黃唇魚才有可能不再瘋狂。

從黃唇魚的種群銳減到現在價格飆升,其實都是人為造成的。

在上世紀80年代,黃唇魚仍然是閩東沿海一帶捕撈的主要對象,這種魚仍有相當的數量。

隨著沿海一帶工業開發帶來的污染,其淺海域生態環境受到破壞,加之黃唇魚具有藥用價值,使得漁民瘋狂捕撈,將黃唇魚推入瀕臨滅絕的處境。

如今黃唇魚價格瘋狂與瀕臨滅絕之間互為因果,越來越少,越來越貴;越來越貴,越撈越凶。

物以稀為貴,雖然韓孔雀逮到了不少,可並不意味著他就會隨便處理了,這樣的好東西,如果不能達到最大利益,他寧願自己吃了。

「韓哥,你這條魚打算怎麼處理。」龍鱗沒有等到韓孔雀的回答,只能再次問道。

韓孔雀笑著道:「我一個朋友的母親就是產後血崩,雖然保住了性命,但身體到現在還很虛弱,如果沒有意外,這黃唇魚的魚鰾會給我朋友。」

「哎呀!你能用到我也就不強求了,你的朋友真幸運。」龍鱗十分不舍的道。

陳嘉義卻笑道:「小韓真是好運,這麼好的事情你也能遇到,這條魚你可要小心保護,近兩米長的大魚,足有一百八九十斤重,如果按照三萬一斤算,這可就是五百多萬。」

船上幾乎所有船員都過來了,被這麼多人知道了他手上有一條這麼大的黃唇魚,秘密肯定是保不住的,但韓孔雀也不會在乎這一點,只要靠了岸,他就把這條魚處理了。

「我兄弟的紅樓食府最近幾天就要開業,這條魚我弄回去就宰了熬粥,正好搞次活動。」韓孔雀計算的也很是精明。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