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百五十五章砸場子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到這種程度。 如果是翡翠,這種顏色,這種質地,應該屬於血翡吧? 我聽說最近魔都出現了一對血佛,被炒到了三千萬,這不會是同批的作品吧?」 石英看了一眼柳絮和韓孔雀手上的指環,既然...

韓孔雀挽著柳絮的手臂,一邊走一邊笑道:「看來我這麼做,並沒有給你漲面子。」

柳絮有點不好意思的道:「你不要介意,我真是沒看出來,平時表現的落落大方的陳美茹,居然說話這麼刻保」

「這也不怪人家,我們的車子確實不是自己的,就算不是租的,但借的也跟租的差不多。」韓孔雀笑道。

柳絮氣憤的道0我們能借的來給他們壯壯聲勢,就很不錯了,他們還不滿意?我還不樂意了,我們的同事結婚,我們一般都是送二百元紅包,這次因為來這裡喝喜酒,我們所有同事特意商量了一下,才統一給五百的,他們不滿意也就這樣了,反正不是我一個人給五百。」

「對,喝喜酒嘛,還能怪客人給的錢少?如果我們全都不來,你看他們會不會沒臉?」韓孔雀道。

柳絮也氣憤的道:「就是這樣,要是按照我的意思,就給他們兩百,讓他們顯擺,他們要是真定了兩千八百八十元一桌的酒席,那就賠死他們。」

「每桌十人,每人五百不是讓他們賺了?」韓孔雀笑道。

柳絮不忿的道:「聽說他們騷包的要用紅酒招待客人,我們就多喝點,爭取把錢喝回來。」

「對,一定要喝回來。」韓孔雀跟著服務員進入了四樓的宴會大廳,這裡擺放了足有上百席,看來這陳美茹家的關係確實不一般。

「哇!柳絮,這就是你的隱藏男友?」韓孔雀和柳絮還沒走到他們那一席,就聽到有人驚叫出聲。

「李h士長你已經來了啊1此時一個秀美的中年女人走了過來,韓孔雀知道,這應該就是李h士長,想來是柳絮醫院裡的同事。

柳絮正想介紹一下,就看到很多人涌了過來,裡面有男有女,李h士長看到這種情況急忙道:「柳醫生,你們的位子在那邊,那邊全是你和宮醫生的同學。」

柳絮一拉韓孔雀,直接跑了。

「怎麼了?」韓孔雀驚愕的道。

柳絮回頭看了一下,剛才過來的人群並沒有追上來,才道:「他們對你很好奇,如果被他們纏上了,今天我們就不用干別的了。」

「那裡面有不少軍醫吧?我對他們還是很好奇的。」韓孔雀笑著道。

柳絮道:「八卦起來可不分是不是軍人。」

「柳絮,你可來了,怎麼樣,人家宮小路都結婚了,你們什麼時候舉行婚禮?」

「哇,柳絮的男朋友好壯。」

「真男人。」

「大塊頭啊!真沒想到柳絮這麼文弱的一美女,原來喜歡這一口。」

「你們這些宅男腐女,亂說什麼?」柳絮等著眼睛射向那些男男女女。

「哈,本性暴露了,這樣你們看起來才是一對嘛1

由於人太多,也沒有人介紹,柳絮也沒有介紹的性質,所以韓孔雀只能笑了笑,跟著柳絮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這樣的酒宴韓孔雀還是第一次參加,也不知道該不該互相介紹。

「這是石英,你也可以叫他石頭,這是海富,可以叫他公公,這三個是李曼文、張樂菱、陳惜文,兩個男的是宮小路一個宿舍的,三個婦女是我大學一個宿舍的。」柳絮介紹道。

韓孔雀看著重新坐下的眾人,他們起個坐在了一起,那些柳絮沒有介紹的,全都坐在了另外的桌子上,看來這些才是真正的朋友。

石英看了看柳絮,猶豫了一下道:「柳美女,你今天是來砸場子的吧?你這也太狠了,人家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你打扮的這麼艷光四射,不是成心噁心那個白富美嗎?」

「就是,你柳絮也太不是東西了,有這麼好的男朋友居然還藏著,不知道早點帶出來,讓我們也沾一下光啊?」張樂菱道。

「你們說什麼?剛才那對夫婦還笑話我們送的禮金少了呢!我怎麼砸他們的場子了?」柳絮有點摸不著頭腦的道。

「好了,好了,不要說話了,宮小路兩口子過來了。」海富道。

「公公你說什麼呢?這麼猥猥瑣瑣的。」陳美茹人還沒到,聲就先傳過來了。。

「你可不要亂叫,我可不是你公公。「海富大笑著道。

」哈哈。」反應過來的人全都大笑起來。

宮小路道:「你海大富這個名字,總算是讓你扳回了一城。」

石英道:「不要廢話了,你怎麼有空這個時間過來?」

這時陳美茹道:「早上就這些客人,馬上就要開席了,要不然中午的酒宴就要耽誤,早上都是些同學同事和朋友,所以只能匆忙著湊副湊副,中午都是雙方家裡的長輩,沒法怠慢,所以只能讓你們委屈一下了。」

陳美茹的話,頓時讓熱鬧的氣氛冷卻了下來,這是明顯看不起宮小路的這些同事和朋友啊!

此時李曼文幾女心裡也有了氣,本來這女人就是搶了柳絮的男朋友,現在還這麼囂張。

所以幾女同時看向了柳絮,實在是柳絮今天太過出彩了,本身皮膚就白,加上精緻到無可挑剔的衣服面容,再加上完美的身高和身材,這絕對是所有人嚮往的女神。

這些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都是今天女神還戴上了王冠,有著向女王發展的趨勢。

看到幾個人都不說話,而是看著柳絮傻樂,這是在笑話陳美茹呢!你不是囂張嗎?這邊就有讓你笑不出來的,這砸場子的火力可是十足。

看到眾人的表情動作,這讓宮小路和陳美茹的眼睛,也不由自主的盯在了柳絮的身上。

「那吊墜是假的吧?這麼水潤的玉石可不便宜,現在市面上這種東西都是玻璃製品。」陳美茹也算是生在大家族當中,自然有其眼力。

陳惜文冷笑道:「嘿嘿,假的人家帶出來幹什麼?石頭,給介紹介紹,你小子現在不是在一家珠寶公司做經理嗎?」

「如果我們沒看錯,這是翡翠的吧?應該不是寶石的,寶石不可能有那麼大的個頭,而且寶石的通透度也達不到這種程度。

如果是翡翠,這種顏色,這種質地,應該屬於血翡吧?

我聽說最近魔都出現了一對血佛,被炒到了三千萬,這不會是同批的作品吧?」

石英看了一眼柳絮和韓孔雀手上的指環,既然做成指環了,自然不可能是寶石,他之所以那麼說,是因為這種質地的翡翠,已經超過寶石級,是真正的好東西。

在座的可都是大學畢業,沒有一個是傻子,所以都聽明白了。

「什麼?你說這東西值三千萬?」陳美茹驚叫出聲,當然,不止是她吃驚,這裡面除了韓孔雀,其他人都吃驚了,就算是柳絮也不例外。

「陳惜文你不是在騰龍珠寶公司當副總嗎?你說,這東西是真的?」陳美茹對著陳惜文道。

陳惜文翻著白眼道:「這東西當然是真的,這是血翡,雖然價格達不到三千萬的程度,但值個百八十萬還是肯定的。」

「啊?陳惜文你什麼時候成騰龍珠寶的副總了?」這次是石英吃驚了,他是珠寶行業的,當然很了解騰龍的實力。

陳惜文還沒說話,陳美茹道:「她沒告訴你?陳家在騰龍有股份,所以陳惜文才能進入騰龍珠寶,要不然以她的本事也能當副總?」

陳惜文看了一眼陳美茹道:「我是沒有本事,不過我可知道,這種血翡是有錢都買不到的,我們公司之所以買到了一對血佛,聽說是因為我們董事長,跟那血佛的主人是朋友,知道這東西有多難得嗎?

看看柳絮身上的那對耳釘,那麼一對小東西價值超過五萬,看到那指環了嗎?價格不少於五百萬,還有脖子上那個吊墜,那應是知足常樂吧?

我們不說那份獨具魅力的雕工,只是依靠血翡的品質,這件作品就不會下來八百萬,我這說的還是理論價格,你們問問石英,如果按照我說的價格,他願不願意買下?」

「你騙人,你這是嫉妒,你嫉妒我手上的這麼鑽戒,所以說出這麼一個天價來打擊我,那些東西能夠值一千三百萬?你騙三歲小孩子呢?」陳美茹摸著自己手上那巨大的鑽戒道。

「不用摸了,那玩意只要你不是故意顯擺,誰能看得見?什麼鑽石恆久遠,一顆永流傳,誰不知道這玩意就是碳的單質?

這些都是炒作出來的,什麼炫彩,什麼反射,這東西再怎麼吹噓,也不如柳絮身上帶的血翡漂亮。」陳惜文刻薄的道。

石英卻不理會兩個人的戰爭,而是小聲向柳絮道:「柳美女,不知道你這東西賣不賣,一千三百五十萬,我就能做主收下。」

「你瘋了?還是我瘋了?」張樂菱吃驚的看著石英道。

石英嘿嘿笑著道:「你以為陳惜文是說氣話呢?你以為她那是刺激你們呢?沒看到柳美女聽到的的價格,連反應都沒有嗎?

人家不賣知道嗎?這東西就是有價無市的東西,雖然也有人說這是炒作,但這東西就是比鑽石少,而且不能人工製造,這樣的東西是絕對的稀缺資源。」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