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百四十七章沈家大屋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可能把那些東西轉移走了。」侯明東懊惱的道。 候明西則是面色驚疑不定:「這樣不太可能啊,貨車開出來之後,我們始終監視這車子。車子從韓孔雀的院子離開后,兩分鐘我就再次進了他的房間。 那時房...

感謝玄肖、演寧兩位兄弟的月票支持。

把所有人都讓進了房裡,韓孔雀也不廢話,直接把十四隻鐵皮箱子一字擺開,讓江林和胖劉幫忙,把箱子全都打開,讓現場所有人隨意觀賞。

這些人也都是有身份的人,韓孔雀也不怕這些人偷他的東西,再說,這些刀幣就算是真品,價值最高的也不過是那寥寥幾十枚,所以韓孔雀到是一點擔心都沒有。

這次韓孔雀既然打算要演戲,那就要演好了演全了,想來這十四隻鐵皮箱子不全部打開讓人看看,侯家幾兄弟還以為這裡面有那批真品刀幣呢!

所以韓孔雀乾脆全部公諸於眾,讓那侯家兄弟看看,他這裡確實沒有那批真品古錢幣,只要應付過來最近這一段時間,韓孔雀有的是辦法收拾他們。

通過今天的事情,韓孔雀認識到了侯家兄弟的危害,他可不會天真的認為,侯家兄弟做這些事情只是想確認一些事情。

既然這樣的事情做了,侯家兄弟自然是想把東西拿回去的,而東西已經賣給了韓孔雀,他們怎麼拿回去?

自然不是通過正當途徑了,這就讓韓孔雀心裡起了殺心,人無傷虎意,虎有傷人心,那他也自然要先下手為強。

「呵呵,小韓,我想起來今天我還有事,就不打擾你了,你這裡的人太多了,我老頭子有點受不了。」韓孔雀正在神遊四海之時,就聽到高大山的聲音。

接下來一連串的人都說有事,放下手裡的刀幣,跟韓孔雀客套幾句就離開了。

再後來,一些韓孔雀不認識的人。乾脆連招呼都不打,跟著前面的人直接走了。

很快,韓孔雀的房間里就只剩下江林和胖劉。

「哎!我以為以你的眼力是絕對不會上當的,要知道侯家兄弟可是騙了不止一個人了,你怎麼能犯這麼簡單的錯誤。」江林失望的道。

胖劉則是不敢置信的道:「不可能。我們那麼多人鑒定了,當時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現在怎麼全部變了?」

江林道:「有什麼不可能的,這批刀幣很多人都知道,但侯家兄弟卻從來沒有想賣的意思,這些年接連有不少人上了他們的當。我還以為那些人是沒有眼力,被他們弄出來的贗品騙了,現在看來不是這樣啊1

「真是見過鬼了,我知道侯家兄弟不是個東西,所以一路上我都是很警覺的,他們沒有可能把這麼多東西換走啊!

對了。是車子,我們不該用他們的車運回來的,要不然他們就一點機會都沒有了。」胖劉無限懊惱的道。

此時不止是胖劉以為自己見鬼了,候明西也以為自己見鬼了:「真是見鬼了,他的房間里怎麼會沒有。」

侯明東道:「你們當時是怎麼監視的?難道沒有可能被轉運走了?」

候明西道:「不可能,我們離開他家的院子最多兩分鐘,在這兩分鐘之內我們還有人在外面的街道上盯著。接下來我就去他那地下室查看了,裡面只有十四隻鐵皮箱子,如果另外有十四隻鐵皮箱子,我不可能看不到。」

侯明北道:「我也查了當年這裡的建築圖紙,這房子是韓孔雀租下的,沒有改造的可能,所以那地下室不可能有暗室了。」

候明東道:「那個司機怎麼樣了?」

候明西面顯狠色:「給他上了刑罰,不過他什麼都不知道,這還真是見了鬼了。」

「司機不太可能有空搗鬼,他始終沒有離開我們的視線。如果出現意外,只能是在那韓孔雀身上,也只有他可能把那些東西轉移走了。」侯明東懊惱的道。

候明西則是面色驚疑不定:「這樣不太可能啊,貨車開出來之後,我們始終監視這車子。車子從韓孔雀的院子離開后,兩分鐘我就再次進了他的房間。

那時房間里就只有十四隻鐵皮箱子,如果是韓孔雀轉移的,他只有兩分鐘的時間來轉移。

不說他做不做得到,從昨天晚上,我們就封鎖了這片街道,周圍的住戶我們都找遍了,根本就沒有那十四隻鐵皮箱子的蹤跡。」

「你說,他有沒有可能讓人幫他運走了?」侯明北道。

「這也不可能,我通過關係查看了不遠處路口的監控攝像,整個晚上從這條街道使出的車輛都不多,時間最靠近的只有一輛小型麵包車。

不過這輛小型麵包車是我進入院子之後離開的,如果韓孔雀真的把十四隻箱子轉移到了麵包車中,那只有兩分鐘的時間,我接著進入他的房間,卻沒有發現一絲異常。

要知道那可是七百多公斤的東西,如果一個人兩分鐘搬出五十米遠,那會是什麼狀況?要知道當時我見韓孔雀時,他可是臉不紅氣不喘的,一點異常都沒有的。」候明西是怎麼也想不明白。

「讓兄弟們都撤回來,既然栽了就要認,要不然我們吃的虧更大。」侯明東一擺手,不讓候明北再說話。

候明西則是滿臉的不甘:「大哥,我們就這樣放過他?」

侯明東惡狠狠的道:「不放過他又能怎麼樣?這可是你說的,他那張銀行卡上可是有六億現金,有這麼多人的人是善茬嗎?

現在不管他是不是真的上當了,我們那批贗品都暴露了,萬一問題不是出在這個韓孔雀身上,我們就要面臨他的報復了,我們現在正在關鍵時刻,如果這次玩得好,我們直接出國,以後就不回來了。」

侯家兄弟走了,放棄了對韓孔雀的監視,但韓孔雀可不知道這些,他現在正在應付滿臉激動的胖劉,胖劉對他這麼關心,這讓韓孔雀很感動。

患難見真情,沒有事情時,還看不出來,這有事了,能夠為了他的事情這麼激動的人可不多了。

「胖劉你就不要激動了,你沒看小韓這麼鎮定嗎?」江林反應不慢,雖然剛開始也被那些贗品震得懵了一會,但很快他就發現了異樣,韓孔雀太鎮定了,這樣的表情,根本不像是上當受騙的人。

「小韓?你告訴我是怎麼回事?」胖劉有點結巴的道。

韓孔雀笑道:「你猜對了,就是那輛運貨的車出了問題,當時我發現了不對,就做了處理,我不止是把這裡的贗品搬下來了,就連他們隱藏在車底盤下的真品,也搬了下來,所以今天侯家兄弟才弄了這麼一出,讓你們來我這裡試探一下,看看我手裡有沒有那批真品。」

聽到韓孔雀的證實,江林雙眼一亮:「那批東西真落到你手裡了?」

「讓我存進銀行保險庫了,雖然那批東西沒有太珍貴的,但一萬八千多枚精品刀幣,收集起來可是個大麻煩,還是保險點好。」韓孔雀笑著道。

「對,你做的太對了,這樣的東西,現在幾乎沒有可能收集到那麼多了,雖然現在市場上的春秋戰國刀幣不少,但大多數是些沒有價值的東西。

那些就算有幾千萬枚,也沒法跟你手中的這一套相比,不知道什麼時候讓我見識一下?刀幣啊!成千上萬的刀幣放在一起,看起來是不是特震撼人?」江林有點嚮往的道。

胖劉此時恢復了正常,一聽江林的感慨,他立即道:「當然震撼了,那可是一把把的刀啊!短的都有十多厘米,長的近二十厘米,這樣的一枚枚古樸的刀幣擺放在一起,就好像走進了古武庫一樣,除了讓人震撼,還是震撼。」

江林羨慕的道:「什麼時候讓我也開開眼?算了,最近侯家兄弟肯定會找你麻煩,還是等以後吧。」

江林雖然很想看,但他也知道韓孔雀只是一個人在魔都打工,對侯家兄弟的勢力,肯定有所顧忌,要不然也不會隱藏起了那批真品。

韓孔雀道:「我聽說侯家兄弟最近做的買賣很大,要知道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等他們出了事情,我這邊的東西就可以放出來了。」

「恩?也對,侯家兄弟最近是不正常,那侯三送了你兩隻三足香爐加上一隻金碗,候大又出手給你了一把九龍寶劍,這些東西可都不簡單啊1江林道。

「還有一對明朝的石獅子,而這些東西我相信不是最好的,你想,不管是三足香爐還是金碗,還是那把九龍寶劍,這些東西不是隱藏的很深,就是些有爭議的東西,我想,他們之所以放出這些,肯定只是想試試水。」韓孔雀推斷道。

江林若有所思的道:「看來得注意他們兄弟一下了,沒準這些傢伙也有了大發現。」

韓孔雀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他的目的已經得到了,再說就是多餘。

侯家兄弟想要設套騙他,他也給他們找點麻煩,畢竟引起了像江林這樣的人注意,他們就要小心了。

當然,韓孔雀也不是胡亂說的,今天早晨,白曉亦發過來了有關那對石獅子的資料,那對石獅子是從湖、南運過來的。

在當地有人報警了,說沈家大屋門前的一對石獅子失竊,當地公安已經在調查,也是因為這個原因,白曉亦才會這麼快,弄清楚這對石獅子的來歷。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