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百四十二章發現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然,色陳暗,跟他先前見過的那些真品幾乎相同,但只要仔細看,這些刀幣的做工,絕對不如真品精細。 挑出六枚刀幣,首尾相接,正好組成一個圓環,不過這個圓環閉合的卻不是那麼準確,雖然也能夠閉合成一個...

「小侯,你不用再撮合了,我已經聯繫上了那位大老闆,人家大老闆說了,只要東西好,價格好商量。」這時老何的聲音傳了過來。

「呵呵,侯老闆就這樣吧!我們走了。」話剛說完,韓孔雀就示意毛絨開車。

等車子開出去了,坐在一邊的胖劉道:「小韓,既然能夠跟你的石獅子湊成對,你怎麼不買下來?」

「嘿嘿,買下來就上當了。」韓孔雀笑的很奸詐的道。

「上當?對了,今天這侯家兄弟怎麼那麼好說話?你們這交易也太過順利了,這怎麼跟我聽到的消息不同?」胖劉疑惑的道。

韓孔雀笑道:「一個郎有情,一個妾有意,一個想順水推舟,一個想借水行舟,雙方都想儘快完成交易,交易又怎麼可能不順利?」

韓孔雀說的有意思,但也沒有說明白,畢竟車裡還有一個侯明東的人跟著。

韓孔雀他們剛剛離開,候明西就喊道:「大哥,就這麼放這小子走了?今天他離開了,這筆生意就黃了,現在我們手裡留著一頭石獅子賣給誰?」

「行了,你沒看那姓韓的有了戒心嗎?越是送上門的買賣,越是讓人心裡犯嘀咕,今天也算不錯了,本來想把這個套做成也就算了,沒想到魚沒釣上來,卻釣上來個金娃娃。」侯明東笑呵呵的道。

「對了,大哥,東西換下來了?」候明西問道。

「已經換了,就等車子回來了。只要車子順利回來,這筆買賣就算做成了,就算這頭石獅子扔了,我們也賺翻了。」

這時一個尖嘴猴腮的小個子走了過來,如果韓孔雀看到了就會認出來,這是侯三,其實他的本名叫侯明北。

「小三,沒有留下什麼破綻吧?」侯明東問道。

「絕對沒有什麼破綻,就連我們換上的贗品,也是完全按照你們裝箱的順序裝箱的。就算他現在打開箱子查看。只要不是仔細鑒定,也看不出什麼異常來。」侯三自信的道。

侯明瘸底踴乩淳桶殉底喲理了,這次的買賣既然賺了大錢,這輛車就不能留了。」

「大哥。我們改裝這輛車可是花了不少。這麼廢了不是可惜了?」侯三有點不樂意的道。

「只是在車底弄了個暗格。也沒花多少錢,這都是小錢,不要因小失大。」侯明東道。

「那小子還真精。我們做了這麼長時間的局,他居然就是不跳進來。」這時那個老何道。

侯明庵志質翟謔翹明顯了,以後這樣的事情盡量少做,明明價值只有三十萬的一對石獅子,分開了賣六十萬,只要不傻不貪心的,就沒有可能成功。

不過這次也算是意外之喜,沒想到沒有把這對石獅子高價賣出,反而把我們手裡的大批贗品刀幣處理了。」

「嘿嘿,這還得感謝老頭子,要不是他照著真品做了這麼幾套假幣,我們怎麼能大發橫財?一千二百萬啊!這次我們籌集到的資金夠了吧?」侯三想到了剛才到手的一千二百多萬,立即喜笑顏開。

「不要高興的太早,等車子開回來了,再高興也不遲。」侯明東道。

「大哥你就放心吧!以我們家老頭子的本事,他仿製的那批刀幣,就算認真看都有可能走眼,就不要說他們根本沒有防備了,任何人短時間內都不可能是發現問題。」侯三道。

「開車的是誰?沒有問題吧?」侯明東還是有點不放心。

「完全沒有問題,那司機是我新收的一個小弟,他什麼都不知道。」老何笑呵呵的道。

「這樣就好,要知道這批老頭子留下的刀幣,那個江林出價三千萬我都沒有捨得賣給他,如果真出了意外,那我們可就賠慘了。」侯明東道。

「放心,我們還要靠這批刀幣再發幾筆橫財呢!我設計的車廂有多麼完美,你們不知道?那些棒槌是肯定發現不了問題的。」侯三自信的道。

「大哥,那江林真出三千萬收我們的這批刀幣?」候明西道。

「怎麼?老二你不會動心了吧?要是真賣了這批下金蛋的母雞,以後我們還怎麼做局?」侯三瞪著候明西道。

侯明東冷笑道:「你以為三千萬的價格就算高了?你知道老頭子收集這些刀幣花費了多少年?六十年,這還不算我們的爺爺,祖爺爺收集的。

可以說這是我們四代人的心血,要是讓你收集收集試試?

一萬八千多枚精品刀幣,幾乎囊括了所有自春秋戰國以來出土刀幣的種類,這樣的刀幣放到哪個博物館,都會引起轟動的。

江林那些公子哥正在籌建博物館,不要說三千萬了,如果我們願意出手,沒準五千萬他也願意買。」

「行了收拾收拾我們走了,這個地方不能用了。」侯明東吩咐下去,他的幾個兄弟立時開始收拾東西,很多東西直接搬上了車,只是十來分鐘,這個四合院就沒有了人影了。

這些韓孔雀當然不知道,但他知道侯明東幾兄弟絕對想要設局騙自己,所以他也很小心。

一路上他也在注意陪著來的那個司機,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不過在貨車開進他的院子的時刻,韓孔雀把所有人都打發了出去,只有他自己卸貨。

毛絨他們就要上夜班了,而胖劉找來的人也經過了十個小時,全都變得萎靡不振,這個時候就算韓孔雀有心請客,他們也不可能去參加了,他們現在需要的是休息。

韓孔雀也知道這種情況,所以對胖劉交代了幾句,就讓毛絨先把人送回去,而毛絨也直接會鳳凰珠寶公司上班。

貨車直接倒入地下室的樓梯口,韓孔雀則讓司機在車裡看著車,不用下來,那司機自然也樂得輕鬆。

韓孔雀打開了車廂的鎖,看著用封條封著的十四箱刀幣,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韓孔雀懷疑的看了一眼車廂里的鐵皮箱,什麼也沒有發現,但他絕對不相信侯明東兄弟幾個,所以他把目光重新落到了十四個鐵皮箱子上。

他能夠確定,這是十四個箱子從來沒有離開過貨車,畢竟從這十四個鐵皮箱裝上貨車,毛絨和他的四個兄弟就一直盯著,所以要想把車上的東西掉包,幾乎是不可能的。

韓孔雀打開了一隻鐵皮箱,立即發現了異常,接著,他又連開了幾隻鐵皮箱,他的表情就更是不對了。

這些箱子全部被掉了包,他雖然沒看裡面的東西,但他絕對確定,裡面的刀幣已經全部被換了。

韓孔雀直接抓起一枚刀幣,包漿很自然,色陳暗,跟他先前見過的那些真品幾乎相同,但只要仔細看,這些刀幣的做工,絕對不如真品精細。

挑出六枚刀幣,首尾相接,正好組成一個圓環,不過這個圓環閉合的卻不是那麼準確,雖然也能夠閉合成一個圓環,卻有誤差,不能完美結合。

贗品畢竟是贗品,雖然是高仿,但現代的做工,怎麼也不如古代的做工,這主要是熟練度決定的。

古代的鑄幣工人做了無數刀幣,其製造工藝絕對不是現代仿造者能夠相比的。

證實了自己的猜想,韓孔雀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幸虧他留了個心眼,在所有鐵皮箱的封口處都留下了一些水跡。

現在這些鐵皮箱卻是十分乾燥,一點水跡都看不到了,韓孔雀就是依靠這一點,確定這些鐵皮箱被掉了包。

雖然有點不敢相信侯明東他們有本事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把十四隻一米多長半米多高的鐵皮箱掉包,但人家確實做到了。

不過韓孔雀能夠確定,就算十四隻鐵皮箱全部被掉包,那原來的十四隻鐵皮箱子,也不可能離開這輛貨車,畢竟毛絨他們也不是吃乾飯的。

十四隻沉重的箱子,如果想要在毛絨他們的監視下,悄無聲息的弄下車,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

韓孔雀把注意力再次集中在了貨車裡,仔細看了一遍,還是沒有發現異常,不過,在他把十四箱刀幣搬下來之後,立即發現了貨車的異常。

韓孔雀對重量很敏感,不管是對體積很小的銅缽,還是很大的元青花象耳瓶,他都能感覺出它們的差異,就跟不要說是一輛貨車了。

貨車的一個後輪也許是因為充氣不足,所以有點扁,但空車時應該是不能把輪胎壓扁的,韓孔雀心中一動,走進了車廂。

車廂的上面主體肯定是沒有問題的,以車廂的厚度,不可能隱藏起十四隻鐵皮箱,那問題只能是出在車廂的底盤上。

韓孔雀跳下車,從遠處看了一下,沒有發現異常,但他用手摸了一下車地盤,卻發現了問題,這貨車的底盤明顯低了。

這種情況從車廂外表上卻沒法看出來,看來這貨車的車廂是經過改裝的,在車底盤和車廂之間改裝出了夾層。

一般人是沒有人會這麼做的,這麼做了,就等於讓這輛車報廢了,畢竟車的地盤是不能隨意改裝的,這樣的車,也就只能在平穩的公路上行駛,任何稍微複雜一點的路況,這車行駛上去都有可能出問題。

韓孔雀心中一動,一股水流出現在車廂里,很快,水流就沿著車廂里的一道縫隙,流進了夾層里。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