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百三十五章《購銀法案》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們是不會給你們保險公司拉皮條的,請以後不要來打擾我們。」白曉亦沒好氣的對羅明明說道。 韓孔雀看熱鬧沒有了,也就想離開。他剛剛繞過那個肉山,就被一個綿軟的小手拉住了。 韓孔雀轉頭一看。卻...

感謝starhou色兄弟的一萬起點幣打賞,這已經是第五個舵主,兄弟們支持,我當然要更加努力的寫好,這一段的過度章節今天結束,明天另一個大gaochao就要開始。

感謝憧憬§未來兄弟的打賞。

感謝灰暗世界的旁觀、『小火『、崖、starhou色等兄弟的月票支持。

韓孔雀看也走不出去,乾脆也就不走了,正好看看熱鬧。

白曉亦一聽見這刻薄的聲音,立即開始頭痛。

岳幕靈一聽卻火了:「羅明明,你是不是閑的沒事幹?我們交不交房租跟你有什麼關係?」

此時肉山後面出現一個白襯衣黑短裙,肉絲高跟的職業女性,這肯定就是羅明明了。

羅明明看著岳幕靈冷笑道:「怎麼?沒錢就搬走,要是不想流落街頭,就放下你們的清高,想辦法掙錢。」

「我們就是想掙錢,也不會去你們保險公司,你們的良心都黑了啊?變著法的讓人買些沒用的保險,那些喪良心的人,總有一天會遭報應的。」岳靈珊脾氣火爆的道。

「好了,都不要說了,馬大哥請進來說話,羅明明,這裡沒你什麼事情,你還是離開吧!我們是不會給你們保險公司拉皮條的,請以後不要來打擾我們。」白曉亦沒好氣的對羅明明說道。

韓孔雀看熱鬧沒有了,也就想離開。他剛剛繞過那個肉山,就被一個綿軟的小手拉住了。

韓孔雀轉頭一看。卻是白曉亦:「怎麼?還有事?」

「韓老闆能不能稍等一會,剛才你也看到我們的實力了,也許您還有什麼事情忘記讓我們做了,不如您再好好想想。」白曉亦一臉懇求的道。

「還有事情讓你們幫忙?沒有了,你們是信息諮詢公司,除了給我提供些信息,其他事情好像做不了吧?」韓孔雀好笑的看著白曉亦。

白曉亦也是沒辦法,她們從學校里出來自主創業。當時計劃的很好,而且做信息諮詢也用不到多少成本,可她們沒有根基,所以就算能力在強,也沒有多少業務上門。

這樣一年下來,房租、水電、辦公費用等等,雜七雜八的加起來。已經耗盡了她們最後的存款,現在卻只能是勉強支撐。

今天被房主追上門來,已經算是窮途末路,幸虧韓孔雀今天來了,讓她們掙了一筆,這也讓她們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支撐下去的希望。

「您還有別的事情需要人處理?你完全可以交給我們做,您不說,怎麼知道我們做不了?我們的能力剛才你可是看見了。」

白曉亦好像沒有聽到韓孔雀的拒絕,而是直接聽取了自己想要聽到的消息,韓孔雀確實想要找人幫忙啊!感謝上帝和王母娘娘。白曉亦一邊祈禱滿天神佛,一邊拉著韓孔雀。

「我需要人幫我處理你們提供的信息。這個你們也能做?」韓孔雀好笑的看著拉著自己的美女。

白曉亦道:「能做,不就處理信息嗎?岳幕靈你的活來了,韓老闆讓你幹什麼你就幹什麼,聽話,等晚上大姐給你買好吃的。」

「大姐,你這是讓我做什麼?還要聽話。」岳幕靈一臉不高興的道。

「死丫頭還不高興,給你一個接觸大老闆的機會都不知道把握,韓老闆不要介意,這丫頭聰明聽話,保准你讓她幹什麼她就幹什麼。」白曉亦一臉狗腿的道。

韓孔雀是直接無語,看著滿臉不情願的岳幕靈走了過來,而韓孔雀的手臂還被白曉亦拉著,他只能是無奈的再次走進了這八卦公司。

而門外的羅明明則是滿臉的不敢置信:「你們這幾個這是打算賣身了?真是賤貨,讓你們做保險經紀人,好像拔你們的皮一樣,現在卻做這種不知廉恥的事情。」

「我們願意你管得著嗎?賣身也是憑本事吃飯,我們可不想跟你去騙人,你還是哪涼快去哪好了,現在我們可沒空搭理你。」白曉亦把韓孔雀交給了岳幕靈后,回過身直接把羅明明推了出去,並且關上了公司的大門。

「馬大哥你稍等,我們這裡有一筆大生意就要談完,談完了就有錢給你房租了,你放心,剛才這位先生已經給了定金,只是定金就有一萬五,足夠你的房租了。」白曉亦應付完了外敵,立即開始對付那肉山。

「大生意?」馬肉山已經被白曉亦的動作,弄得眼花繚亂。

白曉亦雙目放光的看著韓孔雀道:「對,大生意,岳幕靈你傻站在這裡幹什麼?還不趕緊給韓先生服務。」

韓孔雀無奈:「岳小姐,剛才你們給我提供的資料你應該清楚,那你看看這些資料,通過這些,你給我分析一下,這些船隻最有可能沉沒在什麼位置。」

等岳幕靈開始翻看資料,韓孔雀再次道:「你從這些資料當中,找出1934年到1936年,從秦、皇島出發的日本商船記錄中的失蹤船隻,在結合這兩年的氣象水紋資料,尋找這些沉船可能沉沒的地點,當然,只要有籠統的推斷就行。」

只是這麼一點簡單的資料,韓孔雀也沒有讓岳幕靈推斷出準確的信息,如果能夠大體確定一艘沉船的位置之後,那就要小心求證了。

不過,到了這個時候,就有了針對性,這時再詳細尋找關於沉船的所有資料,獲得的資料多了,能夠推斷出來的信息自然也就更為準確。

「這是」岳幕靈用奇怪的眼光看著韓孔雀。

「什麼?這是什麼?難道你做不了?」白曉亦一看岳幕靈的表情,她就緊張了。如果這筆生意做不長,她們可真沒錢交房租了。

岳幕靈奇怪的看著韓孔雀道:「韓先生想要尋寶?可這樣分析您不以為是大海撈針嗎?」

韓孔雀笑著道:「有了沉船的記錄。說明這些船確實沉沒了,而到現在還沒有發現它們的蹤跡,這就給了我機會,結合當時的天氣情況,再對比船隻航線上的洋流情況,分析出一些有價值的信息應該不難。」

「想法很好,但你提供的這些情報不全,這樣分析起來太難。而且分析出的結果也不會太過準確,就算蒙對了,最後耗費時間金錢打撈出來了沉船,也不能保證這些沉船有價值。」岳幕靈很快就分析出來了韓孔雀計劃當中的漏洞。

韓孔雀聽了沒有不高興,反而有點興奮了:「看來你還真是善於分析,我讓你做的事情,自然有我的道理。你先分析一下這些船,哪一艘能夠被你鎖定大體的沉沒位置。」

岳幕靈想了一會道:「資料不全,你最起碼應該提供這些船的大體沉沒時間,當時的目的地,經常走的航線,這樣根據當時的天氣情況和海洋情況。才能分析出它可能沉沒的地點。」

韓孔雀笑了笑並沒有再說什麼,如果他把需要的資料弄齊了,還需要岳幕靈分析?

那樣分析出來的資料算誰的?

白曉亦此時也看到了韓孔雀提供的資料:「這是二戰時期日本佔據秦、皇島時,通過那裡的港口走私的船隻?」

岳幕靈道:「對了,三四年到三六年。這兩年應該是美國白銀法案時期,這個時期的運向美國的船隻。走私的應該是白銀。」

1932年11月,美國總統羅斯福上台,開始挽救美國經濟搞「新政」,其中之一便是抬高銀價。

到1934年6月,世界各國都在經濟危機中掙扎之時,美國通過了一部《購銀法案》,推動白銀升值,從而重創遠在大洋彼岸的中國經濟,將當時的中國推到了崩潰邊緣。

1933年5月,美國國會通過《農業救濟修正法案》,規定總統具有處置白銀的權力,12月,美國開始收買國內新產白銀,次年6月,通過《購銀法案》,在國內外市場廣泛收購白銀。

由此,世界銀價一路狂漲,紐約白銀市價從1934年6月的每盎司4角5分,12月漲到了5角4分,次年又漲到7角4分!

《購銀法案》對中國經濟的最直接影響,是白銀外流,因為中國的白銀便宜,中外商人遂將大批銀元運往倫敦、紐約賣掉,賺取暴利。

南、京政府驚慌了,頒布各種措施限制白銀外流,然而根本擋不祝

中國本是半殖民地,白銀主要掌控在外國銀行手裡,國民政府根本無力干涉。

從1934年到1936年,中國流失白銀約達64531盎司,約合12.9億元。

日本政府更是乘火打劫,大量走私白銀出境,僅1935年頭9個月就運走1.44億兩白銀。

用美國國務院的話講就是:「我們榨乾了中國的錢」。

許多銀行因為白銀擠兌風潮,不得不宣告清理或倒閉。

當白銀風潮過去了,從中國這一邊來看,是被迫放棄明代以來沿用近400年的銀本位,實行「法幣改革」,不再採用銀元為貨幣,改用紙幣,並延續到今天。

從美國這一邊來看,則是助長日本的勢力,嚴重損害了美國在華利益,甚至包括白銀集團的利益。

長期以來,美國白銀集團一直擔憂中國取消銀本位,導致全球白銀需求量進一步減少,但恰恰正是他們極力搗鼓的《購銀法案》,最終逼迫中國放棄了銀本位,這真不能不說是一個莫大的諷刺。

韓孔雀的目的,就是想要尋找一艘押運白銀的寶船,而且是沉沒失蹤在中國近海的寶船。

這些寶船目標小,影響力弱,如果操作得當,是最容易被起獲的寶船。

而當年,日本的造船技術,抗風浪的能力並不強,只要遇到了一些大的風浪,就有可能沉沒。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