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百二十五章天上掉餡餅(求訂閱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子,這中間的花費,可以算在我們身上。」孔三立道。 「可是那賣主我並不認識啊1韓孔雀無奈的道。 十萬買的石獅子,如果湊成一對賣八十萬,怎麼也能賺個五十萬。 畢竟這種明代的石獅子,...

孔三立道:「韓先生的那頭母獅子也要讓我們看一眼吧?雖然我們相信韓先生,但規矩就是規矩,我們總是要看一眼才能放心的吧?」

「母獅子?」韓孔雀笑的更加意味深長了。

「對啊!韓先生不會以為我們花五十萬買一隻公獅子吧?我們可都是行家,五十萬買一對,已經算是高價了。」孔三立道。

韓孔雀看著孔三立,這樣的反應還算正常,不過,他可沒有那隻母獅子。

「算了吧!我只有這麼一隻獅子,我看你們還是另外尋找一對吧1韓孔雀知道,天上不會掉餡餅,所以乾脆的說明情況。

「別介啊!如果是價格的問題,我們可以再加點,我們景區已經完工了,最多一個星期就要開放,這麼短的時間,肯定是不容易,再尋摸到這麼一對精品的石獅子的,更何況這可是明朝的石獅子。」孔三立著急的道。

「加錢?你們能加多少?」韓孔雀此時被勾起了好奇心。

剛才還說五十萬都是高價了,現在卻又要加錢,這也太有意思了。

韓孔雀若有所思的看著這對叔侄,看來自己猜測的是正確的,如果運作的好,也許還會有驚喜,所以韓孔雀也不嫌煩,孔三立說什麼,他就跟著應對幾句。

「六十萬怎麼樣?這樣的價格,我相信你去哪裡也不會有人出的。」孔三立咬了咬牙道。

「六十萬?價格到是很合適,可我真的只有這麼一隻。」韓孔雀再次解釋道。

孔三立定定的看著韓孔雀。最後一咬牙又道:「八十萬,這是我許可權範圍之內。能夠出的最高價了,如果價格再高,我們就沒法談了。」

「八十萬?八十萬就買這麼一頭石獅子?」韓建國驚訝的喊道。

「爸,你不要說話,聽我哥的。」韓榮耀拉著韓建國做到了一邊,此時他看韓孔雀的眼神,已經像是看財神廟裡那尊金光閃閃的財神。

韓孔雀忍著笑意道:「八十萬啊!我是真想賣給你,可我真的只有這麼一隻石獅子。所以只能說抱歉了。」

「只有一隻?怎麼可能?這麼一隻獅子可是賣不上價啊?十萬塊錢買這麼一頭獅子可不上算。」孔三立皺著眉頭道。

「我真買了這麼一隻,如果你不信可以去外面再打聽一下。」韓孔雀認真的道。

「真的只有一隻?」孔三立有點失魂落魄的道。

「你不要緊吧?你們也沒必要非得買明清的石獅子啊!現代做這種石雕的不少,你們完全可以定做一對嘛?」韓孔雀有點嘲諷的道。

「不行,我們大老闆要的就是那份滄桑,我們風景區的建築物全部是復古的,放上一對新獅子實在是不搭配。

不知道你有沒有可能找到另一隻母獅子?那賣石獅子的不可能只賣這麼一隻吧?也許他還有一隻呢?

韓先生幫幫忙吧!我們是很有誠意做成這筆生意的,你能不能聯繫一下那個賣主。如果能夠湊夠一對石獅子,這中間的花費,可以算在我們身上。」孔三立道。

「可是那賣主我並不認識啊1韓孔雀無奈的道。

十萬買的石獅子,如果湊成一對賣八十萬,怎麼也能賺個五十萬。

畢竟這種明代的石獅子,正常價格也不過是三十萬。

看現在的樣子。也就是這種急著需要的人,才有可能出高價收購。

但沒法湊成一對,就算再賺錢,韓孔雀也只能幹著急。

「剛才你說有現成的合同,當時你買這隻石獅子時。難道沒有簽轉讓合同?如果簽訂了轉讓合同,那上面應該有他們的名字啊!

你完全可以試著跟他們聯繫一下。如果能夠做成了,我們的價格可以提高到一百萬,這個價格,我們叔侄兩個這一趟,可就白忙活了。」孔三立苦笑著道。

這樣就把價格頂到一百萬了?

韓孔雀看著孔三立,這還真是個實在人。

孔三立留下了聯繫電話走了,走時還不斷的擺脫韓孔雀,讓他務必幫幫忙,那言辭懇切的,就好像是即將遠行的丈夫,託付鄰居照顧他年輕的媳婦一樣。

看著遠去的孔三立叔侄,韓孔雀低聲笑道:「孔三立?孔明?怎麼不叫希特勒和丘吉爾?我還馬三立諸葛孔明呢1

「你說什麼?」跟著一塊出來送客的韓建國,沒有聽清楚韓孔雀說的是什麼。

韓孔雀拿出手機看了看,已經八點多了,陳青一家還沒有回來,剛才拿回來的大龍蝦,還在房間的門口,處理這個陳蕊拿手,韓孔雀還想等著他們回來了一塊嘗嘗呢!

回到房間,發現韓建國和韓榮耀正等著他,好像有話要說。

韓榮耀道:「大哥,你知道另一隻石獅子在哪?」

「不知道。」韓孔雀看了他一樣道。

韓建國道:「你要上心,你不就是干這個的嗎?」

韓榮耀道:「爸說的對,你現在的工作就是這個,剛才那孔老闆也說了,你只要聯繫一下,萬一要是能夠買到另外一隻,那可是一百萬,這樣你就有兩百萬了,買棟小點的房子都足夠了。」

韓孔雀看了韓榮耀一眼,沒有說話,今天那九龍寶劍陳嘉義給的六億已經轉賬過來了,現在他是真的不差錢。

「你看陳青家的生意多好?如果你有了錢了,完全可以租下一間店面做生意,這樣一來你也能有個正當的工作。」韓建國道。

「租了店我幹什麼?」韓孔雀有點好笑的道。

韓建國道:「我們這兩天的生意不好,你說我們跟陳青家都是賣包子的,憑什麼他們的生意那麼好?不就是因為他們家有店鋪嗎?如果我們也有了店鋪,我們的生意也肯定會好。」

韓榮耀此時也道:「我聽說陳青家隔壁的那件店鋪還沒有人租,如果我們能夠租下,絕對能夠賺錢,你看陳家,只是幹活的就雇了十二個,每天只是工資就要兩三千元,如果我們兄弟自己做,肯定會更賺錢。」

「你做的包子能夠跟陳青家的比?」韓孔雀好笑的道。

「不就是用豆腐皮做的包子嗎?這個誰不會?」韓榮耀道。

「不就是豆腐皮做的包子?你看市場上誰是傻子?難道那些同你們一樣做包子的不會做?他們做了嗎?他們不做,也沒法做,難道你們就能做?」韓孔雀問道。

「你跟陳青不是鐵哥們嗎?你去問問陳青,讓他教你做豆腐皮包子,聽說他們那個是宮廷御膳,如果我們學會了,你們兄弟以後都可以在魔都立足。」韓建國終於說出了他的目的。

韓孔雀道:「你也知道那是宮廷御膳,我就是跟他們的關係再好,這種秘方他們能夠教給我?」

「要是他們害怕我們跟他們搶生意,我們離他們遠點不就是了?我早就想好了,這古玩街就讓給他們家,我們去大學路那邊,那邊的人流更多,我想生意也會更好。」韓榮耀有點得意的道。

韓榮耀好像出了一個多麼高明注意似地,一臉得意。

而韓孔雀看他卻像是在看白痴:「你能想到人家想不到?你這大學讀傻了吧?不知道現在有連鎖那回事?

人家可不會就開這麼一家店的,好了,我沒有多餘的錢給你們開店,如果你們有本事,就自己努力賺錢,等你們什麼時候有錢了,我可以幫你們租下一間店。」

「你怎麼可以這樣埽吭來聽人說富人都是為富不仁的,這話還真對,你可不就是為富不仁?」韓建國道。

韓孔雀哭笑不得的道:「人家陳青家在這市場上賣包子賣了多少年?你們才在這裡賣了幾天?剛開始韓榮耀不是計劃的很好的嗎?

做事情要有始有終,如果做不下去,我可以幫你們把院子里的南瓜處理了,要是再放那,肯定要爛了,這些天你們可沒賣出多少。」

韓孔雀這樣一說,韓榮耀和韓建國立即沮喪起來,這些天他們每天的營業額,也不過二百出頭,這點錢,去了管理費和其他雜七雜八的成本,他們連自己的人工都賺不回來。

「榮耀不是還要找工作嗎?如果他找到了工作,剩下我自己也沒法幹了。」韓建國道。

韓孔雀道:「就他?年薪十二萬的工作?他找得到嗎?現在你們去除各種花費,每天也有一百來塊的收入吧?

兩個人賺這些是有點少,不過如果好好經營,時間長了肯定會好點的,努力吧!每個月三千元的收入,也不是那些不學無術的人能夠輕易賺到的。」

「大哥,你什麼意思?你是不是有錢了,就看不起我了?」韓榮耀好像被踩到了尾巴的老鼠,一蹦多高。

「我沒別的意思,腳踏實地好好乾吧!不要想三想四的,那些都沒用。」韓孔雀道。

這韓榮耀就是小聰明太多了,不能腳踏實地,現在的大學生,大多數都是高不成低不就的,如果他們能夠踏踏實實的創業,前途都是不錯的,畢竟他們能夠考上大學,都不是傻子。

韓孔雀不想再跟他們多說,直接進入了書房,本來想開電腦,卻發現電腦已經打開,上面又是開著一個遊戲。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