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百一十九章曾經(求首訂,求月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實的聽眾也是很不錯的。 說的多了,韓孔雀也了解了這個柳絮,這美女還真是特別,小時候暗戀她那個青梅,等上大學了才好不容易相戀,卻又沒法控制青梅的野心。 十分上進的青梅,最終考去了美國留學...

柳絮漏齒一笑:「剛下晚班,臉色自然就不好看,嚇著你了吧?」

「你這樣的美女只會迷死人,是絕對不可能嚇死人的。」韓孔雀被她的笑容弄得一陣恍惚,很純潔的笑容,就跟失去記憶的周美人笑的一樣純粹。

「沒想到你這種彪形大漢,居然還是個油嘴滑舌的。」面對韓孔雀的調戲,柳絮表現的很放得開,也許是見過的大兵多了,已經適應了。

不過韓孔雀卻是觀察到,雖然柳絮表現的很好說話,卻始終帶著一絲矜持,這讓人雖然沒有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覺,但也絕對感覺不到親近。

「看來人家談的很愉快。」韓孔雀沒有再調戲人家,而是指著另一桌轉移了話題,說一次是開玩笑,再說那可真就是調戲了。

「你也是被家裡人逼著來的?」柳絮道。

韓孔雀道:「不是,一個朋友介紹的,沒辦法推脫,只能來了。」

「看來你也很無奈啊!既然認識了,那不如以後互相幫助一下?」柳絮很直接的道。

「互相幫助?就說我們在交往,以後就不會被家裡人安排相親了?」韓孔雀的反應也很快。

陳蕊實在是太過熱心了,這讓韓孔雀不太好拒絕,畢竟他還沒有完全放下周美人。

「對,怎麼樣?我平時工作太忙,你看,這剛下夜班還要來這裡相親,這樣也太累了。我看你也不願意相親,不如我們就合作共贏一把?」柳絮道。

「可以。有你這樣的美女當女朋友,可是很給我長面子的事情,留個聯繫方式吧!以後不管誰有需要都可以打電話讓對方幫忙。」韓孔雀道。

感覺到了韓孔雀的直爽,而且眼睛清澈透明,雖然看起來像是打手,卻是一個心思細膩的人,這樣的人應該可以相信。

兩個人互相留了號碼,等喝完了咖啡。也就沒有了話題。

不過兩個人都沒有要走的意思,這時間太短了,如果就這樣離開,家裡人肯定要追問的,就算你說相親成功了,家裡人也很可能不信。

「再來一杯咖啡?」兩個人總不能互相瞪眼,所以韓孔雀道。

「不用。我回去要休息,咖啡喝多了就要睡不著了,現在臉色就足夠嚇人的了,如果再不好好休息,以後出門可真要嚇到人了。」柳絮無奈的道。

「那我們干坐著也太不舒服了。」韓孔雀也很無奈,這相親相的可夠奇葩的。

「聊聊吧。要不然回家以後沒法交代,你年齡不小了吧?什麼工作,怎麼還沒有找到女朋友?」柳絮也不是那種扭扭捏捏的女人,所以想到了什麼就直接問了什麼,反正韓孔雀已經答應了以後要互相配合。這種基本資料,是一定要互相了解的。

雙方都認為對方是無所謂的人。所以韓孔雀也沒有什麼可隱瞞的:「二十八了,確實不年輕了,原來有一個女朋友,可她忘記了我,所以我一直等到她現在。」

「忘記了你?現在沒希望了所以才出來相親?」柳絮顯然具有所有女人共有的八卦天賦。

「是啊,沒有希望了自然要重新找一個,你呢?你又是怎麼回事?像你這樣的美女,我可不信沒有追求者。」韓孔雀反問。

「我有男朋友,是我一塊長大的鄰居,我們一塊上幼兒園,一塊上小學、中學、高中,一直到大學,大一我們正式開始相戀,可大二他就出國了,一直到現在才回來,可他不是一個人回來的,所以我就要另謀出路了。」柳絮道。

看柳絮沒有那種悲春傷秋的意思,所以韓孔雀也毫不客氣的八卦道:「帶著一個白富美回來了?」

「恩,白富美,而且她爸還是李剛那種類型的,所以我就成了人家的曾經,你呢?你又是怎麼回事?你好像要比我大吧?」柳絮聲音有點低沉。

「我?我的情況比你更加狗血,你是遇到了現代陳世美,而我則是狗血電視劇,十八歲那一年,我只是一個普通的鄉下小子,來到魔都打工,可一個意外,讓我撿到了一個大美女,就這樣,我們相知相戀,直到一年後的一天,她重新回到魔都之後就消失了。

我那時急瘋了,做了很多錯事,最後還是找到了她,但那時她已經不記得我了,後來我才知道,她跟我相遇的時刻,是遭到了意外傷害失憶了,而重新回到魔都之後,她卻回復了以往的記憶。

而更加狗血的是,她回復記憶之後,卻把我給忘了,我們相處的一年時光,她忘了個一乾二淨,我這些年一直在等她,可卻沒有什麼結果。」韓孔雀心情也不太好受。

是周美人成就了他的今天,而這一切,周美人卻沒法跟他分享,到現在韓孔雀還不能放下周美人,絕對是因為周美人在他的人生當中,起到的作用太大了。

玄元控水旗是周家的傳家寶,就是因為這東西,才有了韓孔雀的今天,而他又有什麼理由捨棄周美人?

韓孔雀和柳絮兩個人,雖然是第一次見面,卻聊的很投機,也許是因為雙方屬於陌生人,所以都說了實話,既然沒有利益衝突,尋找一個忠實的聽眾也是很不錯的。

說的多了,韓孔雀也了解了這個柳絮,這美女還真是特別,小時候暗戀她那個青梅,等上大學了才好不容易相戀,卻又沒法控制青梅的野心。

十分上進的青梅,最終考去了美國留學,學醫的年限都很長,人家這一去就是八年,她就從青澀的十八到了現在的二十六。

更加搞笑的是,這些年,他那青梅的學費有很大一部分是她供給的,苦守寒窯八年,終於把這青梅等回來了,可這個鍍了一層金的青梅,已經成了金龜,被別人釣了去。

兩個人都是那種有事憋在心裡發酵的主,這次好不容易碰到了一個好聽眾,所以全都敞開了心扉,述說了自己的委屈。

兩個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緒當中,最後卻被一陣大笑驚醒。

看了一眼另一桌的一對,人家好想聊的更加開心。

「我那個相親對象聽說溫柔賢惠,賢良淑德,不過就是眼神差了點,居然月季和玫瑰都不分。」韓孔雀諷刺的道。

柳絮聽了莞爾一笑道:「我那個相親對象聽說是社會精英,留學海龜,正宗的高富帥,國外大企業高管,這樣算來,你的那個相親對象也算眼光犀利。」

「哎,我這穿上龍袍也像太子啊1韓孔雀知道自己的形象,自然不會是美女們的第一選擇。

「今天很高興認識你。」柳絮也看到了那邊的情況。

韓孔雀笑道:「我也是,我們這次相親都算是成功了?如果以後有需要就給我打電話。」

這個女人一點也不討人厭,如果能夠幫她應付一下家裡人的逼迫,他還是很願意的。

「好的,我這些天被家裡逼瘋了,好像女人三十是多麼罪大惡極的事情一樣,可我離三十歲還很遠好吧?」柳絮看了一眼跟她一塊來的另一個女人,十分不忿的道。

「那是你姐姐?你們姐妹都是美女啊1順著柳絮的目光,韓孔雀看了一眼另外一個女人。

這麼一看才發現,那一個居然也是美女,雖然不如柳絮長的精緻,不過人家的梳妝打扮可比柳絮強多了,而且人家保養的更好,這可比一臉蒼白的柳絮更加耐看。

「我三姐,我們家四姐妹一個兄弟,就我跟我弟弟兩個沒結婚了,而我弟弟有了女朋友,所以我就成了被欺壓的對象。」柳絮無奈的道。

「總是應付不是辦法,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人還是總要活下去的。」韓孔雀也是無奈。

「我三姐應該發現我們這邊的情況了,可很顯然,她認為你也不錯,所以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以我三姐那挑剔的目光,到現在還沒有過來說什麼,那肯定就是認同你了。」柳絮道。

韓孔雀正要說話,可此時他的電話卻響了:「對不起,我接個電話。」

電話是陳青打來了,這個時間打電話,肯定是有事的,要不然明知道他在相親,是絕對不可能太繞他的。

「大哥,有事?」韓孔雀問道。

陳青說話不疾不徐:「沒什麼事,剛才一個叫江林過來找你,說有急事,沒辦法我就告訴他你在金典,他應該過去找你了。」

「恩,知道了,應該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不然他會給我打電話了,現在沒打,肯定是有其他的事情,你告訴我嫂子一聲,他給我安排的相親對象我很滿意,不過,我們肯定要相處一段時間,所以讓嫂子不要費心張羅了,以後就看我們的吧1韓孔雀壞笑著道。

韓孔雀到是很想看看,等陳蕊他們知道了今天的情況,會是一副什麼反應。

韓孔雀掛了電話,柳絮道:「你有事?我們做了不短的時間了,要不然我們就走吧,不過,這兩天我們肯定要多聯繫了,剛剛相過親,如果算是成功的話,要連著約會幾次,你不會嫌煩吧?」

看來柳絮被家裡人逼的不輕,雖然韓孔雀答應了配合,但她還是有點不放心。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