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百零八章合作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江林此時已經是目瞪口呆,不止是他,本來在其他地方安靜的鑒定文物的專家,也被韓孔雀他們的對話吸引,此時全都獃獃的看著韓孔雀。 「怎麼?我的推測不對?」韓孔雀道。 江林苦笑:「跟你一比,我...

感謝野小哥和背叛者之戒兩位兄弟打賞。

江林道:「這批寶藏我們能夠確定日本政府沒有得的,如果被他們順利運回國內了,我們現在也就不費這個事了。」

「你們確定這批財富沒有落到日本政府手裡?那個森川家光能夠在讀賣新聞上,公開說阿波丸號上有二十六輛車的金條,肯定是受到指示才這麼說的。

這肯定是日本政府在掩飾什麼,如果日本政府不知道內情,他們也不可能操縱森川家光說謊誘導別人。」韓孔雀推斷道。

「叫你來還真是叫對了,這些我們可是請了一些情報分析師,才分析出來的,現在居然這麼容易被你推斷出來了。」江林讚歎道,他早就知道韓孔雀的智商高,可他沒想到,韓孔雀的智商會這麼高。

「當年日本政府肯定知道這批被轉移了的財富的下落,但不知道為什麼,最後日本政府卻並沒有運回本土。

一直到現在都沒有,一個很大的可能,就是日本政府不想把這批財富運回本土,因為當時日本本土已經不安全。

現在我們都知道那時是情況,但那時的日本政府肯定也有不同的想法,但那時日本戰敗似乎已經成了定局,所以日本人不想讓這批黃金落入美國人的手裡,未雨綢繆先藏了起來也是很有可能的。

除了這個可能,還有另外一個可能,就是當時轉運這批財富的日本士兵出了問題,要不然就是再次出現了意外。

反正這批寶藏是絕對沒有落入日本政府的手裡,通過我們現在起獲的這批寶藏,更能證明這批財富沒有落入日本政府手裡。」江林把他們分析的結果,全部告訴了韓孔雀。

「你們現在高調宣布獲得了阿波丸號上的一部分寶藏,是想引出其他線索吧?」韓孔雀自然不笨,很快就知道了江林他們的目的。

「對,到現在我們也並不能完全確定,這批財富是阿波丸號上的,因為裡面有一副游目帖,這副字帖可是在四五年八月份失蹤的。

而阿波丸號卻是在三月二十八日沉沒的,這中間相差四個月,在這四個月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現在都不知道。

但有了今天那森川太郎的表現,卻可以初步確定阿波丸號上的那批寶藏,沒有落入日本政府手中,我們獲得的這批寶藏,是不是阿波丸號藏寶的一部分,還需要進一步確定。」江林無奈的道。

按照日本政府的說法,當年的資料已經全部銷毀,現在誰也說不清楚,當年阿波丸號上到底裝載了什麼,所以除了一些知道內情的當事人,到了現在,其他人對當年的真相全都沒有多少了解。

「你們得到了其他藏寶的下落?」聽江林說了那麼多,如果韓孔雀再猜不到江林他們的目的,那也太傻了。

江林有點佩服的道:「你這形象太具欺騙性了,如果你長的文質彬彬,再帶上衣服眼鏡,會更像一個博學之士。」

「你們從那個藏寶處獲得了其他寶藏的線索,所以想要確定那副藏寶圖,值不值得你們耗費大量精力繼續追蹤?」韓孔雀再次猜測。

江林此時已經是目瞪口呆,不止是他,本來在其他地方安靜的鑒定文物的專家,也被韓孔雀他們的對話吸引,此時全都獃獃的看著韓孔雀。

「怎麼?我的推測不對?」韓孔雀道。

江林苦笑:「跟你一比,我這智商堪憂啊1

韓孔雀笑道:「沒辦法,這是天生的,如果我推斷的沒錯,當年日本人應該不會給你們留下藏寶圖,最多你們也就是獲得了一些關於寶藏的信息。

如果沒有藏寶圖,單獨依靠一些一鱗半爪的信息來尋找寶藏,這個肯定不是那麼容易,如果很容易,你們也許早就把所有寶藏起獲。

現在沒有,只能說明你們遇到了困難,而最大的困難,就只有一個,那就是錢,你們在計算,付出極大的代價,跟獲得的收穫成不成正比。」

江林此時看韓孔雀已經像是看妖孽:「對,你猜的很對,我們並沒有獲得藏寶圖,而是在這批寶藏之中發現了一份日本軍部的命令。

雖然命令很模糊,但我們還是分析出來了,上面的大體意思是,不方便攜帶的東西,可以就近隱藏在附近一座基地,而方便攜帶的,可以帶回本土。」

「你們獲得的這批寶藏,應該是方便攜帶的吧?」韓孔雀問道。

「對,我們獲得的除了少量的一些珍珠玉器之外,其他全是書畫和字帖,這些應該屬於容易攜帶的部分,而不容易攜帶的那部分,很可能就是其他古玩和黃金等。」江林道。

韓孔雀看了一眼其他地方,這裡是一間大廳,大廳里人不少,而東西更多,除了已經清理出來的古籍和字畫之外,其他都是一些二戰時期日本人的一些資料。

這裡的人很明顯分為兩種,一種是對那些日本人內部資料感興趣的,一種是對那些分離出來的古籍和字畫敢興趣的。

那些研究日本人資料的,肯定是江林他們請的情報分析師,所有的蛛絲馬跡,應該都是從那些雜亂的資料當中整理出來的。

「你請我來就是想讓我幫你鑒定這些書畫?」韓孔雀突兀的問道。

江林無奈的道:「不止是這樣,我想讓你加入我們,不止是讓你參與鑒定,還有尋寶,當然,在其他方面我們也想讓你參與。」

江林說的很直接,對韓孔雀這種高智商的人來說,任何隱瞞都是笑話。

「加入你們?尋寶我到是有興趣,不過這個可不太容易做成,你說的其他方面是什麼?不可能是請我一起參與博物館的計劃吧?」韓孔雀笑道。

江林也笑著道:「如果你願意,我們是很願意讓你參加尋寶和博物館的建設的,這樣會極大的增強我們的實力,如果沒有你們這樣的藏家參加,單靠我們組建一家私人博物館還是很難的。

現在尋找到阿波丸號寶藏的機會很渺茫,太平洋那麼大,誰知道日本人把那些黃金和白金藏到哪裡去了?如果沒有剩下的那批寶藏支持,我們自己的絕對不能建起一座真正的博物館的。」

「那你現在讓我看到這些,是在顯示你們的實力?不過我看你們的實力,並不如我先前想象中的厲害啊1韓孔雀笑道。

江林苦笑:「我們不是顯示實力,而是顯示誠意,如果要建立一座大型博物館,單靠這裡的書畫是絕對不可能支撐起來的。」

江林就差沒有直說,只是一些古籍,怎麼可能吸引太多的人來博物館參觀?

這些不止是韓孔雀知道,江林他們更加明白,要不然他也不會無所不用其極的到處收購古玩了。

雖然江林他們發現的這批寶藏價值不菲,但其中以古籍數量最多,其他字畫卻並不太多。

其實想想也是,當年日本人從國內搶掠的古籍,絕對不少於百萬本,那麼多的古籍,只要沒有被毀了,隨便發現一些二戰時期的倉庫,就有可能發現一批。

「我們就是知道藏品太過單一,才花費巨大代價,想要收購一批其他種類的古董,想法是好的,可是真正實行起來,卻不是那麼容易。」江林無奈。

不用說韓孔雀也知道,有不少收藏家手裡有好東西,但他們很多都是不缺錢的主,要收購這些人的珍藏,肯定不是那麼容易的。

「那你們現在是什麼想法?」韓孔雀道。

江林無奈的道:「既然你們不願意出手手裡的東西,那我們合作吧,未來建立了博物館,你們的藏品可以藉助我們的博物館展出,展出的門票收費我們雙方分成。」

「你們這麼好?免費給我們保存東西,而且還分給我們錢?是這個意思吧?」韓孔雀笑著道。

江林道:「就是這個意思,你們把東西藏在銀行或者保險柜里,肯定是不可能獲得收益的,而且不止是不會有收入,還要搭上保管費,如果你們手裡的藏品,能夠放在我們博物館,我們幫助你們維護和保養,順便展出獲得收益,這是雙方都得利的事情。」

「那怎麼分成?」韓孔雀道。

「按照藏品的價值分成,如果是瓷器館,按照你的藏品價值,計算藏品佔據整個館藏品價值的百分比來分成,當然,我們會事先除去博物館的管理費和保養費什麼的。」

「也就是賺錢了才會分成,如果不賺錢呢?」韓孔雀再次問道。

江林道:「這只是我們的一個初步想法,至於以後具體的操作細節,我們肯定要徵求一些大收藏家的意見。

你也知道,瓷器青銅器什麼的古玩還沒什麼,特別是書畫字帖什麼的,這些保管起來可是很麻煩的,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損毀。

所以,如果收入太少,就不可能有分成了,但我們是絕對不會向那些藏家收管理費的。」

「這樣倒是不錯,如果你們建立了博物館,我會考慮把手中的藏品,放入你們那裡。」最近這江林對韓孔雀不錯,所以韓孔雀直接答應了他。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