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百零七章謎團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撈出來了很少,像那小日本說的黃金更是一點也沒有見到。」 「這個我到是知道。」韓孔雀道。 江林道:「在那次打撈作業中,沒有發現黃金的存放處,更沒有找到一兩白金和鑽石,這到仙子還是個迷,曾...

今天三更,這是第一更。

感謝亦00然、龍太、疙瘩79三位兄弟的打賞,建了個群,鑒偽存真,群號:361638021,驗證信息是本書書名,都市藏真,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進去交流一下。

「恩?」還有東西沒有下結論?韓孔雀奇怪的看向江林。

韓孔雀可不信弄出來一座寶藏,江林他們會不找專家做系統的鑒定。

看了周圍一圈眼巴巴看著自己的眾人,江林笑道:「是還有些東西沒有下結論,你看,秦老他們全都過去了,難道你不想去看看?」

韓孔雀此時也發現了周圍的情況,很多參加交流會的收藏家,全都盯著江林,這些人應該都很想跟著江林去見識一下。

江林沒有說話,看到韓孔雀點頭答應,才領著韓孔雀向另一邊的一座電梯走去。

韓孔雀能夠被江林看重,很多收藏家也只有羨慕,反而沒有了嫉妒之情,剛才韓孔雀的表現他們可全都看在了眼裡,對有本事的人,所有人都會給予尊重。

等進了電梯,江林對秦明月道:「秦小姐我需要借用一下韓兄弟,不如你先下去等著,下面的工作人員已經安排好了,會有人帶你去制定地點,一會兒晚宴開始時韓兄弟就會下去。」

秦明月道是很痛快:「好的,你們忙正事要緊。」

秦明月直接放開韓孔雀的手臂,乖巧的站在了一邊,等電梯打開,早就在外恭候的服務員,熱情的把秦明月帶走了。

電梯再次合上,電梯起起伏伏,卻並不是一直向下,韓孔雀知道他們進入的地方肯定是保密的。

很快,他們就進入了一個巨大的房間,房間里現在正有不少人在忙碌,這些人里有不少韓孔雀是認識的。

接著又有幾個人進入這個房間,卻是剛才在交流會上,上台最多的一些鑒賞家。

韓孔雀跟著江林走到了一邊的一處休息處,秦大可和高大山等魔都的古玩大師都在,看來剛才在外面,他們很可能是演雙簧的。

江林道:「韓兄弟,我們需要讓你們幫忙鑒定一批文物,想要找出它們準確的出處。」

「就像冠頂珠和翡翠西瓜那樣的?」韓孔雀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東西,這裡面有那枚冠頂珠,也有那本游目帖,此時高大山他們正在用放大鏡鑒定。

此時高大山抬起頭來道:「這副游目帖沒有問題,應該就是王羲之真跡。」

江林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道:「如果確定了游目帖的身份,那就說明我們獲得的這批寶藏,是日本即將戰敗時藏起來的,那其他的東西能夠證明出處吧?」

高大山道:「其他的不能說明什麼問題,近代的翡翠飾品和一些乾隆皇帝收藏的珍本,並不能證明它們跟阿波丸號有關係。」

「韓兄弟應該知道阿波丸號吧?」

「知道一點。」韓孔雀點頭道。

「當年打撈的過程那你也應該知道,當年從阿波丸號上撈起的有錫錠、橡膠、水銀、鈮鉭、雲母、光化玻璃等物資共5418噸,總價值5000多萬元人民幣。

另外還打撈起日本人的屍骨368具,但裡面最珍貴的東西,卻只打撈出來了很少,像那小日本說的黃金更是一點也沒有見到。」

「這個我到是知道。」韓孔雀道。

江林道:「在那次打撈作業中,沒有發現黃金的存放處,更沒有找到一兩白金和鑽石,這到仙子還是個迷,曾經引起了外界的不少猜測。

雖然各方面的情報表明,阿波丸確實是裝載了黃金等貴重物品,但就是不知是如何消失的。

這存在幾種說法:一是日本人在駕駛室內安裝了自爆裝置,在阿波丸遭到魚雷襲擊時,眼看大勢已去,為了不使黃金落入敵手,日本船長按下了自爆按鈕,裝有黃金的箱子即被炸得粉碎。

但後來我們打撈發現,阿波丸號船從駕駛台以下斷成兩截,船首位於東南方向,船尾位於西北方向,這樣的爆炸程度,連艦體都不能摧毀,又怎麼能摧毀所有黃金?所以這一說法應該被排除。

還有一種說法是阿波丸根本就沒有裝載黃金,這一說法更是不對,我們已經從多個渠道,確定至少有五噸多黃金是上了船的,很多歷史資料都能夠證明,阿波丸號上的黃金遠不止著一些,所以最後這批黃金到底去了哪裡,卻始終是個謎團。

當然,其中比這批黃金更加貴重的還有很多,像傳說中的十二噸白金,還有無價之寶猿人頭骨,這些東西都是我們不能失去的。」

「現在你們最主要的問題,就是要確認你們的這些東西屬於不屬於阿波丸號?我看你們和那個小日本都很篤定啊?

當年日本人即將戰敗,他們運回國的東西,自己人都不一定知道是什麼,更何況是外人?」韓孔雀問出了自己的疑問。

江林冷笑道:「這些我們當然知道,所以我們起獲了這批寶藏之後,已經小心求證過了,要不然也不會有今天的事情。

阿波丸號這樣的重要運輸船,其運輸的東西更應該是保密的,但自從阿波丸號沉沒之後,卻好像全世界人民部知道了一般,而且都知道這是一艘運寶船,這很明顯是不正常的。

後來事實也證明了,阿波丸號上並沒有所謂的黃金,要不然,只是水下七十米的一艘沉船,裡面要真有黃金,是絕對不可能保存到現在還沒有打撈上來。」

韓孔雀問道:「既然不是阿波丸號上的寶藏,那今天你們的目的是什麼?要知道游目帖可是有明確記載,是在日本本土消失的。」

韓孔雀知道,江林他們不可能是沒有目的的公開寶藏的消息,現在只是不知道他們的目的的什麼。

「我們獲得這批寶藏是一個意外,但我們已經確定,這批寶藏是屬於二戰末期一個日本家族的藏寶,但我們並不確定,這是屬於阿波丸號寶藏的一部分。

所以今天我們公布消息,自然是為了求證阿波丸號上,到底有沒有裝載那些傳說中的財富,而很明顯,當年阿波丸號上確實如傳說中的那樣,最少曾經裝載過。」江林此時笑得就像一個剛剛抓到攻擊的狐狸。

韓孔雀心中一動:「今天那個日本人幫你們確定了?」

「聰明,那個日本人叫小林太郎,其實這是他的一個化名,他的本名應該叫森川太郎,他的祖父是森川家光。」江林道。

韓孔雀知道這個名字:「森川家光?當年那個在讀賣新聞上,公布阿波丸號寶藏數據的那個日本陸軍伍長?」

「對,今天之所以展出這麼多珍貴文物,其實就是一個試探,而主要對象就是這個森川太郎,這小子的性格我們知道,也許是受到他祖父的影響,他是典型的軍國主義者,有著強烈的民族歸屬感和自豪感。

雖然他是軍國主義思想的狂熱支持者,但這傢伙並沒有多少腦子,稍微刺激一下,就有可能做出過激反應,所以我們特別安排了今天的一幕。

通過今天的事情,已經初步證實了我們的猜測,當年阿波丸號上確實裝在了大量財富,不過這些財富在半路已經轉運了,我們獲得的就是其中的一部分,而且還是其中的很少一部分。」

韓孔雀立時想到了一點,他猶豫了一下道:「我記得那個陸軍伍長森川家光說,「阿波丸」所裝26輛卡車都是金條,你們就是根據這一條線索,才會試探這個森川太郎的吧?」

江林給了韓孔雀一個讚賞的眼光:「你這記憶也太恐怖了吧?我們可是研究了很長時間的資料,才尋找到了一鱗半爪的線索,而你沒有做一點功課,竟然這麼快就抓住了重點。

你的推斷很正確,這個森川家光只是一個陸軍伍長,他憑什麼知道阿波丸號上有什麼?

要知道阿波丸號上的唯一一個倖存者可不是他,而是一個三等廚師,如果他當時在船上,才能解釋他知道阿波丸號上的情況這一事實。

所以我們推斷,他很有可能就是押運黃金的士兵之一,要不然,他一個陸軍伍長,是絕對不可能知道黃金運輸的任何情況的。

如果森川家光當時真的在船上,而他卻沒死,那隻能說明,他提前離開了阿波丸號,如果他是押運黃金的士兵之一,那他的離開,只能說明那批黃金也同時離開了。

而且這也很好證明,當年他在讀賣新聞上說的情況,跟其他報道不盡相同,最重要的就是黃金的裝載方式。

很多人說黃金是有軍隊搬運上阿波丸號的,而這個森川家光確說,是用二十六輛卡車裝的金條,裝在集裝箱里的金條,和裝在車輛里的金條,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

裝在車裡的金條更容易轉移,而且很顯然是早有準備轉運的,要不然在戰事吃緊的時刻,不會這麼浪費車輛,直接連車輛也運輸會日本。」

「你們沒有找到那批黃金的線索?難道你們就確定這批黃金沒有落到日本政府的手裡?」韓孔雀問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