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百零四章寶物連出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頂珠?」韓孔雀遲疑了一下,還是說出了他的猜測。 跟韓孔雀站在一起的,絕大多少是剛才台上下來的收藏界精英,聽到了韓孔雀的疑問,立即有幾人驚疑出聲:「冠頂珠?」 「冠頂珠?可是從清代的乾隆...

高大山對展台的每一件寶物都很熟悉,隨著他一次次的通報,一件件東西被拍賣,當然,也有隻是找人欣賞鑒定而不買的,不過到現在這樣的藏家還不多,只出現了三個。

這次是韓孔雀的東西,韓孔雀自然要上場,在場的行家對翡翠的鑒定是很快的,所以很快高大山的注意力就轉移到了韓孔雀的身上。

「又是這位韓小兄弟,你每次出手都很不凡啊!不知道你這對佛像是交流還是拍賣?」高大山笑著道。

韓孔雀早有想法,所以乾脆的道:「既然拿出來了自然是想賣了,而且想賣個高價,兩件佛像一口價三千萬,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出價了。」

「三千萬?這小子不是瘋了吧?」

「兩件這麼小的玉佛居然要三千萬?」

「三千萬啊,現在的錢真是堪比廢紙了。」

「真是好東西啊,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玻璃製品呢!如果我有三千萬,我一定會買下。」

隨著韓孔雀的報價,各種議論都出來了,這裡的人有很大一部分是不玩翡翠的,所以對這麼兩件現代雕件居然要價三千萬,是很不敢苟同的,所以對韓孔雀冷嘲熱諷的人是很多的。

「韓兄弟,不知道可不可以買其中一件,你這兩件一起拍賣,讓我們的壓力猛增啊1王朝陽看著韓孔雀,眼中滿是懊惱,如果他不是太過貪心,也許其中的一件已經躺在他家的寶庫里了。

「王老闆已經買到了一件寶貝,就不要再惦記這兩件了,我出三千萬,如果沒有比這個價格高的,這兩件玉佛,可就歸我了。」江林早就看上了韓孔雀的這對玉佛,所以此時直接出了一個韓孔雀的心裡最高價。

江林的話音一落,直接讓場中變得鴉雀無聲,本來那些嘲笑韓孔雀想錢想瘋了的人,立即張口結舌再也說不出話來。

韓孔雀好笑的看著場中個人的表情,特別是秦明月那紅艷艷的小嘴,驚訝的張開,露出裡面兩排潔白的牙齒,更是讓人驚艷。

「三千萬已經是這對玉佛的最高價,如果沒有人出價,這對玉佛就歸江公子了。」韓孔雀實際的心理價位也不過是兩千四百萬,血翡雖然少見,但那麼小的一件掛墜,也不可能賣到一千五百萬的天價。

在場之中也只有鳳凰珠寶能夠跟江林對抗,可他們顯然不會買下這對血佛,因為這對血佛本身就是出自他們那裡。

最後沒有人跟江林競爭,江林以三千萬的價格,拍下了這對血佛。

轉賬完成,江林走下台,站在了韓孔雀身邊:「韓兄弟就是出手不凡啊1

「不如江公子,你可真是財大氣粗。」韓孔雀真是想象不到,江林家居然會那麼有錢,三千萬的天價,人家眼都不眨的拍出來了。

江林嘿嘿笑了幾聲,才道:「過一會韓兄弟就知道了,不是我江林財大氣粗,而是我身後的那一群人底蘊深厚,我也不過是人家推倒前台的一個代表罷了。」

「恩?江公子代表了很多人?」韓孔雀還真沒想到是這個結果。

江林道:「韓兄弟應該想到了吧?如果單靠我們魔都的一些家族,又怎麼可能有實力支撐起一家博物館?

更何況是國內最大的私人博物館,要知道這樣的博物館可不是有錢就能坐起來的,如果沒有一點鎮館之寶,就算建立了博物館,又會有幾個人來看?」

聽到這裡,韓孔雀心中一動:「你們已經有了壓箱底的寶貝?現在買下的這些,不過是你們做出的一些補充?」

「嘿嘿,韓兄弟還真是聰明,很快你就知道了,我們這次可是有備而來,這次出現的東西,足可以震驚整個世界。」江林得意的道。

「你是說這次古玩收藏交流會,就是你們公布你們計劃的地方?」韓孔雀道。

「好了,開始了,見證奇的時刻到來了。」看到一件清朝書法名家的作品被順利拍出,江林立即興奮起來。

「這次是一顆珍珠,一顆巨大的珍珠,不過它只是用來交流,主人不想出手,所以有興趣的朋友還是趕緊上來看一看,如果錯過了這次機會,以後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見到。」高大山這次的表情也顯得很是興奮。

這珍珠的個好大呀!約有二寸長,表面細膩、色澤豐潤、形狀為橄欖形,真是千古少有的稀罕物。

所有看到它的人,全都呆在了那裡,就算是韓孔雀也不例外。

「這是冠頂珠?」韓孔雀遲疑了一下,還是說出了他的猜測。

跟韓孔雀站在一起的,絕大多少是剛才台上下來的收藏界精英,聽到了韓孔雀的疑問,立即有幾人驚疑出聲:「冠頂珠?」

「冠頂珠?可是從清代的乾隆年間流傳下來的國寶?」胖劉吃驚的看著韓孔雀道。

「應該是這個寶珠,這麼大的珍珠,歷史上有記載的並不多,離現在最近的記錄,就只有慈溪的那個冠頂珠了。」

「這顆珍珠有六七厘米大小,這足有二寸,這麼大的珍珠,如果說是慈溪墓里的卻並不一定正確,有人傳說當年日本戰敗的時刻,日本人從末代皇帝溥儀手裡偷到出來了一顆這麼大的冠頂珠,被帶回了日本。」於茜教授道。

韓孔雀道:「於教授說的也對,不過那也是一個傳說,不知道還有一種傳說,於教授知道不知道,也有傳說頂珠冠是慈禧太後下葬清東陵時戴著的鳳冠。

據李蓮英的嗣長子李成武寫的《愛月軒筆記》記載,頂珠冠「冠上一顆珍珠重四兩,大如雞蛋,當時就值白銀一千多萬兩,也就是約值人民幣八億元」,是清東陵中最珍貴的寶物之一,這東西於一九二八年孫殿英盜清東陵時被盜走,下落不明。」

於茜搖著頭道:「你那個傳聞屬於野史,至於孫殿英是不是真的從東陵里,挖出了冠頂珠,這是沒法考證的,而溥儀手裡的那個卻是傳承有序的。」

這是鄭成教授也道:「清代有記載的這麼大小的珍珠,只有從乾隆時期傳承下來的那一個,其實你們兩個說的有可能就是同一個,兩寸大小是六七厘米,而如雞蛋大小也是六七厘米大小,如果是同一顆,那麼不管是慈溪還是溥儀,都有可能得到這枚寶珠。」

秦大可此時也道:「兩個傳說都有可能,但不管哪一個,最後的結果都是消失不見了,現在我們只有詢問寶珠的主人,才能確定它的出處,不過,是清代傳承下來的冠頂珠,這個好像眾位都沒有異議了?」

於茜教授道:「這個應該沒有異議了,寶珠的傳承很有序,傳說在乾隆年間的某一天,乾隆皇帝到海淀離宮外遛彎時,發現后鑲在皇冠上的。」

此時另一名教授劉風雪也道:「有明確的記錄記載了清代冠頂珠的傳承,直到末代皇帝宣統,這可寶珠應該是宣統帶出皇宮的。」

韓孔雀奇怪的看著這些教授專家,雖然人家沒有明說,但幾個人幾句話,直接否定了他的猜測,確定了這隻寶珠的傳承。

雖然韓孔雀也知道有可能像他們說的那樣,是溥儀帶出皇宮,後來被日本人走了,可這些專家教授也太肯定了吧?

韓孔雀對這可寶珠是慈溪墓里的,還是溥儀帶出來的也不能確定,畢竟都是傳說,所以他也不再說什麼,反正他們全都認為,這是清代流傳下來的冠頂珠。

場中出現了一件寶珠,讓氣氛達到了地點,雖然像元青花,九龍寶劍這樣的如果是真品都算是國寶,但這種國寶,卻不如一顆如雞蛋般大小的珍珠,更能吸引人的眼球。

就在韓孔雀胡思亂想的時刻,場中又是一陣喧嘩,韓孔雀趕忙擠上台一看,裡面是一個直徑有二十公分大小的翡翠球,純凈通透的綠色,看著就恍如一泓碧水,沒有一絲雜質,說實話,真像小時候玩的玻璃珠放大了。

「慈禧寢陵里的翡翠西瓜?」韓孔雀心裡充滿了疑問,這才交流會,這些人跟慈溪陵墓杠上了,這不是孫殿英的後代來參加交流會了吧?

下面接著又上來一副字:「茫茫上天降祚為漢作基開業人神攸贊五曜宵映素靈夜嘆皇運未授萬寶增煥曆紀十二天命中易出師頌?」

這次韓孔雀茫然了,連出師頌也出來了?

《出師頌》由西晉書法家索靖所寫,是索靖流傳下來的唯一墨寶,也是中國最早的書法作品。

剛開始傳承很有序,先是有唐朝由太平公主收藏,宋朝時入宮廷,明朝由收藏家王世懋收藏,清朝再入宮廷。

清朝末年,溥儀以賞賜溥傑的名義,將該卷攜出宮外,抗戰勝利后溥儀被蘇聯俘虜,《出師頌》原本隨即失散民間。

但卻突然於二零零三年在嘉德拍賣現場亮相,故宮果斷以「優先購買權」以兩千萬元購得。

但因為原故宮副院長與嘉德工作人員有親屬關係,再加上購買過程中的法律漏洞,和作品本身的各種疑點,因此外界認為這本《出師頌》可能是贗品。

有人猜測真跡仍流落蘇聯或東北,故宮方面也沒有進行答覆,所以這裡仍暫定為下落不明。

現在這幅字出現在這裡,是個什麼節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