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百零三章血佛(求收藏)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秦老可不要這麼說,這不過是我的異想天開罷了,如果古玩都需要這麼堅定,那還不亂套了。」 「不管這個方法有什麼樣的缺點,但在這件巨型元青花上,卻是十分適用,現在已經基本斷定它是一件贗品,如果主人需...

今天下午兩點上強推,求點擊收藏推薦了,最主要的還是收藏,現在八千多收藏,每增加一千收藏加更一章,看看這一周能夠增加多少收藏。

這麼大的一件象耳瓶,其燒制過程是十分艱難的,不管是在現代還是古代,能夠燒制出這麼一件都是不容易的,就算是說碰運氣燒制出這麼一件也不為過。

這樣的瓷器,要想故意把瓶壁做薄,幾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在同等厚度的情況下,用機械攪拌的密度要大,這一點如果在小型瓷器上,是根本察覺不出來的,就算你專門稱重計算,也不可能計算出什麼差異。

但這隻象耳瓶實在是太大了,這就給了韓孔雀機會。

他沒見過元青花不要緊,但他卻知道很多元青花的具體數據,從而他能夠大體推算出元青花的瓷胎密度的大校

而這隻很明顯,跟他原來計算過的那些元青花密度差異過大,這隻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這隻元青花是現代的機械工和的泥,從而讓瓷質密度變得更加均勻,這樣密度自然也就比手工和泥的瓷質密度大。

「怎麼樣?你有什麼感覺?」於茜最先問道。

韓孔雀猶豫了一下道:「感覺不太對。」

「啊!怎麼可能?」那象耳瓶的主人,首先忍不住驚叫道。

韓孔雀道:「這只是我的感覺,如果想要確定也十分簡單,只要計算出這件瓷器的密度,跟一些博物館里的元青花比較一下,如果差異太大,那肯定就是有問題的。」

「你肯定是胡說,要知道這件元青花的瓷質胎釉,釉料都沒有一點問題,特別是釉彩,我們現代人能夠做出這種顏色的嗎?」瓷瓶的主人激動的反駁道。

秦大可道:「我先前就說過了,高仿至正型青花,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仿品的蘭艷濃重的程度跟真品實在不易區分。

因此凡遇到至正青花時,應多從其它方面進行比較,不應被色調所迷惑,既然這件青花的重量不對,那肯定就是有問題,小江,你找一些資料,儘快計算一下這件象耳瓶的密度。」

不用秦大可吩咐,此時江林已經用自己的手機,從網上收集了足夠的資料,計算出來了真品元青花的瓷質密度。

而現場的這件象耳瓶,連重量也不用稱,那瓷器的主人自然知道有多重,麻煩的只不過是測試瓷器的體積。

不過這一點也難不倒他們,只要用泡沫快速製作一個跟這件象耳瓶一樣大的模具,把模具放在水裡,就能輕易計算出這件象耳瓶的體積。

「密度差異到是不算大,但是這件象耳瓶的密度,確實要比國內外所有出土的元青花密度都要大,如果用真品元青花的密度計算,這件象耳瓶的重量,則完全對不起來,其重量應該比這件象耳瓶輕不少。」江林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這個根本就不能作為鑒定這件瓷器的依據,國內外有誰聽說過用密度鑒定古玩的,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瓷器的主人有點竭斯底里的道。

在場所有人都沒有說話,他們雖然不說,但心裡的疑問卻不會少,現在他們再看這件元青花象耳瓶,卻沒有了先前的那種驚艷,現在這件象耳瓶的那種璀璨,已經變成了煙火氣。

在場的專家學者,自然是知道韓孔雀說的這種方法是對的,也許在其他瓷器上不能用這個鑒定,但在這件象耳瓶上,卻十分有用。

「如果是贗品,你們說會不是是朱防,我聽說只有朱防,才能仿製出這麼完美的元青花。」周成雲道。

胖劉也是眼睛一亮的道:「如果真是朱防,那上面肯定有暗記,不如我們仔細找找,也許能夠找到特殊的標記。」

江林無奈的道:「你們看小說看多了,這樣的重器,要是你得到了,你會不會一寸寸的仔細查看?還暗記,要是真有暗記,那製作者自己留著玩就好了,他能賣給誰?

這樣的重器,誰不是檢查了再檢查,只要你留下了暗記,就根本不可能隱藏的住,你真以為那些仿造者的腦袋被門擠了?

他們只會想著辦法往真了做,難道他們會腦殘的在製作出來的精美瓷器上留下暗記?這不是跟自己添堵嗎?」

「絕對不可能是朱防,我得到這件瓷器之後,內外我全都仔細查看過,還是用放大鏡查看的,絕對不可能有暗記。」瓷器的主人,立即就證明了江林的說法,果然,這件瓷器是絕對沒有暗記之類的東西的。

此時高大山道:「這件瓷器在進入交流會之前,是經過專業機構鑒定過了的,從取樣的瓷土斷代到元朝,這一點是對的,就連釉彩也進行了分析,都是對的。

我們都知道,真品元青花的釉裡面的氣泡是大小不均的,而後世仿造的,很難防的那麼真,後世的一般是氣泡均勻,一般大小的,這一點很難仿製。

但這件元青花在這一點上絕對沒有問題,所以現在最主要的問題,就出在了瓷土上,其實要想鑒定這一點很簡單,這也是鑒定贗品最簡單的一種方法。

由於瓷土是在瓷器的內部,是最不容易被人看到的,所以仿造者,一般都不會對瓷土做過多的掩飾,只要看到瓷器內部的瓷土,就能很輕易的分辨出這件瓷器到底是不是古瓷。」

「這不廢話嗎?我們又沒有透視眼,怎麼能看到瓷器的內部?除非是摔碎了瓷器。」周成雲小聲的嘟囔道。

「這確實是個死結,不能證明這件元青花是贗品,自然就不能破壞,而不能破壞,自然也看不到裡面的瓷土,這也是那些仿造者,從來不會掩飾瓷器內部瓷土的原因。」高大山無奈的道。

秦大可道:「現在這件元青花已經基本斷定是現代仿品,一個原因是這麼大的一件重器,居然沒有任何歷史記載。

另一個就是他的重量有異,如果是真品,重量應該輕不少,這是韓孔雀先生的功勞,在這裡我們要感謝韓孔雀先生的絕妙想法。」

韓孔雀有點尷尬:「秦老可不要這麼說,這不過是我的異想天開罷了,如果古玩都需要這麼堅定,那還不亂套了。」

「不管這個方法有什麼樣的缺點,但在這件巨型元青花上,卻是十分適用,現在已經基本斷定它是一件贗品,如果主人需要證明,就只能採用鑽孔取土的辦法,來取一部分樣品來鑒定。」秦大可道。

那胖老闆已經是滿頭大汗:「鑽了孔那不就毀了這件瓷器?如果鑒定的結果是真品,那責任有誰負責?」

魔都大學考古系的鄭成教授此時道:「採用微型鑽孔技術取土,這樣是不會對瓷器造成損害的,就算有點小孔,也是可以彌補的,所以不會毀了這件瓷器。」

「那就採用這樣的方法鑒定。」胖老闆咬了咬牙,沒有多少猶豫就同意了。

他也是不得不同意,如果不做鑒定,他這件元青花象耳瓶是怎麼也不可能賣出去的,寧買假似真,不買真似假,這元青花的價格絕對上億,這樣的一件重器,如果有疑問,是誰都不可能接手的。

高大山看到主人同意鑒定了,也就不再多說:「好了,等會兒有了結果我們會進行公布,我們再看下面一件,這次輪到第四十八號展台了,這次是一件項鏈,祖母綠翡翠項鏈,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上來看看。」

韓孔雀看到胖劉走了上去,看來是胖劉的那條項鏈,現在場中眾人看韓孔雀的眼神已經不對,現在那種嘲諷輕視的眼神,已經變成了崇拜。

對,就是崇拜,如果說先前韓孔雀上台還有可能是想出風頭,可這幾次下來,韓孔雀的表現都可圈可點,對這一點,就算是秦大可高大山他們都是認同的。

有了這種表現,場中不自然的就有不少人圍繞在了韓孔雀的身邊,想要聽聽他有什麼意見,這已經跟那些所有給認可的專家是一個待遇。

韓孔雀也知道自己出的風頭大了,所以如果不是太過稀少的東西,他也就不上台去湊熱鬧了。

胖劉的這條項鏈沒有什麼異議,翡翠還是很好堅定的,而且胖劉還打開了那條項鏈白金底座上的暗門,讓所有人都看清楚了那塊祖母綠翡翠。

這樣的一條項鏈,自然會有人喜歡,物以稀為貴,少見的東西,自然會出現高價。

這麼一條項鏈,最後居然拍出了一百二十萬的高價,這讓胖劉直接高興的差點把腮幫子笑裂了。

買下這條項鏈的是韓孔雀的熟人,他就是天翼珠寶的王朝陽,在買下這條項鏈后,王朝陽還指了指韓孔雀的展台,同他打了個招呼。

看來王朝陽也看到了韓孔雀放在展台里的那對血翡雕像了,不過韓孔雀卻沒有一點不好意思,畢竟王朝陽出的價格太低,那也就怪不得他放在這裡賣了。

接下來一件一件的真品出現,像那把唐琴,像一些名人字畫,像一些珍貴玉石雕件,這次魔都收藏交流會可以說是珍品彙聚,很是讓韓孔雀開了一番眼界。

「下面是六十八號展位,這次是一對血玉雕像,一件血彌勒,一件血觀音,有請寶物的主人上常」高大山喊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