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百零二章重量鑒寶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研究?」於茜是以為六十多歲的女教授,雖然她是女人,其性格卻十分直爽,是典型有什麼說什麼的直爽人。 「沒有什麼高見,剛才這隻青花瓷的所有特徵,你們已經查看的很詳細,我只不過是想看看這隻象耳瓶到底...

感謝鬼厲2兄弟的打賞。

現在展示出來的這件元青花的器型那麼大,而且上面纏枝花卉顏色很正,單純從遠處看,韓孔雀還真看不出它的真假。

元青花不是朝廷官用瓷,而是外銷瓷,所以元青花很少書帝王年號款,也極少的書許願文款、記事款或刻干支款。

這件元青花以它的主人的話來說,就是他從中東收購回來的,至於真假,現在就要看在場的專家是個什麼說法。

元青花一般是用進口料的高檔瓷,主要行銷於中東、西亞、東非伊斯蘭地區,用國產料的普通瓷則主要行銷於東南亞一帶。

韓孔雀猶豫了一下,還是跟著一些古玩行里里的老人走了上去。

韓孔雀的行動再一次引起了眾人的側目,也有人直接嘲諷他說是不自量力,但韓孔雀毫不理會的快步走了上去。

元青花傳世品很少,私人能收藏到它也很難得,大多數玩瓷人,能親手把玩一下的機會並不多,既然現在遇到了這種機會,韓孔雀自然是不想放棄。

因為見到過真品的人很少,所以如何鑒別元青花,卻是一個十分困難的問題,尤其在高仿技術很成熟的今天,市場上以假亂真的假貨混雜極亂的條件下,無論是專家、行家都會容易「走眼」。

所以這件元青花雖然看著對,但還真是沒有幾個人敢出手收購的,就算財大氣粗的江林也不敢,畢竟這玩意是很貴的。

韓孔雀按照元青花基本特徵,一般是胎釉、造型、紋飾等進行觀察后,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對的地方。

再進一步觀察其老化程度,如果是「生坑」出土物,應該有牢固的土斑和土腥味,這個比較好分辨,但也比較容易作假。

如果是「熟坑」的傳世物則風化、氧化、磨痕、染舊等自然老化明顯,而不是鹼咬或人工打磨。

幾百年前的東西和現代新品之間的比較,應該好判斷,這件元青花從氧化現象上分析,給人的感覺也很正確,一點也沒有鹼咬的痕。

隨著這件元青花花瓶的不斷轉動,韓孔雀看到了瓶底,發現胎質是黃白色的,這是由於幾百年前的瓷土礦所決定的。

那個時候的工藝設備和生產水平所限,其燒制出的胎質比較疏鬆,其中含有粗大顆粒,顯得不那麼細膩、不密實、不光滑,而今天的瓷土是潔白、細潤、密實的且很光滑,這特點想仿也仿不了。

「胎釉,造型,紋飾,風化,氧化,胎質,青花都對,這應該是一隻至正青花。」曾經的魔都市文化局長張雲忍不住首先開口道。

元青花的發展過程分為三個階段,即初始期,為唐、宋青花萌芽期的繼續。

成熟期,也就是元朝至大代到至元代,這個時期生產青花已經過渡到正常水平,最後發展到頂盛期,也正是國外大批貿易要求出口元青花的時候。

由當時中東地區伊朗國人帶來的鈷礦石,要求按外國人生活習慣,燒制大型青花器的至正時代,故又有叫「至正型」青花。

「這青花的色澤也太好了。」這是魔都大學歷史系教授於茜,她對瓷器也有很深的研究。

秦大可介面道:「這件元青花的顏色是很正,但這幾年來高仿至正型青花,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仿品的蘭艷濃重的程度實不易區分,因此遇到至正青花時,應多從其它方面進行比較,不應被色調所迷惑。

一般高仿品雖色澤相近,其老化程度,遠遠趕不上自然老化或剛出土的真品,從這一點上來分析,這件元青花的青花應該不是現代仿製的。」

韓孔雀聽著他們的議論,心裡卻想著別的,這件元青花這麼顯眼,如果沒有經過一些科學的鑒定,肯定是到不了這裡的。

這說明一些細枝末節上,這件元青花肯定是沒有什麼問題的,要不然,就跟那件九龍寶劍一樣,這些專家教授肯定很快就把它否了。

現在出現這種情況,那就只有一種可能,這件元青花用現代技術並沒有發現異常,這樣才會放在這裡,讓這麼多的專家共同鑒定。

這些人中,魔都大學的學者就有三位,其中有歷史專業的於茜,也有考古專業的兩個教授,加上市博物館的錢明雲,古瓷齋的李成和,金錢閣的錢櫃,收藏協會的高大山,這些人全都對這件元青花讚嘆不已。

韓孔雀也借著這些老專家教授的動作,也看清楚了這隻元青花象耳瓶,此瓶盤口,長頸,瘦腹,台足,頸部兩側各附一象首環耳。

形制高大魁偉,胎質細膩,釉色透明,青花色澤靚麗濃艷,自口至足共繪三道紋飾,分別為纏枝菊花、纏枝蓮、纏枝牡丹以及雜寶蓮瓣,層次清晰,繁而不亂。

這青花雖然簡單,但架不住這件象耳瓶大,它足有一百三十七厘米,這麼大的象耳瓶,可以說世所僅見。

雖然它身上沒有任何錶明身份的款識,但只是這麼大器型,如果是真品的話,就足可以說是國寶。

這件元青花象耳瓶的主人,是一個長相十分忠厚的胖子,年紀並不大,最多也就三十幾歲,不管跟誰說話,都是未語先笑。

「老闆,可以上上手吧?」韓孔雀看到所有專家鑒定完畢,韓孔雀才湊到了跟前。

「小韓,剛才沒看清楚?」錢櫃有點疑惑的道。

畢竟這件元青花實在是太大了,如果能不動,還是不動的好,一米多高的青花瓷瓶還是很重的,如果一個不小心損毀了,那損失可就大了。

「裝什麼大瓣蒜?不知道的還會認為你也是專家呢!所有專家都看完了,你就不要耽誤我們的時間了。」周成雲跟著周美人,就再在他們不遠處,自然對韓孔雀的表現看的清楚。

周美人一皺眉,直接斥道:「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如果你再多嘴,你就立即給我離開。」

「韓兄弟還真就是專家,老闆,如果想賣個好價錢,所有上台的專家的要求可都要滿足啊1胖劉這時出生道。

江林看著韓孔雀,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不過通過幾件事,他對韓孔雀也有所期待,畢竟這件元青花是他必須要買下的重器,萬一要是出現了問題,那可就麻煩大了。

所以江林也支持道:「韓兄弟,我們不急,你慢慢的看。」

「小兄弟有什麼高見?不如說出來我們一塊研究研究?」於茜是以為六十多歲的女教授,雖然她是女人,其性格卻十分直爽,是典型有什麼說什麼的直爽人。

「沒有什麼高見,剛才這隻青花瓷的所有特徵,你們已經查看的很詳細,我只不過是想看看這隻象耳瓶到底有多重。」韓孔雀有點不好意思的道。

韓孔雀對元青花也不過是空有理論知識,剛才這些專家教授已經分析的足夠透徹,而且說的全對,根本就沒有找出一絲瑕疵。

對這一點,韓孔雀也不得不佩服這些老專家的知識面和眼力。

「看重量?咦,你不說我們還真忽略了這一點。」於茜若有所思的道。

這時秦大可也眼睛一亮道:「對,就是重量,這一點可十分重要,一般大件器物胎體厚重,但重量適中,如超重或超薄都值得考慮,這一點對鑒定這件元青花可謂是十分重要。」

這時高大山也反應過來:「元瓷胎厚重、型大、雄渾、比例協調、圓潤流暢,如果是贗品,其胎泥一般是用機械攪拌的,密度要高於真品,胎骨顯得硬,同樣規格、尺寸的瓷器,贗品多數要比真品重。」

「如果人家不用機械攪拌呢?如果完全手工製作的贗品,你們是不是就鑒定不出來了?」周成雲道。

高大山直接哈哈大笑著道:「這點還真有可能,不過呢!這件元青花象耳瓶的重量不輕,用的胎就比較多,如果是贗品的話,那就增加了使用機械的可能性。

再加上如果是現代製作的贗品,我相信就算仿造者再厲害,也不可能一次就仿製出這麼一件精品,這樣的完美大器,就算是在元代景de鎮,那些制瓷大師也沒有把握一次成型。

所以一般都是需要準備大量胎土,這樣現代人可就有點做不到了,要知道燒制這麼一件大型瓷器,使用的胎土可不是一點半點,所以,如果是贗品的話,幾乎百分之百是機械工。」

「小兄弟,這裡就你年輕,你就上上手,試試這瓷器的重量,不過你知道這種瓷器,如果是元瓷會有多重嗎?」魔都大學考古系的老教授劉風雪直接對韓孔雀道。

韓孔雀笑道:「不敢說手感有多准,不過,如果是小件的瓷器,我還真沒有一點把握,如果是這件大器,由於真假瓷瓶的重量相差很大,我還是能夠感覺出來的。」

韓孔雀可以說是力大無窮,在加上他那超凡的記憶,和比美計算機的計算能力,他能夠很輕易的計算出一隻這麼大的瓶子,其重量應該為多少。

雖然瓷器的密度沒有一件相同,但韓孔雀也不需要多麼標準的答案,只要相差不太大就可以了。

果然,韓孔雀只是稍微一試,就感覺這件元青花象耳瓶的重量有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