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九十九章極品白蛋子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正好切在了這塊原石的霧上,現在的切口,正好把這塊原石的霧表露了出來。 一般翡翠原石的霧,只在表面那層原石皮下,而內部出霧的可能很小,而且要一刀切在霧的平面上,正好把霧暴露出來,而不觸動內部翡翠...

此時韓孔雀已經把騰龍這邊剩下的八塊原石全都看了一遍,而且開窗處的表現,他清晰的記到了腦子裡,現在正在分析。

仔細分析了一遍,發現這些半賭石的風險真的很大,這也就怪不得幾乎沒有人出手了。

等大腦之中計算出了結果,韓孔雀才道:「江公子的生意做的很大啊,你們這些原石價格太貴了,我這種普通人可玩不起。」

「哈哈,誰不知道韓兄弟是此道高手,如果你說玩不起那我肯定是不信的。」江林現在對韓孔雀可是很熟悉,韓孔雀曾經在鳳凰珠寶里的表現,他也很清楚。

本來還以為傳說有點誇大,可今天見了韓孔雀手裡的兩間血玉雕件,他已經完全相信了,他相信韓孔雀是個高手。

韓孔雀還沒有說話,另一邊一個討厭的聲音再次插了過來:「狗屁高手,只不過運氣好開出來了一塊翡翠就成高手了?要是這樣也行,我們公司的那些大師都可以回家帶孩子了。」

周成雲的話,立即讓很多人不舒服了,韓孔雀還沒有什麼,而站在周美人身邊的楊天福,還有鳳凰珠寶公司的其他賭石大師,臉色都變得難看了。

他們可都沒有挑選出血翡,而人家韓孔雀卻輕易開出來了一件,現在說韓孔雀是狗屁高手,而他們還不真的回家抱孩子?

「小賭怡情,大賭傷身,既然江公子給打八折了,那就來一塊吧,不過我的錢不多,就給一塊最便宜的吧1

韓孔雀沒有像其他賭石大師一樣,拿著手電筒放大鏡什麼的,仔細研究那些半賭石,而是十分隨意的道。

「啊!大哥,你不仔細看看?最便宜的好像也不便宜,我們的錢可都是辛苦錢,可不能打了水漂。」葉輝十分擔心的道。

而江林想的就有點多了,他們這裡最便宜的一塊就是在身邊,那是一塊個頭不算小的原石,扁圓形,足有兩三百斤。

不過這塊原石已經被人解過一次,而且是什麼表現也沒有,所以才會放在這裡繼續賣。

就算是這樣的原石,其價格也不便宜,不止是因為其個頭大,還因為其外在表現實在是太好了,所以就算切了一刀,沒有一絲好的表現,這塊原石也還是具有很高的賭性,這自然也就還有很高的價值,所以這塊原石才沒有被隨意的切開。

江林根本沒有發現韓孔雀仔細研究他身邊的這塊原石,但他又不相信韓孔雀會盲目的跟人賭氣,就會買下這塊原石。

可他也不知道韓孔雀葫蘆里賣的什麼葯,所以他道:「這塊原石一百三十五公斤,原來每公斤是三萬,由於剛才被切了一刀,所以價格降了不少,如果韓兄弟想要,就按照一萬一公斤怎麼樣?」

「就這白蛋子也要一萬元一公斤?我還真買不起,嘖嘖,一百三十五萬,太貴了,買不起。」韓孔雀搖著頭道。

韓孔雀知道半賭石貴,可也沒想到這半賭石這麼貴,一個被開了兩次,沒有絲毫好表現的半賭石,居然還要一百多萬,這樣的價格他可不會接受。

有些原石,切開是一些沒色每種沒水的翡翠,全是白色的棉,這樣的原石就叫白蛋子,是一種廢石。

江林皺了皺眉道:「如果韓兄弟誠心要就開個價,我雖然不太懂賭石,但你也知道,這塊原石其他地方的外在表現,實在是太好了,雖然它現在被切了兩刀,但這兩刀對整塊原石來說實在是太小了,所以還是很有賭頭的。」

「一千塊一公斤,如果這個價格你接受,我就買下來玩玩,反正現在離交流會開始還要段時間,我們在這裡閑著也是閑著。」韓孔雀隨意的道。

「一千太低了,三千,這是最低價了,如果再低了我就不好交代了。」江林家是騰龍的大股東,但他們家不具有絕對控股權,他只是一些人推出來的代言人。

「好吧!三千就三千,我也賭把大的。」韓孔雀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不過是四十來萬塊錢,他還賭的起。

韓孔雀可不是亂買的,要知道他現在所有的現金加起來也不過幾十萬,如果全部搭在了這塊原石上,那他可就算是傾家蕩產了。

他之所以買下這塊原石,可是經過了仔細計算的,如果他沒有看錯的話,這快原石出綠的可能可是在百分之百,出高綠的可能也在百分支三十以上,這主要是這塊原始的外在表面表現太好了。

而這塊原石被切了兩刀,之所以表現的那麼差,是因為這兩刀正好切在了這塊原石的霧上,現在的切口,正好把這塊原石的霧表露了出來。

一般翡翠原石的霧,只在表面那層原石皮下,而內部出霧的可能很小,而且要一刀切在霧的平面上,正好把霧暴露出來,而不觸動內部翡翠,這樣的情況更少見。

所以現在表現出來的這種情況,幾乎沒有人想到這是霧,有霧才有綠,雖然霧並不是翡翠,但往往這種霧之下就有綠,而且幾率很高。

「這塊原石總共一百三十五公斤,三千一公斤,總共四十萬零五千元,算你四十萬,韓兄弟怎麼支付?」江林到是很痛快。

只不過他也是沒辦法,他不懂賭石,但是他公司里有人懂,就是那些高手在這塊渾身布滿松花的原石上開了個窗,而且是從表現最好,最有可能出綠的地方開的窗。

可現實就是那麼骨感,這個最有可能出綠的地方,就是什麼都沒有,有了這麼一次經歷,這塊價值很高的原石,就再也沒有人敢隨意開了。

沒辦法,他們帶到了這裡,打算以個合適的價格賣出去。

他們的打算很好,而且也真有人看上了想買下,只不過他們沒賣,而是被他公司一個不信邪的董事,又切了一刀。

這一刀直接把這塊原石判了死刑,切開的地方一片白棉,並且石質又干又澀,一點出綠的意思都沒有,這塊原石是地道的寧買一線不買一片的寫照,外在表現那麼好,裡面卻是狗屎的。

「小韓,你真要買下這塊原石?」楊天福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過來,這塊原石他可是看過的。

「切,開出來了一塊翡翠,就以為自己是高手了?我看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周成雲在一邊諷刺道。

韓孔雀沒有理會他,而是快速的刷了四十萬給江林,直接買下了這塊原石。

「楊老,這片白霧之下應該有綠,而且高綠的可能性還很高。」韓孔雀指了指原石上那片白棉道。

「有綠?你魔障了?」周成雲翻了個白眼,這小子,睜著眼睛說瞎話,都切開了那麼大一個口子了,哪裡來的綠!

「你說這是霧?」楊天福一驚,他立即俯下身子,開始再次分析起這塊原石來,他可不是周成雲那種不學無術的傢伙。

「應該是霧,這些看上去並不是白蛋子,而是霧,楊老你也應該看出來才對啊1韓孔雀從容的道。

要知道,賭石還有一門行道,叫做賭霧,也就是說,霧就是當時翡翠在形成過程中,受到的風化,也就是半風化的翡翠,這在原石表面就形成了一層半風化的翡翠,這也就是行話裡面說的霧!

而賭霧也是一門學問,因為有句話叫做,白霧底下出高翠!這可是所有賭石師在入門的時候,他的老師都會說的一句話!

「霧?這可是一刀切開的,怎麼會有霧1江林顯然不相信,畢竟霧都是在表面那層原石皮下,不可能切開了,正好形成切面,顯然這種概率太低了!

「真的,不信咱們去切一刀1韓孔雀見不少人都不相信,也只能切開了看看。

今天賭石的人並不多,畢竟這裡的原石風險太大。

韓孔雀直接抱起這塊二百七十斤的原石,來到切石機跟前,打開了切割機,韓孔雀就擼起袖子,將小半塊放上去,直接開切。

韓孔雀的動作很快,而且他還有勁,所以只是很短的一陣功夫,在一陣刺耳的轟鳴聲中,原石就被再次切開了一個切面。

僅僅一個擦面,頓時裡面綠瑩瑩的翡翠露了出來,楊天福他們的眼都直了!

要知道,在他這種表現的原石裡面,何曾出過綠啊!

江林更是不堪,他對賭石屬於半吊子水平,平時他在公司倉庫也沒少切石,可他最多也就是切出一個冰種飄花,這也讓他還吹噓了小半年呢!

現在這麼一塊狗屎地的原石,居然這麼輕易的被韓孔雀切出了高綠,看來什麼時候也不能小看韓孔雀啊!

這時江林開始後悔了,他剛才就不應該低價把這塊原石賣給韓孔雀。

「小韓,慢慢來,從這裡切1楊天福反應過來后,頓時說道。

說著,他還親自擼起袖子,打算自己動手!

經過他們兩個一陣切割,足有兩個西瓜大的綠瑩瑩的翡翠,出現在眾人面前,並不是什麼玻璃種帝王綠之類的,只是一個糯種的滿綠。

就算這樣,這也可以說是一個小極品了,雖然種不夠老,但是色足夠陽,就這樣出手的話,怎麼也值個一百多萬!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