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八十三章異數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胖劉驚叫道。 後面一個一身中山裝的精悍老人,正式上次孟光濤處理那隻康熙琺琅彩小碗時,韓孔雀和胖劉見到過的那個秦老。 韓孔雀就知道是這樣,這秦老絕對是個高手,但他既然已經想到了理由推脫,...

家裡有事,喝多了,更新晚了,對不起了兄弟們。

感謝凊掃達人兄弟的打賞。

「恩,那我可等著了。」胖劉高興的道。

「走,我現在有空,正好跟你去看看你說的那條掛墜,不過,這掛墜就算是翡翠的,如果不是極品翡翠,也不會有多少利潤的啊!你既然這麼上心,那肯定就是極品翡翠了,不知道是什麼翡翠?」

韓孔雀收拾了一下,拿了錢包,跟胖劉一塊向外走去。

「是一條頂級祖母綠翡翠,鑲嵌在了一條白金項鏈上,雖然只有指甲蓋大小的一塊,卻要價不低,所以才請你過去看看。」胖劉道。

雖然胖劉對古玩的眼力不怎麼樣,當韓孔雀還是十分相信胖劉的經濟眼光的:「恩,這種頂級翡翠如果價格合適,完全可以買下,就算現在不賺錢,收藏一段時間,價格還是會升的。」

韓孔雀對現在的翡翠市場還是很看好的,當然他看好的只是頂級翡翠,普通的翡翠其實並不太值錢。

兩個人剛剛走出韓孔雀的家門,就看到了江林堵在韓孔雀家的門口:「啊!江公子?你怎麼來了?」

韓孔雀和胖劉都有點驚訝,這江林剛剛走了,怎麼這麼快又上門了?

韓孔雀卻是猜道了一點原因,他肯定是被他手中的那兩隻耀州窯青釉三足香爐吸引來的。

那麼大開門的東西,只要他跟行家一說,就很容易被辨識出來,雖然他們不可能認定是北宋時期的耀州窯青釉瓷器,但肯定會知道,那是兩件好東西。

「韓兄弟好眼力,剛才可是把我嚇到了,不知道我還有沒有榮幸,再次欣賞一下那兩隻青釉三足香爐?」江林很直接的道。

「啊?你是說那兩隻香爐啊!真是不巧,剛才您離開之後,我本來是想把那兩隻香爐帶回來的,可一個老先生碰到了,非要收藏,我看他出的價格高,就直接轉讓給他了。」韓孔雀眼睛也不眨的撒著謊。

「轉讓了?多少錢轉讓的?轉讓給誰了?」江林還沒說話,一個蒼老的聲音從江林的後面冒出來道。

「秦老?」胖劉驚叫道。

後面一個一身中山裝的精悍老人,正式上次孟光濤處理那隻康熙琺琅彩小碗時,韓孔雀和胖劉見到過的那個秦老。

韓孔雀就知道是這樣,這秦老絕對是個高手,但他既然已經想到了理由推脫,自然就不會被他們問住了。

所以韓孔雀立即道:「那位老先生我也不認識,不過我看他很有誠意,最後兩百塊錢就把那對香爐賣了,反正是大批量生產的現代工藝品,兩百塊錢也算不錯了。」

「真賣了?」江林有點不信的道。

「真賣了。」韓孔雀誠懇的道。

反正他也不打算賣出他手中的好東西,自然也就沒必要巴結江林這個大客戶,再說,真正的好東西,還真是不愁賣,只要有耐心,沒有江林還會有李林,還會有張林。

「你給我開的價格可是九十八萬,怎麼會兩百塊錢,就賣給了一個不認識的老人?韓兄弟,我可是把你當朋友,你這樣可有點對不起朋友啊1江林有點無奈的道。

「江公子你還真當真了?你沒看出來我那是開玩笑的嗎?一對現代粗製濫造的香爐,怎麼可能賣到九十八萬元?當時你也應該是這麼想的吧?」韓孔雀間接的拒絕道。

這兩天江林可是處處碰壁,而原因他也知道,自從他通過關係,向一些古玩街的大商家施壓之後,本來就不太順利的古玩收購行動,變得更加困難起來了。

而今天早晨他的耐心用盡,直接帶了一名警察過來,就更是一招臭棋,現在只要是他接觸的古玩商,就沒有一個跟他交易的。

今天早晨他回家之後,把自己遇到的情況告訴了自己的爺爺,結果被爺爺劈頭蓋臉的大罵了一頓,他才醒悟過來。

他以為有了官方背景,能夠更加容易的收購到一些古玩,沒想到他爺爺卻告訴他,帶著一名警察,肯定更不容易收購到好東西。

結果現在的情況不斷被證實,就算是韓孔雀明明有好東西,現在也不敢跟自己交易了。

那秦老活了一大把年紀,自然看出就算韓孔雀手裡有好東西,也不會賣個江林,頓時失望無比:「韓小哥,以後要是有好東西可以直接聯繫我這個老頭子,我們這樣的老傢伙你應該信得過,就算不賣東西,我們也希望多做交流,我和我的一些老朋友,還是收藏了點東西的。」

「謝謝秦老,希望以後有機會我們交流一下收藏經驗。」韓孔雀對這些老人還是很客氣的,畢竟人家的歲數擺在那裡,只是多年的人際關係,就不是韓孔雀能夠相比的,做古玩就是要不斷的開拓眼界,要不然理論知識再多也是白搭。

「你們年輕人聊吧,我就先回去了。」秦老看了一眼江林,直接離開了,看來他對江林有點失望了。

「韓兄弟,我是真有誠意收購你手裡的東西,我不管你東西的來歷,只要是好東西我都收購,如果你還不放心,我們可以不簽訂收購合同,而是我先付賬,錢你收到之後,你再給東西。」秦老的離去,讓江林更加懊悔,所以他再次真成的勸說韓孔雀。

韓孔雀只能苦笑,他還真是不敢出售東西給他了。

韓孔雀現在手裡的東西,都是說不清楚傳承來歷的,不管是那本東漢醫略,還是今天得到的香爐和金碗,這些都沒有有序的傳承記錄,只要沒有傳承記錄,如果拿到官面上,就都是麻煩。

而江林這種能夠請動市局局長的大家公子,很容易就能讓韓孔雀人財兩失,所以他可不敢冒這個險。

韓孔雀的這些東西如果想出手,自然有胖劉幫忙,所以他有的是機會,實在是沒必要在這江林身上冒險。

韓孔雀的沉默,讓江林沮喪:「韓兄弟,今天我收了你的禮物,回去之後越想越感覺不好意思,這不,我也不說給錢的話了,這次來,我也給你帶了點禮物。」

說著,江林一揮手,後面一個年輕人提著兩瓶酒,拿著兩條煙走了過來。

「這是兩瓶86年的拉菲,兩條軟中華,我們年輕人還是喜歡這個,希望你不要嫌棄。」說著江林把煙和就一股腦塞到了韓孔雀的手裡。

沒等韓孔雀拒絕,江林再次道:「韓兄弟,我們以後多來往,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希望以後我們還有合作的機會。」

看著江林遠去,胖劉道:「這江林是個很高傲的人,不知道今天吃錯了什麼葯,居然這麼低三下四的。」

「這樣的人才可怕,能屈能伸大丈夫。」韓孔雀還是有點欣賞這個公子哥的。

早上他還有點盛氣凌人,在遇到了挫折之後,很快能夠認清形勢,並且轉變作風,這可不容易做到,特別是對一些很自負的人,要做到這一點,更是難能可貴。

「你手裡的那些東西,真不打算賣給他?他絕對是個好買家。」胖劉不知道韓孔雀是怎麼想的,所以才這麼問。

韓孔雀苦笑:「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們這種小老百姓,如果不注意,很容易被人碾壓的粉身碎骨,不小心不行啊!

大鬍子不是說過嗎?百分之三百的利潤,就能讓人瘋狂,更何況是無本萬利的生意?沒有些身份背景,在古玩行里還真是不太好混。」

「這是沒辦法的事情,哪一個行業,都有其入門門檻,古玩行里一代代傳承都是很有序的,而你是我見過的唯一一個異數,你沒有師承,居然也能自學到一手厲害的鑒定本領,這可實在是太不容易了。」

胖劉現在也知道韓孔雀的妖孽程度了,這些年接觸下來,他就沒見過韓孔雀不知道的事情,如果你問韓孔雀問題,他都能給出教科書式的標準答案。

「今天也不知道是怎麼了,你給我送酒來了,這江林也送,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是酒鬼呢1韓孔雀看著手中的酒,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這江林向自己示好,他也明白,可他還真是不能把手中的東西賣給他,也許以後有機會合作,但那個時候韓孔雀肯定已經有了足夠的資本跟他們合作,要不然,這種不對等的合作,肯定要出問題。

「這你還不樂意了?如果有人這麼上趕著巴結我,那我可要高興壞了,這隻能說明你有本事,要不然人家憑什麼給你送禮?」

胖劉也有點羨慕韓孔雀,原來這樣的待遇只有他們家老爺子有,現在韓孔雀比他還年輕,卻已經有了他家老爺子的本事了。

兩個人說著話,上了胖劉的車,胖劉有了錢,立即就買了輛帕薩特,這車雖然不貴,但做生意的開著還算大氣。

胖劉跟朋友約的地方是一家西餐廳,他們走進去的時候,那裡已經有三個年輕人在等著,兩男一女。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