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八十二章收禮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為少見所以珍貴,這也是金器往往能夠拍出天價的一個重要原因。」 「不如我代你把這隻金碗賣了吧?反正你也不需要名聲,而這正好是我需要的。」胖劉兩眼放光的道。 韓孔雀小心把金碗拿起來,道:「...

感謝末日戰神和凊掃達人兩位兄弟的打賞。

「是不是純金的還另說呢?這運氣是羨慕不來的,嘿嘿1說著韓孔雀也樂了起來。

胖劉沒好氣的道:「這真金我還不認識?不要以為就你知識淵博,要說其他的東西我還真不知道,這黃金我可很了解。

古時侯黃金有七青、八黃、九紫、十赤之說,顏色不同,代表黃金的含金量也不同,這隻小碗打眼一看,就是用十足赤金精工製作的。」

韓孔雀用強光照射了一下這隻金碗,看到金碗的反射光芒,也認同了胖劉的想法。

一般而言,黃金在強光下光輝燦爛,明亮耀眼,而純金的顏色則是金黃色中微顯紅色。

這隻金碗絕對達到了赤色,正是金黃之中透著紅色,用手掂其重量時,金碗有一種沉甸甸的感覺,這都是純金製作的特點。

如感覺太輕必是偽品,黃金的比重遠大於其他金屬,對於相同體積的金屬製品,黃金製品要重得多。

而這隻金碗富麗堂皇、燦爛奪目,正是唐王朝的標誌之一。

「這金碗也太漂亮了?」胖劉看著韓孔雀不停轉動的金碗,也看到了這隻金碗的富麗堂皇,頓時讓他驚訝的張著嘴巴,直接忘了合上。

「正宗唐代金碗,絕對的精品,嘿嘿!今天沒想到運氣會這麼好。」韓孔雀嘿嘿笑著道。

那個侯三直接給他送上來了三件至寶,還真是個送財童子,也不知道那傢伙走了什麼狗屎運,居然一下弄到了四件佛器,不管香爐還是銅缽,都是寺廟裡用的東西。

也許那這些東西還真像侯三說的那樣,是從五台山的寺廟裡得到的,也只有那種地方,才會有大量佛器同時出現。

四件東西,只有江林拿走的那件清代簪花銅缽價值最低,而價值最高的,卻全都落在了韓孔雀手裡。

「這東西能夠值多少錢?」胖劉看著金光閃閃的金碗道。

「這個還真不好說,不過最低也能賣個幾百萬,在國內金器的價格沒有什麼標準,曾經有一件明代宣德時期的一件金胎鏨「趕珠雲龍」紋嵌寶石三足蓋爐,竟然拍出11680.75萬港幣的天價。

如果說唐代的,曾經有一件唐代五曲折枝簇花紋鎏金大銀蓋碗,也以158.85萬英磅成交,這可是一千多萬元,而且還是鎏金的銀碗。」

「這麼貴?一隻銀碗就能賣上千萬?明代的金碗價格都上億,那不是說這隻唐代的金碗價格更高?要知道唐代的金匠可是歷代一來公認的厲害?只是今天你就成億萬富翁了?」胖劉是真的震驚了。

「到底能夠賣出什麼價格,我還真不知道,不過想來過千萬應該不是問題,這方面的交易記錄不少,像2008年4月11日的春季大拍中,香港蘇富比推出的一系列黃金飾品拍賣。

那是來自瑞典實業家約翰·卡爾·肯普個人收藏的25件套明清金器專場拍賣,那場被命名為「帝廷金輝——珍貴明清御制金器」的拍賣,僅成交17件拍品,總成交額就高達17124.7萬港幣,平均每件金器的成交價格都超過千萬。」

「你也說了那可的明清的金器?唐朝的金碗比明清時期的肯定還要貴吧?」胖劉羨慕的看著那隻金碗,好像這隻金碗的金光更盛了。

韓孔雀解釋道:「明清宮廷金銀器雖然工藝精湛,卻明顯缺乏唐宋製品所體現的文化品位,甚至有資深收藏家指出,明清金銀器在工藝上,根本不能與唐宋器比肩,在財富價值上也缺少當下黃金所具有的流通性,賣的僅是宮廷概念。」

「唐代的金器沒有被拍賣過?如果有拍賣紀錄,你這隻金碗更加好賣吧?」胖劉問道。

韓孔雀笑道:「我還真沒聽說過有唐代宮廷金器被拍賣的消息,一般出土一些唐代金器,都進了博物館了,這樣的寶物,實在是太少了。」

「唐代金器那麼出名,難道數量很少?」胖劉問道。

韓孔雀笑道:「唐代由於中西交流的廣泛,大量金銀進入中國,受西方文化的影響以及宮廷的需要,金銀器的製作達到了頂峰。

儘管金銀器的製作和使用,唐宋時期就非常發達,但因中國金銀礦藏匱乏,原料來源較少,加之其使用功能較強,傳世的金銀器,多數都被擁有者按照自己的需要而重新熔鑄,這是歷代金銀器傳世品數量稀少的重要原因。

國內存世的金銀器製品,多數是考古發掘出土,民間收藏的傳世器物極少,這也是拍賣場上非常少見的原因,因為少見所以珍貴,這也是金器往往能夠拍出天價的一個重要原因。」

「不如我代你把這隻金碗賣了吧?反正你也不需要名聲,而這正好是我需要的。」胖劉兩眼放光的道。

韓孔雀小心把金碗拿起來,道:「你還是算了吧,我現在不缺錢,所以這東西最近是不可能賣了的,還有,你不要沒事就把我手裡的東西到處宣揚,這可能給我惹來麻煩。」

「對不起,我也沒想到江林的胃口居然那麼大。」胖劉滿臉歉意的道。

「算了,以後注意一點就是了,不過今天你來找我幹什麼?不會是來找我玩的吧?」韓孔雀此時才想起來,這胖劉可是有段時間沒見了,現在來找他,肯定是有事情的。

「你不說我還忘了呢,你等我一會。」說著胖劉開門走了出去。

胖劉出去之後,韓孔雀想了一下,直接把那兩隻香爐和那隻金碗收了起來,並且一件一件全部把它們送到了裡面室里的保險箱里鎖起來。

「咦,那件寶貝呢?我還沒好好看看呢?」胖劉手裡抱著一箱子酒走了進來,一看桌子上的金碗消失了,立即問道。

「金碗我收起來了,等一會我去趟銀行,還是把這東西存進銀行才能放心,咦?你這是幹什麼?」看到胖劉抱著酒進來,韓孔雀有點驚訝,這是送給自己的?

「別人送給我們家老爺子的一箱五糧液,正好老爺子戒酒了,我拿來讓你嘗嘗。」胖劉嘿嘿笑著道。

「你這笑的可有點滲入啊?還是明說吧!這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要是不說清楚,我可不敢收你的酒。」韓孔雀似笑非笑的看著胖劉道。

胖劉訕訕的道:「我有事請你幫忙,所以這酒你留下就是了。」

「先說什麼事,如果我能幫忙的一定幫,如果你也知道。」韓孔雀直接道,不能幫的是一定不幫的。

「我通過一個朋友獲得了一條信息,有人想要出手一件寶物,我想收購,這不我來找你給我參考參考。」胖劉有點不好意思的道。

韓孔雀皺了皺眉:「你這心態可有點不好啊!就像上次那件玉壺春瓶,如果心態不能放穩,可是很容易吃虧的。」

最近胖劉的心態明顯變得急切,要不然也不會不斷的尋找東西讓他鑒定,如果不能把功利之心收起來,很容易就會上當。

「我這不是請你幫忙的嗎?我自己多少本事我還是知道的,如果沒有你幫忙看一下,我是不會輕易收購東西的。」胖劉訕訕的道。

「什麼種類的東西?要知道我也不是什麼都懂的。」韓孔雀皺了皺眉道,收購東西的事情外人可是不好參與。

「珠寶,聽說是一條翡翠掛墜,你原來在珠寶公司里干過,應該對翡翠很了解吧?」胖劉一臉希冀的道。

「翡翠?如果是說賭石我還要考慮一下,如果是鑒定翡翠,那是一點問題也沒有。」這點自信韓孔雀還是有點。

一聽韓孔雀說的這麼肯定,胖劉頓時大喜過望:「這次的機會很好,如果東西對的話,折扣會很大,到時賺了錢我們哥倆平分。」

韓孔雀道:「還是算了,我就幫你鑒定一下,可沒有理由跟你平分利潤,這次和做中介不同,這次信息和渠道都是你的,我還是老實的收我的鑒定費就好了,不過,這一箱五糧液應該不便宜吧?」

「一箱6瓶,外面能賣3000多,不過這些可不是給你的鑒定費,這瓶才是。」說著,胖劉從那箱五糧液的後面,又摸出一瓶五糧液來。

「這瓶可是好東西,三十年陳釀,一瓶就五千多,這是你這次的報酬。」胖劉得意的道。

「三十年陳釀?這可是好東西,有錢都買不到啊!這我就卻之不恭了,真是沒想到,現在居然也有人給我送禮了。」韓孔雀開玩笑的道。

韓孔雀對胖劉的這份禮物還是很滿意的,他們是朋友,如果直接給錢,他還真是不太好拿。

「這些酒的來路很正,你從外面買,就不一定能夠買到真的,這種東西還是留著自己享受的好。」胖劉道。

「那是當然,自從跟你合作了一把之後,我這小日子是越過越有滋味了,兄弟我也不缺錢,有好東西自然是自己享受,等天氣涼爽了點,我弄點好菜,我們一起好好喝點。」

大熱天的實在是不適合和高度的白酒,這五糧液可是五十二度的,還是等秋冬季節喝才正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