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八十一章唐代金碗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4-03-27 14:39  |  字數:3449字

宋代耀州窯瓷器主要有盤、碗、洗、瓶、壺等日常生活用具及少量的香爐、印盒、瓷塑等。

器物一般製作得比較規整、精巧,其高超的花紋裝飾工藝、豐富的裝飾題材,使耀州窯瓷器獨具魅力。

當時生產青釉瓷器的北方是耀州窯,南方是龍泉窯,耀州窯瓷器上所點綴的斑紋圖畫,首要是靠刻劃、模印及堆塑等等工藝手法完結。

所謂刻劃紋,是用刀具及尖狀器在瓷胎上刻划出各種斑紋圖畫,然後施釉燒制而成,所飾斑紋,線條下凹,低於胎面。

此種紋飾創於北宋初期,其技法承繼了唐代的傳統,遭到越窯的影響而開展起來,而韓孔雀手中的這兩隻青釉三足香爐上的紋飾,正好符合耀州窯的特點。

之所以說是北宋中晚期,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北宋初期刻劃紋,通常都顯得較為簡略、草率,中期才日趨老練,所飾斑紋刀法嫻熟、線條流通,斑紋圖畫體現得極為生動。

鼎盛時期的耀州窯產物是以青瓷為主的,因為其時各窯之間的相互影響,耀州窯青瓷與越窯、龍泉窯等窯的瓷器在許多方面都有相似之處。

「這真是北宋耀州窯的瓷器?聽說就算是在北宋時期,香爐等東西的產量也不高啊?」胖劉雙眼放光的看著這對三足香爐,這裡可是一次出現了兩件啊!能夠比美五大名窯的瓷器,一次還出現了兩件,這是一份怎麼樣的幸運?

韓孔雀笑道:「能夠證明是北宋耀州窯的特點很多,一件器物,辨別它是耀州窯仍是其它窯的青瓷,瓷釉方面的特色是非常重要的,耀州窯瓷器釉色翠綠、釉質細潤,施釉亦較薄,釉色深淺多變。

有的稍綠一點,有的稍黃一些,但均為青中閃黃色,不管釉深淺都富含黃的成分,不然就不是耀州窯而是其它窯的青瓷產物了。

其時代越晚,閃黃的程度也就越大,到元代時,耀州窯青黃色的成分就更大了,看上去簡直成了黃釉瓷器,你看這兩件瓷器是不是看著有點發黃?雖然發黃,但卻不是那麼顯眼,從這裡也能證明,這耀州窯比較早期的作品,所以應該是北宋時期的。」

看胖劉聽的迷迷糊糊,韓孔雀也沒在多說,其實這三足香爐的鑒定雖然麻煩,也不過是從釉色,瓷胎等方面鑒定,除了剛才韓孔雀說的釉色方面的特點,還有瓷胎的特色,也是判定的一件瓷器的重要依據。

宋耀州窯青瓷胎骨較薄、胎色深灰,因其時施釉工藝尚有缺乏,故器物反面,挨近足部及底部,經常呈現漏施釉的狀況。

這些漏釉的露胎處,呈現出一些醬色的氧化鐵所造成的小斑塊,因為胎土中所含鐵的成分較高,在器身之外的下部釉薄處,也經常隱約透露出一些淡褐色,這些特徵都是後仿品無法仿出的。

宋代耀州窯瓷器的仿品,在民國及曾經各時期很少見到,現在所見的,大都是近幾年所仿。

新仿耀州窯青瓷胎骨稍厚,含鐵量低,故胎色灰白,色彩較真品色淺,更沒有因漏釉所呈現出的醬色小斑塊,以及釉薄場所透露出的褐色。

除此之外,圈足構成也有所不同,仿品圈足較為油滑,這與切削平齊規整的真品圈足,有著很鮮明的差異。

這些特徵都很明顯的表現在了這兩隻香爐之上,所以韓孔雀很慶幸,幸虧江林這小子今天的鬼市上出來找人,而且還帶了一個市局的警察。

也許就是因為這個,才讓這條古玩街上的那些骨灰級藏家,全都躲了開來,這才能讓韓孔雀撿了個便宜。

要不然,這種東西,在行家的眼裡,可就是大開門的東西,是絕對不可能被韓孔雀這麼便宜的弄到手裡的。

歸根到底,這還是韓孔雀的運氣好,這青釉本來就很漂亮,就算曆經千年,看起來還是嶄新如故,這才讓侯三、胖劉、江林這種不懂行的看走了眼。

這兩隻香爐,韓孔雀已經認定了是宋代耀州窯青釉三足香爐,所以他並沒有把全部心思,放在這兩隻香爐上,而是把注意力放在了那粗製濫造的銅缽上。

韓孔雀在看到這件笨拙銅缽時就有了疑惑,因為這件銅缽的體積太大,也太重,誰會吃飽了撐的,弄出這麼一隻笨重的銅缽來使用。

銅缽這東西就是和尚拿來化緣的工具,這樣的東西,因為是隨身帶著的,所以一般的銅缽就像是江林帶走的那個,是很薄的。

而且在清朝以前,銅是貴重金屬,是用來製作錢幣用的,沒有人會浪費大量銅,打造一隻沉重的銅缽招賊。

本來韓孔雀只是懷疑,當他拿在手裡的時候,就不是懷疑了,而是確定。

這隻銅缽的重量不對,剛開始韓孔雀猜測這銅缽有四五斤沉,可真正拿在手裡的時候,感覺重量輕了,雖然輕的不多,但這隻銅缽絕對不是全部為銅造。

「難道這隻銅缽也是好東西?」胖劉看到韓孔雀的目光,最終盯著那隻粗糙的銅缽上,直接問出了自己的疑問。

「這隻銅缽有問題,外面這層銅,應該是後來包上的,裡面有一部分中空,也不知道裡面藏著的是什麼。」韓孔雀回答道。

「你怎麼知道的?」胖劉驚奇的道。

韓孔雀道:「重量不對,這個體積的銅缽,重量應該在四五斤左右,而現在重量輕了,這只能說明裡面不是有中空,就是銅缽內部不是銅的。」

「這樣也行?我還以為你有透視眼呢,能夠直接看到銅缽的內部。」胖劉故作遺憾的道。

「我看你是小說看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