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八十一章唐代金碗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的疑問。 「這隻銅缽有問題,外面這層銅,應該是後來包上的,裡面有一部分中空,也不知道裡面藏著的是什麼。」韓孔雀回答道。 「你怎麼知道的?」胖劉驚奇的道。 韓孔雀道:「重量不對,...

宋代耀州窯瓷器主要有盤、碗、洗、瓶、壺等日常生活用具及少量的香爐、印盒、瓷塑等。

器物一般製作得比較規整、精巧,其高超的花紋裝飾工藝、豐富的裝飾題材,使耀州窯瓷器獨具魅力。

當時生產青釉瓷器的北方是耀州窯,南方是龍泉窯,耀州窯瓷器上所點綴的斑紋圖畫,首要是靠刻劃、模印及堆塑等等工藝手法完結。

所謂刻劃紋,是用刀具及尖狀器在瓷胎上刻劃出各種斑紋圖畫,然後施釉燒制而成,所飾斑紋,線條下凹,低於胎面。

此種紋飾創於北宋初期,其技法承繼了唐代的傳統,遭到越窯的影響而開展起來,而韓孔雀手中的這兩隻青釉三足香爐上的紋飾,正好符合耀州窯的特點。

之所以說是北宋中晚期,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北宋初期刻劃紋,通常都顯得較為簡略、草率,中期才日趨老練,所飾斑紋刀法嫻熟、線條流通,斑紋圖畫體現得極為生動。

鼎盛時期的耀州窯產物是以青瓷為主的,因為其時各窯之間的相互影響,耀州窯青瓷與越窯、龍泉窯等窯的瓷器在許多方面都有相似之處。

「這真是北宋耀州窯的瓷器?聽說就算是在北宋時期,香爐等東西的產量也不高啊?」胖劉雙眼放光的看著這對三足香爐,這裡可是一次出現了兩件啊!能夠比美五大名窯的瓷器,一次還出現了兩件,這是一份怎麼樣的幸運?

韓孔雀笑道:「能夠證明是北宋耀州窯的特點很多,一件器物,辨別它是耀州窯仍是其它窯的青瓷,瓷釉方面的特色是非常重要的,耀州窯瓷器釉色翠綠、釉質細潤,施釉亦較薄,釉色深淺多變。

有的稍綠一點,有的稍黃一些,但均為青中閃黃色,不管釉深淺都富含黃的成分,不然就不是耀州窯而是其它窯的青瓷產物了。

其時代越晚,閃黃的程度也就越大,到元代時,耀州窯青黃色的成分就更大了,看上去簡直成了黃釉瓷器,你看這兩件瓷器是不是看著有點發黃?雖然發黃,但卻不是那麼顯眼,從這裡也能證明,這耀州窯比較早期的作品,所以應該是北宋時期的。」

看胖劉聽的迷迷糊糊,韓孔雀也沒在多說,其實這三足香爐的鑒定雖然麻煩,也不過是從釉色,瓷胎等方面鑒定,除了剛才韓孔雀說的釉色方面的特點,還有瓷胎的特色,也是判定的一件瓷器的重要依據。

宋耀州窯青瓷胎骨較雹胎色深灰,因其時施釉工藝尚有缺乏,故器物反面,挨近足部及底部,經常呈現漏施釉的狀況。

這些漏釉的露胎處,呈現出一些醬色的氧化鐵所造成的小斑塊,因為胎土中所含鐵的成分較高,在器身之外的下部釉薄處,也經常隱約透露出一些淡褐色,這些特徵都是后仿品無法仿出的。

宋代耀州窯瓷器的仿品,在民國及曾經各時期很少見到,現在所見的,大都是近幾年所仿。

新仿耀州窯青瓷胎骨稍厚,含鐵量低,故胎色灰白,色彩較真品色淺,更沒有因漏釉所呈現出的醬色小斑塊,以及釉薄場所透露出的褐色。

除此之外,圈足構成也有所不同,仿品圈足較為油滑,這與切削平齊規整的真品圈足,有著很鮮明的差異。

這些特徵都很明顯的表現在了這兩隻香爐之上,所以韓孔雀很慶幸,幸虧江林這小子今天的鬼市上出來找人,而且還帶了一個市局的警察。

也許就是因為這個,才讓這條古玩街上的那些骨灰級藏家,全都躲了開來,這才能讓韓孔雀撿了個便宜。

要不然,這種東西,在行家的眼裡,可就是大開門的東西,是絕對不可能被韓孔雀這麼便宜的弄到手裡的。

歸根到底,這還是韓孔雀的運氣好,這青釉本來就很漂亮,就算曆經千年,看起來還是嶄新如故,這才讓侯三、胖劉、江林這種不懂行的看走了眼。

這兩隻香爐,韓孔雀已經認定了是宋代耀州窯青釉三足香爐,所以他並沒有把全部心思,放在這兩隻香爐上,而是把注意力放在了那粗製濫造的銅缽上。

韓孔雀在看到這件笨拙銅缽時就有了疑惑,因為這件銅缽的體積太大,也太重,誰會吃飽了撐的,弄出這麼一隻笨重的銅缽來使用。

銅缽這東西就是和尚拿來化緣的工具,這樣的東西,因為是隨身帶著的,所以一般的銅缽就像是江林帶走的那個,是很薄的。

而且在清朝以前,銅是貴重金屬,是用來製作錢幣用的,沒有人會浪費大量銅,打造一隻沉重的銅缽招賊。

本來韓孔雀只是懷疑,當他拿在手裡的時候,就不是懷疑了,而是確定。

這隻銅缽的重量不對,剛開始韓孔雀猜測這銅缽有四五斤沉,可真正拿在手裡的時候,感覺重量輕了,雖然輕的不多,但這隻銅缽絕對不是全部為銅造。

「難道這隻銅缽也是好東西?」胖劉看到韓孔雀的目光,最終盯著那隻粗糙的銅缽上,直接問出了自己的疑問。

「這隻銅缽有問題,外面這層銅,應該是後來包上的,裡面有一部分中空,也不知道裡面藏著的是什麼。」韓孔雀回答道。

「你怎麼知道的?」胖劉驚奇的道。

韓孔雀道:「重量不對,這個體積的銅缽,重量應該在四五斤左右,而現在重量輕了,這隻能說明裡面不是有中空,就是銅缽內部不是銅的。」

「這樣也行?我還以為你有透視眼呢,能夠直接看到銅缽的內部。」胖劉故作遺憾的道。

「我看你是小說看多了,我們應該相信科學。」說著韓孔雀起身去準備一些東西,想要準確測量一下這隻銅缽的體積和重量。

韓孔雀稱出來了銅缽的重量,又把銅缽放進一個水盆里測知到體積,這樣就可以計算出銅的密度,雖然這銅缽的銅不純,但相差應該不會很大。

等韓孔雀計算出來,已經完全證明了他的猜想,這隻銅缽是真有問題,其計算出來的密度,跟真實的銅的密度相差太大。

「真的不對,不知道裡面是什麼?」胖劉驚訝的道。

韓孔雀笑道:「只要不是中空的就好。」

韓孔雀找來一把剪刀,小心的刺入銅缽,果然,裡面有空隙,韓孔雀很輕易的就把外面的一層銅皮剝了下來,裡面是一些填充物,好像是製造模具的耐高溫材料。

韓孔雀把這些填充物清理掉,一絲金光漏了出來。

「是只金碗?」胖劉張大了嘴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韓孔雀這運氣太過逆天了吧?這樣也能撿漏?

「應該是只金碗,看個頭還不校」韓孔雀也有點興奮,怪不得裡面填充了那麼多東西還那麼重,原來裡面包裹了一隻金碗。

「不會是假的吧?」胖劉隨口問道。

「有可能嗎?誰閑著沒事,把一隻假金碗藏在這裡面?」韓孔雀白了他一眼道。

「那是不是真金,也許是鎏金的呢1胖劉有點嫉妒韓孔雀的好運了,所以挑著毛病道。

不過他還真說著了,現在韓孔雀也在擔心這個,古時候也不是沒有人造假,而且有鎏金鍍金等工藝。

由於黃金本身價值高昂,作偽者常用銅、銅基合金、仿黃金材料如稀金、亞金、仿金、鎏金、鍍金、包金等作偽。

韓孔雀取出金碗,清洗乾淨,他首先測量了一下這隻碗的數據,這隻金碗,高7.2厘米,口徑21.2厘米,壁厚0.12厘米,腹徑17.2厘米,腹深7.1厘米,重573克。

這隻金碗敞口、鼓腹、喇叭形圈足,紋飾平鏨,通身魚子紋地,外腹部鏨出兩層仰蓮瓣,每層十瓣。

上層蓮瓣內分別鏨出狐、兔、獐、鹿、鸚鵡、鴛鴦等珍禽異獸,禽獸周圍填以對稱的花草。

下層蓮瓣均作忍冬紋,圈足內刻鴛鴦一周,飾忍冬雲紋一周,圈足飾方勝紋,足底沿為球狀連珠,內底部刻薔薇式團花一朵。

口沿有一行鏨文,「文思院准咸通十四年三月廿三日敕今造鴛鴦蓮瓣紋刻花金碗,重十四兩三錢。打造小都知臣劉維釗,判官賜紫金魚袋臣王全獲,副小供奉宮臣虔詣使左監門衛將軍弘愨。」

「有鏨文?文思院是唐代宮廷的一個部門吧?」胖劉雖然不是很了解,但對文思院還是有點印象的。

韓孔雀仔細翻看著這隻金碗,看了好一會而才道:「這隻金碗的製作方法是鈑金也就是錘鍱法做出來的,工匠先用錘將純金塊敲打成金片,再置於模具中打造成碗,然後在口沿上鏨刻文字,看似簡單卻體現了超俗的製作技巧。

從鏨文得知,這隻鴛鴦蓮瓣紋刻花金碗,乃唐宮廷金銀器作坊——文思院所制,文思院應該能夠代表當時金銀器製作的最高水平。」

唐代是中國歷史上最為強盛、輝煌的時期,其金銀器製作代表了金屬工藝的最高水平。

唐朝金製品加工技術比以前更加精湛,不僅製作精巧,方法也多種多樣。

「唐代宮廷之物啊,你的運氣怎麼可以這麼好?」胖劉雖然是心寬體胖的典型代表,可現在他也開始嫉妒韓孔雀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