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七十九章青釉三足香爐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手,你就說這對香驢多少錢吧!出個價就行,我相信你。」 韓孔雀直接無語了,明明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居然也敢這樣買古玩。 不得不說,這江林還真是不簡單,韓孔雀想了一下道:「這東西我是自己需...

韓孔雀趕忙道:「可別,剛才畢竟是我們家的事情,買下這些東西的肯定是我,這件東西怎麼也算是古董,也不知道那侯三是怎麼弄到手的,這東西我可不敢隨意買賣,所以還是送給你們吧1

這裡可還做著一位大神呢,韓孔雀可不會忘了人家剛才的威脅。

再說,韓孔雀需要的可不是這隻簪花銅缽,他真正看中的反而是那看著嶄新的兩個青釉三足香爐。

如果這錢要讓江林出了,算是他買下的?還是韓孔雀買下的?到時候恐怕這些東西是誰的就不好說了。

江林本來只是試探,沒想到韓孔雀直接拒絕了,這讓他再次認真的看了桌子上的那兩隻香爐一眼,可兩隻一模一樣的香爐,怎麼也不太可能是好東西。

而另外一隻銅缽,卻粗糙的可以,那厚重笨拙的樣子,一看就是粗製濫造的普通貨色。

不得不說,韓孔雀的運氣很好,這些天他幾乎每天都要在古玩街上轉悠兩圈,東西看了不少,可就沒有一件值得他出手的。

而今天他已經放棄了,可就是有好東西,自動送他他跟前,而且還沒有一個有那份眼力的來跟他掙。

剛才他家攤子上雖然圍了不少人,但因為有江林的存在,所以這條街上的那些老傢伙,卻是一個都沒有出現。

看到侯三這四件東西的都是些普通小販,這些人有點眼力,但絕對不算是專業人士,所以,他們並沒有發現這對青釉三足香爐的異常,就算江林也沒有那份本事。

韓孔雀在侯三剛打開包裹的時候,就注意到了這兩隻青釉三足香爐,雖然這兩隻青釉三足香爐很新,但他卻認為那是寶光,是一類特殊瓷器才具有的寶光,而不是新燒瓷器所具有的賊光。

現在很明顯的,江林和胖劉等人都把這東西的寶光看做了賊光,以為這對三足香爐是現代大批燒制出來的。

韓孔雀雖然沒有仔細看,但他只是搭眼一瞧,就看出這對三足香爐的不同凡響,既然價格不貴,這樣的東西自然是先收在自己手裡再說。

韓孔雀卻是不知道,人家的一次試探,已經讓他漏了底,這主要還是因為韓孔雀的表現太過強悍了,這給江林留下的印象太深。

江林對古玩屬於剛一隻腳邁進門,這一點他很清楚,但架不住他聰明,他知道韓孔雀是高手,現在韓孔雀執意買下桌子上的四件東西,那隻能說明這些東西裡面有真品。

雖然江林自己不懂,但他能夠正確推斷出,什麼是韓孔雀看重的,這裡除了那隻清代簪花銅缽,其他三件最有可能的就是那兩隻三足香爐了。

等一碗南瓜粥即將喝完的時候,江林突然開口道:「這對三足香爐也讓給我吧1

「恩?」韓孔雀一怔,不知道這江林是不是也看出什麼了。

看到了韓孔雀的表現,江林得意的一笑道:「我知道韓兄弟是高手,你就說這對香驢多少錢吧!出個價就行,我相信你。」

韓孔雀直接無語了,明明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居然也敢這樣買古玩。

不得不說,這江林還真是不簡單,韓孔雀想了一下道:「這東西我是自己需要,你也知道農村裡每年過年的時候,都要供奉祖先的,我家正好差兩隻香爐,沒想到今天正好買到了這麼一對漂亮的,如果江公子喜歡,這古玩街上比這漂亮的多了去了,你只要想買,什麼樣的都能買到。」

「我們家不缺這兩隻香爐,既然這位公子需要,你就賣給他們好了。」韓建國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韓孔雀他們身邊,突然開口道。

「爸,這是你的香爐?剛才那錢是你出的?我們家需不需要香爐我才知道,難道你比我還更清楚?」韓孔雀狀似開玩笑的接連問了韓建國幾句。

韓榮耀此時也走了過來道:「大哥,你怎麼跟爸說話的?你的東西還不是咱家的了?」

「這個得說清楚,剛才我讓你們買下這些東西,你們是怎麼說的?所以我的東西還是我自己做主的好,你們還是去操心你們的南瓜粥吧!我可看著你們的生意不太好啊1韓孔雀對韓榮耀可沒有一絲客氣。

「韓兄弟太不夠意思了,我又不是不出錢,既然韓老伯已經說了你們家不需要,那還是把這對三足香爐轉給我好了,價格怎麼都好說。」江林對他們自家人起內訌還是很高興的,這樣他才有理由收購這對香爐。

「那好,我看著這一對東西好像是楊貴妃曾經用過的洗臉盆,一隻就九十八萬吧1韓孔雀似笑非笑的看著江林道。

「楊貴妃?洗臉盆?」江林有點反應不過來。

而胖劉直接一口南瓜粥噴了出來,這是笑嗆了。

「江公子,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你見過香爐有成對的嗎?這就是現代大批量生產的民用香爐。」韓孔雀直接質疑江林的人品。

你別說,韓孔雀還真是做對了,江林確實不知道這兩隻香爐的來歷,他之所以想買下,也不過是因為韓孔雀罷了。

現在韓孔雀說的這麼明白,而且也開出價格來了,可江林卻猶豫了,他怎麼看都感覺韓孔雀是把自己當做冤大頭了。

韓孔雀有點好笑,但又有點佩服江林,這小子眼力不行但很聰明,不過,他再聰明也不可能從自己這裡佔到便宜,今天有個警察在身邊,韓孔雀是怎麼也不可能跟他交易的。

就算這對香爐是贗品,韓孔雀也不可能出手,畢竟這些東西剛才的交易過程,被江林和這裡的這位警察全看在了眼裡。

而且那侯三也說了,這是他從五台山上的廟裡弄來的,不管他說的是真是假,這都給了警察介入的理由。

「江公子,我看你還是收藏這個清代的簪花銅缽好了,這個銅缽口徑近二十厘米,高約七八厘米,品相完好,敲擊聲音悅耳悠揚,是非常稀有的。

這可是一件完完整整的開門老貨,最主要的這是全手工製作,簪花工藝精湛,有清晰的滿文,應該是滿工,而且滿工的紋飾細膩清晰,銅皮殼溫潤純厚漂亮,很具有收藏和欣賞價值。」韓孔雀笑著道。

「那好吧,不過,以後如果你有好東西想要出手,可記得一定要來找我啊!既然這兩隻香爐是現代工藝品,那以後你要收藏到了,跟這兩隻相近似的好東西,可一定要記的讓給我。」

江林此時也反應過來了,這韓孔雀看似恭順,可今天他是一件東西也不打算賣給自己。

江林看了一眼程林,這古玩行還真是不能以勢壓人,本來以為有了程林這個市局的副局長幫忙,那些人應該會賣個面子,把他們收藏的東西轉讓給自己,可現在看來,這有點適得其反啊!

既然今天韓孔雀是怎麼也不可能賣東西給自己,那也要為以後打下基礎,所以江林才會直接跟韓孔雀說,要是以後想處理這兩隻香爐的時候,一定要找他,而且理由江林都給韓孔雀想好了,以後就算賣,也肯定不是賣今天的這兩隻,而是相近似的。

感覺今天帶程林出來就是失策,江林也沒有了來是的興奮,跟韓孔雀他們告了別,抱著那隻清代簪花銅缽離開了。

韓孔雀看到程林跟著走了,才鬆了一口氣,這對香爐因為是從侯三那種人手裡得來的,其來歷就很不好說了,所以韓孔雀是怎麼也不可能在一個警察面前賣出去的。

「切,我還以為大哥真有本事撿漏呢!原來也就是撿點破爛,就這麼一個破香爐,居然也敢開價九十八萬。」韓榮耀諷刺的道。

而韓建國也不太痛快:「老大,你也太黑了,你看把顧客都嚇跑了,九十八萬啊!你也真敢開口,要我看,你九十八塊錢賣了就不錯了。」

「恩,九十八快賣給韓榮耀吧!他多能啊!那麼明顯的陷阱都看不出來,今天的這五百塊錢怎麼算?」韓孔雀直接跟韓榮耀算賬了。

「什麼怎麼算?剛才是誰做主買下來的?我可沒說我買這堆破爛。」韓榮耀根本不認賬。

「你也就這點出息了,今天賣了多少錢?」韓孔雀問道。

現在鬼市已經完全散了,過一會城管就要上班了,他們這小攤也要撤了。

「還算不錯,賣出去了四十多碗。」韓榮耀高興的說著,一邊說還一邊斜睨著韓孔雀。

「剛才那麼多人,就只賣出去了四十多碗?不到一百塊錢的收入?」韓孔雀看剛才的人可不少,怎麼才這麼點收入?

「一個早上收入八十元已經很不錯了,誰會像你一樣敗家啊!剛才可是賠出去了五百塊錢。」韓建國抱怨道。

「行了,你以為我願意,要不是你那個自以為聰明的兒子笨到了家,我會花五百買下這些?我最多也就出三百。」韓孔雀直接道。

胖劉在一邊眨巴著眼睛,怎麼聽韓孔雀這話也有點彆扭啊!這裡沒有姦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