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七十八章匈奴王的後裔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我好像告訴過你了,那本是韓氏家譜,而小韓可是姓韓的,而且家譜上的記載證明,小韓這一支,正好是從這本家譜中分出來的,也就是說,那是他家的家譜,你說這種東西他能賣了嗎?」 「能不能讓我看看?」江...

感謝阿歷兄弟的打賞。建了個群,鑒偽存真,群號:361638021,驗證信息是本書書名,都市藏真。

在古玩街上,能夠被稱為鎮店之寶的,都不是簡單的東西,這樣的東西每一件都是稀世珍品,絕對的少見,也許有的還是孤品。

這樣的東西每一件都是天價,這江林剛剛花費天價,從他們手裡買了一隻康熙琺琅彩小碗,現在卻又打古玩街上那些傳世珍寶,這手筆可也太大了。

「反正現在已經有不少人知道了,我告訴你也沒什麼了,我們魔都市的幾個大公司,準備打造一家國內最大的私人博物館,現在已經收集了很多歷朝歷代的代表器物。

到了這個時候,已經進入掃尾階段,所以才會尋找一些大藏家,來收購他們手中的真品,來豐富我們的藏品,收到了是錦上添花,收不到也沒有什麼影響了。」

江林雖然比較沉穩,但說到這個,他也有點眉飛色舞起來,看來他對自己的動作很是得意。

「國內最大的私人博物館?那得收購多少東西?」胖劉道。

最主要是需要多少錢啊!雖然不知道,但想來也是個天文數字。

這個才是胖劉最想知道的,可他沒有把這句話問出來。

江林家雖然豪富,但建立一家私人博物館,而且還是國內最大的私人博物館,那需要的錢,只要想想就讓人蛋疼。

江林只是從他們這裡買去的一隻小碗就是八千萬啊,這些大家族的底蘊難道真的這麼深厚?

「再過幾天你就知道了,以後劉哥有什麼好東西,都給我送過去就是了,我一定高價收購。」江林道。

江林大量收購古玩,胖劉卻高興不起來,既然他知道了,江林是現階段魔都最大的收藏買主,也有可能是最大的冤大頭。

那別人也肯定知道,這樣,誰有好東西直接找他交易就行了,還用得著他來做中介?

胖劉不再說話,而韓孔雀更是跟這江公子沒有什麼好說的,人家身邊跟著一位大神,這條街上敢得罪他的人,還真是不多。

「韓兄弟,聽說你手裡有本東漢張芝的真跡?不知道能不能轉讓,你放心,價格不是問題,我按照拍賣價上浮百分之二十收購,絕對不會讓你吃虧。」江林知道胖劉手裡沒有什麼好東西,所以立即把目標對準了韓孔雀。

韓孔雀知道,他手中有本東漢古籍這樣的事情,肯定是從胖劉那裡傳出去的,所以他也不會全盤否認,而是想辦法一勞永逸的解決問題。

韓孔雀故作苦笑的道:「什麼東漢張芝的真跡?根本不是那麼回事,當時我看到後面有落款是伯英兩個字,還真以為是東漢張芝的,後來才知道,那根本不是東漢時期的。

不止是因為那落款,還有紙張,那紙張也不是蔡倫紙,其實那本書就是清朝末期的一本手抄本,是一位叫張伯英的滿清官員抄寫的,這麼一本書其實價值不大,前幾天下大雨,我住的地方進水,已經完全泡爛了。」

「啊?」

「啊1胖劉和江林同時驚叫。

不過胖劉卻是忍不住翻白眼,這種理由韓孔雀也想得出來,當時他買那本醫略時,確實說是清末的,他就是利用這種說法,從陳騫手裡撿到的漏,現在卻又拿出這個理由來忽悠江林。

江林有點不信,他皺著眉頭道:「真不是東漢時期的古籍?」

「真不是,要是東漢時期的,那可是國寶,市場上怎麼可能收的到。」韓孔雀誠懇的道。

這時一直默默的喝著南瓜粥的程林道:「古籍的保護可是很麻煩的,如果一個保護不好,確實容易受損,如果讓國寶損壞了,那可是極大的犯罪啊1

這是赤果果的威脅啊!不過韓孔雀還真拿別人沒辦法,最少他的那本書,說來歷不明也不會冤枉他,如果認真追究,沒準就會是屬於國家的,這也是大多數古玩商,不願意跟政府打交道的原因。

看著韓孔雀和胖劉的臉色同時變了變,江林定定的看著韓孔雀道:「韓兄弟,我是真的有誠心買你手裡的東西,而且我說的很清楚,價格絕對讓你滿意,只要你開價,我絕對沒有二話。」

韓孔雀看了胖劉一眼,道:「江公子,那本書是真的泡爛了,已經被我扔了的東西還怎麼賣?退一萬步說,那東西我留著也沒用,如果您出高價,我又有什麼理由不賣?你看我家裡的條件,如果能夠賣出高價,我們還用在這裡擺攤賣南瓜粥?」

江林眉頭皺的更緊,確實是這麼回事,但他同時想到,上一次的交易,他好像沒有少拿提成啊!

知道江林不信,所以韓孔雀道:「我買的那本書,根本就不是古籍,所以我沒有好好收著,才會被水泡了。

那本書的紙張白亮光潔,一點發黃變脆的跡象都沒有,這個不止是胖劉知道,當時古玩街上擺攤的老季,還有賣給我書的那個老闆都知道。

當時我也是被最後的留款蒙蔽了,一葉障目不見泰山,只想著撿漏,卻沒想到,最後打了眼,後來想想,如果真是東漢時期的蔡倫紙,是絕對不可能流傳近兩千年,還保存的那麼完美,居然連紙的顏色都沒有改變。」

「真的是這樣?」江林的眉頭皺的更緊。

這時胖劉也是一臉迷惑,他當然知道那本書的品相是很好的,那本書還真像韓孔雀說的那樣,紙張潔白無瑕,現在想想,還真是有點不可思議。

東漢距今可是將盡兩千年,雖然說紙壽千年,但要想保存千年是多麼的不容易,更不要說兩千年了。

現在想來,只是這麼一個理由,就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證明那是贗品,就連是清代的手抄本,都有點不太可能了。

「真是白紙,而且比我們現在的白紙還要白。」胖劉看到江林盯著自己,他趕忙道。

江林心裡充滿了失望,他到不怕胖劉騙他,就像韓孔雀說的,當時可不止是他們兩個見到那本書了,肯定還有不少人見過,這樣的事情根本沒法保密,既然那本書的紙張是白紙,那肯定就不對了。

江林不再追著那本醫略,而是對準了另一本:「聽說還有一本家譜?這家譜的歷史不短,聽說是從北魏傳承下來的?還是折本?這個在國內可是很少見啊,不會這家譜也是假的吧?」

韓孔雀狠狠的瞪了一眼胖劉道:「讓胖劉來說。」

胖劉也只能苦笑,現在連個劉哥也不叫了,看來小韓被氣的不輕啊!

胖劉無奈的道:「江公子,我好像告訴過你了,那本是韓氏家譜,而小韓可是姓韓的,而且家譜上的記載證明,小韓這一支,正好是從這本家譜中分出來的,也就是說,那是他家的家譜,你說這種東西他能賣了嗎?」

「能不能讓我看看?」江林才不信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韓孔雀也知道這很難讓人信服,但他又憑什麼要證明什麼?

所以韓孔雀毫不客氣的道:「那確實是我們韓家的家譜,這個是沒法作假的,江公子去查查就知道,我們韓氏的分支很少,大多數是一個家族的,只不過傳承的久遠了,關係也就淡了。

我家這支是北魏時期匈奴王室的一支,祖上是破六韓常和破六韓孔雀,我的名字韓孔雀,就是從這裡來的,實際上我的姓氏是破六韓,認真說起來,我的全名叫破六韓孔雀,跟祖上同名。」

「啊?小韓你原來不是漢人?是匈奴人?而且還是匈奴擔俊迸至醭躍了。

韓孔雀白了他一眼道:「我們家族跟漢族已經融合了近兩千年,你說我們還能是匈奴族嗎?上次我好像告訴你了,我的祖上是破六韓常,你不會不知道破六韓常是什麼人吧?」

「破六韓常,確實是匈奴單于的後裔,他們確實融入了漢族,如果你真是破六韓常的後人,那你們還真是匈奴王的後裔。」江林可不是胖劉那麼不學無術,所以他解釋道。

到了這個時候,江林也知道了,這種能夠證明自己出身高貴的家譜,就算是給再多的錢,人家也是不會賣的,這對韓家來說,這本家譜就是無價之寶,是絕對不可能讓人的。

兩本書居然一本也弄不到手,這讓江林有點鬱悶。

韓孔雀也不願意太過得罪這個貴公子,所以道:「那本家譜是絕對不會出讓的,不過這件清代簪花銅缽很有收藏價值,而且品相也很好,這個可以送給江公子。

這件簪花銅缽如果單論價格雖然不高,但如果用來收藏,卻絕對是一類古玩的代表之作,這件清代銅缽我就送給江公子了,算是感謝你剛才的仗義執言。」

韓孔雀把兩個銅缽當中的那隻精緻的小型銅缽遞給江林,算是化解一點他剛才的鬱悶。

「恩,這東西我們博物館還真是需要,不過,我不能白收你的東西,這些東西是你剛才用了五百塊錢買下來的,那這五百塊錢就讓我來出吧!剛才的那些東西就算是我買下的。」江林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