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七十六章康熙粉彩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那些一眼貨相比嗎?」侯三憤怒的道。 「誰知道這小碗是不是康熙時期的?你說是康熙的就是康熙的啊?」韓榮耀道。 「這怎麼不是康熙用過的,我這些東西,全都是從五台清涼山上的寺廟裡,高價收來的...

感謝末日戰神和疙瘩79兩位兄弟的打賞。

建了個群,鑒偽存真,群號:361638021,驗證信息是本書書名,都市藏真。

包裹上面是兩個直徑在二十公分以上的香爐,看到香爐那厚厚的樣子就很結實,萬幸,這兩個香爐一點問題也沒有,這讓韓榮耀稍微放下心來。

香爐下面則是兩個銅缽,這顯然也不可能摔碎,但這四件東西都很有分量,這也就怪不得侯三沒有抓住這個包裹了,只是這四件東西就有十多斤沉。

這時這裡已經圍上了不少人,當然,韓建國和韓孔雀也過來了,看到包裹裡面沒有摔碎東西,韓建國鬆了口氣。

韓榮耀更是被嚇出一身冷汗,這小販很明顯是古玩街上販賣古玩的,人家的任何一件東西,都是很值錢的,幸虧現在沒有摔碎。

看到了韓榮耀和韓建國那如釋重負的樣子,侯三的臉上很隱晦的閃過一絲冷笑。

當然這一切韓孔雀也看的十分清楚,不過他也隱晦的冷笑了一下,卻什麼都沒說。

侯三沒有看到韓孔雀的笑容,但站在他側面的人群中,則有很多人光明正大的在冷笑,侯三這小子是什麼人,他們都很清楚。

不過今天這事情可不太好說,誰讓韓榮耀不注意,被侯三抓住了痛腳呢!

侯三這小子平時坑蒙拐騙什麼都干,就是不幹好事,現在韓建國和韓榮耀肯定是有點高興的太早了,周圍所有認識侯三的,全都用可憐的目光看著韓榮耀父子。

果然,侯三直接把兩隻青釉的三足香爐,和兩個銅缽拿到了桌子上,這時,兩堆碎片出現在了包裹的最底部。

「哎喲喂,我的康熙粉彩小碗啊,這可是大開門的一對小碗,是康熙大帝用過的,怎麼就這樣碎了?」侯三的表情很豐富,他好像痛徹心扉,心痛的他直錘自己的胸膛。

韓孔雀看的清楚,那是一對白瓷小碗,碗身是六邊形,每邊都畫著一株花卉,有一面碎片比較大,所以小碗的大部分特徵都能看的清楚。

不過,韓孔雀發現這所謂的粉彩光澤暗淡,畫的花也不算規整,最主要的是根本就不夠清晰,這彩料和畫工都不對,這根本就是小瓷窯里出產的普通茶碗。

粉彩裝飾,始創於清康熙晚期,真正康熙的粉彩花卉線條纖細秀麗,形象生動逼真,色彩粉潤柔和,畫面富有立體感,在國內外享有盛譽,這些碎瓷跟真正的康熙小碗,可是一點也不搭邊。

「康熙用過的?」韓建國心中一哆嗦,這皇帝用過的小碗,那他們可怎麼賠啊!

韓榮耀此時到還算鎮定:「這東西誰知道是不是康熙的?既然我們給你打碎了,那你就說個價,我們賠就是了。」

「說個價?你們賠得起嗎?康熙的小碗,而且是粉彩精品,康熙大帝用過的御用之物,每一隻小碗都超過八十萬,這兩隻要兩百四十萬以上,你們賠得起嗎?」侯三大聲的吼道,他好像很委屈的樣子。

「兩百四十萬?你怎麼不去搶?」韓榮耀下意識的道。

「搶?我正正噹噹的做生意,我為什麼要去搶?再說去哪能搶到那麼多?小子,我這對康熙粉彩小碗最少值兩百四十萬,少一分都不行,你看著辦,如果想耍賴你試試,哥們在這條街上混的時候,你還穿開襠褲呢1侯三惡狠狠的道。

侯三這一翻臉,立即鎮住了韓建國和韓榮耀。

「啊?怎麼可能這麼貴?就兩隻小茶碗絕對不值那麼多錢,大不了我們給你去買兩隻就好了,我今天早上,可是在其他攤子上看到過不少,比你的小碗還要漂亮的。」韓建國軟聲道。

「什麼?那些怎麼能夠跟我的這對小碗相比?我這是康熙真品,真正的官窯瓷器,而且還是成對的,你去打聽打聽,清三代的瓷器都是個什麼價?我這東西能夠跟那些一眼貨相比嗎?」侯三憤怒的道。

「誰知道這小碗是不是康熙時期的?你說是康熙的就是康熙的啊?」韓榮耀道。

「這怎麼不是康熙用過的,我這些東西,全都是從五台清涼山上的寺廟裡,高價收來的,你看這銅缽多麼厚重,還有那滿文,還有這兩個香爐,多麼漂亮?

雖然這些都不如那兩隻小碗值錢,但有了這些東西,足以說明,這兩隻小碗就是康熙爺,送給在五台山出家的順治皇帝的。」侯三道。

「你小子就不要在這裡胡咧咧了,還清涼山上收來的?康熙送給順治的?你知道五彩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康熙晚期才出現的,那時順治早死了。」這時一個年輕人從外面走了過來道。

本來韓榮耀已經被堵得啞口無言,正要接受一次難忘的教訓,可這時居然出現見義勇為的好市民了,這讓韓孔雀有點意外。

而且這出現的人還是他的一個熟人,這個過來的人是江林江大公子,他一身白色的運動服,襯托的他修長是身材更顯英挺,這絕對的高富帥一枚。

看到這麼一個偉岸青年說話,侯三立即收聲,他這些年碰瓷的事情也幹了不少,之所以現在還活的那麼滋潤,主要是他的眼力好,不是他看古玩的眼力,而是看人。

這江林很明顯是高富帥,這可不是韓榮耀這樣的矮窮挫,這種人他可招惹不起。

「這位小哥,剛才的事情所有人都不看到了,我在這裡吃飯,被他把東西弄地上打碎了,我可是指著這個吃飯的,這東西受損了,我還怎麼賣啊1侯三立即伏低做小,不再提他的那對康熙小碗。

「你那對小碗,順治帝實在是無福消受,所以你也不要說是康熙用過的了,既然大老遠從五台山上尋摸來的,就讓他們給你個路費算了。」江林道。

「我那可是清三代的粉彩小碗。」侯三不太願意,路費才有幾個錢?

他好不容易遇到了個棒槌,如果這樣輕易放過了他,那他也太二了。

「怎麼不願意?如果不願意,你那路費也沒了。」江林冷笑著道。

而侯三的小眼珠轉了又轉,江林身前身後有意無意的站著幾個壯漢,這些人雖然看著平常,可那掩藏在衣服之下的肌肉,讓侯三一陣心寒。

那些人肯定是這高富帥的保鏢,能夠隨身帶著這麼多保鏢的人物,肯定是他惹不起的。

「三千,給我三千這件事情就算了。」侯三咬著牙,出了個吐血價。

「好吧,怎麼也是他們的錯,這也算是給他們一個教訓。」江林看這侯三這麼痛快,還是很高興的。

畢竟這古玩是沒法說清楚的,你說不值錢,如果人家咬定是高價收購的,就算東西再差,你碰碎了別人的東西也沒理,所以侯三出這麼一個價格,江林也是知道他給了自己面子。

本來事情就可能這麼結束了,可此時韓建國卻暴喝道:「不行,要錢沒有,要命更沒有,這小子明顯是想坑我們,我們不會給他一分錢,韓孔雀你給我出來。」

這時,就算韓建國父子再遲鈍,也看出這侯三是坑他們了,所以韓建國立時暴怒,他雖然在自家的家務事上有時令不清,但對別人,他可從來沒有吃過虧。

聽到這老頭這麼不知好歹,江林頓時變了臉色,在他看來,三千塊錢能夠擺平這件事情,已經算是便宜他們了。

可韓建國的想法可不是這樣,三千塊錢他一個月都掙不來,怎麼可能被人這麼輕易坑了?

此時侯三看韓建國這麼不給江林面子,他臉上差點笑開了花:「怎麼?你們還不服氣?我那可是清三代的精品,一對小碗的價格絕對超過兩百四十萬,既然三千你們不願意,那我們就按照小碗本身的價值算,這位公子,可不是我侯三不給你面子,你也看到了,是他們不知道好歹。」

「清三代的?我看是富三代的吧?這東西就是東山省淄bo市那地方出的普通小碗,如果你不信,你自己拼起來看看,那六邊形都不對稱,還有那底足都是斜的,還清三代的精品?我看是純粹的粗製濫造品。」韓孔雀走到了韓建國身邊道。

本來韓孔雀還想讓自己的弟弟受個教訓,可現在卻被這江林攪合了,雖然他是好意,但這個情,韓孔雀卻並不打算領。

「咦?韓兄弟也在?胖劉那小子說叫上你讓我們一塊坐坐,可他這麼長時間了,也不安排。」韓孔雀一出現,江林就知道他想賣他個人情的打算落空了。

他過來本來也是看熱鬧的,可沒想到認出了韓孔雀,這小子可是狠狠的宰了自己一刀,有這種本事的人,絕對不簡單,所以他看到了坐在那燒鍋的韓孔雀時,就知道,這對惹了禍的父子,跟韓孔雀的關係不一般,所以他才有了出頭的打算。

「沒想到江公子這麼急公好義,這位是我爸爸,這位是我弟弟,這位是魔都有名的大家公子江林江大少。」韓孔雀介紹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