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七十三章空想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在院子里。 既然早晚韓建國都要進來,那還不如韓孔雀把他請進來,要不然,韓建國肯定會多想,會想韓孔雀是多麼的不孝順,多麼的不如自己的另外兩個兒子。 雖然韓孔雀已經不在乎這一點,但關係搞僵...

感謝同參知政事和末日戰神兩位兄弟的打賞。

不用想韓孔雀也知道,韓建國肯定是一晚上沒睡,這販運蔬菜可都是晚上跑的,凌晨就要進入蔬菜批發市場,天一亮蔬菜批發市場就散市了。

「你那地下室能住人?我的關節不好,如果太潮我的關節就疼,你還是給我在這院子里搭個棚子,我在上面休息一下就好了。」韓建國道。

「讓你下來就下來,我的房間肯定比你想象的好。」韓孔雀不樂意了,所以也就沒好氣的道。

「比下面好?能好到哪裡?」韓建國人老成精,自然知道自己兒子的好意,但他看著那板著臉,跟他爹一個樣的威嚴,就讓他心裡不痛快起來。

韓建國的模樣很像韓孔雀的奶奶,白皙的面容,高挑的身材,他年輕時是標準的美男子,要不然也不可能吸引到韓孔雀的母親下嫁。

而韓孔雀的爺爺和他,兩個人都長的五大三粗,是標準的北方大漢形象,這也許是有他們匈奴血統的緣故。

這些東西,現在韓孔雀比韓建國還要了解,他長大之後,也有點了解到了韓建國的心結,所以對韓建國不喜歡自己這個家裡的老大,他也就不以為許了。

一走進韓孔雀的地下室,韓建國立即驚呆了,他看到了什麼?

這樣的房間設計,他只在魔都市裡他堂姐家見到過,那還是他堂姐的兒子結婚,他參加婚禮,才見過一次他們那金碧輝煌的家。

而現在他又在自己兒子的地下室里,見到了那麼精美的裝修,就連牆角都包上了厚厚的玻璃,在燈光下反射著橘黃色的光暈,讓整個房間變得璀璨起來。

這種原來天天在電視里,見到的城市裡人才能住的上的房子,他的兒子居然也在祝

韓建國的反應韓孔雀自然都想到了,本來他就無意隱瞞他有錢的事實,只不過是韓建國一直不願意進來罷了。

現在韓建國要留下賣南瓜粥了,以後不管是吃飯還是睡覺,總不可能始終在院子里。

既然早晚韓建國都要進來,那還不如韓孔雀把他請進來,要不然,韓建國肯定會多想,會想韓孔雀是多麼的不孝順,多麼的不如自己的另外兩個兒子。

雖然韓孔雀已經不在乎這一點,但關係搞僵了相處起來總是彆扭,所以韓孔雀還是盡量的維持一下父子之間的感情。

韓建國指著韓孔雀說不出話來。

韓孔雀笑著指了指間隔出來的書房道:「看看那些書,榮耀雖然上了大學,可他看的書還不如我買下的書多。」

「氨拿著那一排排的書架,還有上面那一本本厚厚的書籍,韓建國的精神差點崩潰了,自己這個五大三粗的兒子,什麼時候居然有了讀書的天賦?

如果那麼多書籍,他全部讀過,那可真不是自己的二兒子能夠相比的。

韓榮耀從幼兒園到大學,所有的課本,韓建國全都給他仔細的保存下來了,可那些課本,連他大兒子一個書架都擺不滿。

「所以,就算為了榮耀好,你以後也不能在慣著他了,他那個大學,根本沒有他說的那麼厲害,現在的信息發達,你也應該聽說過了,他上的那個魔都科技大學,根本就是一個三流大學,不說跟國外國內的名校相比,就算只跟魔都同一個城市的大學相比,它也只是三流。」韓孔雀道。

韓建國的臉色很難看,現在電視機家家戶戶都有,他當然也不是什麼事情都不知道,只不過他周圍的環境決定了他的驕傲。

在他們那個山村,甚至城鎮,能夠考上大學的根本就不多,就算是個三流大學,也不是誰都可以上的,這才是他驕傲的根本。

現在他走出了那個山村,跟這裡的人一比,那個他眼中十分優秀的兒子,好像也十分普通,這讓他有點難受。

「你的房子是怎麼回事?」韓建國還是很快就抓住了問題的根本。

「我自己裝修的,錢是我在外面那條街上賺來的。」韓孔雀也不隱瞞,直接道。

韓建國驚異的道:「外面的那條街?你是說古玩街?你怎麼可能在那裡賺到錢?」

外面的古玩街韓建國還是知道的,因為他的二兒子曾經跟他吹噓過幾次,說他們學校的一個教授,怎麼怎麼在這條街上撿漏了,而且還義務給他普及了一下撿漏和古玩收藏的知識。

那時韓建國可是被震撼的不輕,動輒幾十萬幾百萬的古玩,還真是他不敢想象的,那些東西就是些仍大街上都沒人撿的破爛,在這裡居然會被賣出天價。

曾經有一段時間,韓建國回家之後,還專門找了一次韓孔雀的爺爺奶奶,就是想要尋摸一些老物件,看看有沒有什麼值錢的所謂古玩。

可他很失望,除了他們家那個風一吹就搖擺的桌子,其他上四十年的東西一件都沒有。

從此他的心也就涼了,知道古玩那東西離他的生活太遠,所以也就沒有了那份奢望。

可現在,他這個威武雄壯的大兒子,卻告訴他,他在古玩街上賺錢了,而且就是倒騰古玩賺的,這怎麼不讓他驚訝。

在他的認知之中,能夠在古玩街上撿漏的,那些都是有大學問的,就像韓榮耀說的,他的那些教授一樣。

那是大知識分子,在古代就是秀才翰林一類的人,而現在他沒想到,他的大兒子居然也有這種本事?

「你能夠在古玩街上撿漏?」韓建國懷疑的道。

「撿過幾次漏,賺過不少錢,不過裝修房子和租房子的押金,支付了不少,所以我手裡現金不多。」韓孔雀道。

「不多?那你還是有錢了?」韓建國道。

「是有點,但那是我的錢,我沒有義務把錢送給韓榮耀敗壞。」韓孔雀看著韓榮耀,認真的道。

「哎1韓建國嘆息了一聲,他這個大兒子什麼時候也不是他能夠拿捏的。

「休息一下吧,我這裡只有一張床,你先在我穿上睡一覺,等下午我們去買東西,正好買一張床,室里再放上一張床的空間還有。」

韓孔雀這地下室有三間的,本來一間儲藏室的空間不大,韓孔雀因為住著壓抑,所以他把其中的兩間打通了,八十多平的室,不要說擺放兩張床,就算放三張也行。

現在,先給韓建國買一張,如果韓榮耀實在找不到地方住,他也肯定會來這裡的。

韓榮耀那小子就是個好高騖遠的東西,沒進入社會摔打一下,他還以為自己多有本事,等真正碰到頭破血流了,他這個地下室他再不待見,他也能厚著臉皮過來祝

韓建國也許是受刺激了,也許是太勞累了,他沒有多少什麼,很快就睡著了,地下室里的光線本來就暗,如果關上燈,跟黑夜也差不了多少。

等韓建國睡著了,韓孔雀回到書房,仔細考慮了一下韓榮耀的這個發財計劃,不得不說,這小子還是有點頭腦的,但他也只是空想,想法雖好,具體實行起來可沒那麼容易。

最主要的一點就是他們沒有基礎,也就是沒有店鋪,並不能完成他的設想。

南瓜粥雖好,但這不可能作為一種單獨的食物來出售,就算弄成很稀的飲料,也要有地方來賣,而這東西卻是附屬貨物,單賣南瓜粥肯定是不行的。

這就是一個學生的局限性,如果他要是像陳青一家賣包子,附帶上賣南瓜粥,那肯定是沒問題。

但現在韓榮耀只想到了賣南瓜粥,而且也只有本錢干這個,這就讓他的這個想法有了致命的弱點。

這些韓孔雀想的很全清楚,雖然那南瓜粥很好喝,但在這古玩街上,單賣這南瓜粥肯定是不會很好的,其銷量肯定不會有多少。

雖然韓孔雀想到了韓榮耀這次小生意的結果,但他並沒有說出來,反而幫著他籌備。

不經歷風雨,又怎麼能夠見彩虹?

韓孔雀是想借這次機會,好好敲打磨練一下韓榮耀,這小子雖然不能腳踏實地,但也確實有點小聰明,要不然也不能哄的他爸,一直把他當寶。

想好了怎麼收拾韓榮耀,韓孔雀才心情大好的開始給他準備賣南瓜粥需要的東西。

等在一張紙上列好了數量和種類,還有需要多少錢之後,韓孔雀拿出來了韓榮耀的那個錢包。

五六百塊錢的現金,肯定是不夠買桌子和凳子什麼的,而韓孔雀可沒有想著,墊錢給他們買,所以錢還是出在韓榮耀身上。

韓榮耀的錢包里還有三張卡,裡面肯定是有錢的,以韓榮耀的性子,他沒有私房錢才怪了。

韓榮耀也不傻,雖然韓孔雀把他的錢包拿了去,但銀行卡里的錢他卻不擔心,因為韓孔雀不可能知道他的密碼。

而韓榮耀的這點小心思,韓孔雀當然也很清楚,而他之所以沒說破,是因為他有把握把韓榮耀的錢拿出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