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六十八章沒撿著錢就算吃虧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葉障目不見泰山,只看到了那玉壺春瓶的優點,而沒有想到,就是因為這隻瓶子太過出彩了,製作他的人只想著讓這隻瓶子越漂亮越好,卻沒想到,粉彩出現的年代。 其實這些知識孟光濤也知道,但他就是看不到,他...

還是求三江票,努力做第六位,我是不是太過沒追求了?如果進入前五,入v之前每天三更,決不食言,強烈求三江票。

李勤再次道:「這個可不一定,灑藍釉這麼漂亮,你說廢止就廢止了?也許嘉靖時期還有人會燒制呢?這個不能說明我這隻瓶子是贗品。」

韓孔雀無奈的道:「我們不說這隻瓶子是不是用的五彩,單說灑藍釉,康熙時的灑藍釉釉面勻凈,釉透脫如玻璃,呈現出來的顏色就像用油調和而成,釉體細膩而溫潤。

康熙灑藍工藝還常與金彩、五彩和釉里紅結合裝飾,更顯華貴,你這隻瓶子的灑藍釉就很漂亮,絕對算是頂級工藝,這問題就處在這工藝上,它越漂亮,說明他越不可能是嘉靖時期的做工,因為那個時期的灑藍釉技術根本打不到這種程度。」

「怎麼會這樣?畫工底款都對,還這麼漂亮,怎麼可能是贗品?我的錢啊,三百萬就這麼打了水漂?絕對不可能,你不是專家,我還是去找個真正的專家鑒定一下,省的被你這種半瓶子醋騙了。」李勤失魂落魄的說著。

說完了還不解恨的狠狠的瞪了韓孔雀一眼,才猛地站起身把瓶子收好,快速走出了韓孔雀的家門。

韓孔雀冷笑:「還他父親大伯的指導下買的,我看這是想撿漏想瘋了,自己學了了一鱗半爪,想著撿漏才買來的吧?」

「古玩行里的故事是不能聽的,哈哈,小韓還是你厲害,這麼漂亮的一隻瓶子,居然也會是贗品,今天我可是長見識了。」胖劉道。

韓孔雀冷笑道:「漂亮什麼?你不覺得那獅子也太過憨態可掬了點,看著到不像是獅子,反而像是綿羊?

如果不是畫工的問題,就算那是一隻近現代的仿品,也是價值很高的,只是上面那粉彩和灑藍工藝的結合,就是不可多得的成就,可就是有了那隻憨態可掬的像綿羊的獅子,完全破壞了這件藝術品,就他那眼光,還學美術的,我看是學傻的吧?」

孟光濤看那瓶子看的很仔細,現在聽韓孔雀這麼一說,還真是有這種感覺,韓孔雀不說他還沒感覺到,現在一想,那獅子可不真像是綿羊?

「我也被那小子忽悠了,好了,今天麻煩你了,我請客,我們出去喝酒。」孟光濤道。

這韓孔雀是有真本事,他也算是一葉障目不見泰山,只看到了那玉壺春瓶的優點,而沒有想到,就是因為這隻瓶子太過出彩了,製作他的人只想著讓這隻瓶子越漂亮越好,卻沒想到,粉彩出現的年代。

其實這些知識孟光濤也知道,但他就是看不到,他看不到的這些,人家韓孔雀卻清楚的看明白了,這就是韓孔雀的本事,這樣的人是值的他交好的。

「別介,今天還是我請吧,畢竟你們可是給我帶來了生意。」韓孔雀趕忙推讓。

胖劉道:「你就不要客氣了,今天是我們請你幫忙的,我們兩個請你,怪不得你不願意給人做鑒定,這什麼人都有,只是說了真話,就受到那麼多的冷嘲熱諷。」

韓孔雀笑著道:「這還算好的,總算是沒有出口惡言,有些人不止是說你沒本事,還張口就罵,我總不能打他一頓吧?

所以惹不起咱躲的起,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我一般是不給人鑒定的,有了這次的教訓,你們以後也要盡量的避免給我帶來麻煩就好。」

「這個不用你說,以後就算是帶人來,我們肯定也會跟人說清楚的,如果有那不開眼的,不用你說,我們直接就把他打出去。」胖劉以後還是要用韓孔雀的,所以不敢把話說死了。

而韓孔雀也不是就一定不給人鑒定,只要沒有麻煩,不給自己添堵,賺點零花錢用也不錯。

「這可是你說的,以後鑒定可以,我說的如果不願意聽,那就當沒聽過,但絕對不能出口傷人。」韓孔雀知道胖劉的想法,所以盯上了一句,以後如果因為鑒定鬧的不愉快實在是犯不上。

「走,我們去喝酒。」胖劉拉著韓孔雀就向外走。

韓孔雀苦笑不得:「這還不到十點,我們去喝什麼酒啊1

「哈哈,我被那小子氣糊塗了,剛才你說有事的吧?那你先忙著,我跟孟叔先走了,他也是大忙人,不過今天中午,我們是一定要請你吃飯的,要是你不去,可就是看不起我們兩個了。」胖劉道。

「那好吧,咱們電話聯繫,中午一塊吃頓飯。」韓孔雀知道兩個人是想著跟自己多交往,這對他也有好處,所以也就不再拒絕。

看著兩個人就要走,韓孔雀趕忙提起兩瓶酒追了上去:「孟叔,這兩瓶就你帶回去,按理說應該是我謝你才對,你這給我酒算是怎麼回事?」

「既然你叫我一聲孟叔,那就你聽我的,這酒你留著喝,如果你執意不要,那你孟叔以後可就不敢上你的門了。」孟光濤今天的心情可是大起大落。

本來見到那玉壺春瓶還想著是喜從天降,以為自己也會像韓孔雀和胖劉那樣賺一大筆提成,要不是那小子咬著牙不想賣給他,沒準他還會想著自己收下,要是真那麼幹了,他上次賣小碗的錢,沒準全都要搭進去。

幸虧那小子想跟他一樣賣出個天價,死活不願意直接處理給他,所以他才會找了胖劉來韓孔雀這裡鑒定,要不然可就要賠大發了。

當然,胖劉跟孟光濤的想法,其實也差不了哪裡去,意外之財誰都想要,可沒有那個本事,還是老實點好。

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同時擦掉頭上的冷汗,走出來韓孔雀的家門,這古玩行的水確實深啊!

韓孔雀送兩人出門,他也打算出去,剛走進院子,就看到他韓建國從外面走進來。

「老大你在家啊?工作還沒找到?」韓建國很遠就問韓孔雀道。

「爸?你怎麼來了?」韓孔雀有點吃驚,不會又是來找他要錢的吧?

韓建國陰沉著一張臉訓斥道:「你說你也老大不小了,怎麼就不知道為以後考慮考慮?你辭職后不打算找工作了?就算陳青管你飯,你也要對得起人家,你不會去給陳青幫幫忙啊?」

「給陳青幫忙?我每天都去。」韓孔雀不知道韓建國是什麼想法,他原來可是很反感自己幫著陳青家賣包子的。

「人家陳青家已經租店做生意了,你說你到現在還混著,既然不想找工作,那就要好好幫著陳青,我剛才看到陳青家的包子鋪忙的很,你不知道去幫幫忙啊?」韓建國道。

韓孔雀是滿頭霧水,他爸是絕對不正常,不過他可不想知道他為什麼變得這麼關心陳青一家了,所以韓孔雀直接道:「爸,你還是直接說你來找我幹什麼吧,我這就要出門了,咦?你是怎麼知道陳青家開店了?」

「這你就不要管了,你既然沒有工作,你出門幹什麼?人家陳青有出息了,你也不好好的幫著他,我拉來了一車南瓜,正好放在你這裡,你趕緊出去指揮指揮,讓車倒進院子里來。」韓建國命令韓孔雀道。

「啊?南瓜?」韓孔雀是真吃驚了,他真不知道韓建國這是演的哪一出。

「對,南瓜,既然你沒有工作,那就去陳青家店裡幫忙,順便賣賣我們家的南瓜。」韓建國道。

恩?韓孔雀是一頭霧水,他爸的思維什麼時候跳躍的這麼厲害了?

讓他去給他賣南瓜?這是個什麼意思?

「賣什麼南瓜?你拉來了南瓜不去蔬菜批發市場,拉家裡來幹什麼?」韓孔雀很不客氣的道。

「拉家裡來幹什麼?當然是為了賺錢。」另一個意外的聲音出現了,韓榮耀從外面施施然的走了進來。

「賺錢?拉南瓜來當然是為了掙錢,可賺錢不是更應該去蔬菜批發市場的嗎?」韓孔雀真不知道這兩父子又出什麼蛾子了。

韓榮耀臉上露出明顯的諷刺笑容:「拉來了南瓜,就一定要去批發啊?那樣能賺什麼錢?」

「就是,老大你那腦子笨就不用多想了,我說做什麼你就幹什麼好了,現在趕緊去看著讓車倒進來。」韓建國道。

「不用了,爸,那車自己倒進來了,人家有事等著走,現在我們把南瓜卸下來就行了。」韓榮耀道。

這時韓孔雀看到了外面倒進來一輛大型集裝箱貨車,看那集裝箱的樣子,應該能夠裝很多東西,頓時韓孔雀的冷汗都要下來了。

以他對這父子兩個的了解,這集裝箱不裝滿,他們肯定是認為自己吃虧了,這兩個人全都是沒撿著錢就算吃虧的主,既然租下了這麼一輛車,那肯定會塞滿了。

可這麼大的一輛貨車,裡面得拉多少南瓜?

而這兩個極品居然還想讓自己幫著他們去陳青家幫著他們賣南瓜?

那得賣到什麼時候?而且,陳青家賣出的南瓜算誰的?

以韓孔雀對他爸爸和兄弟的了解,這陳青家幫著他們賣南瓜,錢肯定全部是他們的,這樣一來,陳青家的豆汁、稀飯和豆腦還賣不賣?

正當韓孔雀呆愣的空擋,那輛貨車已經倒進了院子,胖劉趕忙道:「小韓,我們有事先走了,中午別忘了我們一塊吃飯啊1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