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六十七章嘉靖粉彩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嘉靖年卻幾乎不可見了。 當然,幾乎不可見,並不一定完全不用,但這隻玉壺春瓶用的彩料也不對,這可就沒法說了。 看到韓孔雀沉默不言,胖劉道:「小韓,你是不是看出什麼來了?有什麼你就說什麼,...

求三江票啊,差一點就第六位了,前五位就不想了,相差八十多票,但第六還是可以的。感謝那些一直支持本書的兄弟們,就是有了你們,才讓我被打擊的心靈平穩下來啊,真是不敢看評論了,全是一色那啥,我就奇怪了,你不願意看關掉就是了,居然還有心情對我進行痛扁,無語當中。

遇到了生意,胖劉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韓孔雀,胖劉很有自知之明,他沒有那份眼力,所以只能來找韓孔雀了,要不然他運作一隻贗品,那可就丟臉了。

既然人家已經把東西拿出來了,韓孔雀忍不住看了一眼,只是一眼,他就被那隻玉壺春瓶吸引住了。

這隻瓶子可夠大的,足有六十公分高,通體藍色,看起來十分漂亮。

「小韓,你給好好看看,我說這隻瓶子比我們家的那隻小碗還要漂亮啊1孟光濤道。

韓孔雀拿起自己桌子上,剛才看書用的手套直接戴在了手上,小心的把這隻瓶子拿了起來。

這是一隻獅子滾繡球玉壺春瓶,通體藍色,上面畫的獅子和繡球等圖案是用紅、黃、綠、藍、紫勾勒出來的,各種顏色分明,看起來十分惹眼。

「小韓,這隻玉壺春瓶怎麼樣?」韓孔雀剛剛放下瓶子,孟光濤就忍不住追問道。

韓孔雀想了一下,直接道:「我看不好,你們還是另找人鑒定一下吧1

「啊1孟光濤驚叫出聲。

而胖劉則直接道:「怎麼會這樣?我看這瓶子很好啊1

「絕對不可能,我這隻瓶子可是我大伯幫助我父親買下的,我大伯在首都古玩行里是很有名的,他看上眼的,絕對不可能是贗品。」李勤顯得很激動。

韓孔雀早就知道會有這種反應,他也很無奈,但他又能怎麼辦?

難道睜著眼睛說瞎話,說這隻瓶子很對?

就算他這樣應付過去了,胖劉要是運作這隻瓶子,那賣主可不會應付他們,人家那時可就直接打臉了。

在古玩行里說看不準,其實就是說這東西我看不好,已經有百分之九十是說這是假貨,是贗品。

孟光濤和胖劉知道,那李勤看來也懂行,所以才會有這種反應。

「孟叔,劉哥,我是真看不準,不是說你們拿來的這瓶子有問題,是我沒本事看出什麼,你們不如去找正規的鑒定機構鑒定一下,人家才是權威。」韓孔雀已經有點不耐煩,他可沒有義務在這裡哄孩子。

此時孟光濤的心已經涼了,他本來還想著借著這次機會也拿個提成呢,沒想到過來就被韓孔雀否了。

別人不知道韓孔雀的本事,他可是很清楚的,既然韓孔雀說看不準,那這瓶子肯定就有問題。

「我是學美術的,而且我也找的老師看過了,你們看這畫工,絕對是明代大家之作,這絕對沒有一點問題,再加上下面的款,這肯定是明代官窯瓷器。」李勤這時說道,他此時的臉上,已經閃過了輕蔑的痕。

切,一個學沒美術的什麼時候也成鑒定師了?

韓孔雀沒說說什麼,你跟一個外行人又能說什麼?

「小韓,你能不能仔細說說?」孟光濤道。

看到韓孔雀沒有絲毫要解釋的樣子,胖劉也道:「小韓,我們都行里人,有什麼你就說什麼,我的招牌剛立起來,可不能就這麼砸了。」

「對,你就好好說說,你說我這個瓶子就怎麼不對了?」李勤有點咄咄逼人的道。

韓孔雀看著還在仔細觀看那玉壺春瓶的孟光濤道:「孟叔怎麼看這隻瓶子?」

韓孔雀雖然心裡的想法,但他一點也沒有表現在臉上,在古玩行里混,不動聲色這點是至為重要的。

孟光濤把這隻玉壺春瓶放在盒子里放倒,露出瓶子的底款,道:「你看,瓶底中心是一隻白鶴,上面還有內府公用的字樣,邊上還有大明嘉靖年的款,從這些特徵來看,這應該是明晚期嘉靖的官窯。」

這些韓孔雀當然也看到了,而且還看的十分仔細,那白鶴款到是中規中矩,這絕對是官窯的明顯特徵,但是大明嘉靖年是明晚期,而內府公用中的內府,卻是在元朝和明初才會用到的,到了明朝晚期的嘉靖年卻幾乎不可見了。

當然,幾乎不可見,並不一定完全不用,但這隻玉壺春瓶用的彩料也不對,這可就沒法說了。

看到韓孔雀沉默不言,胖劉道:「小韓,你是不是看出什麼來了?有什麼你就說什麼,我們這是做生意。」

「專家,你就說說吧,你這故作高深的樣子,讓我們憋屈的很。」李勤諷刺道。

「孟叔,內府公用中的內府,你們都知道吧?這個一般可是出現在元代和明早期的。」韓孔雀開口道。

孟光濤和胖劉還沒有說話,李勤臉上的諷刺更濃了,他搶著道:「這個誰不知道?我早就上網查過資料了,資料中只是說在明代晚期幾乎不見了,而不是完全不見了,我這隻玉壺春瓶的款式都對,加上幾乎不見的這底款,只能說它更珍惜,當然,價值也會更高。」

「對啊,小韓,雖然小李說的有點不太中聽,但他說的也對,這底款出來內府公用四字有點爭議之外,其他像那隻白鶴和大明嘉靖都是中規中矩的,沒有一點問題的。」孟光濤怎麼也在古玩行里混了十幾年了,這點眼力還是有的。

受到那李勤擠兌,韓孔雀也有點生氣,他也不再客氣,反正是他們上門求著自己堅定的,所以他道:「按規矩,先付清鑒定費我們再說。」

「我還就不信了,這是三千塊,如果你不能說個清楚,我們可不算完,我這錢也不是那麼好拿的。」李勤的火氣不小,直接掏出三千塊仍在了桌子上。

韓孔雀表情沒有一絲變化,他拿起錢來點了點,直接道:「在古玩行里,不管是什麼東西,就算他百分之九十九都對,但只要有一點不對,那就不好說了。」

「這底款可不是不對,只能是說有爭議,你還是找點其他理由吧。」李勤毫不客氣的打斷韓孔雀的話。

韓孔雀也不以為許,反正錢自己已經收了,他接著道:「既然有爭議那就不好出手,這就不要說高價賣出了,有爭議的東西,能夠有人收就不錯了,不你們不用著急,讓我慢慢說,這東西我說不對,最重要的是這彩料不對,如果不信,你們可以去找其他鑒定師再鑒定」

韓孔雀還沒有說完,就被李勤再次打斷:「你看我這玉壺春瓶的顏色,相比其他明代瓷器更加亮麗多彩,這種彩料有什麼問題?你不會不懂裝懂吧?」

此時就連孟光濤和胖劉都有點疑惑了,這隻瓶子的彩料確實亮麗,而繪畫技巧也極其精湛,韓孔雀怎麼會說彩料有問題?

「問題就出在這亮麗多彩上,因為這是粉彩而不是五彩,知道粉彩和五彩的區別吧?粉彩是軟彩,五彩是硬彩,粉彩脫胎於五彩,又高於五彩,其繪畫手法相對五彩要細膩,顏色也更加亮麗多彩。」韓孔雀接著解釋道。

「那又怎麼樣?你也說了粉彩比五彩還要好,這隻能說明我的瓶子更有價值?你這不是自相矛盾嗎?」李勤此時已經有點心花怒放了,這還專家呢,還不如自己這個半道出家的。

李勤只顧著自己偷著樂了,卻沒有看到孟光濤已經變了臉色,而胖劉卻還是不明所以,他是真的一點瓷器的知識都不知道。

此時孟光濤嘆息了一聲道:「粉彩也叫「軟彩」,之所以將其稱為「軟彩」,為的是與硬彩或稱之為古彩的「五彩」相區別。

粉彩與五彩、鬥彩瓷一樣,屬於彩色瓷中的釉上彩瓷,但又與五彩、鬥彩有所區別,粉彩和五彩的區別,就是粉彩更加亮麗多彩,說的明白點,就是比五彩要漂亮,這雖然很好,但是粉彩是出現在康熙晚期,是絕對不可能出現在明代晚期的。」

「啊?」李勤張大了嘴,說不出話來。

「這隻瓶子器形碩大,看著很是漂亮,這是因為瓶子上面的藍色不是純藍,而是用的灑藍釉,這麼漂亮的灑藍釉,在明代是根本沒有的,只有到了康熙晚期之時才出現這麼高超的工藝。

再加上材料色彩明亮,讓這隻瓶子更顯華貴,但這隻能是因為材料是粉彩,粉彩出現在康熙晚期,明代也是沒有的,所以,這隻瓶子雖然很漂亮,但嘉靖是不可能出粉彩的,因此這只是一隻近現代的仿品。」

沒有了李勤的打斷,韓孔雀一口氣把自己的觀點全都說了出來。

「你確定是灑藍釉?你剛才可是說了,明朝也有灑藍釉,怎麼就不可能是明朝的?明朝能研究出灑藍釉,你又怎麼不知道他們研究不出粉彩?」李勤死鴨子嘴硬的道。

韓孔雀淺笑了一下道:「你說的也有點道理,不過灑藍釉是明宣德年間創燒的一種獨特的藍釉,與霽藍釉鈷的含量均在百分之二左右,但施釉是以竹管蘸藍釉汁水,吹於燒成的釉面器物之上。

灑藍的噴釉工藝,在淺藍釉中呈現出深色點子,如水滴灑落,故稱灑藍;又因像魚子排列狀,故稱魚子藍;又如飛舞的雪花,故稱雪花藍。

灑藍工藝自宣德后一度中止,直到清康熙年間才將其恢復,宣德到嘉靖灑藍釉廢止都有八九十年,你說可能是嘉靖的嗎?」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