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六十章古玩商城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了。 接下來的幾天,陳青幫著孟光濤跑房子了,而他的位置只能有韓孔雀頂上。 陳青之所以這麼熱情,也是有原因的,如果孟光濤一家買下四藝館,那四藝館下面的兩間商鋪他就可以租下一間,這樣他就有...

求三江票,三江票的成績實在是太慘了,看書的兄弟去支持一下吧!用不了一分鐘,希望支持本書的兄弟們去投一下,謝謝。

陳青一家打聽的這麼清楚,是因為他們也想要租下那裡的門面,如果不能直接從房東手裡租房,而是從二房東那裡租,需要提供高額的轉讓費,如果四藝館的主人換了,主人把商鋪全部收回再出租,只要出租金就可以了。

「你真的確定四藝館要出售么?」何碧雲問道。

「孟叔,四藝館里有我們的一個老鄉,他前兩天跟我提起這事情,問有我們想不想租房子,如果換了房東,四藝館下面的那兩間商鋪可是沒有轉讓費的。

不過這四藝館價格有些高,一般人哪裡來的這麼多資金接手?這也是今天你們說起來要做古玩生意了,我才會提起,畢竟你家現在有資金來接手。」

孟光濤笑道,「我們確實有這個想法,你看能不能把你那老鄉約出來,我們了解一下哪裡的情況,要是合適的話,我們就直接買下來。」

原來買下古玩街的一家大型店鋪他是不敢想的,現在,他卻有了十足的底氣將鋪子買下來,這樣做起生意來才會沒有後顧之憂。

做古玩生意,可不是每天都有生意的,如果平時生意不好,還要付出高額房租,那樣很少有人受得了。

古玩街上的一些商人,之所以經營不好撐不下去,並不是他們沒本事,而是沒好運氣。

收不到好東西,撿不到漏,他們本事大過天也沒用,如果房子是自己的,無論中間有什麼變故,他們都可以穩賺不賠。

孟光濤他們本來就想買店鋪,這樣一來,他們一家倒是不用滿大街跑找門面了。

接下來的幾天,陳青幫著孟光濤跑房子了,而他的位置只能有韓孔雀頂上。

陳青之所以這麼熱情,也是有原因的,如果孟光濤一家買下四藝館,那四藝館下面的兩間商鋪他就可以租下一間,這樣他就有可能是成為古玩街上唯一的一家飯店。

這古玩街上的人流量實在是太大了,在這裡開唯一的一家飯館,怎麼也不可能賠本的。

原來他們不是不想租房,可從二房東手裡租房,要盤下人家店裡的東西不說,還要支付轉讓費,加上本身房子的租金,做個幾年都不容易翻身。

這次不用付轉讓費,也不用接收上家的存貨,這就能夠節省下大筆資金,這樣的好事,可是可遇不可求的。

陳青忙著幫助老孟一家買房子,韓孔雀也就沒有了多少時間在古玩街上淘寶。

而他最近也算是鴻運當頭,不過過猶不及的道理他還是懂的,所以也樂得韜光養晦一段時間。

沒有了生活的壓力,韓孔雀每天都跟著陳蕊出攤,幫助他們家賣包子。

古玩街上的商鋪是很好賣的,孟光濤也在古玩街上待了四五年了,所以對四藝館也算了解,只是稍微了解了些情況,孟光濤就通過陳青他們的老鄉,將房主約了過來。

對方還真是急著將房子脫手,套現大筆資金,見孟家真想將房子買下來,開了一個很實在的價格,雙方談了一個上午便把價格談了下來。

房子雖然不便宜,但是對於剛發了一筆橫財的孟家來說,還真不算什麼事情,最後佔地面積一百平的四層小樓以一千五百萬成交。

下面一層每平方六萬,一百平就是六百萬,二層以上每平方三萬,一共三百平價值九百萬,總共一千五百萬,各種交易產生的手續費賣主支付。

就這樣孟光濤直接投資一千五百萬買下一棟小樓,在現在樓市低迷的時刻,絕對屬於大手筆。

當然,花費巨資買下這棟小樓是可以保值的,也算是一種防止通貨膨脹的一種手段。

雖然樓市低迷,但商鋪是什麼時候也不會貶值的,只不過現在的炒房團被套住的不少。

沒有了炒房團的炒作,加上很多人害怕被套,不太敢投資房產,才會讓孟家這麼輕易的買下了這棟小樓。

一周之內便將房子手續辦好,他們便立即開始裝修房子,在此之前,孟家便已經請了裝修公司設計好新店。

孟光濤人老成精,他知道自己沒有太大的本事,如果他繼承四藝館的生意,重新經營和琴棋書畫相關的古董,也許能夠藉助原來的客源,把生意撐起來。

但他卻沒有與之相配的專業知識,卻讓沒有本事接過沈家的那些資源,畢竟琴棋書畫可不是誰都能玩的轉的。

孟光濤小販出身,平時就是小打小鬧,現在買下了這麼一棟樓房,如果讓他經營,那麼那四層樓,他還真沒法利用。

當時只想搶下這棟樓,卻沒有想好怎麼利用,等買下來了,他們卻傻眼了,最後還是韓孔雀提醒了他,他才下了決定。

他是從小販起家,做包袱齋走街串巷,掙得是辛苦錢,就算古玩街上的小販,一年四季日晒雨淋,也是很辛苦的。

現在他買下了四層小樓,總共四百平方的使用面積,他自己肯定是不能全用了的,所以只是簡單的把房子清理了一下,把上面三層完全打通,利用一些特製櫃檯,把整個房間分割出大量攤位。

櫃檯雖然是玻璃做的,但全部使用的是防彈玻璃,上面一個把老式鐵鎖,要是放進東西,鎖頭一鎖,除非用重鎚猛砸,還真沒有辦法輕易打開。

孟光濤把這棟小樓,直接改造成了一處特殊的商場,商場上的櫃檯全部出租,長期租憑可以,租憑一天也可以,當然你要想租幾個小時也行。

說明白了,這就是孟光濤給所有小販和包袱齋這些流動的走商,準備了一個臨時落腳的地方。

這家被孟光濤叫做古玩商城的商場,也就這麼出現了,由於是按照櫃檯出租的,所以租用一處櫃檯的價格並不高。

櫃檯佔得地方並不大,後面一個貨架,前面一個櫃檯加中間的一張椅子,總共也不過是三個平方左右,每平方的租金是一千元,也就是這麼一個攤位一個月要三千元。

雖然這個價格也不算低,但相比下面三十來平方的一間門頭房來說,那每個月三萬塊的租金,可是很讓一些人頭痛,更是一些小販無法承受的。

其實做古玩生意的,又有多少貨物需要擺出來販賣?

一般在古玩店裡擺放的大部分貨物,幾乎全部是現代藝術品,這些東西,有個一件兩件作為樣品,擺出來讓客人看看也就可以了。

所以在外面開店的效果,其實跟現在孟光濤整出來的一個櫃檯的效果也差不多,只不過其租金卻只有外面開店的十分之一。

孟光濤買下這棟小樓之後,下面三間門面房,孟家只留下了一間,其他兩間被韓孔雀和陳青兩個租了下來。

雖然韓孔雀還沒想好要做什麼,但只是掙個轉讓費也不會吃虧。

而陳青租下了一間,很明顯是要做飯館生意的,因為房子不大,所以只能做些快餐素食,有了這間房子他的生意才能穩定。

不過租金是真心的不便宜,三十來平方的門頭房,一個月的租金就要三萬,平均一天一千元的租金,一天最少要賣出兩千個包子才能回本。

要不是韓孔雀強烈建議,陳青一家聽到這個房租價格,本來是想放棄的,可在韓孔雀的強烈建議之下,最後還是陳青拍板租了下來。

這間房子寬五米,長六米多點,也就三十來平方,卻要每個月三萬元的租金,陳蕊是怎麼想,也想不出怎麼掙回房租。

「你說你怎麼就同意租下來了呢?我們一天最多也就賣千把個包子,全都掙了才兩千元,現在租下來了房子,以後我們掙的那點錢,還不夠房租的。」陳蕊看著在整理桌椅的丈夫,抱怨道。

陳青笑道:「這個你不用管,你就只等著收錢就好,以後我們不用搬桌子椅子,也不用推著爐子到處跑了,鋪子里的活以後都是我的,你就專管收錢。」

「我到是很想這麼輕鬆,可我就怕我收的錢,還不夠付房租的。」陳蕊沒好氣的道。

「肯定夠,你就等著看好了。」陳青笑著道。

陳蕊疑惑的看著陳青:「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還有,我們這包子鋪到底要取個什麼名字?現在證件已經齊了,名字應該填上了吧?」

「嘿嘿,等一會,我們跟孟叔家的牌匾一塊揭開你就知道了。」陳青道。

「今天小韓忙的什麼?怎麼到現在還沒有來?我們今天開業不準備點包子賣嗎?房租加保證金我們一共給了孟叔五十萬,這些錢可是我們好幾年攢下的,如果不掙錢,我們以後要喝西北風了。」陳蕊心情低落的道。

「我們一定會掙錢,你要相信我。」陳青道。

陳蕊白了陳青一眼道:「我當然相信你,要是不相信你,我就不會嫁給你了,你告訴我,小韓跟小竹在家裡幹什麼呢?」

「嘿嘿,你看他們來了。」陳青指著外面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