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十八章海鮮宴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我麻煩你家小蕊的還少?今天要不是專門為了感謝你們夫婦,我就拉著小韓他們去酒店吃飯了,就是怕你們夫婦不去,所以我們才帶回來吃的。」 孟光濤說的這可是實話,這桌子海鮮宴,帶回來的價格比在酒店吃可是...

求三江票,點開三江分類,右下角有三江票領票的地方,再下面就有投票的地方,點擊投票,請投給本書,謝謝兄弟們了,投票時要寫十個字以上的評論,還有四位數的驗證碼,都很簡單,不會耽誤多少工夫,希望支持本書的兄弟們去投一下,謝謝。

建了個群,鑒偽存真,群號:361638021,驗證信息是本書書名,都市藏真。

感謝我不做作兄弟的五星評價,感謝林林青玉兄弟的打賞。

胖劉也有點感嘆,如果沒有這次交易,他還在社會的底層掙扎,有了這次的經歷,以後他的日子就好過了。

毛絨把押運車直接開到了古玩街上,街道兩邊還是一溜溜的攤位,幸虧韓孔雀的租房在古玩街的南頭,所以車子並不用進入古玩街內部。

車子停下,孟家父子先下了車,可韓孔雀並沒有立即下車,而是從身邊拿起一個手提袋,扔給了前面的毛絨:「毛哥,這些是兄弟們的辛苦費,不要嫌少,算是我請兄弟們喝酒的,我知道你們要上班了,所以就不讓你們進去跟我們一塊慶祝了。」

毛絨看都沒看,直接又把那手提袋扔了回來:「小韓,你這是看不起我了,我能要你的錢?你趕緊拿回去。」

韓孔雀還沒說話,一邊的胖劉也拿出一個手提袋道:「我也準備了一份,兄弟們是一定要收下的,既然你不好意思要小韓的,那就收我的。

你們可不認識我,既然為我服務了,那是一定要拿錢的,兄弟你不要推辭,我可是做古玩生意的,以後肯定還會用到哥幾個,不過到時候叫哥幾個的時候,哥幾個可不要不來啊?」

「是啊,毛哥,你叫幾個兄弟過來幫忙,如果不要錢那像話嗎?這個活可是很危險的,你收錢,我們雙方都得利,再說,我們可是用你們保駕護航來掙錢的,所以這錢你一定要收下。」韓孔雀伸手把胖劉遞過去的錢袋拿了回來,而是把自己的錢袋送了過去。

「小韓,我是真不要,如果你有心,等有時間了請哥們喝頓酒就好了,給錢太見外了。」毛絨堅決不要。

韓孔雀拉著胖劉下了車,直接把錢袋扔進了車子,道:「毛哥,如果這次你不收錢,以後我再有事情可不敢找你們來幫忙了,你自己不要錢,難道你就讓這三位兄弟過來白幫忙?你總要請頓酒讓他們喝吧?難道這錢還要讓你出啊?」

鳳凰珠寶公司的保安工資不低,但同時負擔的責任也大,昨天他們上的是晚班,本來今天白天要休息今天晚上還是晚班,現在他們不睡覺過來給他們當保鏢,這種事情可不簡單。

價值幾千萬的東西,萬一要出現意外,那就肯定是慘劇,這種工作看著簡單,可絕對是把腦袋別在腰帶上的工作。

「行,我就拿這錢請兄弟們好好吃一頓,每天吃公司食堂,嘴裡都淡出鳥來了。」毛絨看在不拿韓孔雀就要翻臉了,所以只能收下,帶三個兄弟出來是人情,他總要請客的,拿了錢也好。

毛絨啟動車子,開出古玩街,想了一下道:「小陳,你看看有多少錢,我們借了車隊的車子,回去連車隊的隊長老李也叫上,我們好好吃一頓,錢不夠我來出。」

跟毛絨一塊坐在前面的小夥子,拿起那根黑色的手提袋,感覺手一沉:「大哥,感覺挺重,不會給了一萬塊吧1

「你小子,一個手提袋能有多重,如果你真能感覺的出,那可就不是一萬了,而是好幾萬。」毛絨笑著道。

「大哥,你還真說著了,不是一萬是四萬。」

「四萬?沒想到小韓還真是大方。」

「四萬啊?這古玩行里掙錢也太容易了吧?」

「這個可不是誰都能夠這麼掙錢了,今天的事情,你們從頭看到尾,要是讓我們做,我們能做什麼?」毛絨重重的吸了口氣。

「搶劫。」

「噗嗤。」幾個人同時笑了起來。

一下給了四萬,毛絨他們都很吃驚,但想到可能以後還要幫著韓孔雀做這種事情,他就放下心來,以後可不會收他這麼多錢了。

不說毛絨他們,韓孔雀回到他的院子之後,就開始幫著孟老太上菜,他們從龍潭大酒店出來,老孟就偷著打了電話,所以酒菜孟老太早就準備好了,他們回來就可以吃。

沒有生在海邊的人,對吃海鮮都有一種特別的嚮往,易得的東西往往不珍惜,生在山村的韓孔雀對吃河鮮江鮮不稀奇,只對吃海鮮有特別的情愫。

雖說菜市場和超市裡都有海鮮出售,但是總不是那麼新鮮,口味上和在海邊城市裡的海鮮比,差的不是一點半點了,口感的滑嫩和鮮度更是沒法比的。

大酒店裡的海鮮相對要新鮮許多,但是大酒店裡的海鮮價格貴你沒商量,不是原來韓孔雀這樣的工薪族消費得起的,所以吃海鮮就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腦子裡過一過也就淡而忘之了

當有人說請他們吃海鮮的時候,不說吃貨胖劉,就算是韓孔雀也頓時眼睛一亮,喚醒了心底對吃海鮮的渴望,胃裡的饞蟲也開始蠕動起來。

看得出來,孟家是用心了,瀨尿蝦、蝦婆婆、蝦姑,素菜和海鮮做成的炸丸子,很香酥。

小香螺,淡紅色帶著好看條文的三文魚片,熟螺片,耗、鮑魚、扇貝三拼盤。

膏蟹、很有嚼頭的魷魚卷,中間還有貝肉,新鮮的帶魚。

東星斑,這個是很貴的魚,鮮嫩爽滑。

金絲血燕每人一碗,煮好的鮑魚一大碗。

日本碟魚頭吃的韓孔雀差點把舌頭也咽下去了。

裡面他最熟悉的就是大黃魚了,這個原來陳蕊給他做過幾次,這大黃魚價格雖不比東星斑昂貴,可口味上卻絕不輸於它,平時自己做,還是吃大黃魚。

最後一道海鮮面,那真叫一絕了,很多種的海鮮,在這盆里開會了,那叫一個好吃,盤子底朝天的樣子就不說了,省得丟人。

酒過三巡,孟家一家,胖劉夫婦,陳青夫婦,加上韓孔雀,他們奮勇戰鬥,台上杯盤狼藉,桌下,蝦殼蟹殼貝殼成堆。

酒一直喝到下午五點鐘,價值一千多的海之藍,他們喝了四瓶,要不是幾個女人制止,他們還能喝下兩瓶。

現在五個男人分了四斤酒卻是正好,他們吃完了正好說一會話。

喝了一頓酒,已經把眾人心中的興奮勁化解了不少,現在他們的心情已經逐漸平靜下來,原來都是社會的底層人員,誰也沒有見過上百萬的錢,但現在,除了陳青夫婦,他們可全都是百萬富翁了。

「今天讓孟叔你破費了。」陳青也知道他們做成了一筆大生意,但還是要感謝一下請客的。

「小陳你就是太客氣了,平時我麻煩你家小蕊的還少?今天要不是專門為了感謝你們夫婦,我就拉著小韓他們去酒店吃飯了,就是怕你們夫婦不去,所以我們才帶回來吃的。」

孟光濤說的這可是實話,這桌子海鮮宴,帶回來的價格比在酒店吃可是貴多了,人家大酒店可不會外送,現在之所以送過來,那是另外付了錢的。

「孟叔可不要這麼說,這些年我們家最多也就是給你幾個包子吃,你這一桌子,可以買我們多少包子?」陳蕊笑著說。

孟老太太一聽也笑了:「人情要是這麼算,那可就沒有人情味了。」

「說的是,不過孟叔也太客氣了,這一桌可值不少錢,如果我們自己做,可以省下不少呢1韓孔雀也笑著道。

孟光濤揮了揮手道:「平時我們可沒法這麼浪費,不過今天我們都發了財,怎麼也要高興高興。」

「二哥,你們把孟叔的那隻小碗賣了?你們賣了多少錢?」陳小竹好奇的問著韓孔雀。

「嘿嘿,你個小丫頭好奇心還挺重,不過這個可是孟叔家的隱私,我們可不能亂說。」韓孔雀敲了陳小竹的腦袋一下,卻是沒有告訴她什麼。

陳小竹可不是那麼好欺負的,不過看了看韓孔雀那塊頭,立即泄了氣,他可不是她那小胳膊小腿能夠對付的。

陳小竹一轉眼珠子,東星斑的價格,批發三百來塊一斤,今天吃的這個不小,應該值七八百元錢,大酒店的東星斑,賣的貴點是必然的。

一般在外面的飯店,蝦五十,瀨尿蝦三十,螺六十,丸子三十,三文魚六十,螺肉三十,拼盤一百二,魷魚三十,帶魚五十。

東星斑算八百百,黃魚八十,蟹一百五,再加上小食、海鮮面,不超過兩千,加上燕窩,和鮑魚什麼的,就算在大飯店裡,最多也就三四千元。

算好了這桌酒席的價格,陳小竹道:「不告訴我,我也能猜個差不多,今天這一桌在大酒店的要三五千吧?

請客都要這麼多錢,那孟叔家小碗的價格,怎麼也是這桌酒席的百倍甚至更多吧?所以那隻小碗孟叔最少也要買了上百萬吧?」

「嘿嘿。」知道請客的眾人,幾乎同時笑了起來,不過他們卻都沒有說話。

看到眾人沒有反對,這時連陳青夫婦也吃驚了:「真的賣了上百萬?」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