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十六章天價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是贗品,很明顯就是真品,有了您四老的鑒定,如果這次我們不買,我們就沒有機會了。」 「如果你們家真需要,那就買下了,當斷不斷反受其亂。」那秦老最有氣勢,直接了當的道。 「行,就聽秦老的,...

建了個群,鑒偽存真,群號:361638021,驗證信息是本書書名,都市藏真。

感謝韶華老去和瞬時速度兩位兄弟的打賞,感謝瞬時速度兄弟成為本書第一個弟子。

就現在拍賣場上看,近十年來創高價成交的官窯瓷器,絕大部分都出自清代官窯。

此外,高古瓷器因鑒定賞析困難導致的曲高和寡,從另一方面刺激了清三代瓷的走好。

清康熙時期是中國瓷器發展的重要階段,瓷胎比明代胎質更加堅硬精細、顏色更加潔白;瓷釉和瓷胎結合得特別緊密,比明代有很大的發展和進步。

瓷彩方面,不但繼承了以前的彩色,還創製出琺琅彩、粉彩等新的彩色品種。

琺琅彩是康熙晚期出現的一種釉上彩,是專供清朝最高統治者賞玩的御用品,因此康熙時期的琺琅彩瓷是很少見的。

拍賣廠上出現的,最具代表性器物為「清康熙御制胭脂紅地琺琅彩蓮花圖碗」,這也是跟孟光濤這隻小碗最近似的一隻琺琅彩小碗。

它最近的一次是1999年的香港佳士得秋拍上,以1132.71萬元人民幣售出,要知道這可是十幾年前的價格,那時的一千一百多萬,可不是現在,現在的價格肯定飆升的更高,翻個三五倍甚至是十倍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還有,這幾個精品琺琅彩瓷,韓孔雀全都研究過,它們不管是繪畫技巧還是顏料,甚至是燒制工藝,都不如孟光濤手裡的這隻黃地琺琅彩精湛。

既然不如它的都能賣出七千萬,那這隻賣個八千萬是一點問題都沒有,如果運作得到,加上一些有名的專家鼓吹,賣出上億的價格輕而易舉。

韓孔雀也是看到江林有這方面的實力,所以才把價格抬到了最高。

這次交易不管成不成,最大受益人都將是孟光濤,單是這次四位鑒定大師沒有明確說出這是贗品,那就是對這隻小碗的最大支持。

有了這麼一出大戲,孟光濤的這隻小碗就算賣不出八千萬,賣個五六千萬還是很容易的,畢竟古玩行沒有幾個傻子,韓孔雀能夠分析出來的這些,別人也能輕易想到。

雖然五六千萬的價格不低,但相對最終可能出現的價格,能夠以這種價格買到,還是一個大漏,這就看買主有沒有那份實力了。

韓孔雀話說的堅決,讓江林臉色變得難看,韓孔雀說的一點也沒錯,他想壓價,而人家自然也能漲價,本來五千五百萬買下是最合適的,可現在,因為自己的一點小聰明,卻讓價格變成了八千萬。

房間里一片寂靜,韓孔雀這邊的人當然不會說話了,而江林這邊的人,也沒有人想要說話了。

韓孔雀說的很清楚了,在懂行的人跟前,做任何掩飾都是徒勞的,也是可笑的,現在已經沒有人敢小看韓孔雀一行人了。

「八千萬這個價格實在是太高了,我相信沒有幾個人能夠拿出這麼一大筆錢,也更沒有人會花這麼大筆錢買一隻小碗。」江林道。

「這可不一定,雖然剛才幾位前輩說了不少這隻小碗的不足之處,但這隻小碗是黃釉的,這可是只有皇家才能使用的顏色,而現在,我還真沒有聽說過,有人收藏到這麼精美的黃地琺琅彩。」很長沒有說話的胖劉,這時開了口。

「好了,我們不談這個,也沒有必要談這個,這隻小碗的價值這裡所有人都懂,現在全看江公子的了。

我相信在來這裡之前,劉哥應該告訴你規矩了,談定的價格不容更改,只要驗貨、簽合同,交貨付款就行了。

現在我們重新按照這個流程走,既然已經驗貨,簽不簽合同,現在全在你,白顧問,合同準備好了吧?」韓孔雀打斷了胖劉的話,直接讓白衣準備好合同,把江林逼到了死角。

既然敢報出五千五百萬的價格,自然是有足夠的資金,來買這種只能看不能吃的東西的,現在跟自己哭窮有什麼意思?

再說,這世界上有錢人多了,有錢閑的沒處用的人更多,君不見有人為了一個虛擬的遊戲人物都能花費六七百萬?

「我需要考慮一下。」這麼大筆的交易,他也沒法擅自做主,自然是要跟家裡商量一下的。

「可以,那邊有休息室,不如我們分開各自商量商量?」胖劉道。

看著江林帶著幾位專家近日了旁邊的休息室,韓孔雀等人卻都沒有動。

胖劉直接對著韓孔雀翹起大拇指,並且臉上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這是他身邊的孟家三父子,也是帶著一種痴傻的笑容,精神恍惚的坐在沙發上。

韓孔雀到是沒有多少激動,價格再高也是孟家受益最大,雖然他的提成也增加了,但四百萬元,還不足以讓他心態失守。

走進房間,江林直接問道:「秦老,東西怎麼樣?」

秦老也不客氣直接道:「開門貨,康熙晚期精品御用瓷,不管是繪畫技巧,還是釉彩,還是工藝都的頂尖的,這麼精美的康熙官窯琺琅彩小碗,在康熙時期不說是獨一無二,也算是難得一見。」

「對它的評價這麼高?」江林吃驚了。

旁邊的那個李老道:「這東西就是太過完美了,所以才會到現在還沒出手。」

「對,當時我第一次見到的時候,就被它那富麗堂皇的氣勢震到了,當時的價格雖然要的不高,但我還是沒敢下手。

我當時也並不是單純的想要打壓價格,那時我也是真的心存疑慮,不過現在經過你們老哥幾個一鑒定,我可是後悔了。」古瓷齋的錢老道。

「錢老,八千萬的價格是不是太高了?」江林問道。

錢老苦笑道:「這個價格還真是不好說,如果沒有發生剛才的事情,五千五百萬買下算是撿了一個漏,這主要是我們在古玩街上,對那賣主打壓的原因,當時他去了幾家大的瓷器店,都沒有成交。

聽說那賣主的報價一次比一次低,沒想到還沒等我們收網,你們家就出現了,就是因為你的報價,所以他們才會選擇賣給你。

可以說當時你是佔了便宜的,現在這個價格,如果是我們做古玩生意的,因為沒有了利潤,所以是絕對不會買下的,但你卻是不同,如果你有需要,這個價格買下來還算合適。」

「也就是說以八千萬買下也是合適的?」江林道。

他們四個人當中,因為只有錢老是做生意的,所以他回答道:「八千萬買下是絕對不會虧的,如果運作的好,賣出上億的價格也不算太過稀奇,不過,這樣做是需要成本的,所以以這個價格買下,只能說是不會賠本。」

「恩,我知道了,麻煩您了。」江林道謝。

這時那個張老道:「江少,如果你不太急的話,還是熬他們一熬,畢竟這麼高的價格,可不是誰都能夠出的起的,等他們撐不住的時刻,價格自然會落下來。」

江林毫不猶砸⊥返潰骸叭綣剛開始我們就選擇讓他們離開,也許真的能夠壓下價格,現在已經不行了。

就像那個年輕人說的那樣,你們四老已經鑒定過了,現在你們總不能說那是贗品吧?

只要你們不說那是贗品,很明顯就是真品,有了您四老的鑒定,如果這次我們不買,我們就沒有機會了。」

「如果你們家真需要,那就買下了,當斷不斷反受其亂。」那秦老最有氣勢,直接了當的道。

「行,就聽秦老的,還請四老在確認一次。」

江林走出房間的時候,孟光濤他們已經恢復正常,不過就算是不了解情況的,也能夠看出他們那滿臉喜色。

江林搖了搖頭,笑著走向他們:「劉哥,你可太不夠意思了,請來了這位高手,直接打你兄弟我的臉啊1

「哈哈,我可不敢請人打你江大少的臉,不過這次你江大少可是偷雞不成蝕把米。」看到江林的樣子,胖劉就知道江林這是認輸了。

「還沒請教兄弟是?」江林對韓孔雀伸出手,此時他已經不把韓孔雀當做胖劉的跟班了。

「姓韓,韓孔雀,劉哥的朋友。」韓孔雀道。

「哈哈,劉哥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韓兄弟在哪高就?你可真是年輕有為啊1江林感嘆。

他從小接受精英教育,雖然沒少接觸古玩,但到現在也不能對古玩了解多少,在這個專業里,這個年輕人卻有著如同秦老等人那樣的自信,這可實在是不簡單。

「實在是不敢接受您的誇獎,我也就是一個古玩小販,平時以倒騰古玩為生。」韓孔雀客氣的道。

「韓兄弟真是謙虛,能夠做八千萬的生意,可不是什麼小販都能做到的。」江林笑著道。

「看來江公子是有了決定了?」韓孔雀也笑道。

「好東西自然是不能放過,現在先讓我們公司的法務看看合同,如果沒問題,我們可以立即簽約。」既然已經下了決定,也就沒必要拖拖拉拉,江林答應的很痛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