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十四章交易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那老人道。 江老道:「我是見過一次,不過因為賣主價格要的太高,所以我沒有認真看,不過東西應該不錯。」 江少沒有再說什麼,古玩行的一些潛規則他還是知道的,東西對,價格肯定高,但這肯定不是...

韓孔雀早有準備,讓毛絨開來了一輛押運車,他們所有人一同乘坐這輛車去龍潭大酒店。

坐在車上,誰都沒有說話,該說的都已經說了,車裡,只有孟光濤的二兒子,坐在那裡別彆扭扭的,因為他對合同中的那條霸王條款有意見。

原來孟田已經對他父親的那隻小碗失望了,所以對韓孔雀他們的百分之十的提成,還沒有什麼感覺,可現在韓孔雀他們真的帶他們去賣那隻小碗了,他又心疼了。

五千五百五萬的價格,百分之十就是五百五十萬元,這麼多錢眼看就飛了,他怎麼能夠不心疼?

所以他現在看韓孔雀更不順眼了。

這種情況韓孔雀見得多了,特別是在賭石這一行,因為分配不均引起的矛盾比比皆是,所以在胖劉提議簽合同時,他是很贊成的。

這不,如果他們不簽合同,要想順利拿到錢就不會很容易。

龍潭大酒店在魔都算是家比較有名的酒店,餐飲食宿做的都不錯,雖然達不到五星級,但也不會差了多少。

龍潭大酒店是地道的本土酒店,沒有評星級,人家有一套自己的平價體系,而龍潭大酒店就是其中之最,被稱為帝王級。

其他城市也有龍潭大酒店的分支,其中達到帝王級的只有首都和魔都,除了帝王級,下面就是親王級,公爵級和侯爵級。

這些是龍潭連鎖酒店集團的直屬酒店,其他還有一些加盟酒店,不過大多都是伯爵級、子爵級和男爵級。

之所以後面的附屬加盟店等級不高,不是他們的硬體不行,而是他們的軟體不行,龍潭大酒店主營海鮮,在海鮮行業,還真是沒有幾家能夠跟他們相比的。

只要是海鮮,在龍潭,只有你不知道,沒有你吃不到的,就是這麼一家實力雄厚的大酒店,才有足夠的資本獨立建立起另一套酒店標準。

魔都的龍潭大酒店自然是他們的根本所在,整個大酒店只能是用金碧輝煌來形容,整棟大樓有九十九層建築,近三百米高,裡面購物餐飲娛樂住宿齊全,算是目的國內最大的綜合酒店之一。

剛剛走進酒店大堂,眾人就被那奢華的裝飾驚了一下,就算韓孔雀也沒有進入過這麼豪華的酒店。

整個酒店燈火通明,照射的酒店內部一片金黃,只是一看就知道是一處紙醉金迷之處。

走進酒店,就有人過來引導,一個穿著一身旗袍的高挑服務員走上前來:「歡迎光臨,請問有什麼我幫你們的嗎?」

「我們跟人約好了,在百花宮,請帶我們上去。」胖劉道。

「請跟我來。」服務員沒有一句廢話,直接轉身,領著眾人走向其中一座電梯。

他們一行十人,毛絨四名保安圍繞著孟光濤走在後面,韓孔雀他們走在前面,很快進入了電梯。

他們的身影剛剛消失,離他們不遠處的一座電梯門口,一個三十來歲的青年看著他們若有所思。

「江少,剛才被圍在中間的那個人我認識。」一個一身正裝的老頭對年輕人道。

江少收回目光道:「我們今天應該就是跟他們交易吧?」

「少爺,他們去百花宮,應該就是跟我們交易的人。」年輕人身後一個保鏢道。

「張老,你看過那隻小碗,你說那隻小碗怎麼樣?」江少這時才對那老人道。

江老道:「我是見過一次,不過因為賣主價格要的太高,所以我沒有認真看,不過東西應該不錯。」

江少沒有再說什麼,古玩行的一些潛規則他還是知道的,東西對,價格肯定高,但這肯定不是他們不收那東西的理由,壓價才是真的。

幾人走進電梯,那張老再次道:「江少,那個人現在是急著要錢,這麼大一筆資金,也不是那麼容易湊出來,你即使想要,也不能這麼便宜了他,跟他砍砍價,應該可以節省一大筆。」

江少沒有說話,甚至沒有看張老一眼,看得不到回應,那張老識趣的沒有在說話。

他們進入百花宮時,韓孔雀他們已經在房間里做好,而且還有三個老人坐在他們的對面。

看到他們進來,胖劉起身招呼:」江大少?怎麼伯父沒來?「

江林笑著道:」怎麼?我還不夠資格跟你劉哥談生意?「

」不敢,不敢,你江大少能夠親自過來,可是給足了我面子。「胖劉招呼他們坐下。

「我們還是直接看東西吧!秦老,錢老,李老,麻煩你們了。」江林對著早先在房間里的三個老人道。

「麻煩什麼,又累不著我們,再說,借著這個機會,我們也開開眼界。」其中一個老頭道。

「秦老什麼沒見過,能過來幫忙,我爺爺肯定是要記下這個人情的。」江林趕忙道。

「我們就不要廢話了,還是先看東西。」秦老揮了揮手道。

韓孔雀看所有人把目光對準了孟光濤,他道:「孟叔,給他們看看。」

孟光濤早就得到了韓孔雀的囑咐,所以一句話也沒說,把手中的密碼箱打開,裡面是一個專門盛放瓷器的盒子,那隻康熙琺琅彩黃地牡丹花卉蓮紋碗就固定在盒子中。

打開了密碼箱,孟光濤退出來,小碗四方毛絨他們四個站定,不礙著其他人上前觀看,卻又能不讓那隻小碗離開他們的視線。

「款的顏色不對。」

「有賊光。」

「花卉繪畫的很精美,但康熙時期的琺琅彩還不完善,所以這點也有待商討。」

「對頭,康熙時期的琺琅彩畫法應該是很簡單的,像這麼富麗堂皇的牡丹小碗,如果是出自乾隆時期還可以。」

聽到幾個老頭對著小碗品頭論足,孟光濤的臉越來越難看,最後他的臉色變得慘白。

這幾個老頭他都認識,他們可都是古玩行里的大家,他們的意見還是很值得重視的,而且他們說的這幾點,還都是這隻小碗的明顯特徵。

孟光濤剛想說話,就被始終注意著他們一家的韓孔雀阻止了,韓孔雀搖了搖頭,讓他不要出聲。

韓孔雀既然鑒定后說這是康熙真品,自然也是有他的理由的,這些人說的都很正確,但這些因素也不能說明這隻小碗就是贗品,畢竟真的永遠假不了。

這隻小碗外底署紅料彩楷書「康熙御制」雙行四字款,是不太對,一般紫砂壺與蓋碗的底款都是用黃色琺琅料書寫,但這隻小碗本身就是黃地的,不用黃料書寫也沒什麼。

最主要的是這四字底款可是正宗官窯出品,這個韓孔雀是驗證過了的,不能因為不是用黃料書寫,就認為是錯的。

而這隻碗太過精美,這更不是毛病,說康熙時期的琺琅彩沒有這麼精美,那明顯是不對的,康熙在位時間長達六十多年,這麼長的跨度,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說這隻小碗是康熙晚期的精品一點都不過分。

四位古玩行里的老專家,在那邊大聲的竊竊私語,讓胖劉也有點坐不住,他雖然沒有多少專業知識,但畢竟耳渲目染的也了解了不少琺琅彩的知識,這幾位專家可不是無的放矢,雖然他心中很不安,但看到韓孔雀還是那麼鎮定異常,他也逐漸放下心來。

胖劉知道,在古玩方面,十個自己也不是韓孔雀的對手,既然韓孔雀這麼自信,他也就沒必要自亂陣腳。

如果現在他亂了,這生意就不好做了,如果他們沒信心,不說這生意能不能成交,就算成成交,價格也肯定會被壓低,如果他們不說話,按照原來商量好的應對,價格就絕對不能低了。

等四位專家全都起身,江林直接道:「劉哥可是不實在啊!兄弟我對你可是不錯,可這東西好像不太對啊1

胖劉莞爾一笑:「江大少這可就是太抬舉我了,我可不敢對你江大少耍花招,東西對不對我們各自有數,不知道江大少準備怎麼交易。」

「這個可不在我了,我可不想當冤大頭啊!不過,看在你家老爺子的份上,加上我確實需要這麼一件東西,如果價格合適,我還是很希望完成交易的。」江林玩味的看著那隻小碗道。

胖劉有點不知所措,他的目光看向韓孔雀,而韓孔雀此時也正看向胖劉,剛才胖劉表現的還不錯,不過他根本就不應該那麼問這個江林,而是應該直接讓他們交易,現在卻是被江林抓到了主動權。

韓孔雀直接站起身,對著毛絨示意了一下,毛絨直接上前,把密碼箱鎖死,重新遞給孟光濤。

「走了。」韓孔雀自從進入房間就沒有說一句話,而以他的身材,江林這邊的人還以為他也是保安呢!沒想到他現在卻是直接要離開,這時,江林才意識到,這個年輕人不簡單。

「等等,古玩行里有一條俗語,寧買假似真,不買真似假,這隻小碗充滿了各種疑點,所以是地道的真似假,如果高價買下,風險實在太大,而江少確實需要這麼一隻小碗,如果雙方能夠各讓一步,江少是很希望能夠買下的。」這時跟著江林最後上來的長老開了口。

韓孔雀看了他一眼,再次道:「走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