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十章書攤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物價和古玩升溫的效果,但再怎麼增值,也不可能增值的這麼離譜,這裡面還有一個被承認的因素。 現在孟光濤就是害怕自己的這隻小碗得不到承認,不能得到古玩行那些資深鑒定師的承認,就不太可能拍出高價,這...

今天還是三更,看在瘋神這麼努力的份上,兄弟們的推薦都砸過來吧,求收藏。

孟光濤知道他要的價格太高,所有店家都不受,這讓他的臉苦的都比苦瓜還要苦。

他第一次報價五千萬,遭到了打擊,他以為自己的報價太高,沒有給店家留出利潤,所以第二家他報價四千五百萬,可人家還是沒有收他的小碗。

第三家他乾脆報價三千萬,可人家還是沒有收購的意願,到了第四家,他直接問人家能夠出個什麼價,那掌眼師傅直接出價三十萬,他一聽,也沒有廢話,直接抱著小碗出來了。

到了這個時候,他也沒有了把小碗送進銀行保險柜的想法了,就這樣,第二天他們不管雨下的大不大,一直在古玩街上轉悠,等把古玩街上所有店家逛了個差不多,他才不得不死心。

到了這個時候,他也知道了,他先前的擔心是完全正確的。

他之所以不願意進拍賣行,不是怕麻煩,也不是怕叫高昂的鑒定費和提成,而是害怕被人黑了。

就像現在,他說自己的小碗是康熙琺琅彩,可別人卻並不那麼看,以孟光濤的人生閱歷,自然知道那些掌眼大師傅是怎麼想的。

寧買假似真,不買真似假,他們是不管真假,都按照假的買,這樣才不會出錯,如果按照贗品買那隻小碗,人家最多花個幾萬塊就能買下,最多也就三五十萬,買下來之後,不管真假,都不會賠本。

如果當做真的買下,那動用的錢款可就是大數了,要是萬一出現差錯,他們就有可能傷筋動骨。

所以,當孟光濤咬定那是康熙官窯的琺琅彩小碗之後,那些掌眼大師傅都是不想買下的,買下來也沒有多少利潤,而萬一不是真品,那可就賠大發了。

雖然那些掌眼大師傅,都看出孟光濤的那隻小碗不太可能是贗品,但也不是說沒有一點疑點的,那就是那隻小碗看著太新,也就是說的有賊光。

這在古董上出現賊光可不是什麼好事,雖然都知道,琺琅彩不容易出現舊氣,有賊光是正常的,但這一點可是眾說紛紜,並沒有得到古玩行的眾多泰斗的公認。

只是這一點,就有可能讓這隻官窯小碗,戴上真似假的頭銜,不買真似假可是鐵律。

再說那些掌眼大師傅,並沒有太長的時間做鑒定,所以面對一隻上千萬的琺琅彩小碗,他們只能是出個保守價格。

這些孟光濤想的很明白,所以今天回來,他也就死了心,不在打算出去尋找買主,這最主要的還是他沒有人脈關係。

就算是送到拍賣行也是一樣,沒有人脈關係,不能讓這隻小碗成為公認的康熙官窯,就算送拍,也有可能賣不上高價。

不說其他,只是昨天韓孔雀說的幾次拍賣,2005年10月香港蘇富比拍賣的御制琺琅彩「古月軒」題詩花石錦雞圖雙耳瓶,說是乾隆皇帝特別燒制的賞玩器,在香港拍賣時以1.15億港元成交。

其實,這件瓷瓶倫敦佳士德曾在1975年拍賣過,當時的成交價1.6萬英鎊,30年的時間,價格翻了515倍。

這種價格漲幅是絕對是不太正常的,只能說在七五年,這件寶貝被嚴重低估了,當然這有三十年間物價和古玩升溫的效果,但再怎麼增值,也不可能增值的這麼離譜,這裡面還有一個被承認的因素。

現在孟光濤就是害怕自己的這隻小碗得不到承認,不能得到古玩行那些資深鑒定師的承認,就不太可能拍出高價,這才是他不太願意送拍的一個重要原因。

這些因素韓孔雀都不知道,當時他聽孟光濤讓他尋找買家,還以為是為了多準備條路。

他雖然告訴了胖劉,但並沒有認真對待,就是因為他想那麼好的東西,孟光濤很快就能找的買主,所以他就算幫著找到了買主,也很可能是做無用功,現在韓孔雀卻是有點不這麼想了。

想著再次提醒一下胖劉,讓他認真的尋找一下買家,韓孔雀在走向胖劉的攤位,走到那邊,發現胖劉根本沒有出攤。

就在這時,他的電話響了,韓孔雀一看,卻是胖劉的:「劉哥,你今天怎麼沒有出攤?」

「咦?我不是告訴過你嗎?以後我不出攤了,我做中介,還是做這個有前途,我說小韓,你給我發的那隻小碗的圖片是真的吧?

我可是當真了,今天我聯繫了幾個買家,人家現在正找人看那幾張照片,如果沒問題,可就要報價了,你要是忽悠我,我可不能饒了你。」胖劉那中氣十足的聲音從電話里傳出。

韓孔雀聽到了哭笑不得,剛才孟光濤可還拜託他尋找買家,而這幫忙的現在也求著他,看來這中介還真是個好活。

「那小碗一點問題也沒有,不過,你以後真的不出攤了?就指著做中間商吃飯了?」韓孔雀道。

胖劉道:「出攤能夠掙幾個錢?我又沒有本事撿漏?現在把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人做,像你這樣有本事撿漏的,你就給我去尋寶,我這種沒本事的,就要發揮我的特長,幫助你們做好後勤就好了。

現在這年頭,酒香也怕巷子深,你找到了寶貝,我再給你高價運作出去,這樣我們哥們兩個都能活的滋潤,難道這樣不好?」

通過孟光濤這次有寶貝也賣不出去的事件,韓孔雀還真是有了點想法,而像孟光濤這樣,空有寶貝再手,而由於各種原因而得不到認可的又有多少?

最起碼原來韓孔雀,就聽說過有人因為捐贈古董給博物館,而博物館不要,從而一氣之下把古董摔了,等摔了之後,才發現,原來那真是真品。

而且這樣的事情,韓孔雀還不是聽說過一次,除了這種,還有一些黑心鑒定師,睜著眼睛說瞎話,把一些珍貴的古董,貶的一文不值,從而好賺黑心錢。

如果胖劉要真做這個,也許還真是條出路,現在像胖劉這樣真正想做專業古玩中介的,他還真沒聽說過,也許這一行很有前途。

「好吧,你願意就好,你放心,那小碗還在他主人的手上,如果你找到了買家,價格合適,隨時可以看貨。

不過你要先說清楚,雖然挑剔的才是真正的買家,但我們看貨付錢,買家只能看貨,不能說話,看過了,願意買就成交,不願意一拍兩散,我們中間人不參與,省得以後麻煩。」韓孔雀道。

胖劉在那邊笑著道:「沒想到你小韓想的還挺細,這個我明白,古玩行逢高踩低的事情多了,那些有錢人,肯定會帶著專家過去仔細鑒定。

我會提前跟他們說一下規矩,看可以,有意見保留,這個以後就是我們的規矩,買賣不成仁義在,不願意轉頭走就是了,任何疑問,我們都沒有義務給它們做解釋,你看這樣可以吧?」

任何一件古董,如果認真挑刺,都是有可能挑出毛病的,如果買主讓他們的鑒定師挑刺,賣主就有可能心生疑惑,從而被壓低價格,現在韓孔雀是想事先杜絕這種可能。

「你仔細想想,盡量的減少麻煩,這種大額交易,一個不小心就會留下後患。」韓孔雀道。

胖劉道:「你放心,如果聯繫准了買家,我們會簽訂正規的轉讓合同,要不然我才不給買賣雙方搭線,要是他們談妥了生意,又把我們撇開了,那我們多虧啊?」

韓孔雀一想也對,要是真這樣,他們還真沒法拿雙方怎麼樣:「既然簽訂正規合同,那連稅收也交了,我們不差那點錢。」

「嘿嘿,我早就想到了,我會註冊一家公司,以公司的名義簽訂合同,交的稅少點。」胖劉笑著道。

韓孔雀還真沒有想的這麼細,看胖劉想的這麼充足,看來他是真認真了,這樣他也放心了。

「這個你看著辦,反正我們來錢容易,可不能把自己套進去了。」韓孔雀道。

一聽這話,胖劉高興了:「如果這比買賣做成了,來錢還真是挺容易,你只要穩住買家,其他事情看我的就好了。」

掛了電話,韓孔雀很高興,孟光濤沒有找到買家,如果胖劉做成了,可就是幾百萬的提成,本來他還準備賣血玉觀音呢!現在看來不用了,不急著賣,自然要好好的打聽一下學玉觀音的價格。

想到這裡,韓孔雀反應過來,他不知道沒關係,胖劉肯定知道啊!

剛才怎麼就忘了詢問一下他,想到這裡,韓孔雀想給他打電話問問,不過一想,反正現在又不急,還是等老孟的那隻小碗處理完了再說。

打完了電話,韓孔雀才看到他走進了舊書市場,原來這裡他也經常來,他的那本無名古籍就是從這裡淘到的。

今天一早晨也沒看到一件能夠讓他撿漏的好東西,既然來了這裡,不如看看這裡有沒有什麼古本。

韓孔雀隨意在一個書攤邊蹲下,隨意一看,這裡沒有什麼好東西,大部分是些破舊,甚至還有不少過期的雜質,想青年文摘什麼的都有。

韓孔雀隨手拿起一本,卻是一本教授氣功的書記,這種版本是八十年代九十年代,氣功盛行時的產物,那時各方氣功大師如過江之鯽,附帶著各種版本的氣功書籍也大量刊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