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四十八章天翼珠寶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的那些原石,才會被打包運到國內,分散在各地的賭石市常 就算到了這種程度,也不是王朝陽能夠有機會直接購買的,這些原石分散到國內之後,下面的小型珠寶公司要各憑本事來搶奪第一次購買權。 如果...

雖然黃瓜鹹菜不如今天晚上他們去的王府酒家那麼有特色,但那特別好吃的小黃瓜鹹菜,也不是誰都能夠腌制的出來的。

做生不如做熟,如果買租門面房,最好是在古玩街上租,這樣雖然租金要高很多,但這條街上沒有一家飯店,但人流量卻是其他街的幾倍十幾倍,在這條街上不賣古玩,賣包子也不少掙錢。

當然,最好是買下一間門頭房,這樣租金也能省下,自己的房子,掙多掙少都是自己的,這樣應該掙的更多。

現在不管是買下房子還是租房子,都需要不少錢,如果租,遇到合適的怎麼也要三四十萬,如果買,就算是一間三十多平的門面房,也要近百萬。

現在韓孔雀手裡能夠換錢的也就是那幾件首飾了,看來要想辦法賣出一件,只要賣出一件,應該就足夠買間小門面房的了。

韓孔雀想了一會,看了看手機,現在才晚上九點多,他拿起手機,從上面翻找出一個號碼,撥了過去。

「小韓?」對面接電話的人,發出有點疑惑的聲音。

「對,就是我,王總最近的生意怎麼樣?」韓孔雀對面的是魔都一家小型珠寶公司的老總,雖然也叫珠寶公司,其實就一家門店。

因為這王總熱衷於賭石,而且還有點本事,所以他一個人支撐起來了一家公司,他賭石所出玉料,全部自己消化了。

當然,賭石有風險,所以他成立公司之後,大部分資金全部用來收購明料了,畢竟收購明料雕刻出來了,也有兩三倍的利潤。

「小韓你不簡單啊,原來我就說你不是池中之物,現在果然應驗了,怎麼,聯繫你王哥是不是想出手你手裡的那件寶物?」對面王總確認了是韓孔雀,立時變得熱情起來。

韓孔雀聽到他的話,立時知道自己得到了一塊血翡的事情,已經在珠寶行里流傳開來了,這一行還真是沒有秘密,這才多長的時間,這麼一家小公司也知道他得到了一塊血翡。

「怎麼樣,王總感興趣嗎?」韓孔雀直接問道。

對面王總道:「叫什麼王總,叫王哥,小韓,你有沒有興趣來你王哥的公司,做我公司的賭石師,月工資一萬,另加提成,怎麼樣,如果有興趣我們當面談?」

「對不起了王哥,我想休息一陣,所以最近都不會找工作。」韓孔雀直接拒絕,原來這王總對自己可沒有這麼熱情,現在知道自己有點本事就這麼拉攏,可不是什麼好事。

那王總稍微沉默,接著又道:「沒事,小韓你找你王哥幹什麼,你直說就是,如果處理手上的血翡,你王哥怎麼也要給你一個好價錢。」

韓孔雀直接道:「王哥,我手上的玉料已經處理完了,現在變成了成品,玻璃種血玉掛件觀音,高五十六毫米,底款三十二毫米,后十二毫米,不知道王哥敢不敢興趣?」

「做成成品了?」對面王總一陣錯愕,不過他的反應很快,立時道:「不知道雕工怎麼樣?」

韓孔雀笑道:「雕工王總放心,這樣的好材料,如過雕工不行,也沒有人敢下刀,觀音的雕刻絕對沒有一點問題,如果王哥感興趣不如出個價,價格合適,我們就當面談。」

「沒看到實物,我實在是沒法說啊1王總遲疑的道。

韓孔雀也不著急,他不說話,等著王總的回復,該說的自己都說了,血玉觀音,大小尺寸都告訴他了,雕工更加沒問題,這樣他還不能出價,那也太沒誠意了。

沒有等到韓孔雀的恢復,對面的王總立即道:「小韓你也知道,如果是玉料的話,我們買下還有點利潤,如果是成品,我出價低了你肯定不願意,如果高了,我又沒有利潤,不如小韓你出個價,如果價格合適,你王哥肯定沒有二話。」

韓孔雀頓時對他的話嗤之以鼻,看來是沒有誠意啊!他既然知道自己手中有血翡,那自然是通過鳳凰珠寶公司得到的消息。

那樣他手中血翡的真實性,應該不需要懷疑,現在自己告訴了他尺寸大小,他還不出價,看來是想要從他手裡撿漏。

韓孔雀之所以找家小型的珠寶公司出售血玉觀音,主要是這種小型珠寶公司,都沒有自己的鎮店之寶,自己手中的這件血玉觀音,如果賣給他們,足可以當做鎮店之寶用來宣傳。

這樣的小型珠光公司,遇到了血玉觀音這樣的寶物,肯定是很樂意買下的,只要他們實力足夠,就算超出血玉觀音的實際價值,他們也會買下,畢竟這種機會可遇不可求,現在看來,這個王總不太實在啊!

想明白了這些,韓孔雀道:「王總,我對血玉觀音的價格還有點拿不準,不如給我點時間,讓我打聽一下,對不起打擾王總了,不如我們以後再說?」

那王總自己一個人能夠支撐起一家公司,絕對不是簡單的人物,現在一聽韓孔雀的話,就知道生意可能要黃。

所以他立即道:「小韓,我們都是行里人,你看王哥給你四百萬怎麼樣?當然這只是個初步價格,接下來我們要當面談,等看了貨,如果比我預期的還要好,價格還能再漲。」

而言外之意卻是,如果達不到預期,四百萬也是不行的。

如果是剛開始韓孔雀問價格的時候,王總出價四百萬,那他們還有的談,畢竟韓孔雀的心理預期價格也不過是三百來萬,而這還是能夠上下浮動的。

可現在,韓孔雀已經不信任這個王總了,所以就算他直接開出一個比他心理預期高出很多的價位,韓孔雀也沒有了跟他談的興趣。

以珠寶行里的規矩,就算收購的是成品,他能出實際價值一半的價格就很不錯了,這麼說了,韓孔雀實在是嚴重低估了自己手中的血翡價值。

韓孔雀在思索,看來他了解的翡翠價格有誤差,不過他一想也對,原來他接觸的是翡翠的源頭,他了解的也是翡翠原石的價格和翡翠原料的價格,再就是鳳凰珠寶公司里出品的成品的出庫價,市場價他還真是不太了解。

但只是從這王總的反應來看,他手中的這件血玉觀音的價值,最少也值八百萬,這讓韓孔雀更加不願意賣給這個王總了。

「王總,我最近要回老家一趟,不如等我回來我們再談?」韓孔雀這是直接拒絕了。

對面那王總一聽這話,那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剛才是韓孔雀先打電話找上門來的,所以他還有點優勢,而韓孔雀原來也不過是鳳凰珠寶公司那些賭石大師的一個小跟班,所以王總還想著從韓孔雀手裡撿漏,現在一聽這話,自己攏韓孔雀已經不願意跟自己交易,這可怎麼辦?

王朝陽是一個很有決斷力,也很有魄力的人,所以他很快就有了決斷。

他這也是沒辦法,在賭石一行他也很有點獨特的本事,雖然他本事不小,但單單依靠市場上的那些原石,讓他切出極品翡翠,那基本上難入登天。

原石流入市場的途徑,沒有比他更了解的,首先是緬甸那些大礦主的手下賭石大師挑揀,接下來是各大公司的賭石大師再次過濾一遍。

通過這兩次的選石,一般表現好的原石,就被那些大勢力搜刮一空。

接下來還有那些有實力走出國門的人,進入緬甸再次挑選,最後實在是不好出手的那些原石,才會被打包運到國內,分散在各地的賭石市常

就算到了這種程度,也不是王朝陽能夠有機會直接購買的,這些原石分散到國內之後,下面的小型珠寶公司要各憑本事來搶奪第一次購買權。

如果有關係有門路,才能第一時間去賭石,如果沒有門路,也許你去賭石的時候,已經是被人挑挑揀揀了無數遍了。

在這種被挑揀了無數遍的原石之中,開出極品翡翠的幾率,比買彩票的幾率也大不了多少。

所以他們這種小型珠寶公司,跟鳳凰珠寶是沒法比的,鳳凰珠寶公司有深厚的底蘊,他們每一家分店之中都有自己的鎮店之寶。

王朝陽的天翼珠寶,卻只有一塊冰種楊柳綠玉簫,作為鎮店之寶吸引顧客,就算只是一件冰種楊柳綠的玉簫,也不是普通人能夠見到的,他用這件鎮店之寶,還真是吸引了不少大買家進店。

現在他有機會得到一件傳說級的血玉觀音,卻因為自己的一些小聰明而可能失之交臂,這讓他有點著急。

「韓兄弟你可不能這樣,生意成不成,我們見面好好談談,價格不是問題,我可是很有誠意的。」王朝陽趕緊挽救。

要知道好東西從來不嫌多,如果韓孔雀找了別人,肯定就沒他什麼事了,這種事情,可真是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

韓孔雀已經沒有了應付王朝陽的興緻,他認識的珠寶公司老闆可不少,本來想要找個有實力而又公司不大的買家,沒想到他居然想壓價,那可就怪不得他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