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四十三章嫁人要嫁房產證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果沒有一個小店做為支撐,你要想單賣一些小菜是不太可能的,可我們有本錢租下一間門頭房嗎?」 「哎,說到這個,我看我們今天都沒事,不如我們去看看房子,小明今年都六歲了,再有一年就要上小學,如果我們...

藥材在炮製的同時,會去除一些無用,甚至是有害的物質,這已經涉及到現在的一些製藥理論。

西醫把治病和製藥完全分離了,而且把整個治療過程劃分成很多部分,所以很適合大面積推廣。

而中醫,卻讓醫生從製藥到治病,全都兼顧,所以不可能短時間內學成出師,這是限制中醫傳承的一個關鍵。

等韓孔雀分析完三個糖尿病案例,已經是早晨九點多了,而外面的大雨還是毫不停歇,他放下書本,準備做份早餐,可剛站起身就看到餐桌上擺著一盤包子,旁邊還有一張紙條。

拿起紙條一看,上面有一行娟秀的字跡:「小鳥哥,我看你快成呆瓜哥了,叫你也不答應,這是嫂子做的包子,如果你清醒的快,就直接吃了,廚房的鍋里還有八寶粥,如果你醒來時已經太陽曬屁股,那就自己熱一下再吃吧1

紙條後面畫了一個站在竹枝上的小鳥,小鳥呆愣楞的,其腦袋上還有另外一根竹條抽打在上面。

看到這畫,韓孔雀直接笑了。

肯定是陳小竹來叫他吃早飯,而韓孔雀沉浸在醫略當中,沒有聽到陳小竹的召喚,惹惱了這小美女,就把他小鳥哥的雅號又叫了出來。

包子已經涼了,但現在是夏天,涼著吃也沒什麼,所以他拿起包子,一邊吃著一邊進入廚房打開煤氣灶,把鍋里的八寶粥熱了一下,等吃下四個大肉包子,正好八寶粥也熱了。

盛了一碗,慢慢的喝著,韓孔雀再次坐在了書桌旁,看了一眼那本醫略,這本書是肯定不能賣出去的,只是因為上面的一些記載,就不能輕易處理了。

不得不說人都是自私的,上面記載的一些東西對韓孔雀很有用,特別是那種漢武帝的宮廷御方,這東西就算不能治療糖尿病,其價值也不可估量,只是其附帶功能補腎,就很有價值。

你沒看一個什麼腎寶,就撐起了一個大公司?

而這本醫略記載的可不止是一個治療糖尿病的配方,雖然韓孔雀只是大體翻了翻,但裡面涉及的病例可是不少,有傷寒,糖尿病,中毒,燙傷,外傷,治療的方法也很多,刮痧,拔罐,針灸等等,幾乎古代涉及到的病症和治療方法,這本醫略上都有記載。

雖然大部分是在現代已經沒有用的,但總是還有不少是現代人也能夠用的到的。

現在的人都是自私自利的,如果韓孔雀把這本醫略中的記載公佈於眾,不說有沒有人讚美他品得高尚,但肯定有更多的人罵他是傻X。

韓孔雀看著桌子上的醫略,這還真是一本寶書,現在就算它不是草聖張芝的真跡,其價值也是不可估量。

現在這本書的價值,直接超出了他的那些血玉首飾,這樣的寶貝可要仔細收藏,這種東西,是完全可以當做傳家寶來一代代傳承的。

不說書籍本身的價值,只是上面記錄的傳承,就可以讓他的後代以後衣食無憂。

這種極具收藏價值的東西,如果不是生死攸關,是絕對不可以拱手讓人的。

韓孔雀小心的把醫略放進保險柜,然後鎖死,接著,他的右手憑空一招,頓時房間之內流動其一股白霧,白霧快速的聚集,最後聚攏在了韓孔雀的右手當中。

韓孔雀右手一握,一團如乒乓球大小的水珠,憑空出現在他的手中,韓孔雀向著遠處一扔,水珠直接掉到不遠處的垃圾桶當中。

看來要儘快給保險箱換個地方了,這裡不下雨還不要緊,這一下雨實在是太過潮濕,特別是在下大雨的時候,房間里的水分就更多了,這實在是不利於古籍的保存。

不過,在魔都想要換房子,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如果是租房,那到簡單,但重新租房子,肯定沒有現在的地方住的舒服,如果單純租房子放東西,可貴重的東西如果沒人看著,韓孔雀自己也不放心。

當然,如果這裡的房子他收回一間,就什麼問題都沒有,可四間房子都是簽訂的長期租約,他還真不好把他們趕出去。

既然一時半會也想不出好辦法解決住房的問題,韓孔雀也就不想了,他走出房間,看著天空中黑壓壓的雲團,看來這雨一時半會停不下來。

雨勢到是比昨天晚上小了不少,可這種天氣,外面古玩街上肯定沒人。

「你總算是清醒過來了啊?」陳小竹從他的房間里走出來,她跟哥嫂同住一屋,只不過中間有點隔斷,讓他們把一間房子分成了兩部分。

韓孔雀還沒有說話,陳蕊也從房間里走出來:「孔雀你又一晚上沒睡?」

跟韓孔雀在一切住了六七年,陳蕊也算是很了解韓孔雀了,這小子一做起什麼事情,往往是誰也叫不答應,只有他把在做的事情做完了,才會清醒過來。

「恩,看了會書,沒想到一看就是一晚上。」韓孔雀有點不好意思的道。

他雖然也知道熬通宵對身體不好,可他也沒辦法,他自從得到了玄元控水旗之後,其實睡不睡覺對他已經無所謂了,就算他七天七夜不睡覺,精神也是一樣的好。

「吃飯了沒有?要是吃了飯就趕緊睡一會,反正今天陰天,在你那地下室只要關了燈,白天和黑夜也沒有什麼區別。」陳蕊關心的道。

韓孔雀看了一眼院子里的積水,雖然昨天晚上他利用玄元控水旗吸收了不少,可下了一晚上的雨,他吸收的那點,也只能是杯水車薪,現在院子里還是積滿了水。

牆角的兩顆月季,被雨水澆灌的更加鮮艷奪目,這兩棵月季被韓孔雀管理的很好,這時整棵樹上開滿了鮮花,而更多的花骨朵還在不斷的從枝杈當中伸出。

韓孔雀一邊整理著月季,疏通著月季下面的積水,一邊道:「我吃過了,現在不用休息,到晚上睡就可以了,嫂子今天的包子是哪來的?」

今天他房間里的包子可是剛蒸的,本來今天下雨,韓孔雀還以為陳青家是不做生意的,所以有此疑問。

陳蕊道:「本來想今天休息一天,但一大早上就有人來買包子,都是街坊鄰居的不好意思回絕他們,就用昨天的面蒸了幾籠,現在已經賣完了。」

這是陳小竹撅著嘴道:「要我說我們以後就不賣包子了,嫂子你沒看出來嗎?人家其實主要是來買我們的黃瓜鹹菜的,要我說,我們還不如單賣黃瓜鹹菜掙錢,賣包子起早貪黑的還不掙錢。」

看陳小竹的那個樣子,陳蕊頓時樂了:「我當然知道,但我們要是不賣包子,你說有幾個人能夠知道我們家的黃瓜鹹菜好吃?」

韓孔雀道:「確實,單賣黃瓜鹹菜太過單調了,再說,黃瓜鹹菜之所以推廣開來,被人們知道,是因為來吃包子的人多,要是沒有了包子,不知道的,誰會單獨買我們的黃瓜。

不過小豬的想法還是很對的,包子的利潤低,黃瓜鹹菜的利潤高,如果你們能夠開家小店的話,到是可以單獨賣黃瓜鹹菜。」

聽到韓孔雀支持自己的想法,陳小竹頓時興奮了:「我計算過了,現在的黃瓜辣椒也就兩元錢一斤,而我們用一點點材料稍微炮製,就能賣到十元一斤,這可是五倍的利潤,完全可以說是暴利了,我們每天只要賣出幾十斤黃瓜鹹菜,就比累死累活的賣一天包子掙的多了。」

這時陳青正好從房間里走出,聽到了陳小竹的話,他道:「就你聰明,剛才你二哥也說了,如果沒有一個小店做為支撐,你要想單賣一些小菜是不太可能的,可我們有本錢租下一間門頭房嗎?」

「哎,說到這個,我看我們今天都沒事,不如我們去看看房子,小明今年都六歲了,再有一年就要上小學,如果我們在這裡沒房子,小明可是沒法順利入學的。」陳蕊想到了自家沒房子,所以提議去看房,正好今天下雨不做生意。

陳小竹道:「我也去,正好今天沒事出去玩一下。」

韓孔雀處理完了月季花附近的積水,站起身道:「魔都的房價還是太高了,不過現在這段時間正好是樓房低迷的時刻,這時買房子到正好是個好時機。」

陳小竹道:「可這裡的房子還是太貴了。」

陳蕊道:「我們打拚了這些年,也只夠在郊區買房,而且還只夠付首付的。」

「這也不錯了,真沒想到這幾年你們居然攢下了這麼一大筆錢。」韓孔雀有點驚訝的道。

魔都的房價絕對不便宜,就算是在郊區,也要兩萬多一平方,就算賣間六七十平方的兩室一廳,只是付個首付也要五六十萬,陳青他們夫婦能夠攢下付首付的錢,還真是不容易。

陳青道:「老二你也同我們一起去看看,給我們參謀的同時,你自己也好好打算一下,你也要買房子了。」

「對,孔雀你也去,現在的女孩可都學聰明了,人家現在嫁人就要嫁有房產證的,沒有房產處,人家都不跟你處對象。

正好今天下雨,我大姨家正好在給她家的女兒找對象,而我絕對你很合適,不如我給你安排安排,如果覺得合適,有了房子你們最晚明年就能結婚。」陳蕊這時也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