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十九章玄元控水旗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4-03-17 11:57  |  字數:3432字

韓孔雀想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他這些年確實太混蛋了,他沒把錢看在眼裡,卻同時忽略了自己周圍的朋友和家人。.

其實現在想想,他每個月給家人三千元去也不算多,以他的能力是能夠讓自己的家人過上更好的生活的,如果家裡富足,也許他的父母和兄弟就不會是現在這樣。

現在也只能是這樣,以後看情況,如果他的父親不會那麼想當然的偏心,而他的兄弟又不是那麼自私自利,他也不介意給他們些幫助。

天助自助,如果只想不勞而獲,那他也沒辦法了。

收拾好心情,關好門,韓孔雀打開自己的保險箱,這個保險箱是個古老的東西,看起來笨重,用起來更是笨重,它是純手工操作的機械保險箱。

這個保險箱雖然也需要密碼開啟,但這個保險箱的內部齒輪很難拉動,就算是韓孔雀也需要全力才能轉動齒輪,來對準密碼。

所以,就算是普通人知道他的秘密,也不太可能打開保險箱,這是以拙勝巧的笨辦法,但對付現代人還就是個好辦法。

現在的賊你再厲害,遇到了這種保險箱,你要沒有一把子笨力氣,也絕對打不開。

韓孔雀把先前雕刻的那幾樣掛件全都拿了出來,這幾件掛件雖然雕刻成型了,但還沒有拋光,而兩個指環還有一對戒面還沒有仔細雕琢。

拿出來了這些,韓孔雀又順手把那本醫略拿了出來,如果是連陰天,他就順便研究一下這本古代的醫書。

剛剛吃了飯,韓孔雀也不想太過耗費腦力,所以也就不雕刻戒指和指環,而是拿起一塊鹿皮給幾個小掛件拋光。

當然現在拋光機有賣的,不過不划算了啊,當然也可以到賣玉石的地方請他們給你拋光,但是要價很貴,因為玉石的拋光是很麻煩的。

「拋光」是治玉的最後一道程序,幾乎每一件玉器都要經過拋光,當然也有個別小件玉器,在切割雕琢時已很光滑而不再拋光。

韓孔雀現在也只能使用獸皮拋光,獸皮上有動物性脂肪,呈弱酸性,用獸皮在玉器上來回摩擦直至光滑即可以了。

當然竹子莖桿亦含弱酸性的「竹瀝」,也可以用於玉器的磨擦拋光。

給掛件拋光就是個水磨工夫,慢慢的做就是了,反正韓孔雀也沒事,正好把玩幾件掛件,順便拋光。

用了兩個多小時,韓孔雀才初步完成了三個掛件的拋光工作,一個彌勒佛,一個觀音,一件小兒玉足,三件的個頭都不大,但拋光出來,卻更顯晶瑩,在燈光下紅光閃爍,顯得更是美麗的動人。

這種東西做了出來,以後就完全可以養了,只要養的好,它們會更加漂亮。

喜歡玉石,重要的是把玩的過程,養玉的過程其實也是給玉石拋光的過程。

養玉分文養和武養,文養就是戴在身上用體溫汗漬來慢慢清潤玉石,使玉石內雜質慢慢沁出。

武養方法很多,細砂紙慢慢打,軟牛皮摩擦,絲綢摩擦,稻草摩擦。

剛才韓孔雀做的,其實也算是武養的一部分,不過他只是想要打磨去一部分人工雕琢的痕迹。

打磨,這實際上是一道成型工序,只不過韓孔雀用了化玉粉,所以很少留下一些痕迹明顯的刻痕。

如果是別人雕刻玉器,在玉料打磨成型的同時,一定會將玉料上的大部分割截痕迹磨去,除部分玉器成品上由於割截痕迹較深而保留下來外,一般玉器成品上常常見不到前幾道工序的加工痕迹,這便是打磨的結果。

完成了三個掛件的最後工序,這幾個小掛件也就可以出手了,當然這是韓孔雀需要錢的時候,如果是原來,他還有可能因為錢把這些東西賣出去,可現在,好像也沒必要了。

不說他手裡現在賣風調雨順開爐錢的那十二萬,如果他能夠通過胖劉,把孟光濤手裡的那隻小碗賣出去,那只是提成就有二百五十萬。

有了這些收入,他手裡的這些東西,就沒必要出手了,畢竟這些都是韓孔雀的心血結晶,韓孔雀做出來的東西,每一件都是他喜愛的,要不然他也不可能雕刻出這些東西。

如果有可能,他還是會自己收藏,而不是賣了換錢,再說,現在人民幣貶值的厲害,換成錢,還不如留著這些玉器保值呢!

當然現在的人沒有幾個傻子,就是因為都是這麼想的,都想把錢換成東西保值,所以這幾年古玩玉器什麼的才會大幅度增值。

處理完了三個掛件,韓孔雀又拿起了一對戒面,想了一下,又放了下去,這對戒面他準備結婚時用,上面肯定會雕刻龍鳳,做成一對傳統的龍鳳對戒。

既然現在還用不到,也就不著急做了,而那兩對指環,卻是現在就可以佩戴的,現在有一對成品就行,先做出來就算不戴也可以準備著。

想了一下,韓孔雀挑出一對指環,稍微修飾了一下,兩枚指環變成了一大一小,他再按照自己左小指的尺寸處理好一枚,拋光了自己直接戴上,這樣一枚表示自己單身的血玉指環也就完成了。

而另一枚,只能等到遇到自己喜歡的人,再按照尺寸重新雕刻休整了,不過,這枚指環可是不那麼容易送出去的。

韓孔雀苦笑了一下,目光再次落在了另一對指環上,這對指環要比剛才的那對寬,也大了一圈。

兩枚自然是一對,這一對韓孔雀準備雕刻成龍鳳指環,不是韓孔雀不懂時尚,而是做玉器,還是傳統的龍鳳最適合,經過幾千年的傳承而久經不衰,自然都是精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