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十五章黃地琺琅彩花卉紋碗(下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想到也有這麼溫馨的地下室,韓哥哥你可太不仗義了,這麼好的地方也不請我來避避暑。」陳小竹一進入韓孔雀的房間,就嚷嚷開了。 這個季節,一般韓孔雀家裡的空調都是開著的,所以他的房間里一點也不顯悶熱。...

這是今天的第三更,金三是我寫的另一本書的主角,當時寫前面那些章節時,還沒從那本書里走出來,可能有點寫串,以後不再解釋了,如果說明了在哪一章,我會去修改下,謝謝兄弟們的支持。.

孟光濤知道自己這隻小碗的寶貴,如果不能走正規途徑出手,很容易惹出災禍,輕則小碗被掉包,重則家破人亡。

古玩行的水深,主要是涉及的東西價格太高,越貴的東西,處理起來越麻煩,也越不安全。

「你這東西最好上秋拍,雖然時間長了點,但勝在安全。」韓孔雀道。

這時孟老太太猛然插口道:「怎麼?這隻小碗不好處理?你們可都是倒騰古董的?難道不能現在就賣出去?老孟?你二兒子十月一結婚?如果不能在十一之前買房子,你讓你兒子在哪裡結婚?」

孟光濤只有苦笑,原來他雖然嘴硬,說這隻小碗是真品,但任何人被人接二連三的打擊,越不可能再那麼信心十足。

以前只是擔心這隻小碗是不是真的,他還真沒有想過怎麼出手這隻小碗,現在韓孔雀已經確認這是真正的康熙御用瓷,那出手已經是必然的了。

康熙、雍正、乾隆的普通蓋碗瓷瓶,瓷盤什麼的,一般也就幾萬十幾萬,而這隻琺琅彩小碗,可要比那些貴的多,這樣的東西,可是不容易賣出去的。

看孟光濤苦著臉,頓時孟老太太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你不是說這東西很珍貴嗎?既然那麼好,怎麼可能不好賣?」

韓孔雀一看,道:「起風了,我們進屋去說,走,都到我房裡去吧,你們的房間都太小了。」

雖然現在院子里沒有多少人,但畢竟這裡住著好幾家,在這裡說這個,還是有點問題的。

孟光濤沒有說什麼,跟著韓孔雀進了他家,陳青夫婦收拾好了東西,也跟著韓孔雀去了他家。

看天氣是要下雨,他們家的房子也就是住人可以,可沒地方做飯,所以晚上要招待胖劉夫婦,也只能是在韓孔雀的房間里做飯,也只有他的房間能夠同時進入十幾個人而不顯擁擠。

「呀,原來韓哥哥是土豪,房間裝修的真好,我還以為地下室都是陰暗潮濕的,沒想到也有這麼溫馨的地下室,韓哥哥你可太不仗義了,這麼好的地方也不請我來避避暑。」陳小竹一進入韓孔雀的房間,就嚷嚷開了。

這個季節,一般韓孔雀家裡的空調都是開著的,所以他的房間里一點也不顯悶熱。

「嘿嘿,原來我可是請你來你都不來的,這可不怨我,都進來做,我給你們泡茶。」韓孔雀把他們讓進客廳,客廳里有兩組沙發,都是一二三組合能夠做十二人都不顯擁擠。

「你不用忙活,泡茶還是讓我來吧,你們先說話,我看孟嬸子很著急。」陳蕊說著進入了韓孔雀的廚房,每次下雨天她都要在韓孔雀這裡做飯,所以他們夫婦對韓孔雀的房間還是很熟悉的。

韓孔雀也沒客氣,他讓這老孟夫婦坐下才道:「剛才在外面不好說,孟嬸子你不要著急,這隻小碗可不是幾十萬幾百萬的東西,這東西可是值上千萬,上千萬的東西你說讓孟叔怎麼賣?」

「上千萬?」

「什麼?」

「千萬?」

韓孔雀和孟光濤互相對望了一眼,孟光濤不理震驚的眾人,他對自己的老伴道:「26年11月,一個著名收藏家就張宗憲的收藏的清乾隆御制琺琅彩杏林春燕圖碗,在香港由佳士德拍賣公司拍賣,以1.51億港元成交,我們這隻小碗就康熙的,工藝應該不如那隻看,但就算這樣,賣個幾千萬也應該不難,這麼貴的東西是能夠隨便賣的出去的嗎?」

「真的這麼貴?怪不得你說要找大拍賣公司賣呢1陳小竹吃驚的看著韓孔雀道。

孟光濤的幸運就算是韓孔雀也很是羨慕,這也就怪不得,原來鑒定過這隻小碗的專家,最後都一致說是贗品,這麼貴的東西,是個人都會受的住它的誘惑,誰見了這種東西,都會有撿漏的心理。

如果告訴了你這是真品,又有幾個人能夠買得起?

韓孔雀道:「清三代的琺琅彩真品是很貴的,25年1月香港蘇富比拍賣的御制琺琅彩「古月軒」題詩花石錦雞圖雙耳瓶,高16.5厘米,比這隻小碗也高不了多少,這也是為乾隆皇帝特別燒制的賞玩器。

上面的圖畫稍微複雜點,是西洋畫風和傳統水墨相結合,燒造工藝也比這隻小碗好,但康熙的工藝就是簡單,這隻雙耳瓶上面的「新枝含淺綠,曉萼散輕紅」二句題詩更添文人氣息,為乾隆琺琅彩精品,在香港拍賣時以1.15億港元成交。

此件瓷瓶倫敦佳士德曾在1975年拍賣過,當時的成交價1.6萬英鎊,3年的時間,價格翻了515倍。

還有剛才孟叔說的那件琺琅彩碗,也曾在1985年5月在香港蘇富比上拍賣過,當時的成交價為11萬港元,短短2年的時間,價格就翻了13多倍。

近年來拍賣會上出現的幾件康、雍、乾時期的琺琅彩瓷器,均以上千萬港元成交,如香港佳士得拍賣行1999年11月2日拍賣一件康熙胭脂紅地琺琅彩蓮花紋碗以1212萬港元成交。

1999年4月26日一件雍正胭脂紅地琺琅彩月季綠竹詩意小杯,以1784萬港元成交,22年一件雍正琺琅彩題詩過枝梅竹紋盤以3252.41萬港元成交。

香港蘇富比拍賣行1997年拍賣一件乾隆黃地開光琺琅彩山水紋碗,以21萬港元成交,通過在核心,也足見琺琅彩瓷器在人們心目中的地位。

這些還都是十幾年前的拍賣價格,現在的價格只會更高,孟叔的這隻小碗最少也值兩千萬,如果遇到合適的買主,就算賣到七八千萬也是很正常的,如果送拍,排出個天價都有可能。」

這隻小碗畢竟沒有題詞,也沒有名氣,所以能不能賣到億元的價格很難說,但因為是康熙時期的精品,怎麼也能夠賣個三五千萬,這就是古玩行的魅力所在,這樣的珍品實在是太少見了,也因為少見,所以才值錢。

但因為利益驅動,所以仿品也是最多的。

韓孔雀的這些話,直接讓這房間里的所有人傻了眼,就算是孟老太太也不例外,價值上千萬的東西,不用想也知道,就知道不是那麼容易出手的。

他們夫婦也算是人老成精,價值這麼高的東西在自己手中,可是容易惹來麻煩的。

原來別人不能確定這隻小碗的價格,都跟他們家帶來了麻煩,現在被韓孔雀鑒定為真品,價值這麼高的珍貴古董,肯定要遭人惦記。

現在就算他們知道不容易出手,也不敢留在手裡了,時間長了,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如果剛才孟老太太不追問,韓孔雀肯定不會說出這隻小碗的價格,這樣只有韓孔雀和孟光濤心知肚明,沒人知道這個價格,還不容易出意外,可現在這裡的人都知道了,財帛動人心,誰也不敢擔保不會出利欲熏心的人。

想到這裡,老孟夫婦全都臉色難看,韓孔雀苦笑道:「孟叔,你還是趕緊把這隻小碗存到銀行保險柜里吧,省的夜長夢多。」

孟光濤道:「這個是一定的,可這也不是辦法,這東西既然我們不想再繼續收藏,還是趕緊出手的好,留在手裡就是個麻煩。」

其他人誰也不敢說什麼,價值上千萬的東西,就這樣放在自家眼前,雖然陳蕊夫婦都不是貪財的人,但看著上千萬的財富在自己眼前晃,還是感覺心跳加速。

韓孔雀道:「只要存到銀行保險柜就不會出太大問題,孟叔你可不能急著出手而出了差錯,那樣損失可就大了。」

「這個我知道,原來我就做好了打算,只要鑒定出來是真品,怎麼賣我也曾經計劃過,魔都是大城市,要想儘快出手,還是要在這裡處理。」

韓孔雀一皺眉,想到了老孟的處理方法,他道:「如果走拍賣行,那最快的途徑肯定是今年的秋拍,可現在進秋拍實在是太過倉促了,現在各大拍賣行的秋拍已經宣傳了很久,如果你現在送拍,只是宣傳就是一個大問題。」

拍賣會上的富豪雖然多,但大多數都是沖著一些自己喜歡的東西去的,雖然拍賣公司會邀請很多富豪,但他們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

外人看到他們在拍賣會上一鄭千金,那其實是人家早有準備,誰對什麼東西感興趣,都是提前做好了功課的,畢竟能夠成為富豪的,除了富二代,幾乎沒有可能是傻子。

不再計劃之內的東西,幾乎不太可能賣的上大價錢,這些老孟自然也懂。

「我二兒子十月一結婚,如果明年春拍再拍賣,可就趕不上我兒子結婚了。」孟光濤愁眉苦臉的道。

一聽這話,韓孔雀頓時樂了:「原來你們家沒有兩套房子,他們兄弟兩個會爭搶,現在如果被你兩個兒子知道了這隻小碗的價值,我敢肯定,他們都不會急著現在買房子,只要您老一說,他們肯定會同意等到明年春天拍賣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