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十四章黃地琺琅彩花卉紋碗(中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么一件琺琅彩花卉小碗的真正價值。 「看孟叔這麼高興,難道這花卉小碗很貴?」陳小竹反應最快,她笑著道。 韓孔雀道:「很貴。」 看著那麼多人盯著自己,孟光濤反應過來,聽到陳小竹和韓...

傳世康熙琺琅彩各種顏色的都有,而且都很漂亮,有紫地琺琅彩、紅地琺琅彩、綠地琺琅彩、黃地琺琅彩、藍地琺琅彩等。

但其中也數黃色的最是華貴,不說黃色自古以來就代表帝王,也只有帝王家族才能用這種顏色的東西,但是那明亮的色澤,就很吸引人的目光。

當然,除了黃色的琺琅彩,康熙時期的其他種類的琺琅彩也很不簡單,康熙琺琅彩與銅胎琺琅彩一樣,都具有色彩濃重艷麗的特點。

康熙琺琅瓷正處於初創階段,還沒有形成自己的風格,紋飾主要模仿銅胎琺琅器。

紋飾多為花卉,有牡丹、蓮花、菊花、月季、芍藥、牽牛花以及繡球、石竹等,並有在琺琅彩繪花卉內篆書「萬」、「壽」、「長」、「春」等吉祥語句的。

康熙琺琅彩器底款識有書款與刻款,用藍料或胭脂紅料書「康熙御制」四字方框楷款;用黃色琺琅料書「康熙御制」四字方框楷款則為紫砂壺與蓋碗的底款;另有用紅料書「康熙御制」雙圈楷款在永樂白胎畫琺琅器物上。

現在僅見一件四字刻款的器物,即在澀胎底足內刻「康熙御制」楷款,是康熙燒制的紫地琺琅彩瓶。

這隻黃地琺琅彩花卉紋碗當然也是書款,其他特徵跟康熙琺琅彩的燒制特徵完全一樣,這隻小碗不管是器型,書款,還是小碗上的花卉,都應該出自頂尖藝術大師的手筆,這樣的精品,一般人還真是沒法仿造出來。

特別是花卉的繪畫技巧,一氣呵成,這可不是沒有經過系統學習的現代人能夠繪成的,就算系統的學過,也需要大量的繪畫經驗,才能在製作出這麼精美的琺琅彩小碗。

看到這裡,韓孔雀心裡已經有底,東西應該是真的,這時他也鬆了口氣,畢竟要是鑒定出來是贗品,孟光濤肯定會不高興。

而韓孔雀又不想占孟光濤的便宜,所以他只要實話實說就行了,這樣一來雙方皆大歡喜。

看到韓孔雀抬起頭,孟光濤還沒來得及說話,陳小竹就嚷開了:「這錢還真是不好掙,你拿著個小碗已經看了半個多小時了,要是我可沒有這個耐心,雖然這隻小碗漂亮,可也不用一看就看半小時啊1

韓孔雀笑了笑,把小碗小心的放下,他看著孟光濤道:「老孟,你先說說這隻小碗的來歷吧1

一般的鑒定師雖然不相信古玩行的故事,但在鑒定意見文物的時候,還是會問一問來歷的,雖然有人會為了抬高古玩的身價,會編造故事,但這些故事中,也很可能說明了古玩的傳承。

孟光濤剛要說話,就聽到他身後有人道:「這是這個死老頭子十幾年前從我們一個同事的手上換的,是用我們家的一套房子換的,這位小兄弟你看這小碗,是不是真像老頭子說的,能夠值一套房子錢?」

一個富富太太的老太太從孟光濤身後的房間里走出來,想來她應該是孟光濤的老婆。

孟光濤有點尷尬的道:「小韓,這是你嬸子,自從我賣了家裡的一棟房子,買了這隻小碗,她就一隻念叨我。」

韓孔雀自然不想攙和到他家的家事當中,他道:「這是十幾年前買的,那時的一套房子怎麼也得十幾萬吧?」

「那是九七年,九十多平的房子賣了十來萬,我就用十萬元買下的這隻小碗,那是我的一個同事,當年我對古玩還沒有多少認識,但我很了解我那個同事,所以就毫不猶豫的買了下來。」

這時孟光濤,看了自己的老婆一眼,接著道:「我那個同事祖上出過拳匪,也就是義和拳,當年他家的老祖宗曾經進過京,據說到過皇宮,這隻小碗就是他家祖上那個時候得到的,一直珍藏著,那年要不是他的母親重病,他也不可能把這件傳家寶賣了,我就是因為知道他家的這段傳說,所以才會賣了房子買下這隻小碗的。」

「你怎麼知道人家不是騙你的?」老太太橫眉立目的呵斥孟光濤道。

孟光濤也不以為許,反而有點得意的道:「我剛才已經說了,我了解我那個同事,他從來沒有接觸過古玩,他們家人也沒有做古玩生意的,所以他們沒有門路造假,而他家的那段傳說,我很早以前就知道了,但我不知道他家祖上還曾經從皇宮裡偷摸出來了這麼一件寶貝,所以,我有理由相信這是件真正的宮廷御用品。」

這些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過韓孔雀到是信了,畢竟這小碗是個地道的開門貨,這麼大開門的東西,絕對是皇家御用之物。

不管是不是真的像孟光濤說的那樣,這隻小碗都是好東西。

看到所有人都看著自己,韓孔雀道:「孟叔,恭喜你,這是一件真品康熙琺琅彩黃地花卉紋碗。」

「真品?」孟家老太太雖然也想到這小碗可能是真東西,但被韓孔雀這樣輕易說出來還是有點意外。

孟光濤也有點反應不過來,韓孔雀就看了這麼一會,就認定這是真品了?

「這隻小碗不說真假,你們認不認為它很漂亮?這就是大師的手筆,任何人看到了都會認為漂亮,這是一個先決條件,如果東西很醜,也就是說沒有藝術價值,那就算東西是真的,也肯定不值錢。

這隻小碗的所有工藝,都符合康熙琺琅彩的特徵,這隻小碗不管是用料還是工藝,都是巔峰之作,這樣的東西,現代人也許能夠燒制的出來,但就算是現代人燒制出來的,那肯定也是耗費了無數心力才能仿的出來。

不說期間要花費多少錢,只是燒造工藝就是無價之寶,有這種手段的大師傅,也沒必要仿製這麼一隻小碗,

也就是說,就算這是一件高仿,它也很值錢,所以幾乎沒有可能,有人會仿製這麼一件精品,所以,這是一隻真正的康熙琺琅彩黃地花卉紋碗,而且是康熙晚年的精品。」

「我就說嘛,這麼漂亮的小碗,絕對是真品。」孟光濤高興的直接蹦了起來。

看到孟光濤的反應這麼大,陳青夫婦,陳小竹加上孟家的老太太全都看向了他。

他們不知道孟光濤為什麼這麼高興,就算這是一個康熙大帝用過的小碗又怎麼樣?

這些人當中,也只有韓孔雀知道孟光濤為什麼會這麼高興,因為他們兩個都了解這麼一件琺琅彩花卉小碗的真正價值。

「看孟叔這麼高興,難道這花卉小碗很貴?」陳小竹反應最快,她笑著道。

韓孔雀道:「很貴。」

看著那麼多人盯著自己,孟光濤反應過來,聽到陳小竹和韓孔雀的對話,他頓時知道自己丟人了,這也太失態了。

他尷尬的道:「對,很貴,我太高興了。」

韓孔雀沒說這隻小碗到底值多少錢,而孟光濤就更不想說了,他的這隻小碗讓人鑒定的次數雖然不多,但也有三五次了,可每次都會引來一些麻煩。

但越是這樣,越讓他認為這些真品,所以他一直收藏著,要不是這次被兩個兒子逼的沒辦法了,他也不會帶出來。

孟老太道:「這次是幸運,幸虧這是真的,現在我就放心了,這件小碗如果能夠換到一套房子,加上我們原來的房子,這樣老大和老二也不用爭搶了,一家一棟房子,以後我們就省心了。」

孟光濤嘿嘿笑著道:「肯定能夠換到,我從退休之後就倒騰古玩,雖然沒有發財,但該了解的一些知識還是學到了,這隻小碗只要是真的,就肯定能夠換到一棟房子。」

「哎呀!起風了。」就是孟光濤夫婦高興的時候,一股涼風襲來,頓時陳小竹驚喜的叫了起來。

孟光濤收起臉上的笑容道:「剛才我看電視,說有颱風來襲,今天晚上有暴雨,小韓,這錢你拿著,等小碗出手之後,老孟我好好請請你。」

韓孔雀笑著接過錢道:「那我就拿著了,也沾沾孟叔的喜氣。」

「拿著就是,這是你應該得的。」孟光濤滿臉喜氣的道。

看著興高采烈的孟光濤,韓孔雀有點擔心,他提醒道:「孟叔,按說東西是真的是好事,但你可要小心,不要好事變了壞事,就算不受損失也鬧心。」

聽了韓孔雀的話,不管是孟光濤還是陳青幾人,全都一怔。

陳小竹直接拉了拉韓孔雀的衣袖,讓他不要再說,而這話韓孔雀還真沒法再說下去,人家正高興,這不是觸人家的霉頭嗎?

不過孟光濤畢竟走南闖北多年,韓孔雀只是稍微一提,他就醒悟過來:「小韓,真是謝謝你,我是有點得意忘形了。」

「好了,我也不多說,東西是好東西,但處理起來可是有點麻煩,這種東西,一定要走正規渠道,要不然很可能要出問題。」韓孔雀看孟光濤反應過來,也就多說了幾句。

「這個我知道,以前我也找過拍賣行,可我都信不過,最後也就留在了手裡,既然你小韓給我做了鑒定,我心裡的底氣就十足了,我肯定找國內外知名的大型拍賣公司,要不然我是不會出手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