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十三章黃地琺琅彩花卉紋碗(上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人折騰了幾個小時,最後告訴他是高仿近代生產。 最主要的是,那鑒定機構的專家還想要收購這隻小碗,不過出的價格只有幾千元,把孟光濤氣的不行,既然是高仿,那些專家還會有收藏的興趣? 雖然那些...

汗,上傳兩個多星期總共收了四百多推薦,一星期才增加了兩百推薦,不過我已經說了,增加兩百加更一章,這樣的承諾傷不起,以後每天增加兩百加更一章,無上限,要是再一星期增加兩百推薦,就不加更了,今天三更,這是第一更。

「既然小韓你入了這一行,那我可要請你幫忙了,這次我從家裡帶來了一件寶貝,正好請你鑒定一下,你放心,我知道規矩,鑒定費三千,我一分不會少給,只要你給我個準話就行。」孟光濤說完就進了自己的房間。

他的房間跟陳青一家挨著,只是轉眼間,他就從房間里提溜出來一個方便袋,黑色的方便袋裡面有一團報紙,打開裡面有些塑料泡沫,清除塑料泡沫,裡面露出一個黃色的小碗。

本來韓孔雀是不想給人鑒定的,畢竟他又不是出名的專家學者,雖然他自己知道自己的眼力,但他的認知,並不一定能夠得到古玩界很多人的認同。

這樣給別人鑒定東西,如果鑒定出來是真東西還好,如果是贗品,那就不好說了,甚至有人翻臉不認人,直接說你胡說。

這樣的事情韓孔雀也不是沒有經歷過,有過幾次經驗之後,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情他就不做了,要不然他也不會在看準東西之後,讓古烈給他買下。

雖然韓孔雀打定主意不給人鑒定,但老孟根本沒有給他拒絕的機會,這擺在他眼前的黃色花卉小碗,很快就吸引了他的注意。

看到韓孔雀的神情變化,孟光濤得意的笑了,他就知道,進了這一行,就不可能不喜歡這隻小碗。

「這是黃地法蘭彩花卉小碗1韓孔雀有點驚嘆的看著這隻漂亮的小碗。

碗很新,花很艷,整個明黃色的小碗,只是看一眼就給人一種高貴端莊的感覺,也只是這一眼,韓孔雀就知道,這是一隻製造工藝很精湛的藝術品。

這樣的工藝,肯定不是普通人能夠製造出來的,琺琅彩可不是普通人能夠仿造出來的。

琺琅彩瓷器是我國彩繪瓷器中最著名的品種,是我國制瓷工藝發展到清代康熙、雍正、乾隆頂峰時期的產物,由於其燒造數量少而且當時僅供皇帝秘玩,故顯得異常珍貴。

琺琅彩,是將畫琺琅技法移植到瓷胎上的一種釉上彩裝飾手法,正式名稱為「瓷胎畫琺琅」,後人稱「古月軒」,國外稱「薔薇彩」。

琺琅彩始創於清代康熙晚期,是引進國外琺琅材料創製而成的,並一舉成為極名貴的宮廷御用瓷器。

琺琅彩瓷的製作過程與其他宮廷用瓷不同,先在景德鎮用高溫燒成白瓷,然後送到北京清宮內務府造辦處繪彩,再由造辦處琺琅作在彩爐中燒成。

康熙琺琅彩瓷全用進口彩料,尤其是其中一種玫瑰紅或胭脂紅色料,因含有微量的黃金而呈現出與眾不同的嬌艷效果。

另外,中國傳統彩瓷的彩料都用清水或膠水調和,而琺琅彩瓷則像西方油畫一樣,以油來調配彩料,並且有一定的厚度,使得彩繪更具有立體感和層次感。

琺琅彩是一種古代工藝,色彩鮮艷,富有收藏性,但是,琺琅彩的燒造工藝極其繁複,所以傳世的東西很少,一般人要想燒制出高水平的琺琅彩小碗,還是很不容易的。

「啊,好漂亮的小碗。」陳小竹一看到小碗就大呼小叫起來。

這時正在收拾工具的陳青夫婦也被吸引,看到了這隻精美的小碗。

孟光濤對這種效果還是很得意的,他高興的道:「對,這就是黃地琺琅彩花卉紋碗,小韓,你看怎麼樣?」

這隻小碗是漂亮,但這只是對一些外行來說的,一般不懂的人,一看就說漂亮,但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古董,還真沒有多少人能夠分辨出來。

孟光濤也曾經找人鑒定過,不過他們都說看不準,而專業的鑒定機構,他也去過,那些人折騰了幾個小時,最後告訴他是高仿近代生產。

最主要的是,那鑒定機構的專家還想要收購這隻小碗,不過出的價格只有幾千元,把孟光濤氣的不行,既然是高仿,那些專家還會有收藏的興趣?

雖然那些人打著研究的幌子,說要通過研究這隻小碗,想要研製恢復琺琅彩的燒造工藝,可這種工藝,就算是景德鎮的那些大師,也不是那麼容易恢復的,更何況他們那些小型研究機構。

就是有了幾次不令人滿意的鑒定,所以孟光濤打定了注意,要找個熟悉的人,可靠的人來鑒定,而不是外面所謂的專家。

不是說那些專家沒有本事鑒定,而是不相信他們的人品,畢竟看到一件好東西,都想著撿漏,而你找人家鑒定,自然是不知道自己東西的出處和真偽,最少也是不確定,這就給了一些人機會。

而有了想法,自然就不會跟孟光濤說實話了,當然,這些都是孟光濤認定自己的東西是真的,而其他人都是不懷好意的,才有這些猜想,這也是很多古玩收藏者普遍的心思。

歸根到底,他也不能確定這隻小碗就一定是真的,而韓孔雀,他經過兩年的了解,知道這是個正直的人,他才會想著讓他來鑒定一下。

孟光濤早有準備,在把這隻黃地琺琅彩花卉紋碗,放到院子里的石桌上之後,就拿出來了三千元錢,直接遞到了韓孔雀的手裡。

「老孟,你這是幹什麼?」韓孔雀不想要,雖然古玩行的鑒定是要收費的,但這得看情況,如果是同行或是熟人,互相幫忙,就不能收錢了。

孟光濤道:「這是規矩,如果你不收,那我可不敢找你鑒定,不管東西真不真,這鑒定費是一定要付的。」

「哇,這古玩行可太容易掙錢了,只是看看這小碗就要三千?」陳小竹看到孟光濤往韓孔雀手裡塞錢,感覺自己的三觀有點崩潰。

外面的很多人一個月的工資也就是三千塊,而韓孔雀鑒定這麼一隻小碗,就要收三千,不是這鑒定一次就頂別人一個月的工資?

「丫頭,這個錢可並不容易拿。」韓孔雀苦笑。

他之所以不依靠這個來吃飯,就是因為做鑒定很麻煩,特別是不出名的鑒定師,因為不會有多少人信任你。

如果你鑒定出人家的東西是真的,那雙方都高興,如果別人的東西是假的,就算你的證據再充分,別人也可能認為你是胡說,認為你沒有本事鑒定出來真品。

當然也有可能是人品問題,好的說成是仿得,這就跟孟光濤的對其他鑒定師的想法是一樣的。

剛開始接觸古玩時,韓孔雀還曾經給人鑒定過幾次,但就是有過那麼幾次經歷,韓孔雀也就不再為人看東西了,省的麻煩。

畢竟真正的古董還是不多見的,這樣自然就鑒定不出什麼好東西,每次鑒定都會惹出一些不痛快,韓孔雀自然也就不想自討沒趣了。

「老孟,你把錢收起來,我們認識幾年了,東西我給你認真看,但規矩你也懂,我有什麼說什麼,如果不中聽,你就當沒聽到,好吧?」韓孔雀雖然看好這隻小碗,但沒認真看,誰也不敢說這就是好東西。

萬一這要是個贗品,對孟光濤可是個打擊,這樣,孟光濤還會不會感激他,可就沒準了。

「小韓,我信任你,你要是說這是贗品,只要告訴我理由就行,這三千塊就是你的,既然找你鑒定,不管真偽,這錢我都會付給你。」孟光濤道。

韓孔雀看著那精美的小碗道:「錢的事另說,我先看看小碗。」

說著韓孔雀直接把這隻小碗拿了起來。

這隻小碗高約6cm,用孟光濤的工具測量了一下,口徑10.8cm,足徑4.4cm。

碗是撇口,弧腹,腹部略下垂,圈足,碗里光素無紋飾。

外壁黃地開光琺琅彩裝飾,黃釉地上有4個花瓣形開光,開光內以黃釉為地,彩繪的牡丹,開光外繪折枝蓮花紋。

圈足內施白釉,外底署紅料彩楷書「康熙御制」雙行四字款,外圍紅料彩雙方欄。

這隻小碗所繪紋飾工整細膩,畫面色彩鮮艷奪目,這麼漂亮的小碗,就算不是康熙時期的,也算是一件頂尖的現代藝術品。

琺琅彩瓷器為名貴的宮中御用瓷器,因燒造數量有限,傳世不多,故彌足珍貴。

清康熙帝善於學習和吸收外國文化科學,使外國藝術品得以進入中國。

琺琅器就是在這種條件下傳入清宮的,琺琅彩瓷器是在銅胎畫琺琅的影響下,於康熙晚期在中國試製成功的。

琺琅彩色彩多樣,常見有紅、藍、綠、紫、白、黑、胭脂等,少見以白地畫琺琅彩的。

紋飾中以多種纏枝牡丹、折枝大朵花卉及團花中加「壽」字、開光花卉等為主。

康熙琺琅彩傳世品無大器,立件、瓶類器物高不超過25厘米,多以盒、碗、盤、杯、壺為多,其中碗所佔比重最大。

這個時期的琺琅彩,主要採用景德鎮燒制的素白瓷為胎,為了達到銅胎畫琺琅器施彩的效果,以里壁施釉,外壁無釉的反瓷為胎,在胎的外壁上施琺琅彩料然後再入窯烘燒成反瓷,再進行描繪。

瓷胎較銅胎質地更為細膩潔白,將彩料映襯得更為艷麗潤澤,其彩繪的效果較銅胎畫琺琅彩更勝一籌。

這隻小碗這麼漂亮,就是因為這種燒造工藝的原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