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十章請客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孔雀託人找了關係,打通了這一帶的一些地下勢力,才讓他們的生意穩定了下來。 在這一帶,想要安穩的做點小生意,如果沒有辦法從街道辦事處得到合法的攤位,那就只能向一些人進貢,要不然只是一個城管就能弄...

掙了錢,第一桶金還是從胖劉身上得到的,而且那枚風調雨順開爐錢也是胖劉先發現的,怎麼也應該請請胖劉。..

再說,韓孔雀也不是小氣人,他自然也看出胖劉的家庭不簡單,人際關係是經營出來的,只有付出才有收穫。

雖然這樣經營關係有點太過市儈,不過,這個社會,就算是再好的朋友,如果不小心經營,也會生分了。

原來韓孔雀的心思全部放在了周美人身上,每天都撲在周氏鳳凰珠寶公司了,其他事情他都沒有心思做,但現在卻是不同了,他也要為以後打算打算了。

胖劉在這條街上認識很多人,這就是人脈,而人脈卻是韓孔雀最缺少的,所以請客吃飯是必不可少的,這樣能夠更快的拉近感情。

韓孔雀的話,讓胖劉的心情變得更好,雖然不少那麼一頓飯,但他要的是那種態度,想請客和只是嘴上客氣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

胖劉雖然今天被韓孔雀佔了便宜,但卻沒有影響到他的心情,他道:「我們這條街上就這一點不方便,不過也是,這條街上寸土寸金,就算一家小店,每個月的租金也要幾萬塊,誰如果在這條街上開飯店,那還不賠死?」

「大城市就這點不好,房價太貴了,真不知道這些店鋪,怎麼能夠掙出那麼多的房租的。」韓孔雀也很感慨,每平方兩三萬的房價,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夠買的起的。

胖劉冷笑道:「走正道自然沒法掙到,這條街上的老字號就那幾家,他們是幾代人的經營才發展到現在的程度,他們有好東西,自然也就有資本在這裡開店,其他小店,也各有各的生存之道,要是沒有點本事和門路,你以為他們敢在這裡開店?那樣,只是每年三四十萬的房租就賠死他們。」

「不說這個,這大熱天的我們也不用走遠了,我們去陳家包子攤上吃包子,他家的大包子就是地道,再說跟他們也熟悉,至少他們不會讓我們吃地溝油,去他們那裡既省錢還能省心。」胖劉道。

韓孔雀道:「那怎麼能行,我可是真想著出血的,我們去龍潭大酒店吃海鮮,我可是知道胖哥最喜歡吃這個了。」

「你算了,有心就好了,要是去那裡,一次吃個幾萬塊的海鮮,你這點錢可就要去一半。」胖劉道。

韓孔雀道:「怎麼?以為兄弟捨不得?貴的請不起我們不會吃點便宜的?萬兒八千的兄弟還請得起。」

雖然龍潭的海鮮很貴,但就他們兩個人能夠吃多少?

請客吃飯韓孔雀還真是不太心疼,如果畏畏縮縮的,小家子氣,肯定不會交到什麼朋友,當然他也不是窮白活,而是他認為胖劉值得他這麼結交。

「真不用,我們兄弟用不著這麼客套,再說,我還真需要小韓你幫忙,要是以後我求到你這裡,是不是每次也要去龍潭請客?到時你劉哥可請不起。」

胖劉雖然喜歡吃,但也不能敲韓孔雀的竹杠,他也是真心想要結交韓孔雀的。

「那也不用委屈自己,我們走遠點,饒,每天吃包子可不好。」古玩街的這些小販,要是不從外面的飯店訂餐,每天早晨和中午就只能在這條街上湊合。

在城市之中,小攤販的生存可是極其艱難,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被城管抓住,到時不止是吃飯的傢伙什被沒收,還要叫一大筆罰款。

所以在這條街上擺攤賣飲食的攤位,都極其簡陋,這些小販跟在這條街上擺攤賣古玩的小販可不同,這條街上賣古玩的攤位,都是在街道辦事處辦理了手續,繳納了費用的。

而那些小吃攤位卻沒有,所以他們屬於非法的,但這些小吃攤位也有自己的生存之道,他們只是在早晨,中午和晚上城管下班之後擺攤。

早晨一般是城管上班之前就會收攤,中午只是從十二點到兩天這兩個小時出來賣一會,他們的主要經營時間是早晨和晚上,晚上的經營時間則更長,一般從下午六點,能夠到晚上十點或者十二點,這個要看經營的品種和生意的好壞。

就算特意避免跟城管上班的時間相撞,但他們也不可避免的要被城市裡的綜合執法偷襲,每天總有倒霉的被抓住,所以城管和小販,每天都會爆發點激情,只不過這種情況都在可控範圍之內,沒有鬧出什麼大事,所以也就沒有人管。

陳青陳蕊夫婦就在這種環境之中掙扎了七年,自從他們結婚之後,就在韓孔雀的幫助下,在這裡支撐起來一個小攤位,賣起了陳家肉包子。

剛開始他們還總被城管逮著,不是把蒸籠和小推車沒收,就是被罰款,要不然就是被城管追的上躥下跳。

後來還是韓孔雀託人找了關係,打通了這一帶的一些地下勢力,才讓他們的生意穩定了下來。

在這一帶,想要安穩的做點小生意,如果沒有辦法從街道辦事處得到合法的攤位,那就只能向一些人進貢,要不然只是一個城管就能弄得你雞飛狗跳。

韓孔雀在這條街上住的時間長了,自然就認識了一些不務正業的傢伙,以韓孔雀的脾氣,那些混社會的傢伙范在他手裡,自然沒有好果子吃。

他租下的那件房子,現在他是二房東,由於房子的二樓,被一個叫頂尖的模特公司常年承租,所以他家裡經常有一些美女模特入祝

幸虧她們入住的時間是分季節的,像現在是夏季,那些模特都很忙,是很少回到他那裡住宿的,就連另一家也很少,因為那家的女兒放暑假,他們全家會老家了。

他那院子里住的不是老弱就是美女,美女自古以來就是禍水,自然就吸引到了一些每天沒正事乾的小混混,這樣自然就惹到了韓孔雀。

韓孔雀也是從來不吃虧的主,跟他們起了幾次衝突,不管過來多少人,那些人都不會是韓孔雀的對手。

交手了幾次,那些混混也被韓孔雀收拾的怕了,最後,他們的一個老大,居然想要拜韓孔雀為師,想要學功夫,這樣被他糾纏的時間長了,他們自然也就認識了。

那小子叫韓輝,家裡是從政的,他父親好像還是個大官,就算他母親的身份也不簡單。

不過這小子不學無術,每天只做些偷雞摸狗的事情,因為大事不犯,好像他家裡也不管,這讓他在這條古玩街上混的如魚得水。

這條街上的小販,每個月都向他那裡交月費,只要交了,他就保護這些小販在城管下班之後的安全。

你別說,韓輝這小子還真是有點本事,自從他開始收月費,只要按時交納,那些常年在這條街上做小生意的,還真沒有被城管為難過。

不過要是那些城管巡邏到這裡,發現了有不熟悉的小販,也是不會手軟的,或者是在他們正常的上班時間出攤的,只要讓他們碰到了,也是會被追的。

現在在這裡經營的時間長了,陳青夫婦已經很了解那些城管,所以他們現在的生意做的還算安穩。

中午的時間太短,所以他們一般是賣的早晨準備好的包子,只要蒸熟了,用小推車推到街上,一般很快就能銷售一空。

這裡的房價,變相的讓他們這樣的小販,有了生存的機會,房價太高,沒有人在這裡開飯店,自然給了小販機會。

「孔雀,吃飯了沒有?」韓孔雀剛走過來,陳青就看到了他,他也正在為韓孔雀擔心呢!

在這條街上看的多了,那些抱著來淘寶撿漏發財的人,他見到的太多,他實在是對韓孔雀沒有多少信心,依靠在古玩街上撿漏生活,怎麼想怎麼不靠譜。

韓孔雀手裡提著一個黑色方便袋,領著胖劉坐在了一個小馬紮上,馬扎跟前是一張小摺疊桌子,這樣的桌椅很容易收拾,走時摺疊起來放到小推車上,根本不佔多少地方。

兩個人做好了,韓孔雀道:「還沒吃,正好劉哥幫了我的忙,我來你這裡請客,先來十個包子。」

這時陳蕊也走了過來,並且端了一個盤子,裡面是滿滿的包子:「給,這些你們先吃著,不夠再叫。」

胖劉這時擦了一把汗,大熱的天,他是最不耐煩在外面曬太陽的,他的體格,只要一活動,就好像是從水裡撈上來的一樣。

「這天太熱了,也吃不了多少,這些就夠了,不過你們腌制的小黃瓜多給我們來點,不過我們也不會壞了規矩,既然小韓請客,就讓他出錢買,一小碟五元,可以吧?」

陳蕊笑著道:「這大中午的也沒人,你們吃就是了,咱們都是熟人了,這點小鹹菜,我們可不好意思收錢。」

胖劉笑道:「規矩就是規矩,每個包子免費送一根小黃瓜,要是破了這個規矩,以後來吃你們包子的,都放開了吃你們的這個小黃瓜,那你們可是要賠死。」

陳青家的小黃瓜還是很有特色的,只不過他們不賣,只是配著包子免費送,每個包子送一條小黃瓜,這可不是一根小黃瓜,而是切開的黃瓜片,一根黃瓜一般能夠切出十幾條。

這樣一來,每個包子配著一條小黃瓜也足夠了,可因為他家的小黃瓜太爽口,所以不少客人都想多要點,這就讓陳青家的小黃瓜出現了供不應求的現象。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