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十四章滿漢文錢(求收藏、推薦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錢,面文「順治通寶」漢文,背文紀局名,左為滿文錢局名,右為漢文錢局名。 順治十七年,戶部商議決定重開各省錢局,除寶泉、寶源兩局所鑄制錢仍為滿文錢局外,其它各省錢局所鑄錢背文,都為滿漢文錢,共有...

韓孔雀沒有理胖劉,這條街上的小販雖然不少認識韓孔雀,但韓孔雀識寶的本事,除了他家門口的這幾個還真沒有幾個知道的。.

除了胖劉和老季幾個對韓孔雀很熟知之外,其他小販韓孔雀並沒有跟他們接觸過,只不過是韓孔雀經常來往這條街,讓他們混了個面熟,甚至街里不少攤位很可能就不認識韓孔雀,這是韓孔雀特意造成的結果。

這十年來,韓孔雀雖然大小撿漏了二三十次,卻並沒有多少人知道,而知道的人當中,卻正好有胖劉,所以韓孔雀要想在胖劉這裡撿漏,實在是不太容易,這也是韓孔雀可以不跟這條街上的小販結交的一個原因。

認識他們一點好處也沒有,如果讓他們知道韓孔雀的本事,以後韓孔雀要在他們的攤子上買東西,就要像胖劉這裡一樣,還沒買呢,就讓他們心中起了警惕。

雖然胖劉他也只是知道韓孔雀在這條街上買過不少東西,至於撿過多少漏,還真是難說,但從韓孔雀幾次受到寶物來說,他知道韓孔雀還是有點本事的。

他對韓孔雀的戒心還是很足的,這一點韓孔雀知道的很清楚,不過,韓孔雀也不怕胖劉故意抬高價格。

韓孔雀撿漏雖然不少,但幾次大漏都是他讓古烈出的手,真正經他的手親自撿漏,也只有最近的這一次,也就是那本漢代古籍和他家的韓氏家譜。

所以韓孔雀也不搭理胖劉,直接在他的攤子上翻檢起來,胖劉這些銅錢,很明顯是從別的小販那串來的貨。

古玩街上販賣古錢幣的不少,不過大多數是偽造的,真正的古錢幣雖然也不少,但那些只是些普通貨色,就像現在胖劉攤子上的這些。

這些清朝的銅錢都不是一些稀罕貨色,就算有願意收藏的,收藏一套也就算了,所以大部分像五帝錢這樣的普通銅錢,就一隻在市場上流轉,根本賣不出去多少去。

這次不知道胖劉發了什麼神經,居然接手了這麼多普通貨色。

這樣的東西,甚至還不如他那些高仿瓷好賣,要知道胖劉平常是玩瓷器的,這好像是家學淵源,因為韓孔雀沒有可以打聽,所以也不知道胖劉家裡的什麼人是收藏大家。

就是因為這個,所以胖劉對瓷器的認知還是很不錯的,他手裡的高仿瓷,肯定要比古錢幣的價值要高,也更好賣,現在轉行玩古錢,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韓孔雀的速度很快,雖然胖劉這裡有不少銅錢,但大部分是些普通貨色,所以很快,韓孔雀就把那堆銅錢翻了一遍。

你別說,這裡面還真有幾枚值得收藏的銅錢,當然,現在韓孔雀可沒有心思收藏這個,他現在要賺錢,所以這幾枚銅錢,他毫不猶豫的拿在了手裡。

他跟這胖劉平常也只是聊聊天什麼的,雖然接觸的時間不短,可沒有交心,也不算是真正的朋友,所以在他這裡撿個小漏,韓孔雀是一點心理負擔也沒有。

胖劉看韓孔雀真把幾枚銅錢抓在了手裡,頓時興奮起來,這些銅錢他賣過幾次,可始終賣不上價,沒想到現在被韓孔雀看上了幾枚,這裡面,只要有一枚好東西,那他可就賺了。

「還真有你看的上眼的?我這批銅錢不錯吧?給我看看你到底看上我那些寶貝了?」胖劉這樣的生意人還是很狡猾的。

韓孔雀嗤笑道:「你手裡能有什麼寶貝?五帝錢在這條街上誰不認識,那,這幾枚我想要,還有這些。」

說著,韓孔雀抬手扔出兩枚順治通寶,接著又從攤子上抓起兩枚康熙通寶,全都一股腦的扔給了胖劉。

「你的眼睛就是毒,這些銅錢里。就這幾枚是好東西,你這隨手就都給我挑出來了?」胖劉看著手中的幾枚大錢,有點佩服的道。

「這不是你的寶貝吧?要是你拿這些當寶,那我可就不奪人所好了。」韓孔雀嘲笑著他道。

胖劉不以為意的道:「這些銅錢可是我這些錢幣中的精品,像這枚順治背東字可是很少見的,而且這枚錢幣的品相這麼好,不管是光澤還是字跡,都是那麼完美,這樣的順治通寶可不多見。」

「這些我都知道,順治的背東字和寧字,康熙的背昌字和臨字,這些都有點收藏價值,你就說要多少錢吧?」

韓孔雀挑出來的這些錢幣全都是滿漢文錢,面文「順治通寶」漢文,背文紀局名,左為滿文錢局名,右為漢文錢局名。

順治十七年,戶部商議決定重開各省錢局,除寶泉、寶源兩局所鑄制錢仍為滿文錢局外,其它各省錢局所鑄錢背文,都為滿漢文錢,共有十二局。

即「臨、寧、原、宣、同、江、東、河、薊、昌、浙、陝。」此種錢式製作較好,但鑄量最多,存世也較多。

韓孔雀挑出來的就是滿漢文錢中,漢文中有東字,臨字,寧字,昌字的順治通寶和康熙通寶。

清朝鑄幣很多,也很雜亂,清朝自從**哈赤稱國號為金於東北,至清朝最後一個皇帝宣統帝溥儀退位,共有295年。

只是咸豐朝就有5多種制錢,好像還僅限於重寶,一個年號里也有好幾十,好幾百種版本的。

還有諸如「祺祥」「大雅」等短命錢及紀念幣,也有各地機制幣,這些是所有混跡古玩行的人耳熟能詳的,很顯然,韓孔雀挑出來的這些,都不是多麼珍惜的種類。

胖劉說這幾枚銅錢很少,也只是相對來說的,相對普通的光背無文字錢,,這幾個滿漢文的銅錢少點。

但相比「祺祥」「大雅」這樣的珍惜錢幣,韓孔雀挑出來的這幾枚錢幣又顯得太多,所以這幾枚錢幣的價格都不高,只是比普通錢幣具有點收藏價值而已。

這些東西胖劉當然知道,而韓孔雀也不是棒槌,所以他也沒法忽悠他,所以他道:「這些古錢幣品相這麼好,我也不多要,我只收你每枚八十元。」

韓孔雀直接無語了,他只是看著胖劉。

胖劉看韓孔雀的表情,知道自己要價太高了:「太高?那六十怎麼樣?大哥,你說了要照顧我生意的,價格再低我可就賠了,可憐我今天還沒開張。」

韓孔雀冷笑道:「可別,我叫你大哥,你這樣漫天要價,我看以後你都不可能開張了,如果你不知道這些銅錢的底細,害怕我撿了漏,你漫天要價也沒什麼,可這些銅錢你我都很清楚,這要價六十也太狠了吧?」

胖劉臉上的肥肉哆嗦了幾下,心中暗罵,早就知道韓孔雀不好搞,還要那麼高的價格幹什麼?

韓孔雀又從那堆銅錢里挑出了不少品相最好的,加上原來的那四枚,湊了十五枚,才道:「一共十五枚,我給你一百二,一枚八塊。」

胖劉的臉一哆嗦:「你這也太狠了吧?直接降了十倍?」

「哪有十倍?是九倍好不好,我可沒漫天還價,除了那四枚背字錢,其他十一枚都是普通的通寶,這樣的一枚兩元也不便宜,我給你一枚八元已經很對得起你了。

你應該知道,如果這些不是普通貨,肯定也到不了你手裡,我想你很清楚,所以你收購這些銅錢時,肯定不超過一枚兩元。」韓孔雀肯定的道。

胖劉被韓孔雀說的有點不好意思,他們太熟了,都很了解對方,這還真讓韓孔雀猜著了。

這些銅錢是他以垃圾價格收到手的,要不然,他是專做瓷器生意的,又怎麼可能賣古錢幣?

再說,他也不太懂古錢幣,雖然一些基礎的知識他具備,但靠那點知識,是不足以在古錢幣行業立足的,這一點他了解的很清楚,所以古錢幣的價格高了,他是絕對不會接手的。

就是因為這些都是些普通通寶,就算是那些造假者,也沒興趣造這些便宜貨,所以他才會放心的收到手中。

因為這些原因,所以胖劉也沒有奢望這些銅錢里有什麼樣的重寶,在看到韓孔雀挑選的幾枚銅錢之後,他也就沒有了多少興奮勁了。

十一枚普通通寶,最多也就值個十來塊錢,這麼那四枚背字錢就等於賣了一百一十元,這樣平均起來也就差不多是每枚三十元了,三十元一枚這種背字錢也不算便宜。

怎麼想,韓孔雀也不可能占自己的便宜,胖劉才道:「好吧,好吧,誰讓我們是朋友呢,一百二你拿走。」

胖劉再次看了一眼手中的四枚銅錢,確實是滿漢文的普通通寶,這樣的銅錢,怎麼也不可能是漏。

「你仔細的看好,只是,你再怎麼看,那還是兩枚順治通寶,兩枚康熙通寶,不可能變成祺祥重寶。」

韓孔雀好笑的看著胖劉的動作,這小子深怕他在他的攤子上撿了漏,不過他再怎麼防備,還是要被韓孔雀佔便宜。

這小子雖然也玩古玩,但古玩這東西,玩的其實就是文化,沒有一定的文化知識沉澱在心底,還真是玩不轉。

就好像現在韓孔雀買的這四枚背字錢,都是有一定,美好寓意的,雖然存世量不少,但只要稍微組合,價格就要翻上好幾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