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十二章物以稀為貴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老大,我知道你們嫌貴不想收,但你想過沒有,我既然拿出來了,說明我手裡還有更好的東西,所以你們要知道,你們的兄弟我可是發了大財了,就算打土豪的話,你們也要收下。」 古烈此時看韓孔雀的眼神,已...

陳青道:「誰沒有壓力?我每天為了多坐一會生意,都要跟城管打游擊,這樣我不是還要每天都出去擺攤嗎?要不然我的老婆孩子喝西北風啊?」

「像嫂子那樣的好女人不多了1韓孔雀感慨道。.

陳青苦笑道:「好女人就要吃苦,所以我們男人要努力。」

陳蕊作為魔都本地人,能夠嫁給陳青這個沒錢沒房子沒車子的三無人員,本身就很說明問題,而且陳蕊跟著陳青在這底層生活了七年,從來沒有一句怨言,他們雖然生活的很辛苦,但他們很幸福。

「恩。」韓孔雀想了一下道:「老四,回家以後好好乾,我們兄弟幾個的情況我們都清楚,這是我做二哥的心意。」

說著,韓孔雀把花剩下的八千六百元錢全部扔給了袁鵬。

「二哥,你這是做什麼?」袁鵬有點吃驚,不知道韓孔雀拿來這麼多錢。

他們兄弟幾個,就是袁鵬家裡的條件好點,所以這幾年他掙的錢都自己存了起來,所以他是兄弟幾個當中最有錢的。

沒辦法,韓孔雀和陳青都有一個大家子拖累,沒法攢下錢財,古烈到是沒有拖累,但這小子談戀愛花錢更多,更是沒法攢下錢。

陳青道:「你二哥給了你就拿著,既然決定了回家創業,手裡就要有帶你資金,我和老三沒有錢給你,這你也知道,你二哥既然拿出來了,你就收著。」

看到了袁鵬的遲疑,韓孔雀笑道:「我的命都是你們救的,我可從來沒有說過一聲謝謝,所以我們兄弟之間沒有那麼多客套。

我既然給你,就說明我的日子過得還算不錯,趕緊收起來,要是再等一會沒準我就後悔了。

小子,我這裡還有點好東西,本來打算以後你們結婚時給的,現在你也要回家結婚了,就現在給你們好了。」

說著,韓孔雀把另外兩對血玉耳釘拿了出來,放到了桌子上。

兩對血玉耳釘,一對是菊花耳釘,一對是月季耳釘,都很漂亮,不過菊花耳釘稍顯繁複,看起來雍容華貴。

而月季耳釘含苞待放,看起來清雅怡人,但兩對耳釘都是血紅色,看起來都耀眼無比,只是一看就不是凡物。

這兩對耳釘風格不同,在不同的人眼裡,各有各的魅力。

「老四,做三哥的不跟你搶,你先挑,挑剩下的是我的,這東西我正好用來求婚,價值七八千的東西,可比普通的結婚戒指好多了。」

古烈兩眼放光的看著桌子上精美的兩對耳釘,兩對他都很喜歡,要哪一對都無所謂,所以他表現的也十分大方。

「這是」袁鵬沒有動手。

「趕緊挑,這可是好東西,一對的價值,不比你剛才拿到的錢少。」古烈催促道。

「二哥你真發財了?」袁鵬沒有理會古烈,而是對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知道袁鵬給當官的開車,應該是了解點行情的,他知道這對翡翠耳釘的價值。

「發了點小財,弄到了一點這種翡翠,剩下的下腳料做了四對耳釘,正好你們每人一對。」韓孔雀笑著道。

袁鵬聽到韓孔雀的話,頓時張大了嘴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最後他支支吾吾的道:「你是真的否極泰來了。」

「可不是,要不然我可沒有錢支援你。」韓孔雀笑的開心,這些年,都是這些兄弟幫著他,現在他也該回報一下這些兄弟們了。

袁鵬久久不回神,古烈看著他們兩個道:「我是不是猜錯了點什麼?難道這東西要比我估的價格還高?怎麼可能?這麼小的東西能值多少錢?七八千都是坑人了吧?」

此時陳青也不再烤排骨,他也盯著韓孔雀看,如果真的價值七八千,他可是不能收。

要是平常往來送點小禮物就算了,價值上萬的東西,一次收了兩對,這他陳青可不要,不要說是拜把子的兄弟,就算親兄弟也要明算賬。

「哪有那麼值錢,要是那麼值錢,我早就去賣了,還會白送給你們?」看到了陳青的表情,韓孔雀就知道他在想什麼,所以趕忙否認道。

袁鵬看了幾個兄弟一眼,不用說他也知道他們都在想什麼,他笑道:「二哥,這東西可不是小財,如果我看的不錯的話,這東西應該是傳說中的血翡吧?」

「恩?」韓孔雀一愣,他沒想到袁鵬居然一口說出這翡翠耳釘的來歷。

「我猜著了?這真是血翡?」袁鵬吃驚道。

古烈道:「血翡?這玩意是血翡?不要開玩笑了。」

「那好吧,這東西是血翡,不過這麼小點的東西也不值多少錢,你們好好的收著就是。」韓孔雀道。

袁鵬拿起一對菊花耳釘,看著質地如玻璃一樣的血紅色菊花,感覺這東西還真是奪天地之造化,這種東西,每一件都是天地之間的奇。

「怪不得這東西那麼貴,原來這麼漂亮,只是這麼小的一對耳釘就這麼璀璨,如果是一對手鐲,真不知道能漂亮到什麼程度。」袁鵬感嘆的道。

古烈拿著那對含苞待放的月季耳釘,感覺是很漂亮,但這也不足以讓袁鵬這麼誇張吧?

「這東西是很漂亮,但個頭這麼小,難道價值還要高?」古烈忍不住問道。

袁鵬看了他一眼道:「你跟著二哥在古玩街也混跡了不少日子了,你說說這東西哪裡漂亮?」

古烈看著手中的耳釘道:「看著跟玻璃做的一樣,顏色鮮艷,質地通透,雕琢的很精細,一看就讓人愛不釋手。」

袁鵬道:「總算你還有點眼力,這東西漂亮我們都能看到,但這麼漂亮的東西可不是玻璃製品,而是天然形成的。

這樣的東西不用我說,你也應該知道是很少見的,這東西,每一件都是不可多得的寶貝,雖然這對耳釘的體積小了點,但你在市場上,什麼時候見過這樣的極品東西出售?」

古烈也是聰明人,他很快就知道了這東西的珍貴之處:「你是說這東西很少見?」

袁鵬道:「不是很少見,是絕無僅有,要不然這東西也不可能那麼珍貴,就算是那些有點權勢的達官貴人,也很少有人能夠見到這種東西,你說這東西珍貴不珍貴?」

此時韓孔雀輕笑道:「物以稀為貴,這個道理都懂,這個東西是少見,所以才會價格高點,不過它的體積太小,頂破天了也就值個幾萬塊錢,這還是遇到了想要收藏的,要不然也就是個普通石頭,所以你們不要太過認真。」

看著老大陳青想要說什麼,韓孔雀接著道:「老大,我知道你們嫌貴不想收,但你想過沒有,我既然拿出來了,說明我手裡還有更好的東西,所以你們要知道,你們的兄弟我可是發了大財了,就算打土豪的話,你們也要收下。」

古烈此時看韓孔雀的眼神,已經變得熾烈:「二哥,你真發財了?」

「得了一塊好翡翠,也等於發財了,我剛才都說了,這是我用下腳料做的,所以你們放心收著,這東西就是少見,除了這個也沒有什麼,我們是兄弟,是兄弟就什麼都不用說了。」韓孔雀認真的說道。

陳青的臉色變了幾變道:「那好,我們就收下了。」

「恩,這才是好兄弟,來我們喝酒。」韓孔雀這些年始終受到這些兄弟們的照顧,他回報的實在太少,現在能夠給幾個兄弟一些東西,他也感到很高興。

「二哥,你仔細說說這東西到底值多少錢,以後我心裡也好有點譜。」古烈喝了一杯啤酒後道。

韓孔雀還沒有說話,陳青就道:「你小子在外面不要張揚,這樣的東西可不能在外面用來炫耀。」

韓孔雀也道:「老三,這東西雖然不值多少錢,但總歸算是一件寶物,在外面很少見到,如果讓人見了,也許會被人惦記,所以還是好好收著,不要到處炫耀。」

「這不是明珠暗投嗎?不能帶出去,那要它有什麼用啊?」古烈頓時蔫了。

袁鵬輕笑道:「不是不可以帶出來,而是要分場合,如果你要參加個高級酒會什麼的,帶出來也就帶出來了,因為在那樣的場合,珠光寶氣的,帶出來也不顯眼。

如果不分場合的顯擺,就很可能招災,這東西太小,實在太合適搶劫或是偷盜了,而且很容易處理,這麼容易銷贓的東西,如果你到處顯擺,不是等於大喊著讓人來搶你的嗎?」

韓孔雀看著幾個兄弟,興高采烈的討論著這對耳釘在什麼場合佩戴,他也只能無奈的笑著。

說到底還是身份的關係,如果他們都出身在豪門,拿出這些東西實在太過正常。

就算跟一些同樣是富豪的朋友炫耀一下也沒什麼,畢竟都是有錢人,都是有身份的人,那些知道他有寶貝的人,也不可能想要偷搶。

而他們現在所處的社會環境,讓他們接觸到的人,都不可能是多麼有錢的人,而你拿出了這麼一副寶貝,自然就會被人嫉妒甚至是嫉恨,進而產生一些不好的想法,這歸根到底還是社會地位的不同。

幾萬塊錢的首飾,也許在那些富人眼中,不過是一瓶酒,一頓飯錢,而在平民百姓的眼中,卻是一件絕對的奢侈品。

這絕對不是看不起普通人,你要想,幾萬塊錢在普通人手裡,也許是一年的工資,也許是一輛轎車,也許是一座偏遠城市的樓房首付。

在有錢人的眼中,他們看中的是那份獨一無二,在普通人眼中,卻是**裸的金錢。

這一個晚上,他們四兄弟談天說地,述說著自己的經歷,說著以後的打算,說著美好的憧憬直到深夜。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