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十一章兄弟聚會(求收藏)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是個聰明人,也是一個嘴巴很緊的人,要不然他是不可能給人開車這麼長時間的。 「拿的什麼?」韓孔雀打開放在桌子上的方便袋。 袁鵬看著憨厚的面容,綻放出笑容:「一鍋大骨頭,知道這個時候你們肯...

今天下午兩點上都市分類的新書推薦,求收藏,求點擊,點開的兄弟,順手加入書架吧!新書需要支持。.

韓孔雀惡狠狠的瞪了古烈一眼道:「大哥,這東西是我自己做的,所以價格不貴,太貴的東西我肯定送不起,所以你讓嫂子收著就好了。」

這時陳小竹瞪著大眼睛,哇的一聲叫了出來:「哈哈,大哥,我有寶貝了,這東西怎麼也值兩千元吧?哇,只是這麼點小東西,就能買一部好手機了,哈哈,我看我的那些同學,還怎麼在我面前得瑟。」

韓孔雀、古烈、陳青、陳蕊,全都看著陳小竹笑了,這農村姑娘,只是得了一件兩千元的收拾就這麼高興。

看著她笑的幸福的小模樣,陳青也說不出讓她還給韓孔雀的話。

韓孔雀道:「收著吧,在外面也許兩千元也買不到,但從我手裡拿,肯定不值那麼多錢。」

「就是,大哥,你要有心,等我二哥結婚時,你多出點血就好了,我們兄弟也不用這麼計較,再說,要是讓我大嫂給二哥說個漂亮的媳婦,就什麼都有了,省的我二哥不會過日子。」古烈道。

陳蕊道:「這事我記著了,這一副耳釘就當小韓的謝媒禮了,明天我就給他介紹個對象。」

「大嫂你可要認真點了,這謝媒禮可有點重,要是不給我二哥說個好的,可對不起他。」古烈道。

「這禮很重?有多重?」陳蕊想到了怎麼還韓孔雀這份人情,所以心情輕鬆起來。

古烈沒有回答陳蕊的問題,而是貼在韓孔雀的耳邊小聲的道:「二哥你發財了?這是玻璃種的紅翡吧?」

沒等韓孔雀說話,古烈再次道:「這東西肯定很值錢,要我看,沒有個七八千應該買不下來吧?嘿嘿,既然二哥你有多的,那就不要忘了給兄弟我留一份,我正好用來求婚。」

韓孔雀看了一眼古烈,這小子雖然讓自己逼著,學了些古玩玉器的鑒定知識,可實在是爛泥扶不上牆,到現在還沒有多少眼力。

這麼通透的血玉,到了他嘴裡也就成了玻璃種紅翡,還七八千塊錢,這東西如果到了識貨的人手裡,賣出七八萬的價格也不奇怪,就算賣到玉器店裡,賣個三四萬也很輕鬆。

這就是物以稀為貴的原因,願意要的多少錢都要,在不願意要的人眼力,一分錢不值。

這也就是韓孔雀跟這幾個兄弟親,要是別人,他才不會拿出這種好東西送人,要知道眼前這幾個兄弟,可是救過他的命,要不然,他們也不可能感情這麼好,他們可真是過命的交情。

想到這裡,韓孔雀無聲嘆息起來,如果他的家人能夠稍微對自己好點,他也不介意多給家裡點錢。

可現在,他給家裡再多的錢,也不過是讓家裡把他當做搖錢樹,落不到一點好,這樣的親情,他也不知道是怎麼形成的。

「好了,好了,我們吃肉,看我韓式烤牛肉,韓家烤排骨。」韓孔雀看鐵絲網上的牛肉和豬排,已經被烤的冒血水了,他趕緊倒出一些味精,灑在上面。

這些味精是他自己熬制的,海帶湯蒸發后留下的棕色晶體就是味精,這樣的味精調味最好,又沒有多少副作用,而且做起來也很簡單。

平時沒有多少事情的韓孔雀,為了吃,什麼樣的辦法都想到了,這些味精就是他平時沒事時自己熬制的。

韓孔雀烤肉很簡單,洗乾淨的肉切片,什麼東西都不放,只是在肉片烤出水來時,撒上點味精,讓肉里的水自己融化味精,把味精全部吸收到肉里就好。

他最喜歡吃這樣的烤肉,至於其他人,他就不管了,桌子上還放著花生油、牛油、羊油、孜然、鹽、胡椒、辣椒面等,誰喜歡吃什麼口味的自己放就好了。

「我們開吃。」最早放到鐵絲網上的薄肉片,已經烤的差不多,韓孔雀家的炭盆不大,一次也就烤三指寬的肉片七八片,但正好能讓一人一片還有剩餘。

古烈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機道:「老四怎麼還沒來?這都九點了。」

「怎麼老四也來?」韓孔雀吃著嘴裡的烤肉片道。

陳青一片切肉一邊道:「老四說要回老家,所以幾天晚上我們哥四個聚聚。」

「怎麼了?他那活不想幹了?」韓孔雀跟陳青、古烈、袁鵬四個人一塊走出的大山,他們一塊來到這個城市打拚,這十年來一隻互相幫助,可以說他們雖然不是一家人,可卻比一家人還要親。

「老四的年紀也不小了,他爹讓他回家結婚。」陳青道。

「結婚?沒聽說他有對象啊?」韓孔雀有點傻眼。

老大陳青結婚最早,人家的女兒都六歲了。

老三是個花花公子,幸虧他沒錢,所以喜鵲尾巴也沒有翹起來,最近兩年交了個才女女朋友,好像要被拴祝

現在居然連老四也不聲不響的要結婚了,這讓韓孔雀這個最先有老婆的人情何以堪。

陳青笑了起來:「聽袁鵬說,這次他回家就去相親,所以他應該快要結婚了。」

古烈道:「有姦情啊,袁鵬那小子這次怎麼那麼聽話?」

陳青道:「聽說這次他相親的對象是他的老同學,所以他才這麼痛快的答應回家。」

「哎,沒想到老四也要進墳墓了。」韓孔雀道。

古烈鄙視的道:「你到是想進墳墓,好像沒有人拉你一起去。」

「老三說什麼呢1陳青看韓孔雀有點變了臉色,趕忙阻止古烈說下去。

古烈看了一眼韓孔雀道:「好了,我不說了,反正二哥現在也看清形勢了,以後再找一個好女人,好好過日子就行了。」

韓孔雀低頭吃肉,不再說什麼,雖然想要擺脫過去,重新生活,但十年的思念並不是那麼容易淡去。

「老四來了。」就在氣氛陷入沉默當中時,袁鵬走進了這座小院子。

陳青抬頭就看到袁鵬提著一箱啤酒,另一隻手裡還抓著一個大方便袋。

「老四,你怎麼現在才來,我們都要吃完了。」古烈道。

袁鵬是他們四兄弟中各自最矮的,他只有一米七高,古銅色的皮膚,帶著點農村人的樸實,是那種一看就讓人心生好感的人。

他當了三年武警,退役之後來魔都給一個小區的區長開車,那區長好像也是當兵的出身,所以他才能順利做了他的司機。

雖然工資不高,但見過大世面,也有一些外快,所以這份不算體面的工作他也做了足足五六年。

能夠跟著一個當官的開車五六年,這足以說明袁鵬是個聰明人,也是一個嘴巴很緊的人,要不然他是不可能給人開車這麼長時間的。

「拿的什麼?」韓孔雀打開放在桌子上的方便袋。

袁鵬看著憨厚的面容,綻放出笑容:「一鍋大骨頭,知道這個時候你們肯定吃飯了,所以買了這麼一鍋大骨頭,正好給我們下酒。」

聞著袁鵬嘴裡的酒氣,陳青皺著眉道:「你剛才喝酒了?那就吃點東西吧,今天我們就不喝了。」

「沒事,明天我就走了,今天晚上跟一些同事聚了聚。」袁鵬把啤酒一瓶瓶的打開,給每人發了一瓶。

趁著他們重新擺酒的時候,韓孔雀重新回到房子里,把剩下的兩幅耳釘拿了出來,想了想又把放在桌子上的八千六百塊錢拿了出來。

「二哥,聽說你辭職了?我還真有點佩服你,就那不見天日的工作,你居然能堅持十年。」看到韓孔雀出來,袁鵬道。

韓孔雀苦笑,每天在鳳凰珠寶的金庫當中,還真是不見天日,這裡的幾個兄弟對他很熟悉,沒有人比這幾個兄弟更了解他,所以他那點事情,他們都知道的很清楚。

「好了不要說這個,老二已經辭職了,以後會開始一段新的人生,我們要向前看,來,為了以後的幸福生活乾杯。」陳青舉起一杯子啤酒一飲而荊

兄弟幾個雖然在同一個城市工作,可平時一般是湊不成堆的,現在能在一起喝酒的時候不多了。

陳小竹和陳蕊不喝酒,她們早就吃飽了,現在時間不早,她們回房去睡了,此時院子里只剩下韓孔雀他們兄弟四人。

「老四,回家結婚以後打算幹什麼?」韓孔雀這一會兒就喝了三瓶啤酒,感覺有點撐,不再想喝,所以挑起了個話題。

「你們都知道我們家是養鴨子的,回家要是順利結了婚,我就不出來了,我父親給我建了兩座鴨棚,我準備在家裡養鴨子。」袁鵬道。

韓孔雀道:「這活不錯,最起碼穩定,不用操心,你那活也沒有前途。」

古烈此時道:「說到這個,我們兄弟四人混的都不怎麼樣,我是開塔吊的,老大擺小攤,二哥無業之中,我們誰都沒有前途啊1

陳青道:「你小子不是要重新考大學嗎?那就好好考,我聽說你現在這個女朋友不錯,好好把握,爭取比我們過的都好。」

「亞歷山大啊1古烈嘆息,小時候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輟學,現在想要考成人高考,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但現在的女朋友支持,他也只能咬牙堅持,要是他們之間的差距過大,以後也肯定走不到一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