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十章土財主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韓孔雀可不知道客氣,所以他乾脆的道:「二哥,你三弟妹也差這麼一副耳釘,你看著辦吧1 「二哥,這東西很貴嗎?」陳小竹有點猶豫,不知道該不該要。 陳小竹本來看著這玻璃耳釘,就有一種說不出的...

林玉嬌很快把韓孔雀領到了豬肉區,她主要是想詢問韓孔雀是不是會員,如果能拉來一個會員,她也是有提成的。.

至於店裡的商品價格,她不用多做介紹,因為櫃檯上有詳細的價格表,甚至一些分類好的豬肉,已經標註出重量和價格。

韓孔雀現在可沒有時間在這裡浪費,所以他快速選了幾塊豬肉,除了腿子肉、裡脊肉,還拿了一大塊肋排。

「再給我拿上十來斤牛肉,還有這些,你幫我算算多少錢。」韓孔雀把自己需要的東西挑好,直接讓林玉嬌給他算賬。

這家店裡的肉類全都是特種養殖的,跟那些用飼料激素養殖的豬牛羊不同,這些全是用糧食餵養出來的,所以價格很貴。

「十斤牛肉六百,兩塊豬肉也是十斤,這個要四百,十斤排骨也是四百,一共一千四百元,請問先生是刷卡還是付現?」林玉嬌看到韓孔雀眼睛都不眨的買下三十斤肉,心中還是一陣驚嘆。

就韓孔雀這樣一身土布褂子的傢伙,這麼一瞬間就花了她半個月的工資,她一個月的工資才兩千四百元,如果表現好,能夠拿六百元的獎金,這些全加起來才三千元。

現在這個穿著像農民的傢伙,毫不猶豫的就買下一千四百元的肉食,這樣的土財主,她不是第一次見,但絕對不多見。

她上班的第一天,店裡的經理就告誡她們,以貌取人是她們的大忌,看來她做的一點都沒錯,這又是一個裝逼犯。

「付現金吧1韓孔雀直接從褂子的大口袋中掏出那一萬塊錢,從裡面抽出一疊,輸出十四章,遞給林玉嬌。

這動作看的林玉嬌又是一陣驚嘆,還真是土財主作風,隨身帶著這麼多現金,深怕別人不知道他有錢,雖然心中鄙視的很,但林玉嬌心中也在感嘆,什麼時候自己也能這麼瀟洒一回?

「先生這是您的發票,您在本店一次性消費過千元,這是我們贈送的初級會員卡,以後你在本店所有消費可以打九五折。」

「好的,謝謝了。」韓孔雀收起所有東西就走,把林玉嬌接下來的話堵在了嘴裡,韓孔雀知道林玉嬌想要說什麼,可他沒興趣。

但他也沒有看不起人家,也許在林玉嬌的眼裡,韓孔雀是有錢人,是土財主,可在周美人的眼裡,韓孔雀就是矮窮挫。

走在大街上,看著來往的車輛,還有站在街道兩邊的美女,韓孔雀感覺到,他確實生活在了繁華的都市之中,這裡已經不是他的桃花源。

燈紅酒綠,繁花似錦,看來要走出自己的世界了。

韓孔雀走進家門的時候,院子里已經熱鬧起來了。

現在已經是晚上九點,這個時候,租住在這個園子里的人才陸續回來。

生活在大都市裡,雖然生活條件或是生活質量都比農村好,但在這裡住著,需要付出的代價也很大。

在這裡可真的是起得比雞早,睡得比狗晚,每天都忙忙碌碌的沒有一點空閑。

「二哥,不是說你在自己的窩裡傷春悲秋嗎?怎麼從外面進來了?」古烈坐在院子里的桌子旁,正在吃著一隻琵琶蝦。

「你小子怎麼過來了?大嫂就做了這麼點好吃的,你過來了我們不是更不夠吃了?」韓孔雀把肉仍在桌子上,就急急忙忙的向自己的地下室走去。

很快他拿出來了一張竹案板,還有一個炭盆,當然還有一把刀和一些調料。

「二哥你發財了?買這麼多肉?」古烈已經把韓孔雀仍在桌子上的袋子解開,看到裡面的精肉,還有袋子外面的價格標籤,直接嚷了出來。

韓孔雀先弄了一些木炭點燃放進炭盆里,再在上面蓋上一層鐵絲網,準備做燒烤。

「發什麼財?最近辭職了,賺了點外快,今天準備吃點好的,就遇到你小子了。」韓孔雀手上動作不停,很快就把十斤豬肉切成了一塊塊的長條,並且放在了炭盆上的鐵絲網上,準備烤一下。

「賺外快?有這樣的好事怎麼不叫上我?賺了多少?你居然這麼出血?」古烈再次拿起一隻琵琶蝦扒皮,他一邊扒著皮一邊道。

「挑選原石,這個你會?如果你會,下次再有這種事情我會叫上你。」韓孔雀頭也不抬的道。

「古烈,你這個小子就是好高騖遠,你在工地上每個月賺五六千元也可以了。」陳蕊端著一些饅頭從院子東面的一個小屋裡走出來,那是房子里所有租客的公共廚房,不過一般沒人用。

跟在陳蕊後面的是陳青和陳小竹兩兄妹,陳青和陳蕊雖然同姓,卻沒有血緣關係,所以他們是夫妻。

而陳小竹是陳青的小妹,今年才十五歲,現在正好處在暑假期間,所以來哥哥嫂子這裡幫忙。

「韓哥,你給我的禮物呢1陳小竹手裡也端著一盤子饅頭,這些饅頭還冒著熱氣,看來是陳蕊剛剛蒸熟的。

韓孔雀直接從口袋裡拿出兩幅耳釘,拿出那份月季耳釘遞給了陳小竹,另一幅直接放到了陳蕊的面前。

「那副是小妹的,這副算是我給嫂子的定情信物。」韓孔雀笑哈哈的看了一眼陳青道。

「你小子,就那這麼一副玻璃耳釘就想把你嫂子定下?」陳青接過了韓孔雀手裡的刀,不斷的片著牛肉道。

陳小竹手裡拿著耳釘,不斷的擺弄:「二哥,這耳釘好漂亮。」

「那是當然,要是不漂亮我也不送給你們了,好好保存著,不要弄沒了,這個以後當嫁妝也是可以的。」韓孔雀道。

古烈嗤笑道:「我說二哥,這東西要是當嫁妝也太寒磣了點吧?這要是真東西,不要說當嫁妝,就是當傳家寶也行,就這樣的掉在路上都沒人去拾吧?」

韓孔雀還沒說什麼,陳小竹就不高興了:「三哥你胡說什麼?這麼漂亮的耳釘,掉在地上怎麼會沒人拾?你不會是嫉妒了吧?你要是帶三嫂來,二哥肯定也少不了你的那份。」

陳蕊手中的那份是蘭花耳釘,血紅色的蘭花,在燈光照耀下,更顯璀璨,這副耳釘本身就具有玻璃質感,現在放在燈光下,更是晶瑩剔透,散發出一種異樣的魅力。

「好漂亮,小韓你從哪買的?只有耳釘嗎?這樣的東西要是做成手鐲肯定更漂亮。」陳蕊寶貝的撫摸著那份血蘭耳釘道。

「嘿嘿,這東西還真有手鐲,不過你兄弟我買不起,所以只能弄對耳釘送給你們了,好好收著吧!這玩意可不多見。」韓孔雀不再多說,再次弄起桌子上的調料來。

「怎麼?孔雀,這東西很值錢?要是這樣我們可不能要,你還是留著給兄弟媳婦吧1陳青從韓孔雀的話中聽出了點什麼,他抬起頭認真的看了一眼韓孔雀。

韓孔雀笑嘻嘻的道:「這是好東西,可並不貴,你看看那分量也應該猜到,再說,太貴的東西你兄弟也送不起。」

古烈看著那兩幅耳釘,確實漂亮,既然自己的二哥說是好東西,難道這真是玉石的?

那這玩意可貴了啊,這麼漂亮的玉石耳釘,就算這麼小,也應該不便宜吧?

看著發出炫目光彩的耳釘,古烈差點流出口水,他跟韓孔雀可不知道客氣,所以他乾脆的道:「二哥,你三弟妹也差這麼一副耳釘,你看著辦吧1

「二哥,這東西很貴嗎?」陳小竹有點猶豫,不知道該不該要。

陳小竹本來看著這玻璃耳釘,就有一種說不出的喜歡,特別是那種純凈,她雖然不了解玉石,但這樣漂亮的耳飾,肯定很值錢的。

陳蕊嫁給陳青這麼多年,又跟韓孔雀在同一個屋檐下住了好幾年,對韓孔雀也有點了解,知道韓孔雀不可能送給她幾塊錢一副的耳釘,就算再漂亮,那種便宜貨韓孔雀也拿不出門。

看到丈夫的目光,陳蕊雖然心中很喜歡,但也不能收韓孔雀太貴重的東西,所以她遲疑的道:「小韓,這東西值多少錢?得有三五百塊吧?」

韓孔雀當然了解陳青夫婦,所以他不置可否的道:「差不多吧,這東西是我自己用材料做的,所以只要你們好好珍惜就好了,價格倒是不貴。」

「我看看,我看看,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真貨,我說二哥,你三弟媳的那份我先預定下了,沒想到這次你還真弄到好東西了,這是翡翠吧?

雖然小了點,但價格肯定不便宜,我可不客氣了,我的那份不知道你什麼時候給我。」古烈直接湊到了陳蕊跟前,想要看清楚。

他雖然也不太了解翡翠的價格,但他被韓孔雀抓過幾次壯丁,幫著從古玩街買過幾次東西,所以對古玩玉石等東西的價格,還是有個模糊的認知的,所以他聽到這是真東西,就知道肯定很貴。

「很貴?二弟,這東西你收起來,你嫂子和小竹不能要。」陳青皺著眉道。

韓孔雀無奈的道:「大哥,這東西真不貴,這麼一副耳釘還不值我們今天這一桌子菜錢,是不是我吃嫂子做的菜還要付錢啊?」

「不值這一桌子菜錢?那就是說這東西最少也值這麼一桌子菜,那我可要好好算算。」古烈這小子腦子轉的很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