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十九章草頭王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請,韓建國都沒有同意進入,如果他們進去了,也許就不會滿足於韓孔雀那一個月三千塊錢的工資款了。 進一步是天堂,退一步是泥塘,世事就算這麼奇妙,韓建國為了另外兩個兒子,每個月都來跟韓孔雀要錢,可他...

韓孔雀再次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星期四了,記得他開始雕刻這血翡的時候,可是星期一,那時他剛剛辭職,沒想到他這一忙起來就是三天過去了,這也就怪不得他感覺這麼餓了。.

韓孔雀苦笑了一下,準備出去找點吃的,他把所有翡翠首飾放進室邊上的牆壁當中,這面牆壁被掏空了,一個保險柜被他鑲在了牆壁中,讓保險柜跟牆壁融合成一個整體。

這樣除非打開保險箱,要不然裡面的東西你是絕對拿不走的,這保險柜是原來房子的主人建造房子時就弄好的,這保險柜都可以當做古董販賣了,所以很原始,一般人是沒法打開的,這在這個電子稱雄的時代,恰恰最是安全。

想了一下,金三又把那本醫略和家譜全部放進保險箱,鎖上才走出室。

他換了身衣服,洗了一把臉,隨手從桌子上把那一萬元錢塞進兜里,準備出去好好吃一頓。

剛剛打開防盜門,就看到一個黑影向自己的腦袋撲來,韓孔雀一躲,而那黑影好像也受到了驚嚇,頓時一聲尖叫。

韓孔雀呵呵一笑:「怎麼了陳小豬,幾天沒見哥哥,也不用這麼激動,這是打算投懷送抱啊?」

聽到熟悉的調侃聲,陳小竹平復了一下自己劇烈跳動的心臟:「小鳥哥,大熊哥,你再不出來我哥就要報警了,知道的同情你,因為你失戀了,不知道的還以為你要在地下室抱窩呢1

「哈哈,有那麼嚴重嗎?喊不開門不會給我打電話啊?」韓孔雀笑著道。

陳小竹不忿的道:「打得通我們還擔心嗎?要不是確認你在房間里,我哥早就報警了,你說你一個大男人,都失戀十年了,還至於這麼傷春悲秋的嗎?」

「小丫頭不要亂說,有人能失戀十年嗎?我在下面工作,你來的正好,進來吧,哥哥給你一份見面禮,正好把你嫂子那份也拿走。」韓孔雀又返身回房,準備拿出兩幅耳釘送給陳小竹還有她的大嫂。

陳小竹的哥哥陳青是他從小玩到大的發小,就算進城這十年,他們也經常聚在一起,特別是最近六七年,陳青一家三口更是跟他住在一個屋檐下,他們的感情就更加深厚了。

而韓孔雀的父親韓建國,之所以放心的把韓孔雀的所有工資拿走,就是因為他有個好哥們在這裡。

就算韓孔雀沒有一分錢傍身,陳青也不可能讓韓孔雀餓死,而韓孔雀有的是力氣,只要給陳青幫幫忙,自然就有的一份吃的,所以韓孔雀跟陳青一家的感情都很好。

「我才不進去呢,單身男人的狗窩是人能進去的地方嗎?」陳小竹一連厭棄的道。

看著伸頭想房間情況,又害怕被噁心到的陳小竹,韓孔雀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丫頭明明想進去看看,可就是死鴨子嘴硬。

她不知道這地下室被他裝修的比她們的出租屋豪華一百倍,所以她想當然的認為,地下室都是黑咕隆咚的,陰陰森森的,這種形象,她們這種小女生,只是在恐怖片中看過,自然是不想進去了。

「走吧,我可是你哥,從小看著你長大的,你還害怕你哥我對你心懷不軌怎麼的?」韓孔雀道。

陳小竹一臉糾結的道:「不進,我大嫂說了,淑女不能進單身男人的房間。」

看這小丫頭想進又不敢進的模樣,韓孔雀嗤笑道:「你這樣的丫頭還真是少見。」

沒辦法,韓孔雀自己回到房間,剛才因為正出門,所以走廊里的燈被他關上了,現在韓孔雀也沒有打算重新開燈。

他的房間被韓孔雀收拾的很整潔,不是他多勤勞,而是韓孔雀很注意保持衛生。

他的生活垃圾,只要產生了,他立即就會處理,而這房間只有他一個人住,只要他自己不糟蹋,這裡就不可能變成豬窩。

所以韓孔雀的房間里始終保持著整潔,雖然他住的是地下室,可室內的裝修,卻是很多人家不能比的。

因為他有事會收藏一些古玩,雖然不太值錢,但總是一些有價值的東西,往往古玩都怕潮,所以韓孔雀當年裝修房子時,也花費了代價,他使用的所有材料都是最好的,只是這三間地下室,當時裝修時就花了十幾萬。

十年前的十幾萬,可不是現在的十幾萬能比的,要不是當時韓孔雀撿漏到一件清康熙粉彩小碗,賣了三十多萬,他還沒有資本租下這個小院子,更沒有本錢奢侈的裝修這地下室。

這些年,除了韓孔雀自己,就只有陳倩一家進入過他的房子,其他人,連同他父親韓建國,都沒有他如果他的房間半步。

就算每次韓建國來他都邀請,韓建國都沒有同意進入,如果他們進去了,也許就不會滿足於韓孔雀那一個月三千塊錢的工資款了。

進一步是天堂,退一步是泥塘,世事就算這麼奇妙,韓建國為了另外兩個兒子,每個月都來跟韓孔雀要錢,可他十年來就是沒有多走一步,進入韓孔雀的房間看看。

這些年韓孔雀雖然沒有存下錢,但也絕對不缺錢花,如果他們稍微關心一下他,韓孔雀自然也不可能不管家人,可以說韓孔雀這十年被家人傷了心,所以他才會對家人這麼冷漠。

走出樓道時,陳小竹已經離開,韓孔雀笑著搖了搖頭,翻身鎖上門,走到了院子當中。

剛剛出來就聞到了一股濃郁的飯菜香味,循著濃郁的燉菜香氣,看到院子門口的空地上,擺了一張桌子。

走進了,看見桌上已經擺好了六樣熱騰騰的可口料理,蕃茄萵苣的酸味沙拉、淋上肉汁的馬鈴薯泥、烤蝸牛、烤得微焦的小牛肋排、金黃色的炸洋蔥圈,還有今早才剛從港口撈起,送過來的龍蝦。

這樣的菜式肯定是陳小竹的嫂子陳蕊的傑作,陳蕊家是本地的,她父親是漁民,她家有一艘小型漁船,所以他們家經常支援給她點新鮮的海貨。

不過近幾年這樣的海貨已經越來越少了,近海漁業資源枯竭,漁民的日子都不好過,小船現在出海根本沒有多少收穫,往往出海幾天,連油錢都掙不回來,而大船他們又買不起,所以現在也只能弄點自己想吃的海貨了。

陳蕊有點小資情調,所以這樣的西式菜肴也就她能做的出來,不過這樣的菜式,可不受韓孔雀和陳青的青睞。

這桌子上雖然有六個菜,可只有那盆小龍蝦的數量多點,其他的在韓孔雀這種彪形大漢口中,只要幾口就能見底。

韓孔雀無聲的笑了幾下,搖著頭走出了大門,這西式菜肴看著漂亮,可人多了可不夠吃,他還是去買點回來再說。

韓孔雀沒有進入西面的古玩街,而是順著小區里的小路,向南走去。

走出這裡的一片樓房,外面就是燈火通明的大街,只看這裡才能感覺到這時一座無限繁華的大都市。

周圍全是高樓大廈,雖然是夜晚,可處在密集大廈群中的街道上,卻一點也沒有壓抑的感覺。

不管是路東或是路邊店裡的燈光,還是遠處大廈上密布的彩燈,都能把整座城市妝點的萬紫千紅,熱鬧非凡。

韓孔雀拐進一家專賣店,這裡專門各種肉類,牛羊肉,豬肉、雞鴨鵝,如果運氣還,還能賣到驢肉和狗肉,不過狗肉最近好像不讓賣了。

這家轉賣綠色蔬菜的超市叫草頭王放心菜專賣店,他剛剛走進去,門口的服務員就躬身行禮道:「歡迎光臨,請問先生需要點什麼?」

韓孔雀看了一眼門口兩邊的服務員,身材都很高挑,穿著白襯衣黑短裙,加上肉色絲襪黑高跟,一個個青春靚麗,語氣嬌柔,加上態度誠懇,他還真有一點做大爺的感覺。

「買點肉,豬肉排骨和牛肉。」韓孔雀也不羅嗦,他現在可是餓得很。

如果不是陳蕊準備的飯菜太少,他才不願意出門,就算出門他也不來這家,因為這家的東西雖好,可價格更好。

林玉嬌抬頭看了一眼韓孔雀,感覺掩藏起心中的驚訝,打起十二分精神應付韓孔雀。

韓孔雀穿了一雙布鞋,是農家自己做的那種千層底老布鞋,身上穿用純棉布做的褲子和褂子,雖然穿著很舒服,可沒有牌子,樣式又老氣,實在是沒有一絲亮點,但越是穿的這樣土兒吧唧的貨,越是唬人。

這樣的奇裝異服,一般人還真是沒有勇氣傳出來,所以店裡的服務員全都態度和藹,深怕被拌豬的老虎吃了。

林玉嬌也算是久經考驗,社會經驗豐富,看的人多了,有沒有底氣的人他還是看的出來的。

雖然對韓孔雀的一身行頭很驚訝,可她卻沒有一絲看不起的想法,身處魔都這樣的大都市,穿著並不重要,看人要看氣質。

韓孔雀雖然看著不像有錢人,但他敢走進他們草頭王專賣店,而且舉止正常,就知道他肯定不是缺錢的主。

「先生請這邊走,請問您是不是本店的會員?如果是會員請出示會員卡,這樣我們才能更好的為您服務,如果不是,而您又感興趣,我可以跟你做詳細的介紹。」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