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十五章解石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圍,於是韓孔雀也不再客氣了,上去和楊天福商量了下,接下去該怎麼切。 楊天福道:「是玻璃種,現在不知道裂紋吃進去了多少,如果深入了進去,這塊玻璃種紅翡就毀了。」 「不管怎麼樣,現在要仔細...

感謝huagx621兄弟的兩張催更票,六千字的催更,就是給俺打賞啊!!!

雖然韓孔雀也很佩服楊天福賭石的本事,他有經驗,也有足夠的知識積累,所以他是真正的賭石大師。..

可再有經驗,也不如韓孔雀那大腦如硬碟一樣的記憶力,韓孔雀可是通過二十三快切開的血翡原石表象,分析出這塊原石可能是極品血翡的。

這樣的記憶,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不要說記憶,就算是把二十三塊原石放在這裡,讓別人一塊塊對比,有些人也沒法分析出什麼來。

楊天福道:「這一塊也要擦嗎?我看直接解吧,直接順著裂紋下刀,反正有裂紋有綹裂的地方,就算開出翡來,這裡也不能用,既然時間不多了,我們就要抓緊時間。」

本來怎麼解,韓孔雀是不放在心上,讓他們隨意好了,畢竟他們都是老手了,可聽楊天福這麼一說,韓孔雀差點吐他一臉,這是極度不信任自己啊!

本來想讓他們攔腰來一刀,反正這原石也不是自己的,就算毀了裡面的血翡,自己也沒損失,畢竟只要裡面出現血翡,自己的十分之一就跑不了,不過韓孔雀卻不忍心那麼好的一塊料子被切壞了。

這塊翡翠原石只有兩個鵝蛋大小,從外面的裂紋來分析,其外層皮殼也不算薄,這樣裡面要是出現血翡,最好的情況也只有鵝蛋大校

這還是最好的情況,如果情況稍微不好,裡面的翡翠就有可能小於鵝蛋大小,那樣就不能取手鐲了,這樣的翡翠,對楊天福他們是沒用的。

當然,也許這才是讓楊天福表現的這麼急功近利的原因,在楊天福想來,就算這塊原石出現血翡,只看其表現,也不可能取出一對手鐲,所以楊天福才不想在這塊原石上浪費時間。

而韓孔雀卻不是這麼認為的,雖然這塊原石上的裂紋,很可能破壞裡面的翡翠,但要沒有這些裂紋,韓孔雀還沒發分析出這裡面有極品血翡。

他通過強光照射,分析裡面的血霧,發現,如果裡面有極品血翡,很可能這塊原石裡面有一半的質地是翡翠,這樣一來,足以取出兩隻手鐲還有剩餘。

「還是先擦吧1韓孔雀看到旁邊那百十塊翡翠原石全部解開,雖然極品不少,但血翡卻沒有出現一塊。

雖然公司里的賭石高手,正在源源不斷的向這裡提供能夠出紅翡的原石,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切出血翡的機會,越來越渺茫了。

機率大,能出血翡的原石,已經全部切了,剩下的就要碰運氣,他們雖然不斷的向這裡搬運原石,但這些原石能夠出血翡的機率,沒有一塊超過百分之一。

周美人也知道這種情況,雖然也不看好韓孔雀,但她不能放棄這次機會,百分之二十的機會出血翡,這種機率已經很高了,五分之一的機會,就算耽擱半小時也沒什麼,反正其他的原石機會更加渺茫。

「擦。」周美人一聲令下,倉庫之中最厲害的解石工常雲,立馬開始行動。

他抱著打磨機,快速準確的對著一道長長的裂紋擦了下去,沒有人吩咐他怎麼做,也沒有人提出意見,如果是外面的賭石客解石,肯定不會從表現最差的地方擦。

他們肯定會從表現最好的地方擦起,那樣很容易出現好彩頭,首先擦出霧,或是直接擦出翡翠。

而在這裡,他們沒有時間浪費,所以常雲的做法看的周美人直點頭,擦開這道裂紋,這塊原石裡面的表現就一清二楚了。

擦石是一條古老的法則,效果好又安全,部位沒有找准,就下刀切割,是盲動,會把綠色「解跑」,常常容易賭輸,這是賭石的大忌。

古人說:「神仙難斷寸玉」,擦石看霧,看底看色,是判斷玉石的竅門,有了擦口就可以打光往裡看,或是用嘎片利用日光看,判斷綠色的深度,寬度,濃淡度,這是最快判斷一塊翡翠質地,而又不會破壞翡翠的快捷方法。

若擦口小,可以繼續擦寬,只要有色,儘管擴大擦的面積,即便把整塊皮殼都擦掉,裸露出來的全是色,剖開不如擦的方法好,擦時見肉不見顏色,可立即終止,進行細心分析,作出動不木齠

常雲把這塊原石放到琢玉機上慢慢擦試,轉速減慢,按照順時方向,分別用粗中細三種金剛砂鉈拭擦,裡面逐漸露出了通透的質地。

「咦?」常雲離得近先發出一聲驚呼,聽到他的聲音,楊天福也忙湊近細看。

「是血翡嗎?」

「是玻璃種嗎?哎呀!可惜了,全是裂埃」楊天福分外惋惜的聲音響起。

現在已經看出翡翠的大致分佈範圍,於是韓孔雀也不再客氣了,上去和楊天福商量了下,接下去該怎麼切。

楊天福道:「是玻璃種,現在不知道裂紋吃進去了多少,如果深入了進去,這塊玻璃種紅翡就毀了。」

「不管怎麼樣,現在要仔細了,這塊可是玻璃種紅翡,看顏色和質地,也達到了血翡的程度,要好好的解出來。」周美人道。

韓孔雀道:「裂紋應該沒有吃進去,這塊原石最少能出一半的料子,肯定夠兩隻手鐲的。」

「哈,你還真以為你是大師?看這裂紋分佈,均勻而又綿長,肯定吃進去了,連這點經驗都沒有,也敢在這裡大放闕詞。」一個年輕人早就看不慣韓孔雀了,現在得著機會,立即諷刺他道。

「楊明瑞誰讓你開口的?毛還沒長齊呢,就在這裡胡說,給我滾到後面去。」楊天福看著自己的孫子,開始頭疼。

楊明瑞雖然有點天賦,可這高傲的個性,實在是太過得罪人了,這小子也不看看情況,韓孔雀是他能夠冷嘲熱諷的嗎?

「不要爭吵了,聽小韓的,他說怎麼解就怎麼解。」周美人快速下了決定。

還有半個小時的解石時間,要是超過了,就算解出血玉,他們也沒有時間製作出客戶要求的手鐲了。

看來公司確實需要整頓了,公司里各種極品玉石都有,可就是沒有儲備血翡,不是他們沒有,而是公司的血翡正好全部使用了。

為了利潤最大化,往往這種極品玉石,都是分割成小塊,盡量多的出些首飾,所以公司里根本沒有大塊的血翡,就算有一些也被分割,打磨成成品了。

就是因為公司的對手知道了這一點,才會被人抓到了短板,讓公司陷入了兩難的境地,能夠做到這一點,絕對是有內應的。

現在幸虧有一個韓孔雀能夠幫到她,她還是感覺很慶幸的,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人士來做,這是周美人的信條,也是原則。

韓孔雀既然能夠找出玻璃種血玉,那他就應該能夠順利解開這塊原石,為了時間,還是讓最了解這塊原石的韓孔雀做決定最好。

周美人下達了命令后,回過頭對著韓孔雀笑了笑,表示了對他的感謝。

韓孔雀看到周美人的微笑心中一暖,當下也對著她點了點頭,雖然距離感十足,但這樣的笑容,卻是他十年間魂牽夢繞的。

每次午夜夢回才能見到的笑容,現在卻輕易見到了,看來那老狐狸說的對,門不當戶不對,他們什麼時候也走不到一起。

想到這裡,韓孔雀感覺,自己離開鳳凰珠寶公司的決定是正確的,如果他不離開,這個笑容,就算他再等十年,也肯定得不到。

收回思緒,韓孔雀在上面畫了條線,楊天福見他們堅持,也就不再多說了,只是招呼了常雲他們解石,他自己則和周美人打了個招呼,就出去忙活別的事了。

還剩下點時間,他是一定要再爭取一下的,估計這塊原石解出來也不會太理想,自己就不盯著看了。

韓孔雀見著楊天福走了,也不由得站起身,該做的他已經做完了,現在等結果就好了。

說起來擦比較費力,就是有電動的打磨機,也得擦上一會,要不是這塊原石比較小,沒準要擦半天,不像切直接一刀下去就能見分曉。

這原石的皮還沒有完全擦開,韓孔雀也沒必要盯著了,這塊原石他看過不少次,就算沒有百回也有七八十回了,裡面的情況他早就分析了無數變。

原來韓孔雀只是通過原石上的裂紋分析,還沒有多大的把握,現在原石被擦開了一部分,他的把握就更大了。

現在韓孔雀看到了內部的情況,他已經有了百分之百的把握出血翡,至於大小他更有自信。

他說裡面有過半翡翠,可不是推測的,而是根據原石的裂紋,計算出當時這塊原石遇到了什麼樣的情況,受到了多大力量的撞擊,才會出現現在的裂紋,經過仔細計算,他算出來了這塊原石會受到多大的傷害。

雖然這種計算很麻煩,但也不是沒有辦法計算出來的,以韓孔雀的超級大腦,在倉庫中沒事,他經過幾個月的研究計算,終於計算出來了一個大體數值。

外界對這塊原石的傷害,最多達到表層,裡面是肯定沒有受到破壞的,所以韓孔雀才會這麼自信。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