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十三章會者不難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挑選原石的工作,沒有人比韓孔雀更合適,不是楊天福多麼認可韓孔雀的眼力,而是認可韓孔雀的工作能力,沒有人比韓孔雀更了解這倉庫里的原石,這是楊天福跟韓孔雀打交道十年培養出來的信任。 「恩,我去找出...

韓孔雀稍微遲疑了一下,周美人對他來說不止是一段回憶,她對韓孔雀的人生影響太大了,所以他沒法拒絕幫助她。.

既然已經要離開了,再幫助她一次也好,所以他回答道:「好吧,不過我先說好了,我已經不屬於公司的搬運工,現在讓我幫忙,可是得按照規矩來了。」

韓孔雀畢竟放不下周美人,她是他先前十年的精神寄託,雖然現在想要放棄了,但能夠幫她一把,他還是毫不猶豫的去做了。

畢竟,如果沒有周美人,就沒有現在的韓孔雀,就算放下十年前的糾葛,他也應該報答她。

看到周美人,韓孔雀精神一陣恍惚,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待了十年,他們沒有遇到過一次,而剛剛決定離開她,她就出現了,難道這就是有心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

看到周美人毫無變化的臉色,雖然有心理準備,但韓孔雀還是不由自主的很是失落,看來十年了,他還是不能放下,不過,他生命中最重要的這個女子,他又怎麼能夠輕易放下。

韓孔雀心中再次嘆息了一下才道:「我已經不是公司職員了,現在可不能再白幫忙了。」

韓孔雀看著楊天福,雖然跟他認識了十年,但這位老實人實在不是混職場的料,要不然現在也不可能被氣玻

楊天福有氣無力的道:「自然不會讓你白幫忙,只要你找出目亂干場口的紅翡,公司給你一萬塊錢的勞務費,這應該對你來說是舉手之勞吧?」

「楊老,他是公司的搬運工吧?」一名賭石大師道。

楊天福的話,很明顯是不太認可,先來的這部分公司的賭石高手,所以其他人雖然沒有說什麼,但從表情看來,還是很不以為然的。

「小韓你去忙吧1楊天福沒有理會其他人的質疑。

他跟韓孔雀合作了這麼多年,這種挑選原石的工作,沒有人比韓孔雀更合適,不是楊天福多麼認可韓孔雀的眼力,而是認可韓孔雀的工作能力,沒有人比韓孔雀更了解這倉庫里的原石,這是楊天福跟韓孔雀打交道十年培養出來的信任。

「恩,我去找出來。」韓孔雀什麼也沒說,就走進來倉庫。

只是看了幾眼,韓孔雀就看出來了,新來的倉庫主管還真是極品,他居然是按照大小顏色和形狀,來整理原石。

有了這種認知,韓孔雀很快把目亂干場口的一百來塊,可能出極品紅翡的原石找了出來。

這些原石都是極品,每一塊都有其來歷,它們的場口、出場年代,都曾經由誰鑒定過,原石的表現和內在的推斷的評語,最後又有誰帶來公司入的庫,這些都有詳細的記錄。

韓孔雀有過目不忘的本事,這些目亂干場口的原石,別人也許不容易分辨,但熟記每一塊原石特徵的韓孔雀,尋找起來卻十分容易。

只要知道大小,就很容易找到這塊原石的地點,再知道顏色和形狀,加上一些外在表現,就很容易挑選出來了,很快,大大小小百多塊原石,被韓孔雀一一找尋出來。

難者不會,會者不難,從幾十萬塊原始之中挑出這百多塊,不會者,也許一年都尋找不出來,而韓孔雀卻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鐘。

這就是韓孔雀在這座倉庫中十年的成果,有超強的記憶力,再加上無與倫比的勤奮,要是沒有點成就,還真是說不過去。

「好了我的工作完成了。」韓孔雀把所有目亂干場口,可能出紅翡的原石全部挑選了出來。

「就這些?」周美人已經皺起眉頭。

「韓哥就是厲害。」周圍一名搬運工小聲的道。

「韓哥就是我的偶像。」

「要不是有韓哥在這裡,我早就干不下去了。」

「韓哥在時,我們多輕鬆,現在這工作是越來越不好乾了。」

「我最多幹完這個月,如果到時還是這樣,我就不幹了。」

「說的是,現在累死累活的還不能學到點本事,有這功夫,還不如去貨運公司做搬運工呢,最起碼能多掙點錢啊1

而此時聚集起來的賭石大師,也看傻了眼,他們是公司耗費大量時間金錢,培養起來的賭石高手,就算他們,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找出這麼多目亂干場口的原石。

他們都有點本事,一看這些被挑出來的原石,就知道這小韓不是應付公事,而是有真本事,這些被挑出來的原石都是極品,差不多都有很明顯的外在表現,只是搭眼一掃就知道這些都是極品紅翡原石。

「也沒什麼,不就是對倉庫熟悉點嗎?」聽到那些搬運工的議論,有人看不下去了,所以算算的道。

「說的是,如果我在倉庫里待了十年,我也能夠輕易找出這些原石,畢竟對它們很熟悉嘛1

「你們不要說了,對這種年輕人來說,這樣的本事也算不錯了,賭石之道博大精深,有了這點本事,也算入門了。」

那些賭石師傅聽到場中那些搬運工的話,心裡不舒服了,楊天福也臉色難看,不過他可不是因為那些議論。

現場一百多名解石工,每人一塊原石,現在很多人已經解了一半了,可沒有一塊出極品血翡的,到不是這些公司收藏的極品原石不好,反而是很好。

這一百多塊全賭石,除了三塊原石到現在沒有出翡以外,其他全都切除了紅翡,而且而且質地都不錯,就算玻璃種的也切出來了二三十塊,不過顏色就不行了。

這二三十塊玻璃種紅翡,沒有一塊達到血翡的質地,而有幾塊達到血翡水準的翡翠,卻又不是玻璃種,而是冰種,質地最好的那塊,也不過是高冰種。

達不到玻璃種的水準,這樣的東西,如果在其他時候,在其他地方,也許會被當做寶貝收起來,也有可能當做玻璃種宣傳,但這絕對不是他們鳳凰珠寶要做的。

先前周成雲切二三百塊原石,也沒有切出一塊極品紅翡,而現在這一百多塊,可以說每一塊都算是極品,但再極品,也不是他們現在需要的。

韓孔雀卻不管這些,他從周美人身後的保鏢手裡,拿過一萬塊錢就想走,他跟周美人根本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他想要娶周美人,肯定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如果用附庸風雅的話來說,就是他有凌雲之志,想上天追天鵝,這是韓孔雀的一個兄弟說的。

而他更清楚,有著凌雲之志為了天鵝上天的癩蛤蟆,全都沒有好下場,就像現在,他白白耽擱了十年青春,也沒有換來周美人一絲青睞。

「小韓。」看到韓孔雀即將走進電梯,朱錦琮心中一動喊住了他。

韓孔雀轉身道:「朱主管還有事?」

「小韓,你在這裡工作了十年,難道沒有發現一塊原石可能出極品血翡?」朱錦琮跟過來,擋著韓孔雀的去路道。

「對啊,我怎麼把你忘了,小韓,你記性好,你說說,我們倉庫里哪塊原石可能出血翡,現在還有一個小時,要是再耽擱,時間可真的來不及了。」楊天福興奮的道。

不少搬運工都道:「就是,韓哥,平時你帶領我們解石,就從來沒有出錯過,每次我們都能輕鬆完成任務,要說你不是賭石高手,我們可都不信。」

「就是,現在那新來的主管就是個棒槌,什麼都不懂,就會瞎指揮,讓他解塊蘋果綠糯種翡翠,他指揮著能讓我們搬出半個倉庫的原石,就算這樣,也要靠運氣才能解出需要的糯種蘋果綠。」

「韓哥,你走了我們這幾天可累壞了,原來我們每天干三四個小時的活,就完成任務了,現在我們每天加班三四個小時,還不能完成任務,真是累死了。」

「哈哈,我們還算輕的,你看那些解石工的臉都綠了,我們只是搬運一下,他們可是需要把我們運過去的原石都解開的,解石工們比我們苦逼多了。」

周美人現在一聽出一些門道來了,看來這小韓還真是個有本事的,不過他真的能夠找到他們需要的血翡?

這次她家被人逼到了絕路上,現在的人都知道翡翠值錢,而作為東南亞最大的珠寶公司,卻也不能無視國內的那些官二代、紅二代和富二代們的聯合體。

這次就是他們想要咬周家一口,而想在國內混,還真就不能跟那些人撕破臉,要不然,他們就算實力再強,也有可能失去國內這個最大的翡翠市場,這是他們周家根本不可能失去的。

想到這裡,周美人的臉色更顯蒼白,現在他也看出來了,要想在短時間內找到血翡,還真是需要一個熟悉這裡的人來幫忙,而只是從周圍的工人議論,周美人就知道,這個人也只能指望韓孔雀了。

但好死不死的,韓孔雀居然今天辭職了,這都是他的那個堂哥壞事,想到周成雲,周美人再次恨的牙疼。

沒有本事就用有本事的人好了,最怕的就是沒有自知之明,而他堂哥就是那麼一個極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