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十一章行騙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所以讓我來這裡預支三個月的工資,你們公司不會見死不救吧?我大兒子說了,他要是好了,一定回來好好工作,只是三個月的工資,你們不會害怕我們拿著錢跑了吧?」 「啊?小韓怎麼不給我打電話?」張薇徹底...

「馬上去把小韓請來。.」周美人道。

「小韓辭職了。」小李實在不想搭話,可這情況他還非說不可。

「辭職了?態度誠懇一些,再給他打一次電話,請他回來幫一次忙,按照賭石顧問的待遇辦理。」周美人斬釘截鐵的道。

是人才就不能失去,更何況是自己公司培養起來的人才,這樣的人他們用這更放心。

雖然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小韓一面,但從幾個人的隻言片語當中,周美人就有了判斷,這個小韓無疑是個人才,值得公司高薪聘請。

「小韓的電話一直佔線。」小李苦著一張臉道。

「還有誰了解小韓的情況?」周美人看了一下周圍的工作人員,這裡面有不少搬運工,他們跟小韓是同事,應該了解他的情況,如果有人知道他住在哪裡就更好了。

「財務科應該知道,就算不知道,他們也應該有韓哥家裡的電話,我記得上個月,韓哥的工資還是他父親給領取的。」一個年輕的搬運工道。

他們這些搬運工是鳳凰珠寶最底層的存在,甚至他們都不屬於公司的正式職工,所以他們沒有工資卡,他們的工資也不能走公司的工資賬戶。

所以每個月,他們都會直接從財務那裡領錢,至於財務怎麼做賬,他們這些搬運工是不管的,當然他們想管也管不了。

現在很多公司都是這樣,由於新勞動法的出台,工人的勞動受到保護,如果走公司的工資賬戶,每個臨時工如果工作滿了一定日期,公司就得跟他們簽訂勞動合同,給他們購買各種保險,成為正式職工。

而公司為了節省開支,對他們這樣的搬運工,是不可能付出多少報酬的,更不可能讓他們成為正式職工,享受所有正式職工的待遇。

所以,他們在公司里是沒有正式編製的,就算勞動局過來查,他們也不可能獲得什麼好處,這就是他們這些臨時工,從財務直接工資的好處,當然,這對公司來說才是好處。

周美人皺了皺眉頭,她當然知道這裡面的貓膩,雖然她看不上這樣的剝削制度,但各行各業的潛規則就是這樣,所以她也就沒必要花錢買麻煩。

如果公司跟搬運工簽訂正式勞動合同,給他們購買保險,肯定要受到同行業的抵制,因為這無疑是給公司增加成本的做法,就算他們願意,其他公司也不會願意,作了出頭鳥,自然是會受到其他公司攻擊的。

「打電話給財務部,讓他們聯繫一下小韓的父親。」周美人現在也沒有好辦法解決這個問題,所以只能先緊著今天的事情處理。

此時財務部中也很熱鬧,韓建國來過幾次,所以在報上韓孔雀的大名之後,他順利進入了財務室。

在他走進財務室的時候,韓榮耀就開始打韓孔雀的騷擾電話。

「咦?大爺,你是小韓的父親吧?怎麼來這裡了?」張薇看到韓建國還是很吃驚的。

張薇也是鳳凰公司的老人了,而韓孔雀在公司幹了十年,每年最少來她這裡二十次,所以他們想不熟也不行。

每個月,韓孔雀除了來領工資,他還會報銷一些出差費用,而他也是唯一一個,能夠報銷出差費用的臨時工,他也是唯一一個在公司幹了十年的臨時工。

這個公司財務部里的人都知道,因為韓孔雀力大無窮,所以公司的很多賭石大師出去採購原石,都喜歡帶著韓孔雀。

畢竟出門在外,不可能帶著叉車吊車什麼的,而原石畢竟也是石頭,小的幾斤、十幾斤的還沒什麼,稍微大點的,就有幾十斤上百斤的。

公司的賭石顧問,不能說手無縛雞之力,但也不是多麼強壯,所以作為公司有名的大力士,韓孔雀是所有賭石大師用著最稱心的。

韓孔雀長的很懾人,有他跟著,平時幫他們搬運翻檢原石,沒事時還能客串一下保鏢,這麼好用的員工可不好找。

「小張啊,我們家老大出車禍了,現在急需用錢,他讓我來預支三個月的工資,他在這個公司里上了十年班,應該可以的吧?我們正等著錢救命呢1看到了張薇,韓建國臉色一變,故作焦急的喊道。

「什麼?」張薇一愣神,沒有反應過來。

「我們家老大出車禍了,急需錢救命,他讓我來預支三個月的工資。」韓建國一連沉痛加焦急的道。

「預支工資?」張薇這次聽清楚了,可她怎麼感覺不對勁啊?

「小韓讓你來預支工資?」張薇心中有點好笑的問道。

「是啊,我們家老大被車撞了,他說他這些年在公司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所以讓我來這裡預支三個月的工資,你們公司不會見死不救吧?我大兒子說了,他要是好了,一定回來好好工作,只是三個月的工資,你們不會害怕我們拿著錢跑了吧?」

「啊?小韓怎麼不給我打電話?」張薇徹底暈了,這是個什麼情況?

「我們家老大害怕錢不夠,讓我們來這裡拿錢,他正在跟他的朋友們借錢。」韓建國有點慌亂,不過一想到自己兒子出車禍了,正應該慌亂點,想到這裡,他的心反而平靜下來。

「是這樣嗎?小韓真是這樣說的?」張薇不置可否的道。

「這個我還能騙你,再說我來這裡也不是一回兩回了,我兒子說了,他在公司了幹了十年了,可不會因為這三個月的工資就跑了,所以你放心,要是公司有預支工資的可能,就給我們預支三個月的工資。」韓建國一連焦急的道。

現在張薇聽清楚了,也聽明白了,她似笑非笑的道:「大爺,你不要著急,小韓我們都認識,他的人品我們都了解,他肯定不會為了三個月的工資騙我們的,不過按照規定,我要給他打個電話問問,不知道可不可以?」

韓建國心中一哆嗦,幸虧自己的二兒子聰明,早就想到了這點,所以他痛快的道:「打吧,不過我兒子現在應該正到處打電話借錢呢,沒準打不通,不過不要緊,你多打幾次就好了,沒有錢,醫院不給他看病,他也挺著急的,現在腿上還流著血呢1

張薇好笑的看著韓建國,真沒想到,這麼一個老實忠厚的農村漢子,居然是個騙子。

張薇看著韓建國兩人,心裡腹誹不已,小韓那麼老實的一個人,居然有這樣的父親,真是人不可貌相。

要不是今天早晨小韓才來領了工資辭了職,沒準她還真讓這看著老實的韓建國騙了。

韓孔雀她們都知道,也了解他的脾氣,既然他已經辭職,他就絕對不會來公司尋求幫助,就不用說預支工資了,這樣可笑的理由,也真虧這人想得出來,張薇心裡雖然極度吐槽,但她的面容卻沒有絲毫變化。

從韓建國的口氣當中,張薇就聽出來了,韓建國到現在還不知道韓孔雀已經辭職了,用這個借口來公司預支工資可就露餡了。

雖然明知道韓建國在騙人,不過張薇畢竟跟韓孔雀認識多年了,也不好直接報警,所以她撥了韓孔雀的電話,想要問問是個什麼情況。

電話正在佔線,應該是在跟別人通話,不過想到韓建國的話語,張薇更相信是他倒了鬼。

「怎麼樣?沒打通?再打一次吧,應該能夠打通,我們家老大的血還沒有止住,要是耽擱的時間長了,沒準會有危險。」韓建國苦著臉道。

張薇正準備再次給韓孔雀打電話,就聽到自己的電話響起來了:「什麼?」

「你們財務科門外有個年輕人鬼鬼祟祟的,不知道想要幹什麼,拿著個電話打了好幾遍了,我想問一問,需不需要我們派遣警衛過去看看?」保衛科科長道。

張薇動了一下自己的電腦,電腦上的監控錄像顯示了出來,放大了一張畫面,這是財務科外面走廊上的畫面,畫面上一個年輕人,確實在鬼鬼祟祟的窺探財務科內部的情況。

張薇開通了走廊監控的音頻設備,外面那年輕人的話語,傳進了財務科:「大哥,我落在你門口的論文你找到了嗎?」

「找到了就好,我現在沒有空去你那裡拿,你把那片論文給我念一遍,我抄下了,那是我的畢業論文,我急等著用,你就不要心疼那點話費了。」

張薇一聽就明白了,這是韓孔雀的弟弟,他現在正跟韓孔雀通話呢。

「不能掛我的電話,你現在一定要給我念一遍,我知道你沒文化,你不懂英文可認識字母吧?你一個字母一個字母的念給我聽。」

這小子的心機還算可以,為了九千塊錢,什麼都想到了,居然還能提前把自己的畢業論文仍在韓孔雀家裡。

看著韓建國如變色龍一樣的臉龐,張薇道:「外面這個也是你兒子吧?韓大爺,你恐怕不知道吧,小韓今天已經辭職了。」

「什麼?」本來看到張薇調出自己兒子的監控畫面,韓建國已經開始驚慌,可聽到張薇的話,他更是吃驚的喊出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