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六章極品父子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這是不是太可笑了點?我今年都二十八歲了,虛歲二十九了,村裡像我這麼大的,娃兒都滿地跑了,我居然才學會藏工資? 我是不是太笨了點?而且我告訴你,爸,我居然到現在還可悲的沒有學會藏工資,這是我這個...

胖劉和季老,是少數在古玩街安家的小攤販,雖然他們在這裡沒有店鋪,但他們卻有自己的住房。..

不管是在哪裡,只要是在魔都有房產,就都是富豪,就算在這破爛的古玩街,看著不起眼的兩層小樓,也值幾百萬。

季老語重心長的道:「你小子要多長點心眼了,那雖然是你爹,但你的工資,怎麼也不能全給他了,要是出錢給你爹養老,我也不說什麼了,畢竟孝道還是要盡的,但用你的錢,去供養你那兄弟,我認為很不值得。」

就連胖劉也看不下去了道:「你那兄弟依我的意思,就應該讓他回家去種地,好高騖遠不能腳踏實地不說,還把眼睛長在頭頂上,這樣的人就算大學畢了業,也混不出頭的。

你小子年紀也不小了,平時也不少掙錢,可這混的也太差了,所以,吃不窮喝不窮,算計不到才受窮,你胖哥不是讓你以後為人要小氣,而是讓你心裡有成算。」

「我知道了胖哥,過了今天,我就不是我了,以後我會為了我自己活著。」韓孔雀對著胖劉說話,但更像是在對自己保證。

「這樣就好,好好跟你爹說明白,以後你也要買房娶媳婦,手裡沒錢是不行的。」季老不再拉著韓孔雀。

韓孔雀走進衚衕,進去迎面就是一道木質大門,門白天是敞著的,院子因為蓋了兩座小樓,所以不算很大了,不過就六十來平的小院子里,卻種滿了蔬菜,讓這個小院子變得生機勃勃,充滿了活力。

韓孔雀推門進去,就看到一個中年人,坐在北面正房樓梯口的台階上。

這是一座典型的小院,坐北朝南,正方是兩層小樓,上下各五間房,底下有三間地下室,韓建國就坐在通向地下室的台階上。

而西面則是臨街鋪面,本來這座房子的面積不小,就是因為在房子西面蓋了六間門面房,所以讓院子變小了不少。

「你不知道我今天來拿錢啊?趕緊給我,你弟弟要等急了。」看到韓孔雀,韓建國立即開口要錢。

「我沒錢。」韓孔雀苦笑著道。

這還真是自己的親爹,見了自己也不問問自己過得好不好,見面就知道要錢啊!

想到自己的決定,還有剛才季老和胖劉的話,外人都看的明白,自己絕對不能再做著美夢生活了。

「今天不是發工資了嗎?老大你學壞了,居然會藏工資了。」韓建國一臉的不滿意。

聽到這話,韓孔雀笑了:「居然會藏工資了?我居然會藏工資了?這是不是太可笑了點?我今年都二十八歲了,虛歲二十九了,村裡像我這麼大的,娃兒都滿地跑了,我居然才學會藏工資?

我是不是太笨了點?而且我告訴你,爸,我居然到現在還可悲的沒有學會藏工資,這是我這個月的工資,但是只剩下這兩百塊了。」

「兩百塊?不要騙我了,你趕緊拿出來,一個月工資三千元,一分都不能少,至於你的獎金我就不給你要了,你也不要太過分了。」韓建國惡狠狠的道。

韓孔雀看著這個滿臉皺紋的中年人,他每個月都會在十六號這天來看他,順便把他全部的工資拿走。

一年到頭,他只見他十二次,這樣算來他們應該很熟悉,畢竟是父子。

可現在韓孔雀看著他,卻好像有點陌生了,他們的關係甚至還不如陌路人。

「爸,老三已經畢業了吧?我原來就說過,他畢業以後,我就不會再給你錢了,我以後不止不會給你錢,而且以後我娶媳婦蓋房子,你也要給我負責。

這話雖然說這讓人臉紅,但也不是只有我一個這樣做,我這個要求不過分吧?我們村裡誰家的兒子不是父母給蓋的房子?誰家兒子不是父母出錢給取的媳婦?」

頓時韓建國有點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自己的這個大兒子什麼時候這能說會道了?

韓孔雀可沒有多想,他接著道:「我從四歲就跟著你下地幹活,十四歲中學沒畢業,就出門打工掙錢,到現在十四年了,我給了你不夠三十萬也有二十萬了吧?

二十萬足夠我娶房媳婦的了吧?給了家裡那麼多錢,如果我還娶不上媳婦,那就不是您不滿意了,而是我要不滿意了。」

韓孔雀不是沒有脾氣的人,這也就是他爹,如果是外人,你敢大聲跟他說句話試試?

這是他爹,反而踩著他的頭皮拉屎,但現在他卻不能讓著他了,從此之後,他不會再為任何人活著,他將為自己活一回。

「取媳婦著什麼急,現在你先把上個月的工資給我,等老三找到工作,就不用你這點小錢了,你也好意思說,十四年才掙了二三十萬,你二弟如果工作了,一年就能掙你十幾年的工資,你沒有本事也就罷了,可不要拖你二弟的後腿,趕緊的,三千快,一分都不能少。」

韓建國早就給二兒子說好了,今天中午之前把錢送去,沒想到原來很好哄的大兒子,今天居然不給錢了。

韓孔雀真是要氣死,他沒本事?

確實,到現在他每個月才三千塊錢的工資確實不算多,但也不算少,這些工資也不是普通剛剛大學畢業的學生能夠掙到的好吧?

就他二弟那種三流大學畢業的學生,做什麼能夠一年掙二三十萬?

他就是賣腎也掙不來那些,真不知道他這個爹是吃了什麼迷糊葯,居然連這樣的謊言也信,不過想到二弟的花言巧語,忽悠住他爹還真是不算難。

不過韓孔雀可不會再讓他二弟如願了,原來是他不計較,現在是他不得不計較了,要是在這樣下去,他那個二弟就要上天了。

所以韓孔雀直接道:「娶媳婦不著急?爸,我是家裡的老大,請問,現在你給我準備新房了嗎?好吧,新房是我奢望了,那家裡的老房子,你總要給我空出一間來吧?請問你能空出一間破房子給我成親用嗎?」

韓孔雀悲哀的看著自己的父親,好像第一次認識他一樣。

韓建國被韓孔雀一下問住了,村裡的風俗就是老子給兒子建房子,有些孝順的孩子,會把工作后掙的錢給家裡,幫助家裡給自己蓋房子。

而有些自私的,卻是把著自己的那點工資,不給父母一分,完全讓父母承擔建房子娶媳婦的錢,是地道的啃老一族。

韓孔雀說的這些他不是不知道,村裡跟他家老大年歲差不多大的青年,孩子都五六歲了,這還是按照國家法律結婚的,那些早婚的,人家的兒子都上中學了。

而他家,韓孔雀是老大,下面有兩個兄弟,兩個妹妹,因為有兩個兒子上學,所以不說蓋房子了,連兩個小子的學費都是他掙來的。

平時韓建國在家裡伺候那點果園子掙的錢,都給兩個兒子做了生活費了,現在他家,還真是沒法空出一間房來給老大結婚。

他家是典型的農村四合院,堂屋作為正方,是用來給韓孔雀的爺爺奶奶養老的,韓建國一輩三兄弟,父母是輪流贍養的,每隔兩個月會輪到他家一次,每次老人都要住在正房。

東屋有三間,是韓建國老兩口的住處,西屋是他兩個女兒的房間,而南屋則是兩個上學的兒子放假回家的住所,就是他大兒子在家裡沒有立錐之地。

家裡的情況韓孔雀很清楚,自從十四歲他從家裡出來,就再也沒有回家去住一晚,這一出來就是十幾年,不是他不願意回去,而是他回去了也沒有地方祝

就算是空房子,人家也不願意讓他這個大兒子住一晚,因為那是有主的,韓建國寶貝他的兩個小兒子,他們的東西,還有房間,韓孔雀自然是不能占的。

而韓孔雀兩個妹子的閨房,韓孔雀自然是沒臉去住的,當然他爺爺***房子,他更是不用想了。

如果他回家,就只能跟著父母住,可自從他四歲幫著家裡幹活開始,父母就開始不讓他近身了,有時候韓孔雀都想,他到底是不是他們家父母親生的。

「我累了,爸你要是想休息一下,就進來坐一會,如果不想坐,我也不留你了。」韓孔雀實在是沒精神應付自己的親人。

家沒有就算了,現在連親人也不像親人,韓孔雀感覺心底有一股寒意,不斷的上涌,怎麼堵也堵不祝

「你取媳婦急什麼,這話可不要傳出去,傳出去了人家還以為我們韓家出了一個媳婦迷呢1韓建國憋了一會兒,有蹦出這麼一句話。

韓孔雀差點氣笑了,他道:「我不著急,所以從現在開始,我不會再給你錢,等什麼時候攢夠了錢我在結婚。

你也不要怕我以後不會管你們,等什麼時候你和媽干不動了,需要我們贍養了,我們三兄弟一塊出錢也好,還是三家輪流住也好,就算你們兩老以後跟著我住,我也沒有意見。

但從現在,我的工資不能給你了,我從現在攥起,以這幾年您老人家鍛煉我的水準,我每個月的工資都能存起來。

這樣每年也有三萬六千元,只要五年就能存夠老婆本,到時回鄉下娶房媳婦也可以了,三十三歲娶媳婦不是太急吧?也不會太早吧?您老人家肯定不會想要讓我四十三取媳婦的吧?」

「大哥,現在我們還沒有分家吧?怎麼?現在就開始想著攢老婆本,建小金庫了?就算以後你娶媳婦,也要經過爸爸的同意,現在攢錢不是早了點?」不知道什麼時候,一個一身白的年輕人走進了院子。

這是韓榮耀,韓孔雀的二弟,一米七八的個子,白皙的皮膚,加上一身白色休閑裝,白色運動鞋,讓小夥子看起來更加英挺。

人雖然長得不錯,可說起話來尖酸刻薄,嘲三諷四的,聽著就讓人生氣。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